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二章 【出来混,要讲规矩】

第二章 【出来混,要讲规矩】第二章我感觉到自己的下『体』被一个温软湿润的地方紧紧包裹住了,神魂颠倒之余,我看见玛丽的一双媚眼风『情』万种的瞥我……老实说,我并不介意和这个风『骚』的『女』人打一场“友谊赛”,不过偏偏就在这时候,我的对讲机里传来了急促的呼叫。

“五哥五哥!外面出了点事『情』,到六号包间来了一下!”靠!我立刻推开玛丽,飞快的站起来拉好裤子:“出事『情』了,我出去看看。”

玛丽满脸不爽的样子,拿出一张纸巾轻轻擦拭嘴角。

眼神里有种哀怨的味道,可我已经顾不得这些了,丢下她冲了出去。

一般来说场子里很少出什么事『情』需要我们出面解决的。

小姐们一个比一个『精』明,都会哄得客人开心。

而所谓的出事『情』,一般有几种『情』况。

第一种么,警方突击检查扫荡。

不过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在我们这里。

因为老板后台足够『硬』,就算有什么检查,我们一般也会提前得到消息。

至于其他的,则多半是有的客人喝多了闹事。

一般来说,这种『情』况占据了绝大多数。

比如上次我遇到一件事『情』,两个东北客人喝多了,非要在包间里让小姐『脱』光衣服,还想直接就上马,这当然是绝对不行的。

越是高档的夜总会,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就很少,一切都是有“规矩”的!小姐坐台,可以让客人抱,可以让客人摸,但是绝对不能『脱』衣服。

否则万一遇到检查,跑都跑不掉!至于在包间里就直接上马,更是绝对不可能!我们开的是夜总会,您想打炮,上楼去桑拿部吧!别说我们了,小姐自己也绝对不干的。

有出来玩儿的朋友应该有这种经验,越是低档的夜总会,小姐越容易上,而高档的地方,就比较难一些。

不要小看这里的小姐,一般来说,夜总会里的小姐和桑拿里的小姐有很多不同。

最主要的一个,夜总会里的小姐,一般不会轻易和客人上『床』。

为什么?很简单!男人都是贱骨头,得不到的才是好的!一般来说,客人来场子里玩,看上了哪个小姐,想带她出去,头几次小姐都会拒绝!为什么?靠,一旦被客人得手了,他恐怕很快就会对这个小姐失去兴趣了。

这样的话,小姐以后还怎么继续赚他的钱?正常来说,一定要钓足了你胃口,让你来了好几次之后,在你身上赚了不少钱之后,才有可能答应。

而且我们这个场子的档次颇高,小姐的出场费都不低。

当然,如果客人很有钱,第一次就愿意开高价用钱砸,小姐也是乐意的。

反正是出来做的,有钱赚,没有人会和钱过不去。

也有那种本身就长得很帅,让小姐很喜欢的客人,甚至可能不要你出钱,她也肯和你出去玩一晚。

QuanBen5(cOM)【全本5】

我就曾经遇到过一个客人。

那是一个很帅的男人,风度翩翩的模样,非常会哄『女』孩。

当晚就带着一个很漂亮的小妹出场了。

后来据说那个男人带她去吃消夜,然后开房间圈圈叉叉,事后小妹却一分钱都没有收他的,连回家的出租车费都是自己付的。

之后还常常会想他,希望能再见到他。

其实后来想想也就想明白:当小姐的也是人,都是年轻『女』孩,都会有这个年纪的『女』孩应该有的一些幻象。

包裹对美好的感『情』,或者是艳遇。

遇到这样的客人,可以满足一些小姐心中对感『情』的幻象,哪怕明知道是假的,也愿意当作一次艳遇,就算是满足一下自己的梦想罢了。

不过那种超级红牌小姐,则是轻易绝对不和客人上『床』的。

而且就算是出场,也绝对不会和第一次见面的客人出去,而且,就算出场,也是开得很高的价格!我快步跑到六号包间,就听见里面传来骂骂咧咧的声音。

门口还有两个男服务员,一看我来了,立刻凑过来:“五哥,里面客人喝多了,非逼着要搂小迪,还要『脱』她衣服。

小迪跑了,他们就闹事,说不买单了,还把小姐都赶出来了,说一定要见经理。”

我一看,果然旁边还站着几个小妹,看见我来,都低眉顺眼的,一脸尴尬。

我皱了皱眉。

他们说的那个小迪,根本不是小姐,而是包间公主,也就是服务员。

这种服务员可不是出来卖的!客人也是不让碰的,更何况是在包间里要『脱』人衣服。

那个叫小迪的『女』孩我隐约有点印象,好像刚来不久,挺水灵的一个小妞。

“里面客人什么来路?”我皱眉。

“不知道!一个都不认识,应该是第一次来的,这里的规矩都不懂。”

