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九章 【狐有朋,狗有友】

第九章 【狐有朋,狗有友】第九章反正有人支付医疗费,我留在医院里住了一夜,说是继续观察,害怕脑袋被砸出什么后遗症来。

不过我躺到半夜,躺不下去了。

我受不了医院空气里弥漫的那股浓重的消『毒』水味道,这些让我感觉冷冰冰的,没有一丝活气。

更可恶的是,这里不许抽烟。

我曾经尝试掏出香烟,可还没来及点上,就被忽然闯进来的一个满脸雀斑的中年护士没收了。

“靠!这『女』人一定是个『欲』求不满老『处』『女』!”我看着她的背影,心里恶『毒』的骂道。

到了半夜,我实在受不了了,悄悄起身,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走出了医院,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

我头上的伤没什么,只不过有些疼而已。

不过这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从小到大,我受的伤比这厉害的都多得是,也不会把这点小伤放在眼里了。

上了出租车,我看了一下时间,刚好晚上十二点,犹豫了五秒钟,我决定不回家。

已经在医院躺了一个晚上,我可不想回家继续躺在『床』上。

“去‘老当铺’,快点。”

我对出租车司机说。

老当铺,是本事一家颇有名气的地下酒吧,哪里以原创摇滚乐闻名,聚集着全市的先锋青年。

在平时,我和我的几个好兄弟,只要没事的时候,都喜欢在那里消磨时间。

因为那里的啤酒只要十块钱一瓶,而且场子里还有几张台球桌,免费让人打球。

我赶到老当铺的时候,刚才十二点半。

因为不是周末,到了这个钟点,场子里人气已经不是很旺了,扫了一眼,大约上客不过三四成的样子。

我步入大门的时候,不少人都用古怪的目光朝我看来。

我知道,他们的目光大多停留在我脑袋上硕大的医用纱布上。

为了固定住纱布,我的脑袋上被医生套了一个简单的套子,模样非常古怪。

一路走进来,我四『处』张望,试图寻找那几个熟悉的身影。

果然,我在台球桌旁找到了我寻找的目标,大步走了过去。

第一个看见我的是阿泽,此外我还看见木头和乔乔正在打台球,旁边的一张桌子上放着一打啤酒瓶。

阿泽,木头,和乔乔,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可以说,是我在这个城市最好的朋友。

阿泽上身穿着一件画着格瓦拉头像的脏呼呼的T恤,头发乱糟糟的,脸上仿佛还抹着油彩,不过一张脸蛋却很漂亮,从模样上看,很像那种『日』韩剧里面的俊美少年。

而只有我们才知道,阿泽已经二十五岁了,早已经过了“少年”的年纪。

这厮是艺术学院毕业的,学的是美术,是我们这拨人里最流氓的一个。

从相貌上看,他似乎是那种年轻单纯的俊美小男生,可我们都知道,这家伙一肚子男盗『女』娼,死在他手下的MM,多如天上的繁星……没办法,他的相貌实在太具有欺骗『性』了:忧郁的眼神,俊美得有些『阴』柔的相貌,偶尔还会露出几分略现单纯羞涩的微笑……再加上他画家的身份……这些已经足够让一拨一拨的『女』孩奋不顾身的往他身上扑了,简直跟他妈飞蛾扑火一样!甚至我知道,现在有很多富婆就喜欢阿泽这种类型的,而且,真的有富婆打过他的主意,开过很高的价格想包他。

QuanBen5(cOM)。全本小说网

不过都被他严词拒绝了。

并不是阿泽很伟大,也不是他不喜欢金钱……他的回答是:就算找富婆,也最好找那种得了绝症晚期的……伺候好她,然后哄她在遗嘱受益人写上自己的名字……这样才能一劳永逸!阿泽很好『色』,不是一般的好『色』。

