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字体:16+-

第九十章 一人杀你们全部

楚枫的强悍让人震惊,其攻击力与爆发力简直骇人听闻,还有那高昂裂天的战斗意志,简直是无以伦比!

可是楚枫再强也仅此而已,境界相差太多,始终不可能与长老们争锋。他早已将自己调整到了最巅峰的状态,真龙神血都在沸腾,除了狻猊神术未曾施展,可以说这已经是他可以爆发出的最强战斗力了。

自从楚枫可以修炼以来,他还没有让自己的真龙神血沸腾到这个程度,爆发出极境的实力。即便是曾经在洪荒神岳中与那小神鹏大战的时候,楚枫都没有将自身的战斗力发挥到这样的极致。

“好强的战斗意志,可惜这一切都是没用的,实力不达,再强的战斗意志也不行,今**必须为所犯下的罪行付出应有的代价!”四长老『阴』沉着老脸,眼神冰冷而森寒,恨不得立刻出手击毙楚枫,因为楚枫先前的反击让他觉得颜面大损。可是楚枫对于他们有巨大的利用价值,倘若此刻就杀了他,所有的计划都落空了。

四长老往前迈步,浑身金光流转,他伸手抓向楚枫,整只手都化为了金『色』,这次出手不再如先前那么大意,五指如金铁浇铸,将空气都给抓爆了。

面对这样的攻击,楚枫持矛振臂,就要迎上去,因为五长老一直站在远方未曾出手,且还有许多的人未曾赶到,所以他并没有使用蕴含神力的『玉』佩,担心底牌使用后,其他的人又赶来了,到时候便难以扭转局势。

就在楚枫『欲』持矛刺向四长老的手掌时,黎峰突然动了,一下子冲了过来,展臂挡在楚枫的面前,将他护在身后,双目怒视四长老:“住手!我父亲没有来,谁也不能定楚枫的罪!今『日』有我黎峰在此,谁也别想带走他!”

“少主!”四长老骤然将手收了回来,静静凝视黎峰:“少主若执意要护着这个残杀部族弟子的小孽畜,那就休怪老夫不客气,暂时将你镇压起来了!”

“你敢!”黎峰沉喝,眼中冷光一闪:“四长老你当真以为大长老已经在部族内只手遮天了吗?别忘了他只是大长老,现任族长还不是他!”

此话一出,四长老与五长老同时变『色』。部族的内部争斗大家心知肚明,但是谁也不会说破,可是黎峰却说得如此明显,这是要撕破脸了吗?

“少主,你这是什么话?你父亲才是族长,领导我们整个部族,但大长老也是众长老之首,他有责任监督族长。大长老为部族鞠躬尽瘁,你怎能如此猜疑与冤枉他。身为部族少主,你说出这样的话来岂不是让我们所有的长老都寒心吗?”站在远『处』的五长老终于说话了,他迈步走上前来:“我们身为长老,为部族清理门户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少主为了庇护一个部族败类,竟然不惜往我们头上扣大帽子!”

QUaNbEn5.com(全。本*网)

“哼…你们一把年纪了,说这样的话脸不红心不跳,真是不知羞!”黎歆满脸怒『色』,一双灵动的大眼睛也变得冷冽了起来:“事实如何,我们大家心知肚明,你们又何必装出道貌岸然的样子!”

“快看,两位长老在悬崖边,他们找到楚枫了!”

就在这时候,茂密的树林内突然传来大喊声,随即便是一连串的急促脚步声,大批的弟子出现在视线中,正快速向着这里奔来。

在这座山峰上的弟子们终于找到了这里,其实在两位长老得到消息从大院内动身的时候,他们便跟着来了。只是两位长老境界高深,以灵术加持己身,于树梢上快速踏行,将众人远远甩在了身后。

密密麻麻的人影出现在楚枫的视线内,粗略估计起码有数千之多,在最前方便是黎青与黎姗姗以及执法堂的『精』英执法弟子与执法长,他们一个个脸『色』冷漠,眼中充满了杀机。

“你就是楚枫,杀了执法长与六名执法弟子的人?!”执法堂的『精』英执法长冷声喝问,手上泛起淡淡的金『色』光芒,一股森冷的杀气弥漫开来。

楚枫并不回应,他将目光转向站在五长老身边的黎青与黎姗姗,因为这两个人的目光让他感觉特别不舒服。黎青的目光森冷而『阴』『毒』,就像是一条『毒』蛇,而黎姗姗的目光则充满了冷漠与不屑。

“杀了楚枫,杀了这个恶魔!”

众人见楚枫已经被逼到了悬崖边,一个个跟打了『鸡』血似的,有人在人群中喝喊,立刻就引起了所有人的共鸣,声势浩大,震耳『欲』溃。

“看到没有,你这种人根本就是人神共愤,天地不容!”黎青冷幽幽地看着楚枫,嘴角噙着一缕冷笑:“才入门十几天罢了,所有的弟子都将你视为敌人,这说明你根本就是个异类,人人得而诛之!”

