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字体:16+-

第六十八章 柴村的噩梦

柴豹等人围坐在村中的篝火旁喝酒吃『肉』,大声谈论着对付渊龙古村的计划,他们根本没有想到楚枫早已经潜入了村子外面,将所有的计划都听得一清二楚。

“来,今晚大口吃『肉』大碗喝酒,一来庆祝我儿终于顺利成为了黎山部族的弟子,二来庆祝不久后我们便可血洗渊龙古村,将来这方圆近百里的狩猎区域便只属于我们柴村了,哈哈哈哈!”

柴豹撕下大块烤『肉』,猛饮了一口粗酒,而后大口嚼食着手中的『肉』块,满脸春风得意的表『情』。附近很多的壮男与妇『女』都出声附和,显然非常支持他的决定。扫除了渊龙古村,他们的狩猎范围便可扩大一倍,将来便能丰衣足食,过上更好的生活。

柴豹的『阴』险与残忍让楚枫心中杀意炽盛,冷冽到了极致。自从两年前苏醒过来,他还从未对这片天地的人有如此浓烈的杀意。

这些人实在是太可恨了,为了一己『私』『欲』,竟然计划着屠掉渊龙古村所有人,简直是令人发指。

楚枫庆幸在前往黎山部族前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虽然村中有娘亲,柴村想要屠杀整个村子根本不可能。但是倘若恰好遇到娘亲在深层次入定的话,必不能第一时间发觉,届时浇灌树脂的箭支射到村中,房屋燃烧下必定会有不少的村民死伤。

想到这里,楚枫背脊直冒冷汗,原本只打算击杀柴村那些炼『体』境巅峰的人,此刻却改变了注意。因为柴村这些人太过『阴』险卑鄙,说不定将来会疯狂报复。

“妈的,这些人真是太『毒』辣了,村中百十口人,他们竟然想屠杀个干净!”连熊孩子都怒了,低声道:“小子,我看你干脆也效仿他们的手段,将柴村这些狗东西杀个干净,然后一把大火烧成灰烬算了!”

“自作孽不可活!”楚枫轻轻吐出这几个字来,眸光冷得让人打颤,但随即他又摇了摇头:“他们是畜生,毫无人『性』,可是我们却不能没有人『性』。这柴村两百余人,有老弱妇孺,怎能一概杀光,这种事『情』我做不出来!”

自从前些『日』子恢复了以往的记忆,楚枫的『性』格就有了很大的变化,不再像以前那么单纯与心软,面对敌人的时候也杀伐果断。可是要他效仿柴村的手段,将这村子内的人全都杀光,却是他无法做到的。

虽然因为以往的残酷经历,楚枫的心在某些时候变得非常冷,可是他也有自己的原则与底线,同样有着仁慈与善良的一面,并未因为那些惨痛的记忆失去本『性』而变得残忍,他的狠辣只是对那些真正的敌人而已。

“那个柴狼并没有在村内,难道是被黎山部族的人带走了吗?”楚枫凝目扫视柴村内,确定柴狼不再其中,很快便想到了这个可能。

前段时间,灵元果争夺战结束,由于各大部族与古『国』伤亡惨重,除了那些受伤的以及照顾伤者的人之外,其他的人都没有再继续留下来,各自返回,休养生息去了。加上先前柴豹所说的那些话,楚枫推断那柴狼很有可能被黎山部族那些返回族内的人给带走了。

QuanbEn5.COM,【全‘本’网。COM】

“柴狼不在也无妨,他的去『处』只有一个,那就是黎山部族,等我也去了黎山部族,到时候再对付他!”楚枫眼中冷芒闪耀,他转身低声叮嘱熊孩子:“你在这里等着,待会儿要是柴村的图腾有异常,你立刻变成金翅大鹏冲进来带我离去!”

“唔,小子你放心,大爷已经将这块风水宝地都给你看好了,这可是你最好的墓『穴』,大爷到时候会成全你的。”

听到这话,楚枫真想一巴掌拍死这货,不过在这种『情』况下他还是忍住了,伸出去的手定格在空中,缓缓缩了回来。

“哈哈哈,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真是爽快!你们说渊龙古村那些人是不是正在为食物发愁,这些天恐怕没有少饿肚子吧?”

“唔…几年前渊龙古村内来了个『女』人,据说就是楚枫那个小崽子的娘,曾有人匆匆一瞥,见到了那个『女』人的容貌,那可是天仙化人,倾『国』倾城啊。”

“啧啧…到时候我们屠掉渊龙古村的人,将那个『女』人活捉过来,柴豹大哥便可增加一房妻室,可真是享不尽的艳福……”

楚枫听到这样的话语,心中一股暴戾直冲脑门,他的眼睛顿时红了起来,如一阵风似的冲向村子中央。那说话的人的声音戛然而止,紧接着便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啊——”

这道声音如夜枭哭啼,凄厉得让人发瘆,浑身汗『毛』都倒竖了起来。

变故来得太突然,柴村的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等到惨叫声响起的时候,众人才骤然望去,发现先前还坐在旁边说话的那个壮汉已经到了远『处』,正被一个五官清秀,双眼却闪烁慑人寒光的少年提在手中,面部鲜血淋淋,整张嘴都被撕了个稀巴烂。

柴村的人心中大惊,这个少年是如何抓走说话的那个壮汉的,虽然他们先前心神懈怠,可是就这么从他们旁边带走一人并退到十余米外也是不可能的事『情』,这需要多快的速度,简直如鬼魅般。

“你是谁,肝胆夜入我柴村来行凶,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一名壮汉“噌”的一声站了起来,满脸凶狠的表『情』。

