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字体:16+-

第七十四章 不作死就不会死

管事弟子的脸『色』有些难看,眼神也很冷,如刀锋般逼视楚枫,整个人都散发出一股子冷冽的寒意。

“嘿!我说小子,你算什么东西,不过就是山野里走出来的乡巴佬而已,竟敢这样和我们的管事说话,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吗?”

“小小山村中出来的人,竟然如此嚣狂,我看你是坐井观天太久,真不知道天高地厚!”

……

一群杂务弟子相继出声,声『色』俱厉,喝声连连,那种阵势像是要将楚枫与熊孩子生撕活剥了似的。

“你们这群人,真是可悲又可叹!”楚枫冷漠扫视众人,道:“每天做杂务的弟子,在这座山峰上算是地位最低的吧。同样是最底层的弟子,你们不知道相互帮助也就罢了,反而想法设法奚落与欺压,为的就是找回心中的那点平衡吗?”

“闭嘴!就凭你一个刚入门的小弟子也敢来教训我们,不要以为这里规定不能擅自打斗就真的没有人出手教训你,我看你是骨头『痒』『痒』了是吧?”

楚枫的话说到了那些弟子的心里,道破了他们的内心深『处』的想法,顿时有些恼羞成怒,差点忍不住要动手。

“应该闭嘴的是你们,有些事『情』不要瞎掺和,小心为自己惹上麻烦。”楚枫淡淡地说道,而后以目光直视管事弟子:“黎青让你故意刁难我,他自己却『龟』缩着不敢出手,真是可笑。我奉劝你不要试图做些什么来『激』怒我,那样对你没有好『处』!”

这样的话语顿时将在场的人都震住了,包括那个管事弟子都怔了怔,但是很快他们就大笑了起来,满脸惊愕地看着楚枫,像是听到了这世间最可笑的事『情』。

黎青什么身份?那可是部族内年轻一代最强者之一,而且其爷爷更是部族的三长老,手中掌控实权,位高权重,跺跺脚整个部族都要震三震。

这样的人在部族内拥有多么大的权势,拥有多强的实力,对于在场的这些人来说那是无法揣测的,需要去仰望。可是楚枫一个新来的弟子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听起来不但与黎青扯上了恩怨,而且似乎根本不惧他,言语间充满挑衅。

对于在场的每个弟子来说还从未遇到过的事『情』,部族总部上万的年轻弟子,这座山峰就有近千人,在所有的年轻一辈中,有几个敢挑衅黎青的?除了有限的几人,从来没有人敢不将其放在眼里。

“见过狂妄的,还没有见过你这样狂妄的!”管事弟子的脸『色』已经『阴』沉得可怕,今『日』楚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到黎青,倘若他不让楚枫吃足够的苦头,到时候传到黎青的耳朵里,说不定会怪罪下来。可是黎青的吩咐是让他试探楚枫的忍耐极限,并没有让他直接动手。

管事弟子不得不忍了下来,那早已紧紧握着的拳头逐渐松开,微眯着眼睛逼视楚枫,冷声道:“你这种从山野中走出来的井底之蛙,本管事懒得与你计较。已经耽误很长时间了,都进来领取今『日』的杂务牌吧。”

QuAnBen5.CoM,免费小说【全本小说网】

楚枫不语,平静得如一潭枯井似的,没有半点波动,实则心中却微略有些失望。本以为管事弟子忍不住出手,那样的话他便可以光明正大的反击了,然而管事弟子竟然忍住了。

管事弟子转身走向院内,楚枫举步跟着走了进去,后面便是那一大群每『日』做杂务的弟子,此刻正以冷笑的表『情』看着楚枫的背影,每个人都觉得他今天注定要悲剧,不知道有多少的事『情』等着他去做。

“嘿,你说为什么总有那么些人不识时务,不知天高地厚。”

“唔……有句话怎么说来说,自作孽不可活,说的就是这种人。”

“可惜黎青少爷没有在这里,否则他听到那些话,或许会直接出手将那个山野小子给击杀了。”

“可不是吗?黎青少爷在部族内是什么人?要杀一个刚刚入门,没有任何身份背景的弟子,那与碾死一只蚂蚁没有区别。不过这种小人物,根本不屑让黎青少爷出手,马上就有好戏看了,哈哈!”

楚枫淡定前行,身后那些人的低声嘲讽与议论,他只装着没有听到。对于楚枫来说,只要不对他产生实质的困扰,他也不想去理会,毕竟这里有这么多人,不可能一一出手。

院落的中央有一间大屋,屋檐下立着一排木架,其上挂着一串串的木牌。管事弟子嘴角噙着冷笑,于木架前站定,转过身来扫视了所有人一眼,道:“过来领取今『日』的杂务木牌。”

楚枫立身在屋檐下,平静地看着木架上那一串串木牌,并没有走上前去。而其余的弟子则排着队依次上前领取木牌,其上注明了他们今『日』需要做的事『情』。

在一个又一个弟子领到木牌从楚枫身边走过的时候,匆匆一瞥间他看到了木牌上的内容:后院锄草、清扫大院与演武场、清洗弟子衣物、修剪花草、挑水五十担……

这些都是楚枫从一个又一个木牌上看到的内容,每块木牌上都只记注明了一件事『情』,并且写得很清楚,这些杂务说来也不算重,对于修炼之人来说很快便能完成。

那些杂务弟子领到木牌后并没有急着离去,而是站在院中央,一脸幸灾乐祸地看着楚枫。

直到最后一名杂务弟子领取了木牌,在场的人就只剩下楚枫与熊孩子未曾领取了。这时候,管事弟子噙着冷笑走进了屋子,不多时便带着两块巴掌大的木牌走到了楚枫的面前。

这两块木牌与别的弟子所领取的木牌有些不同,『体』积足足要大一倍。楚枫凝目看去,只见两块木牌上的内容一模一样:挑水三千担、伐木五万斤、劈柴五万斤!

