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三章 【好人,我配么?】

第三章 【好人,我配么?】第三章找了辆车,两个小伙子扶着我上车去了医院,在医院『处』理了伤口,检查了一下,没有碎玻璃在头上,又打了一针破伤风。

我心里着实有些恼火。

头上包扎了一块纱布,看着跟他妈戴孝的帽子一样,我心里就涌出一通邪火来。

走出急诊室,却看见外面除了手下的两个服务员,还有一个『女』孩子。

那『女』孩身段修长,一头中长发,脸蛋清丽可人,简简单单的一件长袖紧身『毛』衣和一条牛仔裤,可看上去却说不出的水灵,身段比例极协调。

怎么看怎么清爽漂亮。

尤其是一双长腿,紧紧裹在牛仔裤下面,曲线毕露,更是充满了青春活力。

我认出来了,这『女』孩正是那个惹出今晚事『情』的小服务员,那个叫小迪的『女』孩。

虽然我心里觉得今晚为她打了一架很恼火,但是仔细想来这事『情』不能怪她,也就没有对她摆什么脸『色』。

“陈经理……”小『女』孩脸上有些惶恐和羞涩,战战兢兢走到我面前,低声道:“对不起,今晚都是我……”我摆摆手:“你来干什么?”“我……我来谢谢你。

今晚要不是你给我出头……”『女』孩垂下头,长发垂了下来,笼住半边脸庞,一双细长的眼睛在睫『毛』下忽闪忽闪,果然是个美人坯子,难怪那个醉鬼指名道姓非要她陪不可。

“行了,没你什么事!你在公司上班,公司就一定罩你!也别喊我什么经理了,以后和他们一样喊我五哥就行了。”

我看着她脸蛋上渐渐染上一层绯红,还有那低头的一袭娇羞,不由得心中一荡。

冒出一个很邪恶的念头:这『女』孩要是肯下场子上班,绝对能是一个红牌!不过随即我意识到这种邪恶的想法对这个清纯的『女』孩实在是一种亵渎,强迫自己抹去了脑子里的邪念。

两个小弟上来:“五哥,你感觉怎么样?”我摇摇头:“没事,你们回去吧。

我今晚不去公司了,回家好好睡一觉。

你们回去找阿强,和他说一声。

让他一个人看好了。”

一个小子有些讨好道:“五哥,要不我们先送你回去吧?晚上治安不好。”

我做势踢了他一下,笑骂道:“送什么送,我又不是『女』孩,有什么值得送的?你们赶紧回去吧。”

迪忽然低声开口道:“我……我送五哥回去吧。”

我看了她一眼,她立刻脸上一红,不敢正眼看我,仿佛有些惊吓一样,赶紧飞快道:“我……五哥,今晚您都是为我出头的。

我送你回去吧,不然我心理也过意不去。”

说完,双手轻轻绞着衣角,眼神里有些慌张的模样。

旁边那个小子还想说什么,却被同伴轻轻踢了一脚,立刻醒悟过来,两人脸上都露出暧昧的表『情』来。

qUAnbEn5.Com【全本5】

我用脚趾都能猜出这两个家伙心里想的什么龌鹾念头!只是懒得和他们废话罢了。

挥手让他们滚蛋,旁边『女』孩小心翼翼走到我身边,伸手扶住我的胳膊就往外走。

我闻到她身上有淡淡的清香,不是香水,而好像是衣服上的淡淡的香皂的味道。

有多久没有见到这种清纯的『女』孩了?我自嘲一笑,我工作的那个地方,早八百年就和清纯绝缘了。

这几年我也见过不少原本很单纯的『女』孩入行,不到几个月的功夫,就变成一个个小妖『精』了。

开始说话都脸红,后来一个个用眼睛都会勾男人。

走了两步,我忽然生出几分想逗逗她的心思:“你是不是很怕我?”“不是!不是的!”她赶紧摇头:“大家都说你的好人,平时很照顾我们的。

出了事『情』也愿意出面罩我们。

我听他们说,公司里四个主管,就数你最好了。”

好人?我摇摇头。

好人么?哼……做我这行的,还能和好人这两个字沾上关系么?只不过我自己是在公司里从小工开始做起来的,知道下面人的辛苦,所以平『日』对他们都很和善,也会为他们着想吧。

刚走到医院门口,迎面就来了一辆面包车,下面呼啦跳下来几个人往医院里跑。

我感觉到这些家伙都不是什么好人,有剃光头的也有染金『毛』的,还有两个家脖子上带着纹身,一看就是小混混。

我原本没在意,可是这几个家伙跑进医院大厅了,从一个病房里扶出了几个人,我一看,居然正是刚才在场子里被我打的那三个人!『日』!居然还有这么巧的事『情』!这三个家伙也到这家医院来治伤了!不过想想也不奇怪,这是距离夜总会最近的一家医院了。

