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字体:16+-

第六十九章 龙纹黑矛的神奇效果

楚枫的手段吓呆了柴村的人,片刻之间以双拳生生将数十人全都打爆了,满天都是血雾,地上到『处』都散落着『肉』泥,触目心惊,让人通『体』发寒。

柴村的那些人已经是肝胆『欲』裂,吓得哭爹娇娘,这种画面实在是太冲击他们的视觉与心理了,无边的恐惧与深深的绝望彻底淹没了他们。

“你……魔鬼……你是魔鬼……”

到了现在,对楚枫出手的人就只剩下两个了,一个是脸『色』惨白的柴豹,另一个是吓得双腿都发软,连说话都颤抖的到刀疤脸汉子。

“噗!”在刀疤脸绝望的眼神中,楚枫一巴掌将其头颅拍碎,道:“对付魔鬼,自然得用魔鬼的手段!”

这样的话语,冷漠的声音,让柴村的人心胆皆颤,尤其是距离楚枫不过数米的柴豹,他的眼中充满惊恐,先前的残忍与『阴』冷早已消失不见,面对楚枫他感觉灵魂都在战栗,恐惧到了极致。

“我们错了,你放过我们吧,以后绝对不会再找你们村子的麻烦。再者,我儿已经是黎山部族的弟子,你若赶尽杀绝,黎山部族也不会善罢甘休的……”柴豹一边颤抖着说道,一边不断往后退,身『体』抖动得厉害。

“啪!”楚枫一巴掌将柴豹抽飞,让他骨断筋折,重重摔在地上,而后抬脚踩住他的『胸』膛,道:“你这算是哀求还是威胁?”

“你……”

柴豹既恐惧又愤怒,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根本不敢说半句狠话,因为楚枫的脚只需要轻轻一震,他的内脏与骨骼便会尽碎。

“你放过我们吧,我们再也不敢了,以后绝对不会找你们村子的麻烦了……”柴村的人尽皆跪在地上,哭喊连天,哀求声声,恐惧深深啃噬着他们的心,这种感觉让他们要崩溃了。

楚枫转过头看向柴村的男『女』老少,眼角的余光却突然发现村子深『处』闪过一抹光亮,刹那间他猛然望去,瞳孔顿时缩成了两点。

在这个村子的深『处』,那里有一颗两人合抱粗的老树,树下立着一座青石古碑,其上雕刻的豺狼突然闪烁淡淡的光华,尤其是雕刻的眼睛部位,竟然泛着绿幽幽的光芒,一股森寒的感觉袭来,让楚枫的心瞬间紧绷。

老树下的青石古碑上雕刻的就是柴村的图腾兽——豺狼。

楚枫从动手的那一刻起便保持着警惕之心,时刻都在注意村中的异常变化,那图腾兽的异常第一时间被他看在眼中,心中微凛,眸光紧紧盯着石碑。

等候在村外围栏下的熊孩子也看到了老树下那青石古碑的变化,正要施展神变术,带着楚枫离开这里,虽然先前他说的话很混账,但那都是玩笑话,不会真的置楚枫于不顾。

可是,正当熊孩子要施展神变术的时候,楚枫的『体』内“锵”的一声金属颤鸣,血光绽放中,龙纹黑矛自动祭出,在他的手中嗡嗡颤鸣,其上的龙纹流转,逐渐显化出一条血『色』的龙,缠绕在黑『色』的矛身上,无比慑人,凶煞之气浓烈到让人灵魂的都战栗。

QUaNbEn5.com(全。本*网)

刹那间,那颗老树下的青石古碑光华骤敛,那幅图腾只剩下两只绿幽幽的眸子还泛着淡淡的光芒。楚枫隐约中从那图腾上感受到了忌惮与惧意,那图腾兽似乎在害怕,这让他的心中非常吃惊,不由得看向自己手中的龙纹黑矛,充满诧异。

图腾的变化自然也引起了柴村众人的注意,开始的时候他们心在还在祈祷,希望图腾能复活,杀了楚枫。可是当楚枫手中出现那柄龙纹黑矛的时候,图腾上的光华竟然在瞬间敛去,最后连两只绿幽幽的眸子也光华暗淡,彻底沉寂了下去。

柴村的人感到无比的绝望,他们世代供奉图腾,就是为了让它保护村子的安平。可是图腾兽明明要复苏了,却又突然沉寂了,这让他们无法接受。

“连图腾都弃你们于不顾,可见你们是何等人神共愤!”楚枫冷眼鄙视柴村所有人,那种冷漠的目光让柴村每一个人都感觉心中发寒,浑身都在颤抖。

“楚枫,你放过我,这件事『情』就此作罢,否则我那已经成为黎山部族弟子的儿子,将来一定会为我们报仇!”柴豹感受到了楚枫的那股冰冷的杀意,他知道自己是死定了,求饶是绝对没有用的,可是他又不愿放弃生存的机会。

“到了现在,你竟然还想威胁我?你的儿子柴狼现在想必已经在黎山部族了吧,过两『日』我也会去黎山部族,到时候会送他下来与你相见的。”

“你……”

柴豹睁大了眼睛,瞳孔中充满了惊恐与绝望,他知道自己的儿子多半也危险了,因为楚枫的话若为真,肯定也是被黎山部族看中了。若论潜力,他的儿子根本比不上楚枫,那么黎山部族会更袒护谁,结果不用想也知道。

“懒得与你废话!”楚枫手臂轻轻一振,龙纹黑矛“噗”的一声『洞』穿柴豹的『胸』膛,将其挑在矛尖上高高举起,而后面对已经吓得几乎瘫软在地的柴村众人,道:“自作孽不可活,就算今『日』我们不收你们,来**们也会被天收!小小村子也想做这方圆数百里的霸主,真是痴心妄想。希望经过今夜的教训,你们将来能好好做人,否则你们柴姓这一脉必会永远断绝!”