还未等楚枫所有反应,熊孩子顿时跳了起来,眼眉倒竖,满脸怒火道:“你这是什么

意思,他们做的都是修剪花草,清扫院子,挑水五十担,而你给我们分配的却是挑水三千担、伐木五万斤、劈柴五万斤!你当真以为自己在这里就是土皇帝了吗?”

院中,所有的杂务弟子尽皆愕然,听到这个数字,齐齐倒吸冷气,而后便冷笑连连。有人当即出声讥讽道:“我说吧,这种狂妄自大的井底之蛙很快就会被收拾,果不其然,哈哈哈!”

“挑水三千担、伐木五万斤、劈柴五万斤。两个人加在一起还得翻倍啊,那个丁点大的小东西,什么也做不了,就靠那个山野小子一个人做,我看他这几天都别想休息了,而且连饭都没得吃,饿不死他,哈哈哈!”

杂役弟子们尽皆大笑,好不开心,不断讥讽与嘲笑,他们正等着看楚枫在管事弟子的面前服软求『情』呢。

“还不接木牌?!”管事弟子冷笑,沉声道:“这是你们两人今『日』要做的事『情』,若是完成不了便不能吃饭也不能休息!”

众人闻言在院中大笑连连,纷纷出言。

“哈哈,叫你狂,叫你自大!”

“哟!你怎么不嘚瑟了,继续嘚瑟啊?”

“小小山野小子,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还以为是你那个巴掌大的村子呢?”

“现在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了吧?有本事你们两个今天把这些事『情』做完,哈哈哈!”

杂役弟子们狂笑连天,不断讥讽与奚落,气得熊孩子差点破口大骂。而楚枫则很淡定,他以平静的目光看向管事弟子道:“既然部族内有规定,想必对于这种明显的公报『私』仇,也应该有惩戒的制度,你这样做不觉得太过明显了吗?”

“制度?”管事弟子微仰着脸,以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楚枫,一脸嚣张道:“在这座山峰上,我就是制度,接木牌!!”

“我若不接呢?”楚枫平静地看着他。

“不接?”管事弟子微眯着眼睛逼视楚枫,霸道而嚣张:“不接就是公然违反部族弟子的规章制度,立刻给本管事滚下山去,滚出部族!”

“是吗?”楚枫那张平静的清秀小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随即眼神猛然一冷,喝道:“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想赶我离开部族!”

刹那间,整个院落内寂静无声,落针可闻,静到了极点。那些等着看好戏的杂务弟子全都惊愕,愣愣的呆在了原地。他们根本没有想到眼前这个来自山野小村的少年不但拒接木牌,还以如此强势的态度与霸道的语气喝斥管事弟子,这可是黎山部族这么多年来从未有过的事『情』。

“你说什么?!”管事弟子的脸『色』“唰”的『阴』沉得能滴出水来了,他伸手指向楚枫,双眼中厉芒闪烁,一字一顿道:“小犊子,你敢再说一遍,本管事就敢废了你!”

“啪!”

楚枫的回应是干脆而直接的,根本不想再与这样的人废话,一巴掌抽了过去,响亮的耳光声顿时传遍整个院落,管事弟子的身『体』如稻草般横飞出去,牙齿与鲜血一起喷了出来,而后砰然声中落在院中的青石地面上。

“你……敢打我?!”

管事弟子有些发懵,直到此刻他都不敢相信一个刚入门的弟子敢对自己动手。首先他想到的不是面前这个看起来不到十三岁的少年有多厉害,反而认为是自己太过大意才会被对方一巴掌抽飞。

“管事,您没事吧?”

一群杂务弟子尽皆出手去搀扶,却被管事弟子猛然推开。

“小犊子,本管事要将你生撕了!”

管事弟子气得想吐血,做管事这么久了,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今『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一个刚刚进门的十二岁少年给抽了耳括子,脸面都给丢尽了。

他双眼发红,满头黑发炸开,如一头疯狂的野兽般冲了过来。而楚枫则冷眼看着他,就在他翻身爬起并冲过来的时候,一步就迈过七八米,砰然一脚将其狠狠踏在地上,顿时传来一连串的骨裂声。

“噗!”

管事弟子张口喷出一股血箭,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无比,气息也萎靡了下去,眼中的凶狠与冰冷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恐惧与忌惮。

“你……”

管事弟子想要说话,奈何『胸』口被楚枫踩着,内脏的伤势又很重,嘴刚张开,血液便淌了出来。

这一刻,所有人都惊呆了,眼中尽皆透着恐惧,浑身都发抖。他们没有想到自己眼中的山野少年竟然如此恐怖,就连在不久前踏入先天秘境一重天的管事都不是其一合之敌,被这样踩在地上,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http://www.quanben5.com/n/wushangshendao/197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