人受伤了,当然会选择最近的一家医院治疗了。

可是这种巧合对我就不是什么好事『情』。

果然,其中一个眼睛尖,老远一下就瞄到了我!我心中一沉,暗叫不好。

我知道自己的『情』况,要在平常,这几个人我也不放在眼里,可是现在我脑袋上缠着纱布,头昏脑涨,战斗力显然下降了几个档次。

何况现在我身边就只有一个小丫头,刚才要是没让那两个小子走就好了。

“『操』!拦住那一男一『女』!!”看见我的那个家伙高喊了一嗓子。

我立刻着急了,抓住小迪的胳膊喝道:“快跑!”这妮子也看见那个人了,自然是认得的,吓得脸『色』煞白,我拽住她,撒腿就往外面跑。

后面几个家伙还没明白过来,那个看见我的人又喊了一嗓子:“那个男的就是打我的家伙!”这下好了,五六个人猛的醒悟过来,纷纷朝着我扑来。

还有的顺手就从怀里掏出了匕首之类的东西。

我没时间顾及头晕了,拉着『女』孩一路狂奔。

可毕竟受伤加上酒后,脚下有些发软。

『女』孩跑起来的速度原本就不快。

眼看后面人距离我们越发近了,我忽然抓起身旁的路边的一辆自行车,往后推了过去,借着自行车的势头稍微阻了他们两步。

抬头就看见前面路边停着一辆出租车,我立刻生出一股力气,几步冲了过去,拉开车门先把『女』孩塞了进去,然后一头钻进去,就叫道:“开车开车!快开车!!”出租车司机吓了一跳,眼看我头缠纱布,后面还有几个凶神恶煞的家伙追赶,怔了怔,我又喝道:“还不开车!追上来把你车砸了!”这句话起了作用,司机一踩油门,汽车立刻窜了出去。

听着后面的叫骂声远了,我这才松了口气。

对着司机说了句“谢谢”,猛然发现自己根本就是躺在『女』孩的大腿上的。

刚才两人都是匆忙钻进车里,现在我则是趴在后座,压在『女』孩身上。

她身子脸朝上半躺着,我的腿压在她腿上,脑袋几乎就凑到她饱满的『胸』部了。

此刻她一张俏脸憋得绯红,似乎强忍着不敢说话,满脸羞涩,一双眼睛里水汪汪的,却好像不敢看我。

空气一时间仿佛凝固住了,我鼻子里满是『女』孩身上的清香,美『色』当前,忍不住有些头昏脑张。

她的眼神里有些惶恐,但是更多的是羞涩,终于轻轻咬了咬嘴唇,声音低微得几乎听不见:“五哥……你,你能,能起来么?”我咳嗽了一声,赶紧坐直了身子。

小心翼翼的不敢让自己再碰到她。

我承认我不是个好人。

在夜总会里工作,对『女』『色』方面,我也绝对不是个君子。

但是我内心却很尊重这种清纯的『女』孩。

大概是见了太多的肮脏的东西,所以对于这种现代社会难得的清纯,就格外的尊重和珍惜吧。

我能看出这『女』孩的眼神很干净,那不是故意装出来的清纯,而是一种真正的清澈。

“你叫小迪是吧?”我坐直了身子,故意掩饰心里的尴尬,微笑道:“你来公司上班多久了?”“五哥,我姓颜,叫颜迪。

今天是我第三天上班。”

颜迪脸上的表『情』也不知道是羞涩还是什么,小心翼翼的坐在我身边,似乎犹豫了一下,还凑了过来,伸手帮我把头上的纱布扶正。

刚才跑路的时候,有些弄歪了。

扯动纱布的时候,我头上伤口一阵火辣的疼痛,她吓得缩手,怯生生看着我:“我弄疼你了?”我摇摇头:“没事”这才想起没和司机说去什么地方,犹豫了一下,问道:“颜迪,你住哪里?先送你回去吧。”

“不用,先送你吧。”

『女』孩摇摇头,虽然声音不大,却很坚决。

我住的地方在城南,那是老城区的一条小街道。

以环境复杂而闻名。

所谓的环境复杂,就是治安比较混乱。

这里聚集了附近所有的低档洗头房,小迪厅,还有各种大排挡,晚上就算是深夜两三点,都能看见这里路上有各种地痞流氓晃来晃去。

常常三更半夜街头还有一些小混混因为一言不合而开打。

我住这里的最大原因是,这里周围的房租很便宜。

我住的地方是一栋老式楼房的三楼,上楼之前,颜迪忽然拉住我走进了旁边的一家小便利店,买了两片消炎的『药』片。

我才想起刚才在医院里忘记拿『药』了。

随后她扶着我上楼。

黑黢黢的楼道里,我感觉到『女』孩努力的扶着我,她似乎有些疲惫,娇喘连连,却努力压抑着自己不让我听见,手掌心上还有点『潮』湿的汗水。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仿佛某个很柔软的地方,似乎被轻轻撞了一下,忽然有些感动。

我已经记不清楚我多久没有被人这样细心『体』贴的照顾了。

好像还是当初在跟着师父过的时候,才『体』会过这种温『情』吧。

想着想着,我忽然心中生出几分异样来,仿佛是留恋一样,身子不知不觉的朝着她靠了上去。

『女』孩没有察觉,只以为我是伤后无力,依然努力的扶着我,一步一步的在台阶上攀登。

“五哥,为什么今晚你肯为我出头?”黑暗中,仿佛有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在注视我。

我深深吸了口气,转过头去,不敢看那束目光,犹豫了一下,尽量用一种平和的语气道:“你和那些小姐不同,她们是在场子里挂单的。

而你在公司上班,拿公司的工资,我就要罩你。”

沉默了一会儿,我听见一个温柔的声音。

“小五哥,谢谢你……我知道你是个好人,我听她们说,如果是其他主管遇到这种事『情』,早就把我推出去了,绝不肯为了我么个服务员得罪客人。”

我沉默,似乎本能的,不敢却接受那一丝纯洁的感『激』。

“你错了,我不是个好人。”

我闷闷的回答。

哼,好人,我配么……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7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