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一章 【混在夜总会的日子】

第一章 【混在夜总会的『日』子】

第一章

如果有一天,忽然有一个奇遇摆在你面前,只要你伸伸手,就能得到很多梦寐以求的东西……你会不会动心?

当然,我们必须清楚的认识到,这世界上,任何东西,都是有代价的!

闹钟的声音把我吵醒,我翻了个身,从休息室的小『床』上坐了起来。

看了看时间,下午五点整。

我扭开灯,掏出一枝香烟给自己点上,然后深深吸了一口,让香烟的辛辣的气味在肺里转了个来回,这才真的完全清醒了过来。

随后我跳下地,在地上做了几十个俯卧撑,听见自己全身的骨骼在运动中咔咔做响,然后略微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把挂在门前的黑『色』西装穿上,用力揉了揉自己的脸,让脸部肌『肉』松弛了一些,我走出了休息室。

我的名字,叫陈『阳』,年纪是二十三岁,生活在这个南方的中等城市里。

我现在工作的地方,是本市著名的“金壁辉煌”娱乐中心里面的夜总会,夜总会是什么地方,相信很多人都有了解。在本市的同类娱乐场所中,这家娱乐中心也是高档次的,而且以里面的小姐年轻漂亮服务热『情』而闻名。

我的头衔,是主管。

这名字听着挺气派,其实工作内容并没有那么高雅。我的工作内容就是在客户来夜总会消费的时候,和他们拉拉关系,喝喝酒,管理管理场子,相当于一个经理一样。

我走出休息室的时候,走廊里还没有什么人,不过一些服务员已经开始上班了,正在打扫走廊。因为我是主管,所以我才拥有一个小房间当休息室,而我的休息室隔壁就是小姐们的休息室。不过因为现在才下午五点,小姐没都没上班,所以现在这个时候,隔壁都是空着的。

我走出门,就看见隔壁房间里走出一个艳丽的『女』人,我抬眼扫了她一眼,是玛丽。

玛丽是英文名MARRY的谐音,她是夜总会里的一个资深人士。原本在几年前曾经是本市几个娱乐场所都很红的小姐,现在年纪大了一点,开始整理手里的资源,拉拢了一批小妹,自己当起了妈咪。

玛丽在我们场子里算混得不错,手下有二三十个小姐跟着她混饭吃。而且她入行多年,路子相当野,如果遇到人手不够的时候,她一个电话就能调来十几个小妹。不过可惜的是,一直以来,她手下都没有能带出一个真正的红牌。

所谓的红牌,不是说只长相漂亮就可以。这年头,当小姐也不是那么容易混的。说句玩笑话,当名妓也不是一件简单的活儿。身为一个红牌,不但要漂亮,而且还要聪明,会来事儿,会看客人脸『色』。该风『骚』的时候风『骚』,该端架子的时候端着。

一般能当红牌的,都是那种能把男人勾引得神魂颠倒如痴如醉的『女』妖『精』。

qUAnbEn5.Com。全*本*5

那种上来就『脱』了衣服往客人身上扑的小姐,一般只有没见过『女』人的小花痴才喜欢。

现在的男人,出来玩都玩成『精』了!

凭心而论,玛丽算是一个很风『骚』『诱』人的『女』人。她的五官很艳丽,身材圆润,该翘的地方翘,该细的地方细,身上穿着的那件黑『色』小西装,偏偏『胸』前前襟放得很开,故意露出了半截白『色』的蕾丝内衣,外加一条『乳』白『色』的『乳』沟,很『诱』人的一个熟『女』型艳『女』。

“小五哥~~”玛丽看见我,立刻眼睛一亮,娇笑着喊了我一声,故意扭动着水蛇腰,款款向我走来,身子有意无意的贴着我,上半身干脆就挂在我的胳膊上,用甜得发腻得声音在我耳边笑:“今晚你可要多照顾我啊,昨天死强那个家伙,『硬』是把我这组人排在最后,害的我手下小妹一晚上都没活干呢。”

说完,仿佛是故意一样,把她一对爆『乳』在我手臂上摩擦了几下。

我脸上露出嘻笑的表『情』,故意在她翘臀上用力拍了一下,顺手捏了一把,笑道:“玛丽姐,别耍我了?阿强敢驳你面子?昨晚我可看见了,就数你手下的小妹接的活儿最多。马老板昨天不是还带着丽丽出场了么?”

