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字体:16+-

第六十六章 神术初成

伴生青铜钟对于楚枫来说是神秘的,迄今为止他都没有弄清楚其来历以及到底有哪些神奇之『处』,只知道每一次伴生青铜钟敲响,必然能对他有所帮助。

这一次也不例外,钟壁上那些绽放莹白光芒的符篆越来越闪耀,楚枫明显感觉到有股难以形容的力量笼罩了整个丹田,紧接着那些金『色』的狻猊族传承古篆便嗡鸣得更加厉害了。

渐渐的,金『色』的古篆被伴生青铜钟绽放的光芒所笼罩,在楚枫惊愕的目光中,金『色』的古篆竟然开始熔化了,就像是实质的金属在熔化似的。

“怎么会这样,狻猊族的神术传承古篆竟然熔化了,那我岂不是无法参悟这种神术了吗?”楚枫震惊又忐忑,同时还充满了无奈,心也随着熔化的古篆砰砰直跳。

这些金『色』的古篆中藏着狻猊族的神术,看似得来容易,实则这种机会是失不再来的,『日』后想要再让神岳之主传授,多半是很难的了。

神兽狻猊的神术,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了不得的神通,这种神术太难得了。可是承载神术的金『色』古篆竟然在伴生青铜钟的莹白光芒下融化了,这让楚枫有种想要吐血的感觉。

楚枫带着期望与『激』动的心『情』来到这座峡谷内『欲』参悟狻猊神术,以演化出强大的灵术,在将来的对敌战斗中拥有强大的底牌,结果刚开始参悟呢,就遇到这样的『情』况。

此时此刻,楚枫无比失落,就像是在最兴奋与期望的时刻,突然被人浇了一盆冷水,整颗心都冰凉冰凉的。他试着去沟通伴生青铜钟,想要阻止其继续发光,然而却以失败告终。

伴生青铜钟充满了无尽的神秘『色』彩,楚枫也只能在平时沟通它,使用其内部的空间。除此之外,他根本不能主动控制其任何功能,大多数时候都是伴生青铜钟在自动复苏,根本不受控制。

丹田内,那些沉浮的金『色』古篆已经全部融化成了金『色』的液『体』,形成一汪金『色』的小湖泊,轻轻泛着涟漪,金光烁烁。

就在楚枫失望而懊恼的时候,那些金『色』的液『体』竟然开始流动了起来,开始的时候很缓慢,不多时便越来越快,简直如同河流涌动似的,疯狂涌入他的经脉内,而后流向浑身每一条血管内,与血液彻底『交』融。

刹那间,楚枫只觉得眼前一花,似乎又看到了那头金『色』神武的狻猊吼碎山河,崩裂天穹的画面,这让他心中巨震,失落的心『情』顿时变得『激』动,他又看到了希望!

承载狻猊神术的金『色』古篆并未消失,而是与血液彻底融合了,这几乎等同于变成了楚枫的传承神术。

想到这里,楚枫的心『情』就越加兴奋了,倘若真是这样,想要参悟这种神术岂不是容易了许多?

“原来伴生青铜钟是在帮助我……”楚枫呢喃,心中的负面『情』绪一扫而空,同时他对伴生青铜钟越加好奇了。每次遇到困难的时候,它都会自动相助,像是有自我意识似的。

QuAnBen5.CoM全,本网

难道伴生青铜钟真的有自我意识?

想到这个可能,楚枫心中猛跳,但是很快他又否定了这个想法,伴生青铜钟再神异,始终只是一口钟,怎能可能有自我意识呢,除非其中孕育出器之神祇了。

可是,内蕴神祇的器,即便是在外界的天地也是少之又少,只有那些传承无尽岁月的古老势力中才会有那种恐怖的兵器,楚枫不觉得自己的伴生青铜钟有那么强大。

再者,倘若伴生青铜钟真的内蕴神祇,这些年中为何从未与他有过『交』流,从逻辑上也说不通。

楚枫盘坐在水潭内的青石上,目光平视前方,看起来有些失神。他想了很多,过了好长时间才压制心中的疑惑,凝神静心开始鼓动血液,运转血气,试着去感应融入血液中的那些金『色』古篆。

在楚枫全身心感应血液中的金『色』古篆时,佩戴在『胸』前的『玉』坠也开始泛起淡淡的莹白光芒。这些光芒很淡,在白『日』里几乎都不太看得见。

楚枫并不知道『胸』前的『玉』坠有这样的变化,其上雕刻的那株小草在莹白光芒中轻轻摇曳,竟然真实显化了出来。那些淡淡的白光逐渐扩散,最后形成一个淡淡的光茧将楚枫笼罩其中。

这时候,楚枫整个人看上去都不一样了,他明明就盘坐在大青石上,可是即便身边有人也无法感受到他的气息,他像是与整个大自然融合在一起了似的。

空灵状态!

