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字体:16+-

第九十一章 族长出面

执法堂的『精』英弟子与『精』英执法长要对楚枫动手了,现场的气氛一瞬间被推倒了最高点,数千弟子中大部分的人都神『情』『激』动,还有部分人满脸冷笑。

他们实在是看楚枫太不顺眼了,一个新来的弟子而已,凭什么出尽风头,凭什么让部族内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名字?

强烈的妒忌心让众人对楚枫充满了反感与敌意,期盼着看到他被镇压的画面,亲眼目睹这个“狂妄之徒”的下场。

在这样的『情』况下,黎峰与黎歆知道自己两人是绝对护不住楚枫了。可是他们也绝不会袖手旁观,眼睁睁看着楚枫被执法堂的『精』英镇压。

黎峰与黎歆站在楚枫的左右两边,与他并排而立,身上泛动金『色』的光芒,显然是要与他同进退,一起应付这些『精』英执法弟子。

楚枫心中淌过丝丝温暖,自从来到这个封印的荒域天地,黎山一脉就对他特别的照顾,数年前是这样,如今还是如此,从未变过,对于他来说这是一种深深的感动,将永远铭记在心。

楚枫以冷冽的眸光扫视执法堂的『精』英弟子,而后又看向嘴角噙着冷笑的黎青等人,看着他们的嘴脸,心中的戾气便不断升腾。

丹田内,伴生青铜钟静静悬浮,钟『体』内一块『玉』佩沉沉浮浮,其上符万千,此刻开始泛起点点光芒,那些符流转了起来,仿佛拥有生命。

一种很奇异的感觉传遍楚枫全身每一个角落,时隔这么多年,他又一次感受到了神通的气息,那是『玉』佩散发出的气息,玄奥而高深莫测。

“既然你们每个人都要置我于死地,那么全都飞灰湮灭吧!”楚枫的声音冰冷得如万千寒冰,他的眸子中充斥着无尽的杀机,整个人看起来有股魔『性』。

丹田中的伴生青铜钟内,『玉』佩上的符越来越密集,其上的火『色』光芒也越来越炽盛,一张符图案自『玉』佩上飞了出来,在青铜钟的空间内沉浮,并不断变大。

符图案中有纹痕在流转,它们的轨迹玄奥莫测,散发出的气息让楚枫都感到震惊。就在这一刻,天地间突然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气息,这种气息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莫名的觉得骨子里都在灌冷风。

“众『精』英执法弟子听令,你们牵制住少主与小公主,我来亲手镇压楚枫!”『精』英执法长沉喝,虽然那种诡异的气息让他感到十分不安,但却无法肯定是从楚枫的『体』内散发出来的,他也不相信就凭楚枫这样的低境界修者能散发出这样令人心悸的气息。

“锵!”

『精』英执法长十指相扣捏动灵术剑诀,一片铿锵声中,数柄金『色』的长剑凭空出现在他的身前,金光绚烂,锋芒逼人,于空中轻轻一震就要杀向楚枫。

而楚枫也已经彻底沟通伴生青铜钟与其中沉浮的『玉』佩,正要祭出那张符图案,以神通镇杀在场所有人。就在这个时候,远方有一道身影踏着树梢快速而来,远远见到了这一幕,当即开声大喝:“统统给我住手!”

quANbEn5.com全本、网

这一声喝喊充满威严,而且声如惊雷炸响,音波滚滚,震得许多的弟子双耳发聩,身躯摇晃,全都在第一时间转身望去,当看到来人的时候,在场的弟子们身躯皆颤,一下子跪了下去。

“弟子等人拜见族长!”

“起来吧。”黎山扫视众弟子,挥了挥手,而后径直来到楚枫与长老等人的中间,探手而出,金『色』的光芒闪耀,凝聚成一只巨大的手掌,一把将『精』英执法长与那些『精』英执法弟子全都拘在手中,直接扔向四长老与五长老。

一时间,所有弟子都惊呆了,他们还从未见过族长对部族内的弟子出手,而且还是执法堂的人,这样的画面顿时让他们感觉到浑身发颤,因为明显可以看得出来,族长是在袒护楚枫,否则怎会如此。

“族长,您这是……”『精』英执法长『欲』言又止,脸上浮现出不服的神『色』,但也不敢说什么。

“楚枫不过一小小弟子,刚从渊龙古村来我黎山部族十余『日』,竟然能让两大长老与执法堂的『精』英弟子以及这数千弟子联手围杀,这可真是值得我们黎山部族‘骄傲’的事『情』。”黎山面『色』威严,浓密的黑发在风中轻轻飞扬,他的气势是强大的,压得众**气都不敢喘一口。