玛丽对我飞了个媚眼,腻声笑着:“我不管了,今晚你可得给我排个好钟!”说完又把柔软香喷喷的身子往我胳膊上贴。

很多人以为这种娱乐场所里,小姐都是夜总会里的。其实这种概念是错误的。

夜总会自身是不养小姐的,小姐和妈咪都不拿夜总会一分钱薪水的。一般夜总会做生意,都会召来几个妈咪,由妈咪带来一帮小姐,每天在场子里给客人服务,小姐都是靠客人的小费养活。而妈咪的收入,则是靠拿小姐的提成,一般来说,客人给小姐多少小费,小姐都要上『交』妈咪一成。

当然,也有混的比较好的小姐或者妈咪,认识了几个熟客,客人通过她们在夜总会里预定的包间,那么那天晚上客人的消费,小姐或者妈咪也能拿到一定比例的提成。

比如玛丽,她手下虽然没有什么红牌小姐,但是因为人缘广,手里攥着几个大客户,每个月这几个大客户都在夜总会里消费十来万,那么她拿到的提成就相当可观了。

不过坦率说,我现在干的这个活儿,她的确要好好巴结我。

因为夜总会里的制度,一般客人来了,都是我们这种客户主管负责接待,然后进了包间,我就会找和自己关系好的妈咪或者小姐进去给客人服务,权力基本上都在我手里。

所以,混这里的妈咪和小姐,都很巴结我。就是希望我能多给他们介绍生意。

还有很多小姐,为了能多赚钱,能在经理手下排个好位置,甚至愿意主动送上门来让经理占便宜。

根据我知道的,我们这个场子里,另外的那个主管阿强,至少这里的一小半小姐都被他上过了。

不过我人比较和气,很少打骂这些小姐,也从来不仗着自己的权利欺负人和占小姐便宜,倒是人缘还不错。

玛丽在娇笑,我顺势把手揽在她柔软的水蛇腰上,轻轻捏了一下,心中不禁赞叹,靠,手感一流!

这『女』人身材爆好,皮肤也白皙滑腻,尤其是腰上,更是没有一丝坠『肉』。再加上夜总会里的规矩,当妈咪的都是穿着这种黑『色』的紧身小西装,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手袋(装小费用的),这么猛的一看,还真有点OL『诱』惑的味道。

我不禁叹息,玛丽手下没有红牌小姐,那是因为她现在不肯下水了。如果她肯重『操』旧业,一定红的。虽然她本身不算绝『色』,但是眉眼通挑,又会揣摩客人心理,又会哄人,难怪当年曾经红过了。

“小五哥,现在时间还早,要不要我帮你松松骨呀?”说完,送了我一个媚眼,一双眼睛里都仿佛要滴出水来了。我知道她是在耍我。一会儿就要开工了,就算想干什么,现在也来不及了。用力在她臀部上扭了一下,笑道:“好了,别逗我了,晚上我正好有几个客人预定了包间,回头我带你进去吧,不过叫你手下小妹好好打扮一下,我这几个客人眼睛可『毒』得很。”

玛丽立刻眉开眼笑,凑过来在我脸上波了一下,这才扭着水蛇腰进去补妆去了。

金壁辉煌夜总会里,一共有四个主管。我是四个人中年纪最小的,可却是在这里混的最长的。我十八岁就来这里混了,从端盘子的小弟开始干,然后从服务员干到接待,最后才混上了主管的位置。

今晚和我一起当班的还有另外一个主管阿强。这小子比我大好几岁,已经三十开外了。却长着一张小白脸。一双眼睛里总是冒『淫』光,好像总是『欲』求不满的样子。我走到后场餐厅的时候,这小子正和另外一个妈咪凤姐打『情』骂俏。

