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字体:16+-

第八十四章 捅破天了

听着众弟子的哀求声,看着他们眼中的惊恐与颤抖的身『体』,楚枫不由叹了口气,人生在世什么都得靠实力来说话。先前这些人还杀意凛然,个个都想要他的命,不过片刻时间,却形势逆转,强势的众弟子匍匐在地哀声求饶。

这是为什么?都是因为楚枫展现出了众弟子们无法抗衡的实力,所以他们怕了,他们畏惧了,不敢再放肆了。

想到这里,楚枫的脑海中又浮现出了六年前的画面。当年若非年幼弱小,若非娘亲因为孕育他而失去太多的生命『精』血,结果肯定不一样。

说到底,无论走到哪里都需要实力,只有强大的实力才能让人敬畏,才能得到别人的尊重,否则只能沦为弱『肉』强食的法则中的牺牲品。

“你们走吧,『日』后若再对我心生杀意,我绝不留『情』!”楚枫淡淡地说道,而后转身看向大院之中。

“是是是,多谢师兄宽宏大量,我们以后都不敢了!”一众弟子听到这话,顿时如蒙大赦,连滚带爬逃离此地。

“等等!”

他们刚走出没多远,便被楚枫叫住了,顿时吓得浑身巨颤,差点失禁。

“将地上的尸骨清理了,找个地方把他们都埋了。”

“是是是,师兄放心,我们一切照办……”

众弟子重重松了口气,被楚枫叫住的时候,还以为他改变主意了,结果楚枫只是要让他们掩埋尸『体』,那因恐惧而紧绷的心才缓缓放松下来。

楚枫不再理会那些弟子,迈步走向大院,这时候熊孩子从远『处』『屁』颠『屁』颠跑来,满脸笑容道:“嘿嘿……小子你可是出风头了,我想不用多久你的名字将会传遍整个黎山部族,到时候那可是声名炽盛啊。”

楚枫看了他一眼,怎么看都觉得熊孩子的表『情』有些幸灾乐祸的意味,道:“你别说风凉话,我若是『处』境不好,你也跟着倒霉。”

“嘁!怕个『毛』,他们能将大爷怎样,大不了变身飞走就是了,难道就凭他们那些飞鹰还能追上大爷不成?”熊孩子双手抱『胸』,一副大爷逃命无敌,天下无人能奈何的样子,看得楚枫想拿巴掌抽他。

“无论形势有多么危险,若想活命的话只需离开便可。然而为了灵境试炼,为了突破先天秘境的瓶颈,我岂能轻易离开……”

楚枫心中充满了无奈,灵境试炼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未来的希望全都寄托在特殊的灵境天地中。在那里或许有机会寻找到龙脉『精』气或者龙髓宝液,也有机会获取大量的宝血甚至是真血,未来突破瓶颈以及修炼后面的境界都需要这些资源。

熊孩子听到这话,提了提红花大裤衩,很『骚』包地甩了甩头,道:“小子,到时候真的惹出大麻烦而你又不想离开的话,那么就将元灵果给大爷暂时为你保管,大爷出去避避风头,以后等你能在这里站住脚了,大爷再回来将元灵果还给你。怎样,大爷是不是很睿智?”

QuanBen5(cOM),【全‘本’网。COM】

楚枫觉得有些好笑,这种伎俩用在三岁孩子身上都显低劣,这家伙竟然也敢说出来,当即以奚落的眼神揶揄道:“睿智吗?我看你是弱智吧?”

“妹的!”熊孩子跳脚,横眉怒眼道:“你留下来也是死路一条,便宜别人不如便宜我,以后每年的忌『日』,大爷会到你坟前为你烧纸上香的。”

楚枫闻言,心口一窒,抬手就是一巴掌拍在熊孩子的头上,差点将他拍得趴到地上,而后也不理会骂骂咧咧暴跳如雷的熊孩子,只身走进大院内。

院中央的青石地面上沾染着片片血迹,地上横躺着五具尸骨,那名重伤的执法弟子与执法长依旧蜷缩在在上,外面的『情』况他们虽然没有亲眼见到,但是却听到了众弟子的惨叫与哀求的声音。

看到楚枫一步步走来,那个执法弟子吓得肝胆『欲』裂,浑身抽搐得更加厉害了,而执法长则满脸死灰,此刻他才知道自己还是低估了楚枫这个山野中走出的小小少年。在炼『体』秘境五重天巅峰这个境界中,其强大简直古今未闻,就算是古『国』的绝世天才怕都无法比拟。

楚枫走向那个重伤的执法弟子,一把将他提了起来,在其惊恐万分的眼神中直接将之扔向了大院外,砰然声中砸在树林中,本就重伤的执法弟子,顿时内脏全碎,浑身抽搐,很快便没有了呼吸。

面对这座山峰的弟子,楚枫可以放过,但是执法堂的弟子绝对不会放过。今『日』的事『情』都是因执法堂的人而起,若不是他们仗势欺人,根本不会发生这样的血腥事件。

虽然所有人的死都是楚枫出的手,但他却是被执法堂的人所逼。摔死了那个执法弟子后,他迈步走向执法长,来到其身前后蹲了下来,以冷漠的眼神俯视他道:“外面发生的事『情』想必你都猜到了,上百人因你而死去,此刻心中有何感想?”

