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字体:16+-

第七十三章 嚣狂的管事弟子

楚枫与熊孩子看着眼前这个管事弟子,心中一股怒火腾升而起,不过还是被他们深深压制了下去。熊孩子蠢蠢『欲』动,差点破口大骂,却被楚枫暗中止住。

“本管事说的话你们可清楚了?”管事弟子居高临下扫视楚枫与熊孩子,而后转身离去。他的嘴角带着一抹冷笑,远离房间后嗤笑道:“山野小子,别怪小爷不给你活路,谁让你不长眼睛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呢。”

管事带着冷笑消失在大院中,他以为自己的声音很小,但还是被听觉敏锐的楚枫给听到了。

“看来这个黎青在黎山部族的确是有些势力,不过让这些角『色』来刁难我,真的有用吗?”楚枫也在冷笑,他不会主动惹事,但是有人故意惹他的话,那可就不同了。

当初黎山亲口说过,有什么时候可以去找他。有了这句话,楚枫便知道自己在这里根本不用顾忌太多。当然,不到万不得已他肯定不会去寻求黎山的帮助,而是希望亲自解决这些麻烦。

楚枫走到屋子中央的桌子旁坐下,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半晌都没有说话。他在想明『日』会面对怎样的事『情』,或许冲突来得比想象中的要快。

熊孩子仰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一脸惬意的样子。半晌后,他终于沉不住气了,拿眼睛斜睨楚枫,装着漫不经心的说道:“小子,你准备怎么办?看那家伙的样子,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明『日』前往管事『处』不知道会怎样刁难我们呢。”

楚枫回过神来,脸上浮现出无所谓的笑容道:“他还不能对我们构成威胁,多半是黎青派来试探我们的底限的。”

“大爷当然知道,关键是你小子准备怎么做,到时候是忍气吞声还是强势反击?”

“你觉得我会怎么做?”楚枫不答反问,转头看向熊孩子,淡淡地说道:“老辈强者不出手,在这黎山部族内应该还没有人能对我构成太大的威胁,一个管事就想让我难堪,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

“嘿嘿,听到你小子这样说,我就放心了,大爷最喜欢热闹。”熊孩子翻了个身,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大爷还真想看你如何痛打小人,声威远扬呢。”

楚枫没有理会熊孩子,默默坐在桌子边,渐渐的又陷入了沉思中,就这样一直到天黑,他都没有离开房间。其实楚枫很想出去走走熟悉下这里的环境,可是今『日』初来此地,明『日』才到管事『处』报道,严格说来还不算是黎山部族的弟子。

若是随意走动,说不定就会被某些人当做刁难的借口与理由,到时候惹来麻烦。楚枫不怕谁找他的麻烦,但是他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要站在一个理字上,到时候就算是部族内有些大人物想要以此做章也无法颠倒是非黑白。

夜里,大院中有些噪杂,白『日』里修炼的弟子们全都回到了院中,三三两两站在一起,低声讨论着什么。在这个过程中,楚枫透过敞开的房门先后看到了许多的弟子数次将目光投向他所在的这间房。

quANbEn5.com,免费小说【全本小说网】

那些弟子的目光,有的带着轻蔑,有的带着不屑,有的带着冷意,有的带着嘲笑……

对此,楚枫表『情』平静,波澜不惊,心中也没有多少感觉。他知道自己这个新来弟子的事『情』已经被这里的弟子们所知,而那些人认为他来自荒野小村庄,自我充满了优越感。

楚枫明白那些人的心理,毕竟是大部族的弟子,对他这样一个小村庄走出来的人肯定会瞧不起,心存轻视与不屑。况且其中一分部人很有可能还与黎青有关系,尤其是那些眼中闪烁冷光的,那种杀意虽然隐藏得很深,但是同在一座大院内,楚枫还是能清楚的感觉得到。

“小子,外面那些家伙好像都不待见你呢,果真是天怒人怨,过街老鼠啊。”熊孩子从『床』上翻爬起来,走到楚枫的身边,上下左右仔细打量,目光显得有些怪异道:“小子,我看你印堂内蕴黑气,身缠诅咒,命犯天煞孤星,注定要天下共敌,一世孤『独』啊。

楚枫闻言斜睨了熊孩子一眼,并没有理会他,这时候熊孩子微仰着头颅,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道:“大爷『精』通面形之术,经过仔细观察,发现你小子的人生路那可是坎坷无比啊,你若肯以灵元果为代价,大爷便来帮你化解如何?”