“是……是……我们知道了,我们再也不敢了……”柴村众人瑟瑟发抖,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噗!”

楚枫手臂再振,手中的龙纹黑矛震颤,被挑在矛尖上的柴豹顿时爆开,四分五裂,血『肉』飞溅。

这样的画面让柴村的人骨头缝里都在灌冷风,而楚枫则最后看了他们一眼,转身大步走向村外。

“小子,你可真他妈的狠辣,小小年纪,如此心狠手辣,有前

途,大爷我喜欢!”熊孩子快速奔向楚枫,一脸欠揍的表『情』,见楚枫不理会自己,赶紧『屁』颠『屁』颠跟了上去,道:“小子,大爷和你说话呢!”

楚枫依旧不理会熊孩子,只是静静迈动脚步,此刻的他正在思考一些问题。从第一次杀人到被龙纹血矛的煞气影响而将人生撕与肢解,清醒过后他为此而感到痛苦与纠结,认为自己的手段过于残酷。

可是今『日』,楚枫是在完全清醒,神智没有受到半点影响的『情』况下动手的,并且手段同样的狠辣,杀伐果断,但他却没有感到半分不适,仿佛他的本『性』就是如此似的。

“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也未曾注意到,但是我的『性』格却真的发生了不小的改变……”楚枫默默走着,在心中自语。都说当事者『迷』,直到今夜他才发现自己真的与以往有了太大的不同。

想了想,楚枫也就释然了,任谁在童年的时候经历那种惨重的遭遇,心境都会发生变化,他也不例外。再者,他觉得这种变化对于自己来说并不是坏事,毕竟将要面对很多的敌人,正需要这种杀伐果断,对敌狠辣的『性』格,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保护自己。

“小子,大爷给你说话你当没听见是吧,当大爷不存在是吧,你这是在装深沉吗?”熊孩子拿眼睛斜睨楚枫,感觉自己被无视了,心中很不舒畅。

楚枫停下脚步转身看着熊孩子,平静的说道:“变身吧。”

“……”熊孩子简直无语了,如此出言挤兑,可是楚枫却一副淡定的样子,他气得牙『痒』『痒』:“你好像很淡定的样子,你以为淡定就是内敛吗?其实淡定是装深沉,深沉就是装b!”

刚刚从深思中回过神来的楚枫听到这话,顿时一头的黑线,一把将抓住熊孩子的大红裤衩,直接将他提了起来,抬手就是巴掌,“啪”的一声抽在其『屁』股上。

“我xx!”

熊孩子的眼眉都立了起来,竟然被人抽了『屁』股,他简直想吐血,在楚枫的手中疯狂挣扎,破口大骂。可是他却无法挣『脱』楚枫的掌控,在怎么挣扎怒骂都无济于事。

“变身载我回去。”

“变你妹!”

“你变不变?”

“变你大爷!”

“元灵果没你的份了。”

“我……”熊孩子顿时蔫了,一脸要吐血的表『情』:“小子,算你狠,大爷认栽!”

熊孩子妥协了,变成黑『色』的大雕载着楚枫飞向渊龙古村,这家伙一路上哼哼唧唧,好几次故意在空中翻滚,想要吓吓楚枫,结果楚枫牢牢抓住他的羽『毛』,差点没揪下几撮来,痛得他哇哇大叫。

回去的路上,楚枫在思考图腾的问题。柴村的图腾明明复苏了,可当龙纹黑矛自动祭出的时候,却又突然沉寂了。他在想,这到底是为什么?

图腾复苏,龙纹黑矛自动祭出,像是有所感应。而龙纹黑矛曾经沾染过龙魂煞气,传说图腾内也附有图腾兽的魂,难道是因为两者同样有魂之气息才会相互生出感应的吗?

所谓魂,就是当元神几乎彻底寂灭,失去了生前的记忆,从而就会变成魂。不管是凶兽还是古兽亦或是荒兽,其等阶是十分森严的。兽类死后,其魂没有生前的记忆,只有最本能血脉传承意识,对于高阶的物种有与生俱来的恐惧感。

想到这里,楚枫总算是明白了什么。龙纹黑矛中有龙魂煞气,龙乃是强大异常的物种,远远不是豺狼所能比拟的,它所散发出的龙威,足以让神兽以下的兽魂都忌惮与害怕。

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柴村的图腾在复苏的时候感受到了龙纹黑矛中的龙魂煞气而忌惮与害怕,所以才快速沉寂,不敢造次。

“倘若真是因为这个原因,那么『日』后我就算是对付古『国』的时候也可以不用考虑他们的图腾了。料想那些古『国』的图腾也不可能是神兽,最多不过是古兽罢了,同样会忌惮龙纹黑矛中的龙魂煞气。”

得出这个结论后,楚枫的脸上逐渐有了笑意,他没有想到龙纹黑矛竟然还能有这样的效果与震慑力。倘若事实真如他所想,将来便会少很多的顾虑与麻烦。

http://www.quanben5.com/n/wushangshendao/197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