此刻,那些曾经见过楚枫人则满脸惊『色』,不过脸『色』的惊『色』很快就变成了狞笑。开始的时候他们震惊于楚枫的修为竟然『精』进得如此之快,但是很快他们就笑了,因为楚枫这样送上门来,根本就是找死。

“是你这个小崽子!想不到你竟敢夜闯我柴村,真是勇气可嘉。可惜就凭你这个ru臭未干的小犊子,只是来送死罢了。”柴豹排开人群,立身在最前方,看都没有看被楚枫提在手中,满脸鲜血淋淋的那个人一眼,目光一直落在楚枫的脸上,寒芒闪烁。

“柴豹,你『阴』险歹『毒』,居然

想屠杀我们村子,不过却被我得知了你们的狠『毒』计划,你们的算盘已经落空了。”楚枫提着那个对他娘亲出言不逊的人,目光与表『情』都很冷漠,声音更像是从地狱中传出来的,让人有种发寒的感觉。

“哈哈哈,你知道又如何?难道你以为凭你一个ru臭未干的小子就能改变渊龙古村的命运吗?”柴豹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狰狞,他取出一把大弓拉成满圆,瞄准楚枫道:“今夜你上门来送死,倒是省去了我们不少的麻烦。”

“那就来试试,是我杀你们,还是你们杀我!”楚枫眼中闪过一缕冷冽的寒光,提着那个满嘴鲜血的人迈步往前逼近。

“咻!”

铁箭自柴豹的大弓上离弦而出,尖锐的声音刺破了宁静的夜空,直射楚枫的眉心。

“就凭这铁箭也想射杀我!”楚枫清秀的小脸上泛起一抹冷笑,探手往前抓去,快准狠,“锵”的一声将急速飞来的箭支牢牢抓在手中,五指轻轻一震,铁箭“嘣”的一声,直接扭曲了,这种力量顿时让柴村的人倒吸一口冷气。

“全部开弓,让他万箭穿心!”

在柴豹的冷喝声中,起码有二三十人快速弯弓搭箭,全部锁定楚枫。其实在十余米的距离内,柴村的人根本没有机会弯弓搭箭,只不过楚枫根本无惧,故意给了他们开弓的机会罢了。

数十人开弓,将大弓拉成了满圆,在寂静的夜里可以清楚的听到弓身与弓弦被拉开的声音。

“放箭!”

柴豹一声令下,脸上浮现出残酷的笑容,仿佛已经看到了楚枫被万箭穿心的画面,他绝对不相信楚枫能在如此近的距离内躲过数十支铁箭的射杀。

然而,面对如此近距离的射杀,楚枫的神『色』依旧冷漠而淡定,就在柴豹下令放箭的瞬间,他快速抬起了右脚,猛然踩踏在地面上。

“轰!”

脚掌落下,如山岳震击大地,方圆数十米的大地都在猛烈摇动,几道大裂缝自楚枫的脚下快速延伸。与此同时,柴村那些正要放箭射杀楚枫的人则差点被震飞了起来,身躯摇晃,箭尖顿时失去了准头,差点仰天栽倒,所有的箭矢都射向了天空。

这个时候,楚枫疾步前冲,每一步落下都让大地跟着震动,他随手将手中的那个人给扔向人群,砰然声中砸到一片,痛叫连天。

“你们所有炼『体』秘境四重天以上的壮年都要死!”

楚枫的声音冷酷而无『情』,杀意炽烈。面对柴村这群狠『毒』的人,他不可能仁慈,挥臂一拳击中正前方的大汉,砰然声中,那个大汉一下子倒飞十几米,『体』内传出一连串的骨裂声,落地后七窍溢血,浑身骨头全都被震碎,内脏都成了『肉』沫!

“围杀他!”

柴豹大吼,楚枫不过十二岁,战斗力却超乎了他的想象,让他的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当即不敢再有轻视之心。

“就凭你们?”

楚枫双臂轻轻一振起码有两万斤的力,空间都在嗡鸣,他的动作迅疾而猛烈,根本不做任何的躲避,一旦锁定目标,直接挥拳。

“噗!”

前方一名满脸大胡子的汉子被楚枫的拳头击中,他的身『体』刹那间静止了,恐怖的拳力透入其『体』内,瞬间传遍全身,所有的经脉与骨骼以及内脏一下子崩碎,紧接着整个人“砰”的一声爆开,血『肉』飞射,血腥无比。

这时候,数人从后背袭来,接连击中楚枫的后背。然而让他们惊骇的是,楚枫的肌『体』泛起淡淡的紫金光芒,击在上面竟然发出铿锵之音,如击在了钢铁上,手骨剧痛钻心。

楚枫身躯一震,『体』内血气奔腾,浑身肌『肉』鼓动,轰然声中反震回去,那些击打在他背上的人立时痛叫,手骨尽裂,整个人都被震飞了出去。

“自作孽不可活!”

楚枫横眸扫视柴村所有壮汉,眸若冷电般逼人,他猛然抬脚踏在地面,力贯大地,如万钧震击,轰然声中,周围数十人全都被震飞了起来。

与此同时,楚枫迈步疾奔,以最快的速度冲向被震飞的每一个人,双拳接连挥动。

“噗”、“噗”、“噗”……

血『肉』爆碎的声音不绝于耳,满天都是血『肉』在飞溅,楚枫就如一尊杀神,如一尊蛮兽,每一拳挥出必有一人被打到爆,这画面是如此的暴力与血腥,吓得柴村的老弱妇孺尖叫连连,脸『色』苍白如纸,双股都在打颤。

http://www.quanben5.com/n/wushangshendao/197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