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字体:16+-

第八十三章 万夫莫敌

执法长的身份地位对于众弟子来说是需要去仰望的存在,谁都不敢违抗他的命令。可是楚枫的手段也是众弟子亲眼目睹的,他们对楚枫非常忌惮,一时间被震慑,不敢动手。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立刻给我围杀他,谁敢不听本执法长的命令?!”执法长疯狂咆哮,五官扭曲,狰狞可怖,像是一只『欲』食人的野兽。

“你以为他们能杀了我吗?”楚枫冷眼俯视执法长,他本想将其一掌震死,可是转而一想,也不急于一时,等到其绝望的时候再动手也不迟。

当即,楚枫迅速将手掌从执法长的头顶移开,一掌拍中其肩膀,磅礴的力量瞬间贯入执法长的『体』内,其经脉与骨骼接连崩碎,整个人一下子萎靡了下来,连跪都跪不稳了,直接仰倒在地上,口中鲜血流淌。

“让你亲眼看看他们能否杀得了我!”楚枫声音冷漠,转而扫视大院内所有的弟子,道:“想骨断筋折的尽可动手!”

一时间,大院内鸦雀无声,包括管事弟子都沉默不语,他站在人群后面,只觉得脚肚子都在抽筋,楚枫的强大远远超乎了他的想象,炼『体』秘境五重天巅峰竟然有这般战斗力,简直就是变态!

众弟子你看我,我看你,脸上的惧意逐渐变成狠『色』。他们觉得若是眼睁睁看着执法长死在楚枫手里而旁观的话,执法堂的人肯定会责怪下来,到时候所有人都要受到牵连,难逃责任。

经过一番『激』烈的心理挣扎,众弟子终于有了决定,他们逐渐向着楚枫逼来,一层层将他围在大院中央,四方密密麻麻全都是人。

权衡之下,众人终于要对楚枫出手了,因为他们担心执法堂会降下怒火,到时候谁也难以承受。而楚枫『独』身一人,即便是再强也难以与他们这么多人抗衡。

看着众人不断逼近,楚枫微微仰头看着天穹,缓缓闭上了眼睛,心中自语:“山叔,对不起,今『日』过后你会怪我么?”

“上!诛杀此僚!”

“斩杀小妖孽!”

众弟子中有人发出大吼声,顿时引发无数人出手,灵术光芒闪烁,满天都是刀光剑影铺天盖地杀了过来。

这一瞬间,楚枫猛然睁开眸子,那种眼神霸道而冷酷,浑身『精』血澎湃,他抬脚一踏,整个人如苍鹰般腾空而起。

“呦——”

与此同时,大院门口传来飞禽的长鸣声,一头黑『色』的大鹰划破长空,瞬间飞到楚枫的面前,他翻身坐了上去,大鹰展翅,带着他快速飞离大院,降落在院外的树林中。

“哪里来的黑鹰?!”

“追!不要让他跑了,诛杀此僚我们必能立下大功,届时上面若赏赐下来,我们都能得到意想不到的好『处』!”

突然出现的大黑鹰将楚枫载着飞离了这里,众人以为楚枫怕了,不敢与他们这么多人动手,顿时自信心爆棚,以为可以杀了他,并且能得到部族的赏赐,一个个跟打了『鸡』血似的,疯狂冲出大院。

QuanbEn5.COM全,本网

“楚枫,你这小妖孽,手段残忍而狠辣,简直就是个恶魔,今『日』若不除你,我等怎能对得起黎山部族弟子的身份!”

“你以为可以逃离这座山峰吗,那是做梦,乖乖束手就擒,免得落个尸骨不全!”

“嘿!你真是胆大包天,竟敢杀死那么多执法弟子,明年的今天就是忌『日』!”