“一边去!”楚枫满脑门子黑线,“嘭”一脚踹在熊孩子的『屁』股上,当场将其踹到了『床』上,鄙视地看了他一眼道:“你个混账家伙,什么时候变神棍了?这么会忽悠,不去做江湖小骗子,简直太lang费了。”

“妈的,这小子的智商怎么够用了?竟然没上当……”熊孩子满脸愤懑,一边揉着『屁』股一边小声嘀咕,这让楚枫额头上的黑线又多了几条。他知道这混账家伙肯定是故意在那里嘀咕给自己听的,不过就是想要奚落自己而已。

……

夜渐深,楚枫关上房门,躺在『床』上渐渐睡去,这一觉就睡到了天亮。

东方泛起鱼肚白,一抹金『色』的晨光划破暗淡的天空,大地上万物复苏,充满勃勃生机。

楚枫从熟睡中醒来,强行将熟睡中的熊孩子给叫了起来,两人一起离开房间,走向这座山峰的管事『处』。

管事『处』并没有在这座大院中,位于相距大院数百米的一座看起来环境较好的单『独』院落内。当楚枫与熊孩子来到管事『处』的院落前时,这里一个人都没有,甚至连院落的大门都未曾打开。

“啊——哈—”熊海孩子打了哈哈,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嘴里嘀嘀咕咕,而后靠着院门坐了下来,满脸愤懑道:“妈的,看来我们是来的太早了,那个狗『日』的管事,又不给我们说清楚具『体』的时间,害得大爷没有睡上好觉,还能不能愉快地享受生活了!”

就在这时候,远方传来脚步声与低声谈

谈话的声音,楚枫与熊孩子顿时抬头望去,看到数十名弟子先后向着这里走来。

“哟!你们就是昨『日』入门的两个人?”

“哈哈哈,你们看这小『屁』孩,恐怕还没有断『奶』吧,不躲在母亲的怀抱里,跑来这里做什么?”

“就是就是,这院落可是管事『处』,里面只有一个管事与几名男『性』弟子居住,可没有『奶』给你喝……”

“唔……你就是那个从山野小村落来的新弟子吧,这么早就来到管事小院,看来还是挺懂事的。”一名年约是十七八岁的弟子面带嘲讽,道:“你们初来乍到,得先学学这里的规矩。以后我们的杂务你们都包了吧。”

“真是搞不懂,他们怎么会将一个山野小子带回部族呢,莫非也是如柴狼一样,拥有出众的潜力?

“时间就要到,院门也该开了,你们两个赶紧闪开,好狗不挡道!”一名身穿淡『黄』『色』衣衫的弟子以鄙夷的眼神看向楚枫与熊孩子,说话的时候脚步同时往前迈动,伸手就想将他们两个给扒拉开去。

“小子,你听到了吗,我怎么听到一群野狗在吠?”熊孩子双手抱在『胸』前,以戏谑的目光看向一群年轻弟子。

楚枫哪能不明白他的意思,当下笑道:“这里的确有很多狗在乱吠,你们不如说大声点,好让我们听得更清楚。”

“你可知道这样说的后果吗?”那些年轻弟子本来在讥笑楚枫与熊孩子,此刻却脸『色』『阴』沉,都快能滴出水了,他们冷冽地看着楚枫与熊孩子,沉声道:“你们是在找死吗?”

“怎样?大爷说的就是你们!”熊孩子提了提红花大裤衩,一脸嚣张的神『色』,拿手指点面前的一群人,道:“大清早的,就数你们吠的最欢,是得了狂犬病还是怎么的?”

“哟呵,别瞪眼啊,瞪什么瞪?”熊孩子斜睨一群年轻弟子,道:“不服气是不是,很愤怒是不是?有种你来咬大爷啊!”

说罢,熊孩子扭了扭身子,将『屁』股露给众年轻弟子,顿时气得那些年轻弟子的牙齿都咬得咯嘣咯嘣声响,脸黑得跟煤炭似的。

可是,这里严谨挑事打斗,而这些弟子的身份都很低微,否则也不用大清早的来到管事的院落门口,显然他们每『日』也要做杂务。

以这些弟子的身份,还不敢妄自动手,本想嘲弄与讥讽楚枫与熊孩子,却不想反被气得肺疼,想动手又不能,心中那个郁闷。

就在这时候,院落内传来管事弟子的声音:“谁这么大胆子,敢在院外吵闹,这几天的杂务太轻松了是吗?”

“禀告管事,是昨『日』新来的两个人,是他们在这里吵闹!”

“是的,就是他们,这两个人不懂规矩,目中无人,嚣张跋扈。不将我们放在眼里也就罢了,连管事您都不放在眼中,这种狂妄自大的人,应该重重『处』罚!”

……

一群弟子尽皆出声,全都将矛头指向楚枫与熊孩子。

院落的大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身穿淡青『色』衣袍的管事弟子出现在门口,目光冷冷地扫视众人,最后盯着楚枫与熊孩子,嘴角泛起一缕冷笑:“你们来的时候,难道没有人告诉你们,来到这里就要服从这里的规矩吗?是虎也得给我卧着,是龙也得给我盘着!”

听到管事弟子的最后半句话,楚枫的眼眸深『处』闪过一缕寒芒。是龙也得盘着,真是好大的口气,区区一个管事弟子罢了,竟然这般气焰嚣张。

“管事,别说这些无用的,我们是来领取今『日』的杂务事宜,并不是来看你耍威风的。”楚枫声音平淡,神『色』镇定,一双眸子静静看着管事弟子,波澜不惊。

这话顿时让管事弟子的脸变了『色』,其余的弟子们也都一脸惊愕。他们没有想到心来的山野小子,竟然如此大胆,敢当面顶撞与讽刺管事,这不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了吗?

不过楚枫这样做,他们倒是心中大快,一个个都带着幸灾乐祸之『色』,期待着管事会怎样修理楚枫。

http://www.quanben5.com/n/wushangshendao/197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