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字体:16+-

第六十四章 天才裸奔啦

这一夜,大家都睡得很舒服,只有黎山部族的天才弟子黎青睡得不太安稳,他觉得自己整晚都在做梦,浑浑噩噩。

清晨时分,朝『阳』初升,东方金霞艳艳,将天地都染成了金『色』,村民们早早起了『床』,忙碌着自己的事『情』,做饭的做饭,为黎山部族捣『药』的捣『药』。

不多时,黎山部族的人也陆陆续续起来了,走到村子中央呼吸清晨的新鲜空气。

村中两排并列的建筑物最深『处』的那间屋子,也就是挨着鼻涕娃家的那间房屋,正是黎山部族天才少年黎青所住的屋子。平时黎青起得很早,可是今『日』却感觉总是睡不够,困顿无比。

金『色』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到黎青的脸上,他总算是缓缓睁开了眼睛,在刺目的『阳』光下整个人清晰了不少,刚为自己晚起而懊恼,却突然闻到一股淡淡的怪味。

“什么味道?”黎青吸了吸鼻子,剑眉微皱,觉得这个味道很怪,也很臭。虽然气味消散在空气中已经非常淡了,但还能能嗅到那股恶臭味,闻之让人有些头晕目眩。

“什么怪味!我的房间里怎么会有这种味道!”黎『情』很愤怒,眼神顿时冷冽了下来,他猛地翻身而起,想要去找这间屋子的主人兴师问罪,然而就在他猛然翻身的时候,头顶一阵剧痛传来,顿时痛叫,如杀猪般凄厉,还未坐起来的身『体』砰然声中又倒了下去。

“啊——”

黎青的痛叫声简直不能再凄厉了,瞬间传遍整个村子,是如此的尖锐,让所有人都感觉到头皮麻烦,手中的东西都吓得掉在了地上,几乎同时转身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好像是黎青少爷的声音……”黎山部族的弟子们面面相觑,充满了惊讶。

“怎么回事儿,大清早的瞎叫唤什么,老子还以为谁家在杀猪了呢。”虎易等人大步走到村子中央,并没有听出来是黎青的声音。

而鼻涕娃与二虎子等人脸上的肌『肉』则狠狠一抽,瞬间想到了熊孩子,他们几乎可以肯定,多半是熊孩子做了什么。而熊孩子此刻正站在他们身边,仰着高傲的头颅,一脸的贱笑。

“没错,是黎青少爷的声音,我们赶紧去看看发生什么事『情』了!”黎山部族的弟子们回过神来,统统丢下手中的事『情』,快速奔向黎青所在的房间。

这时候,盘坐在茅屋边那片小竹林内打坐的楚枫也不惊动了,他迈步走了过来,正要出声询问,熊孩子一把拉住他,道:“跟我来,大爷带你们看最美的风景,嘿嘿嘿!”

听着熊孩子的话,看到他脸上的『奸』笑,楚枫顿时就明白了,他没有说什么,只是与熊孩子等人向着黎青所住的房屋走去。

此刻,黎青正在房间里疯狂挣扎,他躺在『床』榻上,满头黑发缠绕在『床』头的木杠上,并且以筷子粗的麻绳牢牢捆绑,而枕头边与『床』头下的地面上,到『处』都散落着一缕缕的头发,那是他刚才猛然起身的时候生生从头顶被拉扯下来的。

(QuanBeN5)com,【全‘本’网。COM】

黎青的脸『色』那叫一个黑,都快能滴出墨汁来了,眼中充斥着冰冷的杀机,额头青筋直冒,气得肺疼、肝疼、胃也疼,简直想吐血三升!

他双手伸过头顶,想要把那些将头发捆绑在『床』杠上的麻绳给解开,可是由于眼睛看不到,半天也没有能解开一根,这让他的脸『色』更加的黑了。

现在的黎青非常懊恼,肠子都要悔青了,他知道自己刚才那一声惨叫肯定惊动了全村的人,此时不知道有多少人正向着这里而来。

“到底是谁!是谁的做的,我他妈的要剥了他的皮,我xx!”黎青气得破口大骂,毫不顾忌大部族嫡系弟子的身份,直接暴粗口。

想到即将有大批人来到这里,他就有种想要一头撞死的冲动,因为头发不但被捆绑在『床』杠上,浑身的衣服也被扒光,原本穿在身上的内衣裤早就不见了,不知什么时候被人穿上了一条『女』人的白『色』亵裤,亵裤的正中央还画着一只绿幽幽的乌『龟』,当时第一眼看到的时候,他直接气得差点背过气去。

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黎青已经顾不得生气,急的满头都是大汗,要是被人看到他这个样子,以后还有什么脸面抬头做人。

“我xx!不要让小爷知道你是谁,否则我生撕了你!”黎青咬牙切齿,心中一狠,猛然仰头,“嘣”的一声,捆绑头发的绳索顿时崩断了,与此同时他只觉得头顶剧痛钻心,整块头皮都像是被撕了下来似的,满头的黑发几乎全都被拉扯掉了,彻底变成了圆亮亮的小光头。

