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字体:16+-

第七十章 离别

楚枫与熊孩子回到渊龙古村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凌晨了,村中的人早已睡熟,整个村子都静悄悄的。

进入卧室后,楚枫发现娘亲正坐在自己的『床』边,显然是在等待自己回来。而熊孩子看到楚芸汐在房间里,脖子顿时一缩,一溜烟冲出茅屋,瞬间无影无踪。

楚枫不禁愕然,他发现一个奇怪的问题,每次只要有娘亲在,熊孩子便会逃得远远的,像是老鼠见到猫似的。他还发现,特别是熊孩子见到娘亲时的眼神,充满了忐忑与不安,像是十分忌惮与害怕,也像是有些心虚。

不过楚枫没有问出心中的疑惑,他知道熊孩子肯定有秘密,但是不会对自己不利,否则娘亲早就告诉自己了,根本不需要自己去问。

“枫儿,你去柴村了吧?”楚芸汐平静地看着楚枫,一语就道出他去了哪里,让楚枫有些吃惊,道:“娘,您怎么知道?”

“你的身上沾染着血迹。”楚芸汐指向楚枫的衣衫,道:“这是人的血,气息与猛兽飞禽不同。再说你明『日』就要随着黎山离去,在这之前你心中有些什么打算,我这个做娘的又岂会不知道。”

“娘……枫儿今晚杀了很多人,足有数十个,而且尸骨无存……”楚枫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心『情』有些忐忑,虽然娘亲曾说过要他杀伐果断,但还是担心娘亲会因为今晚的手段太狠辣而责怪他。

“杀了就杀了吧,什么手段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所杀的对象是谁。娘以前就说过,对待敌人不可手软,身为修者岂能对敌人心存仁慈。将来你所要走的路,所要面对的敌人岂会是少数?你若仁慈,怎能在这条路上走下去。每个修者,想要从弱小一步步成长为强者,争斗厮杀是必须要经历的,需要不断战败对手,击杀敌人,沐浴他们的鲜血而行。对于那些想要置你于死地的人,再狠辣也不为过。”

“娘,您的话枫儿会时刻记在心里。”楚枫点头,重重松了口气,只要娘亲不责怪,他便不需要担心什么了。

“明**便要前往黎山部族了,不久后便是灵境试炼小天地开启的时间,娘希望你能尽快突破目前的瓶颈,将来早『日』达到先天秘境『肉』身极境,回到外面的世界。”

楚芸汐说到这里,轻轻一叹:“我们娘俩来到这个封印天地已经六年多,不管是在这六年的时间还是在往后的『日』子里,只要不离开这片封印的天地,你的境界就会被外界的同代修者越拉越远。将来回到外面的世界,你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追上同代的人。”

“娘想让你尽早离开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你在这片封印天地多待一天,与外界同代之间的差距就会越远。而你这样的血脉一旦暴露,届时难以想象会有多少的敌人,『处』境堪忧。”

“娘您放心吧,枫儿不会有事的。将来若是回到了外面的世界,枫儿境界低微,也不会有太多的人注意的,等那些能看出枫儿『体』质的人出现,那时候枫儿的修为肯定已经突飞猛进了。”

quANbEn5.com。全*本*5

想到将来要对面的,楚枫的心中有很大的压力,但是他却表现得很自信,不想让娘亲为自己而担心。其实他说的也有道理,回到外面的世界他得从最低的神海秘境开始修炼,如他这般的小修者,根本不会引起强者的注意,有『交』集的不过就是些修为相差不是太多的人罢了。而那些修为同样不高的人,根本不可能看出他是什么『体』质。

“嗯,将来出去后,你要记住,不要对任何人提起娘亲的全名,也不要提起娘亲的家族。”楚芸汐一脸严肃,郑重叮嘱。

“枫儿知道了。”

“记住就好,赶紧休息吧。”

楚芸汐离开了,楚枫目送她离去,直到背影消失,他才仰头倒在『床』上,脑海中回荡着娘亲刚才所说的话。他从娘亲流露出的担忧便可想到,将来回到外面的世界,要对面的一切会更加艰难,远远比在这个封印的天地要危险千万倍。

可是身为太初真龙『体』,楚枫没有选择,他不可能永远留在这片天地,况且这片天地的封印迟早也会消失,到时候便会出现在外界人的视线中。

想要报仇雪恨,想要变成强者,想要展现出太初真龙『体』的威势,必须要走上这条路。似乎从楚枫来到世上的那一刻起,很多的东西都已经注定了。

“无论面对什么艰难困险,我都必须要去面对,我要报仇雪恨,我还要寻找晴雪,没有什么能阻挡我!”楚枫躺在『床』上,轻声自语,心中信念坚定,他要做的事『情』太多,没有什么能让他放弃,尤其是想到秦家那些人的丑恶嘴脸,还有晴雪舍身跳崖生死相随的画面,他的心既愤怒又感动,隐隐作痛。

“楚枫,我们去小河边捡彩『色』的小石子好不好?”

“好啊。”

“可是我想你背我去……”

“我……”

“哎呀,楚枫我的脚被尖石划破了,不能走路了啦。”

“晴雪,你痛吗?”