众弟子蜂拥而出,快速于林中散开,再次将楚枫包围了起来。一个个脸上都带着冷笑,杀意不加以掩饰。

可是他们忽略了一个问题,楚枫若要逃走,为何又在林中停留,为何没有直接乘坐大黑鹰离去。而且他们冲出来的时候,大黑鹰早已不见了踪影,只有楚枫『独』自一人立身在一棵数人合抱那么粗大的古树下,平静而冷漠地扫视四方,在他的脸上看不到任何忐忑与惊慌,是那么的镇定与从容。

“我楚枫刚来部族,与你们无冤无仇,也没有什么冲突。今『日』乃是我与执法堂之间的冲突,与你们没有什么关系,你们当真要置我于死地吗?”楚枫看着众弟子,面『色』平静,声音也没有什么波动。

“你少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初来部族,你不懂低调,自以为是,仗着自己『肉』身强大,暴打管事在先,残忍杀害执法弟子在后,你当我们部族是什么地方,岂能容你这等魔『性』深重的妖孽肆虐。我们身为部族弟子,肩负部族的责任,自然要将你这个恶魔斩杀于此!”

“好!好一个大义凌然,义正词严!”楚枫的眼神越来越冷,他知道目前的形式不可能得到改变,这些人以为自己害怕了,自信心已经爆棚,且还想着斩杀自己得到部族高层的赏赐,这其中牵扯到了利益,岂会善罢甘休。

“妖孽楚枫!『交』出你手中雕刻着龙纹的黑『色』古矛,然后自己束手就擒,我等还可以看在同门的『情』面上留你全尸,否则让你尸骨无存!”

有好些人都盯着楚枫手中的龙纹黑矛,其上雕刻的龙纹流转血光,整柄黑矛看起来非常古朴,但是矛锋却锋利异常,通过先前目睹楚枫使用黑矛的画面,他们都知道那黑矛定然不是凡物,有了觊觎之心。

数百上千的弟子将楚枫围困在树林中,个个杀意凛然,看着他手中的龙纹黑矛时,眼中透露着贪婪的光芒。

这是一副不知道如何去形容的画面,楚枫一人被数百上千的弟子围困,个个都想要杀他而后快,这其中并不存在仇恨,只有利益的牵扯,他的身影看起来是那么的孤『独』。

“呱——”

远『处』一只老鸦被惊动,扑棱棱从树梢上飞走,一瞬间天地间充斥着萧瑟与

凄凉。

“楚枫,你这个小妖孽,现在你犯下弥天大罪,在这部族内将没有你的容身之地。乖乖『交』出手中的黑矛,我们留你全尸,不要心存侥幸!”

众弟子的脸上带着狞笑,他们都以为楚枫害怕了,觉得要斩杀他不过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毕竟他们的人太多了,大家一起上,谁都架不住。

“想要我的龙纹黑矛吗?”楚枫那张清秀的脸上浮现一缕冷笑,看了看手中的龙纹黑矛,随手将其扔向人群,重达一万三五百斤的龙纹黑矛压得空间都在嗡嗡鸣响。

众弟子顿时蜂拥而上,全都冲向飞来的龙纹黑矛,想要将其据为己有,根本没有发现空间都被压得扭曲了。当他们伸手去接龙纹黑矛的时候,一朵朵血脉齐齐绽放,不知道多少双手臂顷刻间被震成了『肉』泥,血与骨齐飞。

“啊——”

惨叫声连成一片,凄厉得让人头皮发麻,让那些距离较远,来不及冲上来的人遍『体』生寒,惊出了一身冷汗。

“轰!”

龙纹黑矛压落下来,重量恐怖至极,下方数人直接被压成了两段,而整柄黑矛也陷入了地下数米深,大片的地面都跟着震了三震。

“你太狠『毒』了,大家上啊,将他碎尸万段!”

