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四章 【痛并快乐的滋味】

第四章 【痛并快乐的滋味】第四章好容易进了家门,两人都是累得不轻。

颜迪么,是因为架着我这么一个大活人。

而我么,则是忍得很难受。

为什么难受?废话……我这么个血气方刚的年轻后生,晚上又喝了点酒,被一个娇媚可人的小美『女』半抱在怀里走了这么久,换做是你,你不“难受”?一进门,颜迪看着客厅里的两个大皮箱愣住了。

我笑了笑,解释道:“我这房子再过一个星期就要退了。

正准备搬家的,这是收拾好的行李。”

颜迪扶着我进了卧室躺下,又跑去了洗手间,片刻之后拿了一条热乎乎的湿『毛』巾递给我,等我擦完了脸,又马不停蹄的端来一杯热水,捧着消炎『药』给我。

看着她额头的汗水,我才意识到,刚才上楼的时候,我几乎是故意挂在了她的身上,让她这个较弱的『女』孩几乎是承担了我全部的『体』重,一路上了三楼。

“行了,你坐下休息一下吧。”

我有些感动,接过杯子,在她温柔的注视下吞了『药』片,颜迪这才展颜一笑。

灯光下,我发现她笑起来的样子很动人,左边嘴角有一个小小的梨窝,嘴角两边仿佛新月一样弯弯的往上翘,带着一点俏皮的样子。

“小五哥,你肚子饿不饿?”颜迪细声细气的问我:“我闻到你身上的酒气,你晚上一定喝了不少酒吧,我听我妈妈说,喝了酒之后晚上很容易肚子饿的。”

我笑了笑:“你懂的事『情』倒不少。

好了,我没事,你可以回去了。

这一带不太安全,你出门就坐出租车吧,明天公司给你报帐。”

说完这句话,我感觉到脑子有些晕,颜迪看见我『精』神不振,靠了过来,轻轻扶我躺下,然后又帮我『脱』了外衣。

我才发现还穿着工作的西装,上面还有一滩污秽,记得是晚上包间里那个家伙肚子上挨了我一脚之后吐出来的,不由得感到一阵恶心。

颜迪给我盖上了被子,又拿『毛』巾帮我擦了擦脸,这才抱着衣服退出卧室,顺手还给我关上了门。

房间里空气还残留着颜迪身上的清香,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夜我睡得很踏实,好像还梦到了小时候的『情』景。