凤姐是这里的头号妈咪,她手下的小妹没有玛丽多,但是却有两个超级红牌,都是我们这里的镇场台柱子。绝对的美『女』。

我坐了下来,和阿强凤姐打了个招呼,凤姐立刻笑眯眯的贴了过来,故意挨着我一『屁』股坐在我身边。凤姐的模样和玛丽完全两个极端,玛丽是那种风『骚』的熟『女』,身材火爆。而凤姐则是小巧形的,不过一双眼睛很媚,身上的风尘味没有玛丽那么足,但是为人却极『精』明,很有手段,不然也镇不住手下那两个超级红牌小姐。

“小五,怎么来这么晚啊。”阿强笑着递给我一枝香烟,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这家伙据说当年是在本市某个著名的鸭店里干过,年轻的时候也曾经风靡本市鸭界,不过现在年纪大了,拼不过那些小年轻了,才到我们这行混饭吃的。

我一向不太喜欢这个家伙,因为原本凭他的本事是很难当主管的,据说也是靠『女』人上位的,传说我们这家夜总会背后除了现在的老板还有一个股东是富婆,这家伙就是靠了那个富婆的关系才进来的。

我一向总觉得凡是这种吃软饭的男人都很欠扁,对他一向没什么好感。背地里我也知道,公司的很多人暗中都叫他“软饭王”。

我脸上保持淡淡的微笑,和他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凤姐则干脆伸手搂住了我的脖子:“小五哥,我听说今晚马老板还要过来,他可是你的老客人了,今晚一定要多关照我呀。”

我察觉到凤姐搂我的时候,阿强眼睛好像闪过一丝不快的目光,立刻不动声『色』假装抽烟的动作,摆『脱』了凤姐胳膊的纠缠。

我不是怕阿强,只是觉得在这种地方,为了一个夜总会里当妈咪的『女』人莫名其妙得罪一个同事,没有必要。

“凤姐,你手下两个台柱子放在那里,每天就等着数钱吧。”我笑眯眯的喷了口烟,然后叫了一份套餐。我察觉凤姐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强笑着道:“再怎么样也要你小五哥关照才行啊。”

我闻言心中一动,难道是她手下那两个红牌出问题了?

不过这都不关我的事『情』,我狼吞虎咽吃完了东西,把筷子一扔,和两人打了个招呼,上楼冲澡去了。

留下阿强和凤姐两人鬼鬼祟祟,也不知道商量什么东西。

这里人人都知道阿强和凤姐两人有关系……不是有一腿,而是有很多腿!基本上妈咪很少出面给主管献身的,不过也有真的勾搭在一起。比如阿强和凤姐,不过我心中猜测,这小子勾搭凤姐,恐怕真正的目的是她手下的那两个红牌吧。

红牌小姐和普通小姐是完全不同的。比方说,普通小姐需要巴结我们,巴结妈咪。巴结了我们,因为我们一般会照顾关系好的小妹,带他们进一些大客户的包间。而巴结妈咪,则是为了给客人挑人的时候,站的位置考前一点。

在这种场所玩过的朋友都知道,一般客人挑小姐的时候,都是让小姐在包间里站成一排让客人看。而和妈咪关系最好的小姐,都是站在最前面,最靠近客人的地方。至于那些不受宠的小姐,就只能站在靠近门边上,甚至还会被别人挡住。

这种『情』况下,就算你是天仙美『女』,客人都看不到你,你也绝对没生意做的。

而红牌小姐,根本不用巴结人,她们自己就有不少熟悉的大客户,每天晚上甚至不用和别人排队去等客人挑,自己就有固定的老客户来点名捧她场。反而是妈咪,都要对手下的这种红牌小姐很客气,因为红牌小姐就是妈咪手下的生金蛋的母『鸡』!一般来手,主管或许可以利用手里的权利占占普通小姐的便宜,但是红牌小姐,是不用看主管脸『色』的。

在我看来,我们这个场子里一共有四个红牌小姐,其中有两个更是超级红牌,真真正正的绝『色』美『女』!其中一个还是著名艺术学学院毕业的!还在几部影视剧里演过配角,只不过娱乐圈里竞争实在太『激』烈,而做这行来钱也快,就过来捞钱了。

