无上神道
字体:16+-

第五十六章 洪荒年间的事

小神鹏带着神禽山的人走了,很快便离开了洪荒神岳。

楚枫在神殿内看着他们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脸上却没有半点笑意,反而变得凝重了起来。

小神鹏的『肉』身非常强悍,楚枫也只是刚好能压制而已。他在想,倘若自己没有以地灵泉浸泡而让『肉』身得到蜕变的话,今『日』这一战胜负难料。

最重要的是,今『日』小神鹏压制了境界,无法施展真正的手段。金翅大鹏这种血脉的威势流传万古,强大无匹,其真正称尊的不是『肉』身,而是血脉传承的盖世神术。

每一种血脉都有传承印记,可以修炼传承秘术。然而楚枫虽然流着真龙『体』,却未能从血脉中得到任何真龙秘术。将来离开这片天地,去到外界,他必须得寻找合适的神通秘术来修炼。可是那时即便是能寻找到强大的神通秘术,又怎能与金翅大鹏的传承秘术相比呢?

未来于外界天地相遇,生死难料!

楚枫的心中对小神鹏是有杀意的,可是他知道自己现在根本杀不了小神鹏。先前将小神鹏压制,看似有杀他的机会,可倘若真的要杀小神鹏,神岳之主一定会阻止。毕竟小神鹏来自神禽山,且流着金翅大鹏的血脉,要是死在洪荒神岳,多半会爆发旷世大战。

“弟弟,你没事吧?”

“姐姐,我没事的。”

“没事就好。”神曦闻言拍了拍『胸』脯,重重松了口气,而后转身看向神岳之主,秀眉微皱道:“爷爷,您说小神鹏他们是来商谈关于那件出土之物的事『情』?神禽山越来越自大了,这等事『情』应该是他们的神主亲自前来才对,竟然让小神鹏带着几个下属前来,根本没有将我们洪荒神岳放在眼中!”

神岳之主目光深邃,金『色』的眸子里万物演化,星辰幻灭,无比慑人。可是他的神『色』却很平静,过了好久才道:“神禽山一向如此,在那遥远的洪荒年代,金翅大鹏一族强大异常,曾撕裂过真龙,因此也养成了他们狂傲自大的个『性』。”

“可是爷爷,如今的金翅大鹏一族早已不能与洪荒时代相提并论。先不说血脉是否完全纯正,单说修为境界与传承神术,许多的禁忌篇怕是没有谁能修炼到绝巅。若真的动起手来,我们洪荒神岳丝毫不弱于神禽山,他们有什么资格在我们面前狂妄!”

“金翅大鹏一族的行事作风就是如此,且他们深知我们这等势力之间是不会轻易开战的,所以才有些肆无忌惮。神曦,你不要与他们计较,只要他们不太过分,也就罢了。”神岳之主自宝椅上站了起来,一边说着一边走了下来,于楚枫面前站定,道:“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可是在担心什么吗?”

“前辈,我叫楚枫。”楚枫仰着清秀的小脸,明亮而清澈的大眼睛充满了灵气,道:“前辈,您说那金翅大鹏的传承神术到底有多厉害?”

quANbEn5.com全,本网

神岳之主闻言,一脸沉凝:“金翅大鹏的传承神术非常恐怖,我也不知道如何跟你说。同样的神术,在不同实力的人手中施展出来,威力相差巨大。再者,血脉天生,修行还得靠个人,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洪荒年间有金翅大鹏可撕裂真龙,但同样有真龙生撕金翅大鹏,相同的血脉,不同的人,成就便也不同。”

“是呀,弟弟你身在这片封印的天地中,可以这里的炼『体』方式淬炼『肉』身。将来回到外面的大世界,便可『肉』身与神通双修,同步进行,这是你与外界之人的不同之『处』,也是你的一种优势。至于那小神鹏,在『肉』身上他是无法与你相比的。毕竟你这种真龙『体』与洪荒年间出现的那些真龙血脉有些不同,你的血脉比那些真龙血脉更强。”

“有什么不同呢?”楚枫惊讶,一脸疑惑地看着神岳之主与神曦,道:“洪荒时代的真龙血脉是怎样的呢?”

神曦闻言,将目光投向自己的爷爷,而她则沉默不语。对于那早已逝去无尽岁月的洪荒年代,她的爷爷肯定比她知道得清楚多了。

“孩子,你的这种真龙血脉,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才能算是真正的真龙血脉。”神岳之主微微仰着头,仿佛陷入了无尽的回忆之中,声音也变得飘渺了起来,道:“洪荒年代出现的龙族,包括龙族内最强的血脉,听说都只是真龙留在世间的后裔罢了。”

“真龙的后裔?”楚枫很震惊,关于真龙的传说,一直都是想要了解的,毕竟他自己就是这种血脉,当然希望对这种血脉知道得更多。

“是的!”神岳之主点头,而后继续说道:“在那个年代,有许多强大的神兽血脉,除了龙族之外,还有几十个流着神血的种族,我们狻猊一族便是其中之一。若论血脉的强大来说,这些种族彼此间相差不是太大。可是金翅大鹏一族的祖先却开创出了大鹏博龙神术,也就因此才有大鹏撕裂真龙之说流传至今。”

