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字体:16+-

第七十二章 杀机暗涌

族长黎山与二长老黎渭边走边低声谈论,而黎冉等人却站在原地看着楚枫远去的背影。

这时候黎青走到黎冉的身边,附在其耳旁轻声说了几句,黎冉的脸『色』顿时骤变,狭长的双眼中『精』光爆闪。

“此话当真?你说的可是事实?!”黎冉猛然转头看向黎青,那种炽热的目光让黎青都吓了一跳,他平复心绪以肯定的语气说道:“绝对没有错,当时我们部族内有很多人距离那座山峦较近,看得一清二楚。虽然那些弟子大都已经牺牲,却也还有活着的。”

“这么说他们都肯定楚枫就是当时抢走整株灵元果,乘坐大黑鹰离去的那个少年?”黎冉的眼中寒光闪闪,冰冷的杀意毫不掩饰,在他身边的长老与弟子都是站在大长老黎庶一边的人,所以他没有任何顾忌显露出了自己的杀机。

“爷爷,抢走灵元果的人就是他!”黎青咬牙切齿,目光『阴』冷地看着楚枫离去的方向,『阴』沉着脸道:“几『日』前孙儿在渊龙古村时曾与他有过冲突,当时孙儿也曾问过,他自己也亲口承认了,绝对不会有假。”

“嘿!”黎冉『阴』森森冷笑一声,仿若自语般道:“想不到当初那个垂死的小子不但活了过来,还有这样的机缘,得到了整株的灵元果。灵元果这种山宝可遇不可求,以他现在的境界肯定还未曾服用过,也就是说那些灵元果完好无损的被他留着。”

“爷爷,这个小子目中无人,狂妄自大,孙儿早就想杀了他。现在他既然来到我们部族,孙儿是不是可以随意而为了?”

“不行!”黎冉摇头,微沉着脸说道:“此子的母亲非常恐怖,我们不能明目张胆取他的『性』命,而且对于我们来说他还有更大的用『处』。只要不取他的『性』命,你想怎样都可以。回到部族后,这里就是你的天地,想做什么就去做,一切都有爷爷等人为你善后。”

“可是族长似乎特别袒护那个小子!”黎青还是有些不放心,担心黎冉不明『情』况,轻易答应了下来,到时候出事了又来怪罪他。

“袒护又如何,部族内不是族长说了就一定能算的。再说了,最近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族长根本没有时间去关注楚枫,你尽管去做就是,只要不取他『性』命,族长那边爷爷自然能周璇,而且不是还有大长老吗?”

“爷爷,孙儿知道了!”黎青一脸喜『色』,随即『阴』沉着脸,眼中冷光闪烁,森然说道:“我一定要让那小子尝到厉害,让他明白有些人不是他能得罪的!”

“对了,青儿你的头发是怎么回事?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怎可轻易剃掉?”黎冉诧异地看向黎青的光秃秃的头,神『色』有些不悦,其实他早就想问了,只是先前在思考一些事『情』而耽误了。

听到这话,黎青脸『色』更加的『阴』沉了,牙齿都要得喀喀声响。每当想到那一『日』的事『情』,他就有种想要吐血的感觉。堂堂黎山部族的天才弟子,三长老的孙子,在山野小村内竟然遭遇了那样的事『情』。

qUAnbEn5.Com,【全‘本’网。COM】

头发掉光了,内衣裤都被人给扒光了,连身上带着的一小罐子凶兽『精』血也不见了。想到这些,他的怒火便直冲头顶,肺都要气炸了。

那一『日』他追熊孩子未果,最终气得昏倒,醒来才发现随身携带的小罐子凶兽『精』血没了,一时间怒极攻心,直接吐血。不过这件事『情』他并没说出来,因为他的颜面已经大损,不想再留下更多的笑话,可是心内深『处』的怒火与杀意更加炽烈。

要不是想到楚枫与熊孩子也会前往黎山部族,他有的是机会报复的话,当时在渊龙古村的时候就忍受不住了。

“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要剃掉头发?”黎冉见黎青黑着脸不说话,声音不由得加重了几分。

黎青浑身都在颤抖,眼中有着丝丝血红,五官都扭曲了,看起来异常狰狞,咬着牙将事『情』的经过详细说了出来,听得黎冉满头黑发蓬飞,差点炸开了。

“可恶!!”

孙子被人以如此的手段羞辱,这等同于拿巴掌打他的脸,身为部族内实权派的三长老,黎冉如何能忍受。

“想做什么尽管去做,只要不取那小子的『性』命,用什么手段都行。至于跟那小子一起来的小娃娃,你可使用任何残酷的手段去折磨,族长若怪罪下来,由爷爷与大长老等人为你承担!”

黎冉说完这些便与其他的长老转身离开,前往部族议事大厅,留下一脸『阴』冷笑容的黎青以及其他的年轻弟子。

“楚枫,还有那个穿红花裤衩的小犊子,小爷会让你们尝到这世间最痛苦的折磨,要你们跪在我面前哀声求饶,绝望无助!”