“我们黎山部族虽然算不得一级大部族,但在这片荒域中也算是有头有脸的势力。今『日』两大长老带着数千人围杀炼『体』秘境巅峰的弟子,可是值得钦佩的高尚与正义行为,要是传出去,必将成为荒域天地古来未有之佳话。而四长老与五长老的名字定然也会传遍天下,为无数人所敬仰。身为族长,对于这等高尚与正义的行为,我觉得应该好好奖励两位长老……”

黎山的话语威严,面『色』严肃而认真,但是谁都听得出来,他这是在讽刺与训斥两大长老与众人,也是他要发怒的征兆,这让众弟子的心中全都忐忑不安。

四长老与五长老闻言脸『色』微沉,以此表示出了心中的不满。四长老看着黎山,凝声道:“族长你这样说那可是寒了我们的心,楚枫滥杀部族弟子数百人,犯下滔天大罪。老夫等带人来镇压,只是不想让弟子们有更多的伤亡罢了,绝非以大欺小,这点还希望族长不要冤枉老夫等人。”

就在这个时候,二长老黎渭踏着树梢快速降落到黎山的身边,淡淡地看着四长老与五长老,沉声道:“你们也是一把年纪的人了,活了这几十年,当知道人要脸树要皮的道理。当着族长的面竟然还在这里扭曲是非颠倒黑白,老夫都为你们感到脸红羞愧!”

“黎渭!你这是在故意羞辱我们吗?”四长老与五长老横眉怒眼,满脸的怒『色』。

“是老夫在羞辱你们吗?”二长老黎渭摇了摇头,叹息道:“是你们自己在羞辱自己罢了,

身为部族长老,德高望重,『处』事应该公正公允。可是你们每次说到楚枫的罪责时便只提结果,不提原因。任何事『情』都起因,否则楚枫岂会乱动手,连三岁小儿都懂的道理,到了你们这里却不明白了吗?”

“住口!黎渭,还轮不到你来教我们该怎么做!”五长老也怒了,是恼羞成怒。虽然很多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但心思被地位相等的人直接戳穿,还是让他觉得心中生怒。

“够了!”黎山沉喝,目光如利剑般直逼四长老与五长老,冷声道:“二长老说的是事实,你们两人分明就是扭曲是非,颠倒黑白。楚枫杀死大量弟子的事『情』,本族长已经知道前因后果。那些弟子既然已经死了,那么杀了也就杀了吧。这件事『情』不能追究楚枫的责任,本族长反倒要因此而个他一罐子凶兽『精』血作为奖励。”

“哗——”

在场的众弟子一片哗然,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他们知道族长是来袒护楚枫的,可是他们却没有想到族长不但要袒护楚枫,而且还要给他凶兽『精』血作为奖励,这实在是让众人惊愕。

“族长!你维护杀人者也就罢了,竟然还要将凶兽『精』血奖励给杀人者,这岂不是让部族内所有的弟子都寒心吗?你身为族长,做出这样的决定,是不是有些不妥当?”

四长老不甘心,如今虽然暂时擒不住楚枫了,但至少不能让他得到大量的『精』血。因为楚枫若借助这些『精』血突破到先天秘境的话,『日』后想要擒住他就更加不容易了。

“四长老觉得有何不妥当,你这是在质疑本族长的决定吗?”黎山的脸上虽然没有表现出怒『色』,可是在场的人都能感觉到他心中有怒火在燃烧。

“老夫不敢,只是就事论事罢了。”

“既然是就事论事,那么我们就来说说这件事『情』。”黎山冷冷地看了四长老与五长老一眼,道:“整件事『情』的起因乃是管事弟子的故意刁难,竟然给楚枫安排等同于别人千倍的杂务量。一个小小的管事弟子,竟然如此胆大妄为,是因为其背后有人指使,至于是谁本族长也就不用多说了。”

“之后,同样是指使管事弟子的人指使执法堂前去镇杀楚枫,本就无罪,楚枫自然要自保,在搏杀中杀了执法弟子,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至于其他的弟子,若不是围杀楚枫想要取其『性』命,又怎会命丧『黄』泉,说到底这些死去的弟子都是咎由自取。我们部族不需要这些蛀虫,而执法堂的弟子徇『私』枉法,本就是死罪。楚枫杀了他们,也算是为部族清理了门户,于我们黎山部族有功绩,理应得到赏赐。”

“即便如族长所说,他有功,但同样也有过,功过相抵,怎能以凶兽『精』血为奖励!”四长老知道今『日』之事不可为,想要对付楚枫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他要做的就是力求不能让楚枫得到凶兽『精』血作为修炼资源。

“楚枫无过,只有功绩,必须要赏赐。可惜部族内的古兽宝血资源太稀缺,否则以古兽宝血为奖励更合适。”黎山淡淡地说道,这让在场的人全都脸庞抽搐,四长老与五长老以及黎青与黎姗姗等人差点没吐血。

http://www.quanben5.com/n/wushangshendao/197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