楚枫进入了空灵状态中的一种比较深层次的修炼状态,这是许多的修者梦寐以求的,想要进入这样的状态实在是太难了,可遇不可求。

修者,但凡有些资质的人在某些环境下都能进入空灵状态,可是基本都是浅度的空灵状态,并非如楚枫这般的深层次空灵状态。

在这种状态下,修者可以真正摒弃一切杂念,并且『激』发出自己的悟『性』,状态越深,就越能『激』发悟『性』。

楚枫在深层次的空灵状态中已经忘记了自我,心神全都融入到了与血液『交』融的金『色』古篆中,在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一幅幅画面,那是一头纯金『色』的狻猊。

金『色』的狻猊神兽,神武霸气,只是站在那里而已,便有一股霸绝山河的威势。楚枫的心神全都转移到了金『色』狻猊的身上,看到它的身躯逐渐变得透明,看到了金『色』的血液在其『体』内流转。

开始的时候,楚枫并未看出什么端倪。可随着注视的时间越来越长,楚枫渐渐发现了不寻常之『处』,因为那些金『色』血液流转的规律实在是太奇特了,简直闻所未闻。

神兽狻猊与人族修者不同,血液的流转规律与方式自然也不相同。但是楚枫可以肯定,此刻他所看到的血液流转规律,绝对不会是狻猊神兽的血液在正常『情』况

下的流转方式。

而且,楚枫还发现除了血液之外,还有另一股金『色』的力量也在狻猊神兽的『体』内流转,其流转的方式与规律和金『色』的血液一模一样。

“这……难道是狻猊神术的运转方式?!”楚枫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心『情』顿时『激』动了起来,怀着期盼与兴奋,试着按照狻猊神兽『体』内的血液流动的规律与方式来运转自己的血气。

初初一试,楚枫就感觉到血气在运转的过程中逐渐凝练,整个人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那些血气通过周身的血管与经脉,最后涌向喉咙,于那里『交』汇,逐渐凝聚成型。

“嗡!”

就在楚枫『激』动与兴奋的时候,凝聚于喉间的血气顿时溃散了,血气反冲而回,让他的经脉与血管剧痛钻心,像是要被撕裂了似的。

“果真是这样,这就是狻猊神术的运转方法,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呈现在我的脑海中……”

楚枫震惊莫名,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这种神术想要参悟出修炼的方式,本来是非常困难的,因为这是神术,而且是狻猊血脉的盖世神术,想要修炼自然是非常困难。

可是让楚枫想不到的是,神术的修炼『精』要居然直接以画面的方式清晰浮现在脑海中,根本不需要去参悟与『精』研,实在是太过不可思议了。

楚枫从空灵状态中退了出来,现在已经不需要去参悟了,保持空灵状态也没有什么用。就在他退出空灵状态的时候,『胸』口的白『玉』坠子突然间光华骤敛,又恢复了平时的模样。

“轰隆隆!”

楚枫『体』内的血气在奔涌,他以刚才的方式运转血液,旺盛的生命血气顿时澎湃了,在经脉与血管中隆隆奔涌,而后汇聚于喉间,开始凝聚成型,渐渐凝聚出一颗形状如狮的狻猊头颅。

楚枫心中的『激』动简直就难以压制,从即将凝聚成型的狻猊头颅来推测,金『色』古篆中承载的神术正是先前他在古篆画面中看到的那头狻猊吼碎山河的神术。

“轰!”

就在楚枫『激』动的时候,即将凝聚成型的狻猊头颅轰然声中再次崩开了,血气倒冲而回,让他身『体』巨颤,『体』内经脉与血管如被刀绞。

“又失败了,只差一点便能成功,多练习几次定能施展出这种神术!”

楚枫强行压制『体』内的钻心剧痛,待疼痛稍微缓减便再次修炼了起来,如此反复十余次,都以失败告终,每次都是在最后关头失败,血气凝聚的狻猊头颅未能稳住,于喉间崩散。

只要能看到希望,楚枫便不会放弃,更何况只差一点就能成功了。他反复练习,感觉『体』内的经脉与血管在血气倒冲的反噬下都快要生出裂痕了。

数个时辰后,楚枫猛然睁开了眸子,一缕金光在眼底闪过,目光刹那间凌厉无匹。他仰望着天穹,浑身肌肤金光灿灿,『体』内的血液隆隆奔涌。

“吼!”

楚枫张口一啸,一颗由血气凝聚的金『色』狻猊头颅冲喉而出,瞬间变成磨盘那么大。刹那间,峡谷内的一切仿佛都静止了,飞流的瀑布都出现了瞬间的停顿。

“嗡——”

声波震动气流,如『潮』lang般席卷开来,瞬间淹没十方,潭中的水顿时炸开,水lang冲天。以楚枫为中心,方圆十几米内,空间都扭曲了起来,岸边飞砂走石,一些草木直接被震碎成几段。

“噗!”

楚枫张口喷出一股血液,一下子变得虚弱了不少。长时间的修炼让他的经脉与血管几乎破裂,而今总算是初步成功了,但是他的『体』内也因此有了些许内伤,且血气消耗太大。

“我『体』内没有神力源泉,如今只能以血气催动,以我现在的境界,血气尚有不足,看来是无法连续施展这样的神术了。”

楚枫抹了抹嘴角的血渍,虽然血气消耗太多,但是他的眸子却炯炯有神。这种神术会消耗大量的血气,不能连续使用,但是威力却异常惊人,遇到强大的对手时突然施展出来,必能杀敌于措手不及,将其斩于手下。

http://www.quanben5.com/n/wushangshendao/197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