那时候,跟着师父练功夫,『日』子挺苦,常常还被师父用竹板打『屁』股,不过打完了之后,晚上师父都会炖一锅排骨汤给我们喝。

那排骨汤,香得让人直流口水!弄到后来,我们几个小子几乎每天都很矛盾,甚至还有人故意不好好练功,等着挨板子。

因为大家知道,只要咬牙挺完板子,晚上就有香喷喷的排骨汤喝了。

也是从那会儿,我明白了什么叫做“痛并快乐着”……做了一夜这样温馨的美梦,早上醒来的时候,我脸上都是带着微笑,摸摸头顶,已经不那么疼了。

QuAnBen5.CoM,【全‘本’网。COM】

走出卧室,看见洗手间里挂着一件西装,正是我昨晚『脱』下的,不过却已经洗干净了。

不仅仅是西装,就连我扔在洗手间一个盆里的几件脏内衣,也洗干净了挂了起来。

厨房里的热水瓶是满的,家里收拾得很干净的样子。

地明显是扫过了,厨房的柜子上也明显擦过了。

这丫头,傻得可『爱』啊,都告诉她我快要搬家了,还帮我打扫了房子……我看着这一切,忽然心里生出一丝莫名的感动来。

甚至不敢伸手去碰周围的东西,生怕自己一摸,就会把这些干净的东西弄脏。

上午的时候,欢哥打了个电话给我。

欢哥是我的老板,金壁辉煌娱乐中心就是他的产业。

说起这人,算是本市的一个传奇人物。

传说二十年前他身上带着一千块钱去南方沿海城市,据说做过走『私』电器,做过走『私』『黄』金,后来又开过海鲜酒楼。

八年前带着一笔钱杀回老家来,现在在本市算是一方豪杰了!手里除了“金壁辉煌”之外还有两家西餐厅和一家海鲜火锅店。

前年还投资入股了本市的一家出租车公司,现在本市街上开的出租车,有四分之一都是他公司名下的。

这人在本市算是手眼通天的人物,这点从金壁辉煌娱乐中心从来没有受到任何官方检查就能看出来了。

在外人看来,金壁辉煌是开在本市某著名五星级酒店里的。

可是这家娱乐中心却和酒店没有任何关系,仅仅是租用了酒店的地盘而已,完全是欢哥的『私』人产业。

欢哥对手下人很好,为人很豪爽,对我也不错。

他常常说的一句口头禅是:“你在公司上班,拿公司的薪水,就是公司的人,所以公司一定会罩你!”这句话现在我也常常对夜总会手下人说。

欢哥曾经说,再过两年就让我不要在夜总会干了,到他身边跟着他。

他很信任我,这也是我年纪轻轻就能在金壁辉煌夜总会里当主管的原因。

尤其是我在这里干了五年,从小工端盘子开始一步步混出头,这点让他很欣赏。

平『日』里也很关照我。

别人不知道,我的薪水是夜总会四个主管里最高的。

有欢哥挺我,他不在的时候,我几乎就是夜总会里的当家了。

“小五,听说昨晚场子里有人闹事,你受了点伤?”欢哥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他说话的嗓音很柔和,非常悦耳的男中音,语气一向很平缓从容的样子,似乎永远是一副稳『操』胜券的模样。

“嗯,我没什么,几个客人喝醉了弄出点小事『情』。”

“年轻人,小心点为好。

你知道我很看重你的,以后『处』理事『情』不要这么急躁,有些事『情』不一定要亲历亲为,『交』给手下去做就好了。

还有阿威他们,每个月给他们那么钱,不是白养人的。

如果这种事『情』都要你亲自动手,那么就让他们走人好了。”

欢哥淡淡道:“你今天就休息一天吧,晚上不要上班了,记得去医院复诊,不然打坏了脑壳以后就没有人陪我练拳了。”

他说的阿威,是场子里的保安头。

我们这里没有“道上”看场子的人。

不要以为干我们这行都和黑社会有关系,像欢哥这种在本市威震一方的人,他不是黑社会,但是哪里有黑社会敢招惹他?况且我们做的是高档场所,能进来消费的都是比较有钱的人或者稍微有点身份的。

场子里若是每天放着几个五大三粗满脸狰狞的黑道看场子的,岂不是把客人都吓走了?我知道欢哥是在和我开玩笑,咧开嘴笑道:“我没事的,欢哥。”

“嗯,你没事『情』就好。”

欢哥停顿了一下,忽然问了我一句:“阿强最近干得怎么样?”我愣了一下,脑子里思考欢哥这话的意思,小心翼翼回答道:“他还是那样,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嗯。”

欢哥沉吟了一下:“小五,你都知道,阿强不是我们的人。

现在夜总会四个主管,只你是我的嫡系,你要看好场子,我当你是看家人的。”

我心中有些感动:“欢哥,我明白的。”

“好,你很聪明,我不多说了。”

电话那头欢哥笑了一声:“好久没活动了,本想今天喊你陪我打两场的,现在你伤了,就等有机会再说吧。”

说完,电话就挂掉了。

夜总会里人人都知道我是最年轻的主管,我只有二十三岁,却能在这么一家大场子当头,很多人都猜我有背景。

只有我自己知道,我陈『阳』有今天,完全是欢哥的恩『情』。

我是本市人,只是后来去了外地上中学,在外地拜了一个老拳师当师父,学了几年『国』术,结果年轻人学了一点本事,难免血气太重,好勇斗狠,学业都荒废了,自然没考上大学。

五年前回到本市,我孑然一身。

我父母很早就不在世了,只留下一套房子给我,我五年前刚回来的时候为兄弟出头和人打架,把人打伤之后,赔了人很多钱,只好把房子卖了,跑到金壁辉煌打工。

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欢哥看中了我,我干了一年端盘子的小工之后,就去当了接待,之后又当了一年服务员,再后来,升我当经理,然后就成了主管了。

不到四年时间,我成了欢哥的嫡系。

现在他很少来金壁辉煌,我知道,他等于把夜总会『交』给我打理了。

除了财物方面我不懂,其他的事『情』基本都是我经手的。

我也不管欢哥栽培我是什么用意,或许他只是培养一个心腹,但至少我知道,人要懂得感恩,我现在的一切,我的工作,薪水,还有我能被人看得起,都是欢哥给我的,只是这点,就足够我给他卖命了!还有一点,欢哥很喜欢打拳,他的身手很好,不是一般的花架子,而是真的很厉害!我曾经学过几年武术,他很喜欢没事的时候找我练拳,我看见他身上有很多伤疤,有一次多嘴问了他一句,他当时的目光很深邃,然后告诉我一句话:“小五,这个世界上,你想得到多少,就要付出多少代价!”【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媳妇抓不住流氓!!舍不得更新就没有收藏!!!呜呜……砸票砸票……兄弟们冲啊!!!!】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7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