执法长脸上的肌『肉』抽动,怒视着楚枫,睚眦『欲』裂道:“你这个妖孽,他们都是你杀的,与我何干!你手段残忍而狠辣,部族定会将你以最残酷的刑罚『处』死!”

“到了现在你还不知错!”楚枫眼中冷光闪烁道:“先不说你们与黎青勾结,不分是非要来擒我,就以执法来说,这根本就是你们执法堂的事『情』,然而你却威胁那些普通弟子对我出手。他们要杀我,我便要还击,自保下杀了他们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若非你他们会死吗?”

“哼!他们要杀你,你若不反抗,那些弟子也不会死,明明是你杀了他们,却将罪责推到我的头上,你这种妖孽,人神共诛!”

听到这样的话语,楚枫忍不住摇头,此刻他才明白执法堂的人有多么蛮横霸道。他们想要杀的人,连反抗都是错,只有束手就擒,乖乖让他们杀才是正确的。

bsp;“黎山部族培养你这么多年,让你前往执法堂任执法长,而你却将手中的权力当做蛮横霸道的依仗,这部族内若都如你这样,黎山部族的传承难以延续。说到底你只是部族内的蛀虫罢了,留下只会祸害别人,杀了你是最好的选择。”

楚枫说这些话的时候很平静,在他的身上也感受到不到任何的杀意,然而正是这种平静,却更让执法长觉得他的可怕。一个十二岁多的少年,竟然能有如此的心『性』,『日』后成长起来那还得了。

可是,执法长虽然无比想杀了楚枫,但却心有余而力不足。此刻他只是砧板上的『肉』,任由楚枫宰割,经脉与骨骼尽断,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杀了我,你同样要死,而且会死得很悲惨!自执法堂建立以来,还没有人敢如此挑衅,到时候『精』英弟子们会亲自出手,镇杀你易如反掌!”

执法长『色』内厉荏,他知道自己没有活路可言,所以并不像其余人那样哀声求饶。而楚枫也不想再与执法长废话,说什么都是无用的,只能lang费口舌罢了。

“来!杀了我,小畜生动手啊!”执法长满脸狞笑,大声喝吼,神『情』非常疯狂。

楚枫伸手将执法长抓起直接扔了出去,紧接着他探手捡起其长『枪』,哧的一声掷出。长『枪』『洞』穿长空,嗡嗡颤鸣,刹那间追上执法长被扔飞的身『体』,“噗”的一声『洞』穿其咽喉。

“叮!”

长『枪』带着执法长的身『体』钉在了大院深『处』的一根高大石柱上,『枪』身摇颤不止,鲜血顺着『枪』柄嗒嗒滴落,而执法长的瞳孔逐渐涣散,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最终没能吐出一个字来,被自己的兵器钉死在石柱上。

楚枫的手段简单暴力而极具美感,他静静地看着钉在石柱上的执法长,久久未挪动脚步,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大院门口目睹这一幕的弟子们浑身皆颤,只觉得遍『体』生寒。

熊孩子从远『处』走来,手中拖着龙纹黑矛,一路走过,矛尖在青石地面划出一道深深的沟壑,哧哧声响,火星四溅。

“小子,接住你的兵器!”熊孩子将龙纹黑矛扔向楚枫,嘴里骂骂咧咧:“妈的,好重的煞气,大爷觉得自己都快要成魔了。”

楚枫听到破空声,快速转身,伸手抓向龙纹黑矛,他的脸上浮现出惊讶之『色』,因为熊孩子距离他还有五六米的距离,竟然能将龙纹黑矛扔过来,这着实让他感到震惊。

龙纹黑矛重达一万三千五百斤,能将其扔出五六米,可见熊孩子一身的力量起码也有六七万斤以上。当然,这是整个身『体』能爆发出的力量,并不是说双臂加起来有这么大的力量。

可即便是如此,也已经让楚枫震惊了,他才知道这家伙深藏不露,特别是在这段时间吸收天地元气的修炼下可谓是突飞猛进了,肯定也达到炼『体』秘境五重天巅峰了。

“小子,你这可算是要将天给捅破了,今『日』之事将会有怎样的后果你可曾想过,接下来又有什么打算?”熊孩子也变得正经了起来,他知道目前的形势很严峻。

“去我们打坐修炼的地方。”楚枫看了熊孩子一眼,道:“这里闹出的动静肯定已经惊动了其他的山峰,想必很快就会有人前来。而且这件事在短时间内将会传遍整个部族,我们先避一避,希望山叔能得到消息而出面,否则我只能击杀一些重要人物后离开这里了。”

“你能击杀重要人物?指的是黎山部族的长老吗?”熊孩子满脸惊愕,而后嗤笑道:“就凭你现在实力,那些长老单手就能镇杀你,别吹大气了。”

“你觉得我是跟你开玩笑吗?”楚枫平静地看着熊孩子,也不等他回应,拉着他便往大院的后门离去,很快就消失在密林中。

http://www.quanben5.com/n/wushangshendao/197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