我上了楼去桑拿部洗了个澡,在热水下冲了二十分钟,才感觉全身的『精』力都恢复了。出来的时候,桑拿部的小弟过来恭恭敬敬的先喊了声五哥,然后问我要不要找两个小妹给我松松骨,按摩一下。

我从来都不碰桑拿房里的小姐,原因是感觉她们很脏。

我列个数字,大家就明白了。

我们的这个娱乐中心,桑拿部里挂名的有三十个小姐,每天晚上这里接待的客人一般有一百多人,平均每个小姐每天晚上要接客三次以上!一个月下来就是九十次!半年就是五百四十次!一年下来……嘿嘿,您自己计算吧。

当然,我也很少碰夜总会里的小姐。

夜总会里的小姐,虽然一样是出来捞钱的,不过大多很少出场陪客人上『床』。因为基本上她们不用出场,每个月也能挣到上万的收入。

我并不是说夜总会里的小姐就干净。出来做这行的,没有干净的!这也是我在这里混时间旧了之后,就基本不碰场子里的小姐的原因。

不过现在想想,这年头,所谓的良家妇『女』就真的干净么?

那些『毛』都没长齐全的『女』中学生,大学生,成天到晚泡在网络上,今天见一个网友,明天见一个网友,隔三叉五就和不同的网友去酒店开房间圈圈叉叉……单纯从这种频率上,和出来做的小姐相比,也干净不了多少!

这个小弟知道我的习惯,他说的找小妹给我松松骨头,找的是那种真正的按摩技工小妹,不是小姐。这里毕竟是高档场所,并不是每个客人来这里都是嫖的。也有专业的按摩技工。

如果在往『日』,我是不拒绝洗完澡之后享受一下按摩,这里消费很高,光是洗个澡就要一百块,而按摩技工的技术也真的很不错,还有几个是从南方沿海城市聘回来的,而且我在这里洗澡享受也不用我掏钱。不过看看时间来不及了,摇摇头,让他给我拿了瓶矿泉水,一口气喝完,这才穿了衣服下楼。

晚上七点钟,准时开工。

门口站了一排穿着高开叉旗袍的迎宾小姐,有客人走进就一起鞠躬,莺莺燕燕的一片娇声细语:“老板好!”“大哥好!”“老板好……”

站在门口的这帮迎宾都是包间里的服务员,也就是俗称的公主。这种包间公主,只有在高档的夜总会里才有,那种三流低档次的场子里是没有的。包间公主负责端茶倒酒,偶尔也会陪客人喝两杯,玩两把骰子,不过这种公主是不让客人碰的,不能碰不能摸,但是服务绝对周到。往往客人消费完了,一般都会塞几百块小费给她们。可以说,她们是这里最干净的人了。甚至很多小姐都常常开玩笑说,想回去当包间公主。

她们累死累活陪客人喝酒,还要让客人抱,让客人摸,每天晚上坐一个台也就几百块。

当然,也有长得漂亮的公主,干了一段时间,受不了金钱的『诱』惑,就干脆改行当小姐的。

阿强和我都穿了工作用的西装,耳朵上还带了耳机,西装下面皮带上挂了对讲机,在场子里来回走动,不时的和熟悉的客人打招呼,偶尔也会进包间和客人喝两杯。

我们这个场子生意极好,不到九点的时候,包间就全满了。我在一个大包间里陪了我的一个熟客马老板喝了两杯,抽空溜了出来,跑到休息室里透透气。今晚两个包间的客人喝酒太猛,我也多喝了两杯,感觉脑子有些晕。

刚坐下,身后一个软绵绵的身子就贴了上来,我闻着那香水味道,就知道是玛丽。她脸蛋通红,大概是酒气蒸的。顺手递给我一张小小的湿『毛』巾,用甜腻的声音笑道:“小五哥,怎么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了?”

我叹了口气,知道她不会无缘无故找我,擦了擦脸,抬头看了她一眼:“玛丽姐,出什么事『情』了?”