黎青忍住头皮的剧痛,翻身起来就要快速换上衣服,就在这个时候房门“嘭”的一声被人推开,这一瞬间,不管是黎青还是推门而入的人全都呆住了。

沉寂,绝对的沉寂,房内与房门口的人大眼瞪小眼,全都懵在了原地,直到楚枫与熊孩子以及众多村民们赶到,黎青与推门而入的黎山部族弟子们才回过神来,可是已经晚了。

“哈哈哈,我说黎山部族的天才少年,你怎么喜欢穿『女』人的亵裤啊,哟亵裤上还画了直小乌『龟』呢,真可『爱』!”二虎子放声大笑,眼泪都快掉下了。

“咦!一夜不见,天才少年连头发都剃了,这是看破红尘准备出家当和尚了吗?”熊孩子满脸惊愕,伸手指向黎青的光头,道:“做秃驴可不好啊,圆圆的小脑壳虽然看起来很闪耀,可是到了冬天,寒风吹来会很凉的,要是冻着了怎么办……”

“鼻涕娃你看!”二愣子使劲拉车鼻涕娃的手臂,抬手指向黎青暴露在空气中的雪白的臀『肉』,满脸羡慕道:“大部族的天才就是不一样,连『屁』股都这么白,啧啧……”

“我xx!给我滚,全都滚出去!!”黎青猛然从『床』上跳了起来,如发疯的野兽,可

是已是小光头的他,怎么看都缺乏点气势。

“你妹的!这里是我们的村子,你是客我们是主,该滚的是你!”熊孩子横眉竖眼,一副我自飞扬,指点江山的样子:“你看看你,好好的头发不留着,偏要当做『毛』给扒光,就现在这个样子,还想做大爷的人宠,没门!”

“小犊子你……”

黎青抬手指着一脸神采飞扬嘚瑟无比的熊孩子,气得『胸』膛剧烈起伏,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你什么你?”熊孩子拿眼睛斜睨脸『色』黑得跟煤炭似的黎青,摸了摸头上的冲天辫,十分『骚』包的一甩头,嗤笑道:“大爷都说了,你已经没有资格做大爷的人宠了,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你那模样配做大爷的人宠吗?拉着你这样的人宠出去遛,大爷多没面子,你不用乞求大爷了,求也没用的。”

熊孩子噼里啪啦,一个人说了一堆,根本不给黎青说话的机会,此刻的黎青气得说不出话来了,他感觉肺都要炸开了。堂堂黎山部族天才,长老的孙子,从小到大谁敢不惧他三分,可是到了这个山野小村却接连受气,他真的想吐血。

在场的众人全都发懵,熊孩子的奇葩与极品已经超越了所有人的认知,他的嚣张也是生平仅见,面对黎山部族的天才都敢如此,惊掉一地的下巴。

只有楚枫默默不语,但是看到黎青这幅模样也是有些忍俊不禁。他知道熊孩子敢如此,肯定是仗着自己与黎山的关系,否则他岂能如此胆大包天,干出这等事『情』来。

“喂,那个天才,你可千万别吐血,吐血可是对身『体』不好的,你爹娘知道会担心的。”熊孩子一副语重心长的口气,顿时气得黎青一个趔趄,双速充血,变得狰狞而可怕。而其余人则全都满头黑线,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语言去形容这个混账的熊孩子了。

“小犊子,你别落在小爷的手中,否则让你生不如死!”黎青的声音简直就是从牙缝中迸出来的,森冷而『阴』『毒』,让人心中生寒。

“哇哈哈,大爷害怕你小子报复?别傻了,回家玩泥巴去吧。”熊孩子嗤笑,随即伸手拿出一条大红『色』的开裆底裤在空中晃了晃道:“啧啧,这条开裆裤的布料还是不错的,好好改改套在村中的那条大『黄』狗的身上肯定很好看……”

众人愕然,不知道熊孩子从何『处』拿来这条开裆的红『色』裤衩,就在他们的目光刚刚落在红『色』开裆裤上的时候,这里的空气瞬间骤降,一股寒意袭来,让人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该死的小犊子,你他妈还我底裤!”黎青那暴怒的声音如同野兽在咆哮,震得这座房屋都在摇颤,众人只觉得耳鼓生痛,心中顿时猛跳,瞬间将目光投向他,彻底的惊愕了。

在场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条红『色』的开裆底裤竟然是黎青的,这实在惊掉一地的眼球,他竟然有种癖好,都十六七岁了,还喜欢穿开裆裤,而且还是红『色』的,简直太那个啥了。

“小犊子,小爷活撕了你!”黎青已经彻底暴走,失去了理智。他血红着双眼,连衣服都没有穿,浑身上下就只有一条画着乌『龟』的白『色』『女』『性』亵裤,直接就冲向熊孩子,面目狰狞可怖。

“哇呀呀,黎山部族的天才『裸』奔啦……”

熊孩子嗷唠一嗓子,跟个大喇叭似的,传遍了整个村子,紧接着撒丫子就跑,一溜烟就不见了踪影。

“小犊子,小爷要活撕了你!”

暴走的黎青疯狂追了上去,白花花的『屁』股蛋子都若隐若现,这样的画面实在不忍直视,惊呆了每一个人。

“黎山部族的天才『裸』奔啦,大家快来看啊,哇哈哈……”

熊孩子拎着开裆的红『色』底裤,扯开嗓门大喊,跑得跟个兔子似的,在村中央的空地上转着圈圈,而暴走的黎青则在后面疯狂追击,于是彻底上演了一幅『裸』奔的画面。

http://www.quanben5.com/n/wushangshendao/197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