我点点头,心里有了数。

我当然要先问清楚。

这里毕竟是本市最高档的地方之一,来这里玩儿的客人,不少都是有点身份背景,更有几个是绝对不能得罪的。

我们甚至手里都有一份客人名单的,上面著名了哪些客人是非常重要的,哪些客人是要加倍小心款待的,还有那些客人是很麻烦很难伺候的。

“行了,我来『处』理。”

我点点头,推开门走了进去。

这是一个豪华小包间,装修的很讲究,地上是厚实的地毯,桌子是大理石的,真皮沙发,就连音响都是BOSS一流货。

桌上放几瓶轩尼诗,三个醉醺醺的男人坐在沙发上,其中一个满脸酒气,醉醺醺的模样,骂骂咧咧。

一看我进来,中间那个骂骂咧咧的家伙好像是三个人的头儿,『阴』『阳』怪气喝道:“你就是这里的经理?妈的,老子等你半天了!今晚的事『情』你说怎么办吧!”我脸上堆着笑坐了下来,掏出香烟递了过去,笑眯眯道:“几位大哥,第一次来这里玩吧?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小弟请几位多包涵了。”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

我们是开门做生意赚钱的,当然是不会轻易得罪客人。

旁边两个人都接了我递的香烟,偏偏中间的那个醉鬼一把推开我的手,叫道:“少他妈废话!老子今晚花钱来爽的,但是现在却不爽了!这怎么算?”我和颜悦『色』:“这位大哥,出来玩就是图个开心,这样,我敬您一杯酒,然后再帮您找一个美『女』来,保您满意,行不行?”说完,我回头对门口服务员喝道:“上两个大果盘,再拿一瓶酒来,记我帐上。”

忽然心中一动,想起一件事来。

『日』!这包间今晚不是我负责的啊!是阿强那小子!出了事『情』,那小子不知道死哪里去了,却要我来摆平!不过想归想,事『情』还是要做的。

不然闹大了也不好看。

三个客人脸『色』稍微好看了一点,不过中间那个醉鬼依然不依不饶:“小子,我看你面子就算了,你让刚才那个小妹过来陪我!这件事『情』我就当没发生!”旁边两人也跟着帮腔:“对!喊那个小妞过来!惹我们大哥不高兴,怎么躲起来了!喊她过来!”我明白,真的把那个服务员喊来陪酒,人家肯定不干。

人家是出来当服务员的,不是当小姐卖身的。

现在毕竟是法制社会,那种逼良为娼的事『情』也没有人会去干。

我皱眉,故意苦笑道:“几位大哥是给小弟出难题啦。

那个丫头是服务员,不是陪酒的小妹,要不我再另外叫两个漂亮小妹来陪这位大哥,您看怎么样?”那醉鬼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叫道:“不行不行!老子就看上那个小妞了!今晚不要别人就要她陪!你少他妈废话!”我依然压着火,陪着笑,拿了个杯子倒了一满杯,和颜悦『色』道:“这位大哥,出来玩,您花钱图开心,我们开门做生意,但怎么也要将个规矩是吧?那个小妹妹真的不是做这行的。

您就算给我个面子行吧?我先谢谢几位了,先干为敬!”说完,我端起杯子,平视几人,然后一口把酒吞了下去,继续笑眯眯的看着几人。

旁边两人有些软了,不过中间那个家伙大概是真喝多了,还叫嚣道:“『操』!你他妈算什么东西!你喝杯酒,老子就要卖你面子!***什么公主不公主,既然进我包间了,不是小姐是什么!老子不能碰不能摸,凭什么要老子掏钱!”我忽然心中一动,这王八蛋不会是没喝醉装醉吧?又或者他们只在低档的夜总会玩过,这种高档地方没来过,不知道包间公主是不能碰的?(低档次的夜总会里,包间里是不设包间公主的)不过我十八岁出来混,在这种地方干了几年下来,什么事『情』没遇到过?当下就站了起来,脸上的笑也一分分的褪去,眼神也一分分的冷了下来:“三位老板,那个小妹是真的不能来陪您,她干的是服务员的活儿,我也没权利命令她干什么。

要不我再给您找两个美『女』过来吧!您要觉得行,就给小弟一个面子,大家『交』个朋友,以后常来玩!您要觉得不行,那小弟我也没办法了。”

“『操』!什么鸟地方,扯淡废话!老子不玩了!走,换地方!!去金『色』年代去!”中间那个家伙一下就蹦起来,抓了外套就往外面走。

他们说的“金『色』年代”,我知道,是本市的另外一家场子,不过档次很低,里面的小姐素质不高,价格也便宜。

我心里有了谱,眼看三人要往外走,一步拦住去路,笑眯眯道:“几位老板,走前先买单吧。”