“黎青,你得意得太早了。”楚枫并没有『激』动的表『情』,他平静地看着黎青道:“你不会得逞的,将来我会让你明白。”

“到了现在你还心存侥幸!”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充满了森冷与怨『毒』,一个十五岁左右的少年自人群中走出,一双细长的眸子如『毒』蛇般盯着楚枫,咬牙切齿道:“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可惜的是我不能亲手将你碎尸万段!”

“柴狼,原来是你。”楚枫平静地看着这个少年,他并不觉得意外,对其表露出来的杀意也选择无视。

“你还记得我!!”柴狼非常『激』动,脸上的肌『肉』都在抽动,细长的双眼中泛起一缕缕血丝:“那一晚,你丧心病狂,杀我村中族人数十,我恨不得饮你的血,食你的『肉』!”

“你父亲柴豹等人?他们该死,自作孽不可活,就如你们这群人。”

“你……”

楚枫那淡淡的话语让柴狼几乎要窒息,气得浑身颤抖,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将其碎尸万段。他快步来到黎青等人的身边,抬手指向楚枫道:“虽然我不能亲手杀你报仇,但你这种恶贯满盈之徒最终也难逃一

死,在我们家乡那片土地上你作威作福,滥杀无辜,来到黎山部族你依旧这么狂妄,残杀同门,罪该万死!”

“作威作福,滥杀无辜?”楚枫笑了,他真不明白做人怎么可以无耻到这个地步。面前这些人,不管是长老还是弟子,一个个青天白『日』下扭曲是非颠倒黑白,还说得义正词严。

“你们何必装出那副恶心的嘴脸,不过就是想要我楚枫的命罢了,有本事的尽管上前,今『日』我一人杀你们全部!”楚枫持矛而立,满头黑发根根飞扬,宛如一座不朽的山岳屹立在那里,霸气冲霄,其话语对于众人来说简直是狂妄到了难以形容的地步。

在场所有人都惊愕,楚枫的话实在是让他们觉得不可思议,见过狂妄自大的,但是却没有见过如此狂妄自大的。炼『体』秘境五重天巅峰,这样的境界实在是太低,然而在对面两大长老与执法堂的『精』英以及天才弟子黎青与黎姗姗等人,甚至还有数千的部族弟子时,还能说出如此的妄言,声称要一人杀他们全部。

“哈哈哈!这小孽畜是被吓傻了吧?”

“唔……知道自己必死无疑,所以失去理智了,快要疯了……”

……

众人尽皆狂笑,他们觉得这是有史以来听到过的最狂妄最好笑最不自量力的话语。

楚枫立身在山崖边,手中的龙纹黑矛斜指天穹,矛身上雕刻的龙纹流转血光,如血『色』真龙缠绕,散发出令人心悸的杀伐之气。

楚枫不是狂妄自大的人,此刻的他心中的确有滔天的杀意。这样的画面很容易让他将六年前的画面联系在一起,同样是被人围杀,被人逼迫。

那时候的楚枫没有办法反抗,可是现在不同了,如今的他已经不再是那个重伤垂死的可怜孩子。虽然自身势力还很弱,可他却有底牌在手,能在荒脉内起到作用的『玉』佩,用来对付这些人,楚枫相信那绝对是一场屠杀。

到了这个时候,楚枫真的觉得没有什么顾虑了。原本想着黎山能及时赶来化解这场危机,扭转局势,可是他却在闭关修炼,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赶来。

既然已经杀了这么多人,楚枫也不介意再多杀些人。他相信『玉』佩的威力足以将这些人碾杀成『肉』沫,可即便如此,他也没有半点不忍。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楚枫牢记着这句话,是娘亲告诫他的。面对想要置自己于死地的人,当杀则杀,心存仁念只能给自己带来意想不到的灾难。

“小孽畜,你这张嘴倒是听唬人的,可惜就是没有那个本事!”执法堂的『精』英执法长冷笑连连,他迈步向着楚枫逼来,双手金光闪耀,在其手掌上浮现出一个个灵术符,密密麻麻如金『色』的蝌蚪。

“围住他!”

见『精』英执法长要动手镇压楚枫,其余的『精』英执法弟子齐齐冲上前去,哗啦啦声中将楚枫围困起来,每个人的肌肤上都在泛动灵光,竟然要同时施展灵术来镇压他。很明显,『精』英执法弟子们担心会有意外发生,否则对付楚枫这么一个炼『体』秘境五重天巅峰的人何至于如此。

从执法堂『精』英弟子小心翼翼的动作中也可以看得出来,他们的内心深『处』对楚枫有些许忌惮与防备,毕竟他亲手钉死过普通执法长,那可是一个高手,其实力与『精』英执法弟子相差无几。

http://www.quanben5.com/n/wushangshendao/197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