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字体:16+-

第七十九章 执法堂找上门

楚枫与熊孩子一边斗嘴一边修炼,时间在缓缓流逝,他们并不知道麻烦很快就要找上门了,过了十天的安宁生活,该来的总算是要来了。

执法堂,位于四长老的所在的山峰上,在部族内有着不小的权力,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可以直接惩『处』部族内长老以下犯错的任何人而不需要事先告知族长,几乎可以说掌握着生杀大权。

黎山部族四长老黎索便是执法堂的长老,也是位高权重之人,与黎青的爷爷黎冉算是大长老的左膀右臂,在部族内拥有很大的实权。

执法堂的弟子分为三等:普通弟子、『精』英弟子、亲传弟子。平时『处』理执法事务都是普通弟子的事『情』,只有遇到那些实力强劲的弟子犯了错,才会由『精』英弟子出手。而亲传弟子的人数则不多,只有数人而已,他们只有在面对犯错的天才弟子与长老的时候才会出手。

执法堂不同于其它几脉,所有的执法弟子都是从各脉弟子中挑选出来的『精』英,虽然算不得是各脉中最有天赋潜力的人,但也远比各脉的普通弟子要强。

执法堂的普通弟子,个个都有着先天秘境一重天的境界,其中一些人更是达到了先天秘境一重天顶峰。而那些『精』英弟子与亲传弟子,全都是先天秘境二重天的强者。他们的人数不多,加起来也不超过百人,但是总『体』实力却强劲得很。

只是,执法堂的弟子都不年轻了,个个都在二十岁以上,有的甚至三十多了。在这个年纪,修为停止不前,也就等于没有什么希望再做突破,虽然他们个个都不弱,可却无法与那些拥有大好前程的天才弟子相比。

黎青深知执法堂的强大,而且由他们出面以执法的名义对付楚枫,到时候即便是传到族长那里亦可不惧,也省去了他爷爷黎冉的麻烦。

黎青的两个属下到达执法堂后,带领执法堂普通弟子的执法长亲自出来接见,在得知了新入门的弟子楚枫竟然暴打管事与杂务弟子后,那个执法长眼泛冷光,当即大怒。

执法长是一个年约二十五六的男子,『体』型高大,浓眉大眼,一脸的高傲与冷漠。他看向黎青的两个属下,冷声道:“那楚枫是什么来历,竟然有如此实力,连管事与那么多的杂务弟子都不是他一个人的对手?”

“渊龙古村出来的山野小子罢了,本身是有些实力的,潜力还不错。不过即便他是天才又如何,这里是黎山部族,传承至今自有规矩,岂能由他肆意妄为!”黎青的一名下属这般说道。

“原来是那个带着神秘『色』彩的古老村落,真是有点意思,我倒是想亲自去看看这个从渊龙古村走出来的少年了,看看到底是不是吃了熊海豹子胆,刚来我们部族便嚣张放肆,不将族规放在眼中!”

“我也觉得执法长你亲自走一趟比较好,此人曾与我们少爷有过节,只是当时身『处』渊龙古村,族长也在,不好对其动手,我想你们不会让少爷失望的吧?”

Www.quanben5.coM【全本5】

“你们在此等候,我亲自带人将那山野小子擒来,届时当着你们的面让他伏法。敢挑衅我们执法堂的威严,结果只有一个!”执法张眼中寒光闪烁,冷幽幽地看向楚枫所在的那座山峰,而后向身后的弟子们招了招手。

顿时,六名弟子快速走上前来,跟着执法长快步离开,前去擒拿楚枫。

路上,一名执法弟子低声道:“执法长,此事必有蹊跷,以黎青少爷的『性』格有仇当时就报了。倘若那叫做楚枫的山野小子真的与他有过节,这都入门十『日』了,还能安然无恙吗?”

“不错,那山野小子能安全度过十『日』,很可能是因为黎青有忌惮,怕自己动手会惹上麻烦,这才假手于我们。”

听到两个执法弟子的话,执法长面『色』平静如常,微微驻足道:“你们的分析是正确的,楚枫只是个山野小子,而当时在渊龙古村内并无别的长老,除了黎青与众弟子外,就只有族长。那么楚枫能来到我们黎山部族,这说明了什么?”

六个执法弟子闻言顿时一震,面面相觑,满脸惊『色』道:“如果是这样,那么只有一个解释,那山野小子是族长带回来的!”

“是的,以本执法长的推断,那楚枫肯定是族长亲自带回部族的,否则能有什么让黎青忌惮的。”

“那……这样的话,我们动了楚枫岂不是要惹上大麻烦,到时候族长怪罪下来,谁都承担不起!”几个执法弟子满脸忌惮。

“不用担心。”执法长摇了摇头,嘴角噙着一缕冷笑道:“我们并非无缘无故找楚枫的麻烦,而是因为他触犯族规在先,理应受到惩戒。到时候他若束手就擒,就让他受点重刑,躺上一两个月便行了;倘若拒不伏法,暴力反抗,那就是罪加一等。公然反抗且攻击执法者,那罪可就重了,就是将他废了也不为过。这样一来,黎青那边也能满意,而族长那边也不能拿我们怎样。”

“执法长英明!”一名执法弟子当即附和,道:“楚枫暴打管事弟子,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这都是在违反了族规,也等于是在挑衅我们执法堂,必须要付出代价!”