“据祖辈留下的手札所记载,洪荒年间的龙族内最强血脉是八龙之『体』,也就是『体』内拥有八滴真龙神血。那个拥有八滴真龙神血的强者与金翅大鹏一族当时的最强者有过旷世神战,最后两败俱伤,彼此都奈何不得对方。而『体』内只有七滴真龙神血的真龙血脉,却无法与纯血的金翅大鹏相比,在那个黑暗的年代大都殒落在纯血金翅大鹏的爪下。”

“我们狻猊一族的先祖曾说过,真正的真龙血脉乃是九龙『体』,『体』内身具九滴真龙神血,其血液与血气为紫金『色』。这与洪荒年间的出现的真龙『体』不同,那些真龙『体』的血液与血气都为纯金『色』。”

神岳之主说到这里,表『情』变得沉重无比,他双眼神光烁烁地看着楚枫道:“孩子,若我没看错,你当为真正的真龙血脉,传承自天地初开之前的太初,是那传说中最为神秘的——太初真龙『体』!可是你『体』内的真龙神血不全,九滴神血之余其六,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我……”楚枫张了张

嘴,却说不出一句话来,他的眼神变得非常冷冽,浑身戾气升腾,小小的拳头紧紧地攥着,那些残酷的画面不断在脑海中闪现,如野兽般啃噬着他的内心。

见到楚枫这样『激』烈的反应,神岳之主与神曦都很吃惊,当即开启狻猊神术,眸子中神纹璀璨,一下子就望穿了楚枫的灵魂,捕捉到了其中的记忆碎片。

残酷的画面浮现在神岳之主与神曦的脑海中,如此的鲜血淋淋。看着年幼的楚枫绝望而无助地躺在冰冷的石『床』上,鲜血汩汩流淌,神曦的美眸中弥漫出金『色』的水汽,无比心酸。

这一幕幕简直惨不忍睹,一个六岁的孩子,被自己所信任的人与当做亲人的人这般对待,没有什么比这更残忍更绝望的了。

“弟弟……”神曦的声音有些颤抖,伸手轻轻将楚枫揽入怀里,叹息道:“想不到弟弟幼年竟遭受过这样的折磨……”

“可恶!!”神岳之主双眼神芒爆射,脸『色』铁青道:“有些人类实在是可恶,简直是忘恩负义,卑劣至极,怎能如此对待祖血传承者,若是没有太初真龙血脉,怎能有他们的今『日』!!”

楚枫本来沉浸在痛苦的回忆中,突然听到神岳之主的怒喝,顿时惊醒了过来,道:“前辈,我有一件事『情』想问您,在我以前生活的那片天地,世人为何将真龙『体』视为禁忌与不祥?”

“什么?!”神岳之主身躯一震,满脸震惊道:“你说在外面的世界,真龙『体』被视为禁忌与不祥?”

“嗯,是的。”

“『阴』谋,绝对是『阴』谋!”神岳之主非常愤怒,如他这样的存在都无法克制住自己,深深吸了口气,道:“我虽然不知道此间有着怎样的辛秘,但是通过我对洪荒末年发生的血乱来推断,真龙『体』被外面世界的人视为不祥与禁忌,多半与洪荒末年的那场黑暗血乱有关!”

“发生在洪荒末年的是一场怎样的黑暗血乱?”楚枫出声相问。然而神岳之主却摇了摇头,叹息道:“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只是看过一些记载罢了,那是一段湮灭在时间长河中的历史,无尽岁月过去了,或许很难有人知道真相了。”

楚枫闻言,心中不免有些失望,本以为可以通过神岳之主而得之自己的『体』质为何会被视为禁忌与不祥的原因,可是结果却依旧扑朔『迷』离。

见楚枫满脸失落的表『情』,神岳之主微微沉吟,而后看向他的腹部,以不确定的语气道:“或许你『体』内的伴生青铜钟,将来会指引你一层一层揭开这些秘密。”

“你为太初真龙『体』,可『体』内却有一口神秘的伴生青铜钟,以我的传承神术都无法看透,实在是让人吃惊,这口青铜钟的来历非凡,定然不是寻常的古钟!”

看到楚枫的第一眼时,神岳之主便发现了楚枫『体』内的伴生青铜钟,那时候他曾以秘术开启天眼,想要窥视青铜钟有何神异之『处』,却发现看到的是一片朦胧的『迷』雾,根本无法望穿,这让他心中非常震惊。

楚枫心中微凛,他知道自己在神岳之主的面前几乎没有什么秘密了,所幸对方没有敌意,否则将是何等可怕的事。听了神岳之主谈起的那些洪荒年间的事『情』,楚枫的心中『迷』雾重重,他觉得这之间多半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辛。

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神殿内一片寂静。

神曦以怜惜的眼神看了楚枫一眼,而后抱着神岳之主的手臂摇晃着,道:“爷爷,您这么厉害,是不是可以帮助楚枫弟弟恢复血脉呀?”

“没用的……”神岳之主摇头,深深一叹道:“太初真龙『体』失去的真血只能靠他自己才能重新拥有,别人是帮不上的。”

“怎么会这样!”神曦一脸失落,黯然道:“难道楚枫弟弟就无法借用外力来恢复自身的血脉了吗?”

“唔……也不是不能借用外力,需得有同源的力量相助才行。”神岳之主说到这里顿了顿,他的眼中金光璀璨,道:“倘若这世间还有别的太初真龙『体』,找到他们,并得到他们的真血『精』气相助,说不定可以让失去的真血重生。”

http://www.quanben5.com/n/wushangshendao/196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