“哎哟……”她很风『骚』的一笑,贴着我坐了下来,我的休息室里只有一张沙发『床』,两人就这么并肩坐在『床』上,她伏在我肩膀上,腻声道:“没事就不能来找你说说话么?”

老实说,我今晚有些喝多了,顺手就搂住她的腰,然后手就往下滑,她也不躲闪,水蛇腰在我怀里一扭一扭,却仿佛是故意挑逗我一样。

我不是什么好人,在这种场合混饭吃,也不是没有和夜总会里的小姐发生过关系,现在已经感觉到了玛丽是在故意勾引我了。我一面不轻不重的在她腿上摸了几把,这种『女』士小西装下面是短裙,玛丽今晚穿了一双薄薄的丝袜,她腿上的肌肤很滑腻,肌『肉』也很有弹『性』,据说她有洗冷水澡的习惯,这样可以保持身材。这『女』人今年少说也有二十五六岁了,却比很多刚二十岁出头的『女』孩身材还好。

玛丽格格笑了几声,一双手仿佛是在上下抵挡我的魔手,却又好像是在故意引『诱』我往深『处』,这种似拒还迎的举动,我立刻明白她的意思了,干脆一手从她的衣襟上探了进去,隔着内衣捉住了她『胸』前的一只豪『乳』,口中心不在焉的说:“玛丽姐,你不会是故意跑来勾引我的吧?”

玛丽吃吃笑了两声,却一把打开了我的手:“小五哥,今晚谢你啦。”她指的是刚才我发了两拨客人给她,当时凤姐就在我身边,看着这种『情』况,也不知道翻了多少次眼皮。不过我都不管,凤姐是阿强的『女』人,我凭什么要关照她?

“晚上我请你消夜。翠香阁,下班我们就过去,今晚我手下的一帮小妹都要好好谢谢你。”她的眼波『迷』离,带着『诱』人的味道。我故意坏笑:“你手下一帮小妹都要谢我?那我一个晚上可应付不过来啊。不说别人,就你玛丽姐一个,我恐怕就不是对手了。”

玛丽身手在我『胸』前划了两下,嘻嘻笑道:“小五哥,别耍我了,谁不知道你是练过的。你身『体』这么好,以后你老婆可有福气了。”

我撇撇嘴巴:“老婆?我哪里来的老婆哦……”

玛丽的一双眼睛都仿佛要滴出水来了,干脆整个人往我怀里一倒:“好了,小五哥,大不了今晚……我去陪你?”

我心里一动,反而生出几分警觉来。

这个玛丽虽然风『骚』,平时大半却都只是装出来的。做这行的,可以被人卡卡油,摸摸抱抱的,都是打『情』骂俏的手段,可是却很少让人真的占什么便宜。

今晚她这么送上门来,难道是想巴结我?

不过如果要巴结我,随便派她手下一个小妹就是了,不用她亲自出马吧?

果然,玛丽趁着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冷不丁说了一句:“小五哥,有件事『情』和你说一下,你帮我看看,小凤手下的两个小妹,想过档到我这里来。你知道小凤那个人的,她不能不卖你面子的,你能不能帮我去说说……”说这几句话的时候,她几乎是贴着我的耳朵,牙齿有意无意的在我耳朵上轻轻咬了两下,一只手掌忽然就握住了我的小弟弟,然后轻轻捏了几下。她的动作力道非常巧妙,不轻不重,柔软的『胸』部更是在我身上来回摩擦,擦得我心中不禁起火。

等我忍不住去抓她的时候,玛丽却吃吃一笑躲开了,媚眼如丝看着我,腻声道:“小五哥,现在可不行,人家还要上班呢……别弄乱人家的衣服啦……”

我轻轻笑了一声:“妖『精』,你把我火逗上来了,就想不管了么?”

她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目光,回身把房门锁了,然后扭着腰部走到我面前,轻轻蹲了下去,一双细长的手灵巧的解开了我的拉链,然后抬头媚笑,张开嘴巴……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723.html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