“买单!买***什么单!”中间那人骂道:“老子在你这里坏了心『情』,没他妈找你们要钱就不错!滚开!”我不让路,冷冷对服务员道:“几位老板今晚消费多少?”旁边一个机灵的立刻就报了出来:“三瓶轩尼诗,加上两个果盘和四份小吃,一共三千三百六。”

我点点头,笑道:“这样吧,几位老板,我做主打折,就算三千了。

不过外面还有三个小妹,麻烦您也把小费一起给了吧。”

“老子就他妈不给!”中间那个家伙一听反而来火了,骂道:“三瓶酒老子才喝了一瓶!凭什么给你三千!”我不动声『色』:“那也行,另外两瓶我给您退了,小吃和果盘算我送您的,您喝的一瓶酒是八百八十,不过您这个包间的最低消费是一千一百八,您给一千就行了。”

“一千?我看你长得像一千!”说完,中间那个就朝我身子撞了过来。

我微微皱眉,闪开了半个身子躲开这一击,顺势一推他,将他往旁边的一个人身上推了过去。

我是手下留『情』了,可这家伙今晚看来真的想找事,居然一把拽起桌上的一个酒瓶,骂道:“『操』!干他!”说完一瓶就砸了过来,旁边两人也有样学样,抓起瓶子一起超我招呼过来。

我闪过一个人,把另外一个推开,反手抓住第三个人的手腕,稍微用了点力气一扭,他哎哟一声,吃痛身子软了下去。

我还是压着火。

毕竟我们这里开门做生意,不能轻易动手得罪客人。

事『情』能不闹大,尽量不闹大,否则旁边还有包间其他客人。

总是影响不好。

我松开了面前那个家伙的手,顺手把他推坐回沙发上去了,然后冷冷看着他们:“几位老板,出来玩,也要讲规矩吧?到哪里玩,不买单就想走,怎么也说不过去,您看呢?”“买!买!买!我买你妈的单!”那个醉鬼鬼叫了一声,提着酒瓶又冲了过来,这次我没再让了,退后一步,飞起一脚正踢在他手腕上,他痛叫一声,抱着手腕跌坐在地上,酒瓶砰的一声飞了出去,砸在地上。

幸好地摊足够厚实,没碎。

旁边一人已经扑到我身后抱住了我,我双臂一用力,反手捏住他手腕,顺势一抬,就是一个过肩摔,直接把他扔了出去。

我虽然晚上喝了点酒,但还是克制着自己没敢出狠手,只是把他扔到沙发上了,如果我狠一点,把他摔在桌子角上,他至少也要断两根骨头!不过随后我就听见砰的一声,头上一阵剧痛!身后一个家伙一连狰狞,手里提着半截破酒瓶。

『操』!我大骂一句,在头上抹了一把,酒水和鲜血顺着就流下来了。

我今晚也是喝多了,刚才居然一个不留神,被这家伙给偷袭了,一脑袋碎玻璃。

我上去一把抓住他手腕,然后一脚踢在他的肚子上,这家伙惨叫一声,身子像滩烂泥一样软了下去,嘴巴里喷出一道呕吐出来的污秽,喷了我一身,我现在真的翻脸了,瞪着门口两个服务员,骂道:“你们是死人啊!还不过来!”两个小子这才反应过来,顺手把门关上了。

跑上去对着三个家伙一阵拳打脚踢。

足足打了有五分钟。

我脑袋上吃了一酒瓶,一阵阵火辣的疼。

扶着墙在沙发上坐了一下,才缓了过来,心里恼火,骂道:“叫人把他们从后门带出去,扔到外面!走之前让他们把单买了!靠!”又喊来几个服务员,我才一个人走出包间。

这里隔音效果极好,包间门一关,外面根本听不清楚里面的动静,更何况里面都故意把音乐开得很大。

我一路走来,服务员看见我头上有血,都赶紧上来扶我,我想推开,可今晚毕竟喝了不少酒,那王八蛋打的那下还真不轻,现在脑袋一阵阵的晕,咬牙道:“让软饭……嗯,让阿强盯着场子,我去医院一下。

妈的……”『情』急之下,我差点叫出“软饭王”这三个字来,瞪了正在拼命忍笑的两个小弟,我知道他们不会说出去,这里没什么人喜欢那个家伙,而且我在这里极得人心,他们也不会说出去的。

吸了口凉气,忍着疼,我立刻去了医院。

靠,被两个醉鬼给我脑袋上开了光,要是被我那几个兄弟知道了,还不笑得连假牙都掉出来了!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7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