“你背我去小河边,我就不痛啦……”

……

过往的画面在楚枫的脑海中闪现,现在回想起来,他的心都要融化了。童年最好的玩伴就是沐晴雪,他记得当年的自己脸皮薄,很腼腆,晴雪要他背,可自己却不好意思。

后来他才知道,晴雪是故意踩在尖石上划破脚的,就是想要自己背她,想与自己更亲密而已。而今回忆起童年的点点滴滴,心中满满都是温馨与感动,那种『情』怀,那种美好的回忆,如暖流淌过心间。

晴雪是沐家的小千金,平时很沉默,除了父母几乎不与别人说话,『性』子很清冷。可是只要与楚枫在一

起,她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也只有与楚枫在一起的时候,她的脸上才会荡漾出烂漫的笑容。

“楚枫……还记得我们曾经许下的承诺吗,一辈子都不要分开,晴雪来陪你了……”

坠崖的画面在脑海中闪现,晴雪流着泪却荡漾着微笑的小脸仿佛就在眼前,她的声音似乎还萦绕在耳畔。楚枫的心瞬间揪了起来,如针刺般的痛,他一把抓住『胸』口的白『玉』坠子,紧紧地握着……

楚枫躺在『床』上,缓缓闭上了眼睛,脑海中时而闪现沐晴雪烂漫的笑脸,右脸颊上那浅浅的小酒窝,将她衬托得可『爱』无比。时而又是她因自己伤心『欲』绝的画面,梨花带雨的小脸,就如这世间最锋利的刀刃割裂着楚枫的心,他深深的痛,几乎不能呼吸,泪水也不由自主从眼角滑落,浸湿了黑发与枕头。

“晴雪,你在哪里……”

楚枫喃喃自语,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才在思念中沉沉睡去。

第二『日』清晨,楚枫睡到很晚才醒来,楚芸汐也没有叫醒他,一直到『日』上三竿的时候,他才起『床』。走出茅屋后,看到黎山部族的人正在收拾东西,显然是准备回部族了。

黎山部族那些受伤的人,如今已经伤势稳定,不需要继续留在这里了。毕竟村子里的『药』材太劣质,对于疗伤的效果并不好,他们当初选择在这里疗伤,是因为有些人伤势太重,要是不赶紧治疗,没等回到部族就会死在路上。

茅屋边的小竹林内,鼻涕娃与二虎子他们正围坐在一起,熊孩子也在,一群家伙正在逗弄着小血鹰,小家伙长得很快,不过才几天而已,已经长出了很多的羽『毛』,『体』型也增大了数倍。

“嘿嘿,这火『鸡』长的可真快,看这『肉』多嫩多肥啊!”熊孩子看着小血鹰,双眼放光,嘴角流着哈喇子,吓得小血鹰尖叫一声,扑腾腾冲向二虎子的怀中,然后以鄙视的眼神看向熊孩子。

鼻涕娃等人看到小血鹰那人『性』化的眼神全都哈哈大笑了起来,而熊孩子的脸都绿了,破口大骂:“妈的,竟然被扁『毛』畜生给鄙视了!你这只死火『鸡』,敢鄙视大爷,信不信大爷立刻将你的『鸡』『毛』全都扒光,架在火上烤来吃了!”

“滚!小红明明是血鹰,这么可『爱』,怎么是火『鸡』了!”二虎子拿虎眼瞪熊孩子,随即又瞟了瞟他的红花大裤衩,道:“我看你这个穿着红花裤衩的猥琐家伙才是火『鸡』,要是被楚枫知道你想将小红烤着吃了,估计揍得你连妈都认识。”

“哼!就是就是,熊孩子你是几天没有变熊猫眼,浑身不自在了是吧?”鼻涕娃往鼻间抹了一把,也出言奚落。

熊孩子听到这话,眼眉都立了起来,婴儿肥的脸鼓得溜圆,满脸嚣张的说道:“你说那小子?就凭他也敢对大爷不敬?大爷是谁?号称俊美小皇子,狂霸酷炫拽,一巴掌就能将那个小子的『屁』股拍成十八瓣!”

熊孩子话音刚落,突然发现很不对劲儿,因为鼻涕娃与二虎子等人正在『奸』笑呢。他猛然转身,只见一只大手一下子盖落了起来,紧接着他便被拎到了空中。

“啪!”

清脆的『肉』击声传遍了小竹林,熊孩子哇哇大叫,感觉自己的『屁』股都开花了。他有种想要吐血的感觉,刚还在说要将楚枫的『屁』股拍成十八瓣呢,结果自己的『屁』股先遭了秧,真的快要开花了。

“哈哈哈,叫你嘚瑟,一天到晚拽得跟什么似的,你怎么不叫嚣了?”二虎子抱着小血鹰,哈哈大笑,满脸揶揄。

“妈的!你们敢『阴』我,大爷记住你们了,走着瞧!”

二愣子嘿嘿直笑:“嘿嘿,混账熊孩子,还是先担心你的『屁』股吧,可是要开花咯……”

楚枫扬起巴掌,啪啪啪狂揍熊孩子,揍得他哭爹叫娘的,直到他装死才放过他。

接下来,楚枫摸摸了小血鹰,和二虎子等人说了些告别的话,要他们好好将血鹰养大。

不多时,黎山部族的人已经收拾完毕,楚枫开始与村民们辞行,在老村长等人以及二虎子他们的叮嘱中离开了村子。

楚芸汐站在茅屋前静静目送楚枫离去,从头到尾她都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在临行前不舍的摸了摸楚枫的头。

楚枫一步三回头,真正到了离去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的心中是多么的不舍,尤其是看到娘亲的目光,他感觉脚步有万斤重,难以迈动。

可是即便有再多的不舍,楚枫也必须离开,留在村子永远别想修炼到『肉』身极境,或许连先天秘境这个瓶颈都无法突破。最终他狠狠咬牙,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渐渐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楚枫哥哥,你要早点回来看我们呀!”

“楚枫,不要忘记我们这些朋友……”

……

二虎子与鼻涕娃等人的声音远远传来,让楚枫的心中既不舍又感觉暖暖的。而熊孩子则像个没心没肺家伙,走在楚枫的身边,跟个没事的人似的,反而满脸的兴奋。

http://www.quanben5.com/n/wushangshendao/197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