黎青看着楚枫与熊孩子离去的方向,眸光『阴』冷如『毒』蛇,扭曲的脸庞上充满了病态的笑容,看上去狰狞可怖。

……

楚枫与熊孩子在二长老弟子的带领下来到了距离主峰大约有数里的一座山峰上。这座山峰是属于黎山部族弟子的住所与练功的地方。

二长老黎渭特意吩咐将楚枫安排在这座山峰上与其余的弟子住在一起,就是为了防止有人对他暗下『毒』手。毕竟这些人多,想要不知不觉暗中下手的话,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倘若单『独』给楚枫安排住『处』,那就等于给了那些心怀不轨的人更好的机会。

一路上楚枫都没有说话,静静跟在那个年轻弟子的身后,仔细打量四周的环境。他虽然不知道三长老黎冉已经对自己生出了杀意,但心中却一直在警惕着。

在没有来黎山部族的时候,楚枫就知道自己将要面对什么。不说其他,抢走灵元果的事『情』是肯定会传出去的,因为在村中的时候便已经被所有人知道了。

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就算没有其他的

原因,单就身怀灵元果的事『情』,也注定会让他拥有许多的麻烦。况且在村中的时候与黎青接下了仇怨,而熊孩子又如此羞辱了他,如今来到了黎山部族,黎青不可能会善罢甘休。

“小兄弟,这里便是你们的房间了。”二长老的弟子带着楚枫与熊孩子走进一间很大的院落,指着其中一间普通的房屋,道:“你们『日』后就住在这里,旁边的房屋都是其他弟子的住所。这里还有一个专程负责管理的管事弟子,我离去的时候会知会他,到时候他会来这里找你们,告诉你们这些的一些规矩以及平时要做的一些事『情』。”

“多谢。”楚枫点了点头,表示自己都明白了。

二长老的弟子淡淡一笑,转身指向远『处』,道:“在这座大院的后方是演武场,有各种修炼的器具以及打坐的石蒲,到时候管事弟子会给你们分配的。”

说到这里,二长老的弟子表『情』逐渐变得严肃起来,叮嘱道:“这里人多,你们刚来要低调些,能忍则忍,不要与人发生冲突,否则会吃亏。”

“嘿嘿,这你可说错了,大爷觉得你应该去提醒别人最好不要来惹我们,不然吃亏的肯定不是我们。”熊孩子一脸嚣张,仰着头颅,双手抱『胸』,一副绝世高手的样子。

二长老的弟子脸上的肌『肉』微微一抽,以异样的眼神看了看熊孩子说道:“你们还是低调的好,师父吩咐我将你们带来,现在我也该离去了,你们进去收拾房间吧。”

楚枫与熊孩子看着那二长老的弟子渐渐远去,直到其离开了这座大院,他们方才推开面前的房门走了进去。

这间房屋并不大,里面只有一张桌子与两张『床』,屋子里有些乱,或许是因为长时间没有人住了,房间内有股淡淡的霉味,这让熊孩子直皱眉头。

“妈的!小子你和那个黎山不是关系挺好的吗,怎么不给你安排个别院,反而让我们住这样的地方,满屋子的霉味,还没渊龙古村的屋子住着舒服呢。”熊孩子对此非常不满,一边打量房中的布置,一边骂骂咧咧:“大爷还以为来这里可以享福呢,就算没有几个暖『床』丫鬟,但也得有几个人来伺候吧,那黎山真他妈小气!”

“你以为这里什么地方,皇宫大院吗?”楚枫真是满脑门子黑线,对这家伙是在无语,真想一脚将他给踹出去,道:“我们来这里是修炼的,不是来享受的。论居住环境并不比村子差,只要让房内的霉味散发出去就没事了。”

说到这里,楚枫突然想到了什么,以警告的眼神看着熊孩子:“你记住,这里是黎山部族,你少做混账事,给我们惹来麻烦,让山叔为难。”

“嘿——”熊孩子冷晒,仰身躺在『床』榻上,翘着二郎腿说道:“小子你还真乐观,这里可是黎山部族,黎青的老巢,而且灵元果的事『情』说不定已经传遍了,不用得大爷惹事便会有麻烦找上门来。”

“这些我自然知道,只是你不要主动去惹麻烦,找上门的麻烦我不怕。”

“哎,你可知道除了黎青还有别人想杀你?”熊孩子漫不经心的道来,还有点幸灾乐祸的样子:“你小子可算是人神共愤啊,走到哪里都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这不刚来黎山部族便有些大人物想要你的命了,难道是长得太丑,不招人待见的缘故?”

“你怎么知道还有别人想杀我?我刚到,他们应该还不知道夺走灵元果的人就是我才对!”熊孩子的话让楚枫心中有些吃惊,也不理会他那些故意奚落的话语。

“大爷是何人,这『肉』身可是应天地而生的血『肉』,自然能感应到那些人的杀意,你小子还是自求多福吧,说不定哪天就要我为你收尸呢。”

“少在这里幸灾乐祸,在村子的时候你对黎青做了那样的事『情』,我想他对你的恨不会比对我的恨浅。而且论实力,你也不是黎青的对手,你说我们俩谁更危险?”楚枫表现的云淡风轻,根本没有因为即将面对的危险『处』境而感到担忧。

就在这时候,房外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紧接着房门便被人从外面推开,一名年约二十余岁,身穿青『色』衣袍的男子走了进来。

这个男子的眼神很冷漠,摆出一副高姿态,进入屋子后淡淡的看了楚枫与熊孩子一眼,道:“你们俩个是新来的?有件事『情』得告诉你们,这段时间没有多余的被褥,所以晚上你们就这样睡吧。对了,明『日』一早到管事『处』来找来,我会为你们分配杂役工作,倘若迟到,工作量翻倍。还有,这里严谨打斗闹事,你们最好规矩点,否则严惩不贷!”

http://www.quanben5.com/n/wushangshendao/197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