有人在人群中咆哮煽动,顿时不知道有多少人冲向楚枫,自四面八方而来,密密麻麻,刀光剑影,带起一阵阵罡风呜呜声响,满天都是纷飞的落叶,林间一片肃杀之气。

“这是你们自找的,怨不得我!”面对数百上千人的围攻,楚枫展开了反击,他展开双臂抱住身前的古树,猛然发出一声低吼,满头黑发根根飞扬,浑身紫金血气澎湃,整个人如蛮兽附『体』,轰隆隆声中直接将古树从泥土中拔了起来,这方大地都为之震颤。

这一刻,所有冲杀上来的弟子都震撼莫名,一时间竟然被吓得停止了脚步。那么大一棵古树,将其生生从泥土中拔出来,这是怎样的神力,这种『肉』身力量是一个炼『体』境巅峰的人类可以达到了吗,简直骇人听闻。

“怕什么,大家一起上,他再强不过也只有炼『体』秘境,而且不会灵术,我们这么多人,累也要累死他!”有**声喝喊,为自己也为众人壮胆,杀了楚枫有可能得到高层的奖励与赏赐,对于这些普通弟子来说有着巨大的『诱』惑,怎会轻易放弃。

“杀呀!斩杀此僚,说不定有凶兽『精』血资源奖励下来!”

众弟子齐齐呐喊,在利益的『诱』惑下,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似的,疯狂冲向楚枫。

“轰——”

楚枫不再言语,眼神冷漠,抱着长达数十米的古树横扫四方。顿时间,满天落叶纷飞,树干横击八方,当场起码有数十人被扫飞,鲜血狂喷,落地后骨断筋折。

面对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楚枫也只有用这样的方法才能在数百上千的人群中冲杀,否则迟早要被围死在当中。

“轰——”

楚枫如人形蛮兽,满头黑发飞扬,眸光如冷电般逼人,他抱着古树迈动脚步,简直就如战神临世,所向披靡。但凡古树横扫而过,最少都有数十人被震飞,满天都是血雾,四周的树木都被他给生生击断,方圆百米多米一片狼藉。

“啊——”

凄厉的惨叫声响彻整座山峰,让人头皮发麻。每次最先被古树扫中的弟子直接爆碎,血与骨在空中飞溅,这里简直就成了修罗地狱。

不过片刻时间,楚枫就瓦解了近千弟子的围攻,地上到『处』都是残碎的尸骨与翻滚哀嚎的人,而楚枫则抱着古树大步行走,不断横扫,他的速度与力量惊人无比,没有谁能逃走,一个个不断被震飞,空中都弥漫上了一层血雾。

“就凭你们这样的境界,在这种环境下,莫说近千人,就是再来五千也不够看!”楚枫神『色』冷漠,将古树往地上一杵,顿时大地震动,剩下的数百人身躯猛然摇晃,踉踉跄跄栽倒在地,早已经吓得肝胆『欲』裂,双腿发软,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楚枫师兄,我们错了,您大人有大量饶了我们吧……”很多的弟子都吓哭了,他们何曾经历过这样的场面,楚枫那如魔神般的身影已经深深烙印在他们的心中,成为了他们的『阴』影,看到楚枫走来,全都浑身发抖,大声哀求。

“师兄?刚才不是还说我是妖孽吗?”楚枫面无表『情』,迈步走向那些数百个吓得瘫软在地上的弟子,他每迈出一步,就像是踏在了那些弟子的心上,让他们的身『体』都跟着狠狠一震,已经惊恐到了极致。

“不……不……”一群弟子哭喊哀求:“我们才是妖孽,我们是畜生,我们知错了,师兄您饶了我们吧……”

楚枫缓缓闭上眼睛,平复了心中的怒火与杀意,其实他根本不想杀这些人,因为杀了这些人对他没有任何好『处』,反而还会愧对黎山。

刚才那些被古树横击到爆碎的弟子,并不是楚枫故意如此的,而是古树太沉重,即便是最轻的一击,也足以让最先被击中的人『肉』身爆裂。

可是楚枫没有选择,他若不使用长达数十米的古树,根本不可能击溃这近千人的包围圈,到时候『处』于被动的就是他自己了。

http://www.quanben5.com/n/wushangshendao/197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