……

部族外围的山峰上,楚枫与熊孩子依旧在悬崖边的古松下修炼,天地元气丝丝缕缕自『毛』孔没入『体』内,而后被炼化成生命『精』气流向四肢百骸,淬炼着『肉』身。

楚枫觉得这十『日』里自己的单臂力量大约增加了数百斤,虽然不是很多,可单凭吸收的些许天地元气就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已经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不多时,执法堂的弟子终于来到了这座山峰,直奔弟子们居住的大院而去,管事弟子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带着众弟子速速前来迎接。

“恭迎执法长与众执法弟子,请问你们来此可是为楚枫之事?”管事

事弟子问道,脸上浮现出『激』动之『色』,似乎已经看到了楚枫被惩『处』的画面。

“不错,楚枫此刻人在何『处』?”执法长看向管事弟子,道:“将其叫出来,我们会为你当『日』被打一事做主的。”

“谢执法长!可是……那楚枫并未在大院内,也不在演武场,他每『日』都会外出,究竟去了何『处』我们也不知道,但傍晚时分就回来。”

“既然如此,我们便在此等候。”执法长面『色』冷漠,说完后便直接在院落中的石桌边坐了下来,不再言语。而管事弟子则吩咐人端茶送水,百般讨好,半点不敢怠慢。

渐渐的,大院中的人越来越多了,虽然还未到傍晚,但是许多在演武场修炼的弟子都陆续回来了。执法堂的执法长亲自带着六名执法弟子来此,但凡得知这个消息的弟子都知道有好戏好了,岂会错过『精』彩的画面,连修炼都顾不上了。

“唔……执法长亲自来到这里,看来这次那个楚枫死定了,看他还如何嚣张!”

“啧啧,普通执法弟子中的执法长啊,听说当年天资横溢,后来因为特殊的原因导致境界再也无法突破,可即便如此,他也无限接近先天秘境二重天,而且比同阶的人强很多。”

“有普通执法长亲自出手,想必那楚枫就算是再狂妄也不敢放肆,只能乖乖承受惩『处』了。”

“那可不一定,你们难道忘记十『日』前的事『情』了么,楚枫这个人嚣狂自大,无法无天,说不定会暴力抗法呢,那样的话就有好戏看了。”

“他?在普通执法长面前,他要是真敢反抗,我想他的下场会比我们想象的更加凄惨。而且就凭他一个炼『体』秘境巅峰的人,即便是天赋再强也不可能与无限接近先天秘境二重天的强者争锋,根本就是以卵击石,自不量力!”

……

回到大院内的弟子们在周围低声议论,整个大院内都显得很噪杂,各种声音此起彼伏,弟子们的脸上都带着冷笑与幸灾乐祸的表『情』。

在这座山峰上,没有任何人待见楚枫与熊孩子,因为他们刚来的第二天就暴打了管事与杂务弟子,展露出的锋芒让众弟子妒忌,加上楚枫又是新来的,弟子们对他的敌意就更深,巴不得立刻看到他的凄惨下场。

太『阳』渐渐落到了西边,如血的残『阳』映红了大地,此时的景『色』格外美丽。山风徐徐吹来,吹起楚枫的衣角,拂乱了他的黑发。

“又是一『日』过去了……”楚枫睁开眼来,带着些许感叹,清秀的脸庞上浮现出与年龄不符的神『色』。他看着即将落下山头的残『阳』,轻声自语:“人生是否就如这太『阳』般,幼时如朝『阳』初升,年少时如正午的烈『日』悬挂高空,绽放出最耀眼的光芒,可在时间无『情』的流逝中,始终有『日』薄西山的那一天。从出生到成年,到中年,直到晚年血气枯败,循着从生到死的轨迹,自古以来到底有谁能真正的万古不朽……传说中的神灵都有生命的尽头,凡人更是看不到希望,这天真的不可逆吗?”

楚枫看着斜斜坠下山头的残『阳』,心中忽生感慨,但是很快他又摇了摇头,目光变得异常坚定。天不可逆吗?他不信,因为没得选,不逆天何以得生!

太初真龙『体』,从出生开始便注定了要行逆天路,这是早已注定的,这条路必须得走,否则只能倒下。就如楚枫六岁的时候,倘若不是他的娘亲为他奋争,早已殒落在了秦家。

“小子,我恍惚觉得你已经老了。”熊孩子站起身来,拿言语奚落楚枫,而后一把拽着他的手就往回走,道:“天『色』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明**去找黎山问问,是不是真的就这样不管你了,好歹也提供点山宝啊,宝血与真血之类的资源吧。”

楚枫闻言,满头黑线,他对这个家伙简直无语了。

山宝是什么,那可是灵『药』中的极品才能称之为山宝,而宝血则是古兽『体』内的血液『精』华。至于真血就更加珍贵,乃是古兽的心头血,或者是荒兽『体』内的血液『精』华,就算强大如古『国』也拿不出多少来。

楚枫不理会熊孩子,沿着回去的路快速奔走,在靠近大院的时候,他突然停住了脚步,侧耳静听,脸『色』逐渐冷了下来。他从众弟子的议论声中得知执法堂的人竟然已经来此许久了,正在院内等着自己呢。

ps:今天事出有因,只能一更,明天一定补上,大家见谅。咳咳……我也不好意思求鲜花了……

http://www.quanben5.com/n/wushangshendao/197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