曾经有一次我们聊天,聊每个人的人生理想。

阿泽表示他这辈子有两个宏伟的愿望:第一个愿望,他希望有一天他死了之后,他的画会在索斯比拍卖行卖上一千万美金。

说出这个愿望的时候,他无限深『情』的看着我们,坚定的说:“你们放心,我死之前,一定预先把我的画给你们每人送两幅!”至于阿泽的第二个愿望,他是这么说的:“这辈子一定要上足一千个美『女』!这样有一天我死了,让我的这些『女』人们来吊唁我。

想想吧……一千个绝『色』美『女』,在灵堂前行走,一会儿排成S形,一会儿排成B字形……”老远看见我,阿泽已经跑了过来,看着我的脑袋,发出了一阵恶意的大笑:“小五!你的脑袋怎么让人开光了?”说完,还故意伸手摸了摸我头顶中间被剃光的部分,赞叹道:“好手艺,剃得真不错,是哪家发型师做的?介绍一下嘛。”

我踢了他一脚,走到台球桌前,拿起一瓶啤酒先猛灌了一气,这才无比惬意的松了口气。

阿泽也走了过来,这次脸上不笑了,正『色』道:“你怎么了?以你的身手,谁能把你伤成这样?”我翻了个白眼,咬牙道:“没人伤我,走在大街上,不小心自己摔的。”

这时候,木头走到我身边,也同样伸手在我头上摸了摸,然后用一种很缓慢很肯定的语气淡淡道:“不是摔的,我看得出来。”

差点忘了,木头是一名外科医生。

木头本姓穆,不过我们所有人都公认“木头”这个外号绝对是最能『体』现他本人特征的称呼。

人如其名,木头本人就是那种一根筋的人。

不知道是不是医学院里专门出这种怪人。

他的手术刀使用得绝对出神入化,原本是他们医学院里外科第一刀……不过因为他为人太木头,不懂得为人『处』事,一不会巴结领导,二不会结『交』同事,结果不到两年时间,从市一级医院被贬到了区级医院,又不到两年,从区级医院被贬到了社区里的一个小诊所……除此之外,木头的“一根筋”还表现在他对待『爱』『情』上。

无疑他这种人是很难得到『女』孩喜欢的。

当然,也有意料之外的。

好像他在医学院里,就偏偏有一个『女』孩喜欢上了这位『性』格冷漠古怪的师兄,大概是觉得这种男人很另类,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酷”,就委身于他。

木头也来者不拒,反正他也到了该告别『处』男的年龄了,也不介意这种送上门的美事,况且那个小师妹长相也算清丽可人。

结果,两人同居了。

第一天晚上,晚饭吃的是馒头。

第二天晚上,晚饭吃的还是馒头。

第三天晚上,依然是馒头,那位小师妹也是北方人,虽然不介意吃面食,但是也想换个花样,提出想吃大饼……木头听了二话不说,端着馒头回到厨房。

小师妹好奇之下跟去看了看,却看见木头拿起一根擀面杖,正在努力把馒头压平……第四天晚上,又是馒头!小师妹说想吃面条。

木头于是再次端起馒头回到厨房,这次拿起了菜刀,小心翼翼的把馒头切成一条一条的……第五天晚上,又是馒头……小师妹受不了了,说想吃汉堡。

心想没有烛光晚餐也就算了,出去吃吃KFC也不错嘛。

结果木头二话不说,端着馒头进了厨房,一刀切开,然后在中间夹了两片青菜叶和一块五花『肉』……第六天……第六天,两人分手了。

这是木头的初恋,也是他唯一的一次恋『爱』经历。

不理会我疼得脸『色』煞白,他掀起我头上的纱布看了两眼,然后从我手里拿走了啤酒瓶,淡淡道:“你的伤,三天内别喝酒。”

他的语气充满了笃定和不容置疑。

我可以不在乎自己的身『体』,却不能拒绝朋友的好意。

就在我郁闷的时候,一个柔软的身子已经坐在了我的怀里,乔乔笑眯眯的看着我,伸出一根手指,轻佻的挑起我的下巴,用一种甜蜜妖媚的嗓音笑道:“哎哟,我的小五弟弟,你怎么伤成这样啦?人家看了心里好心疼的呢……”我一把打掉她挑着我下巴的手指,乔乔却还是不肯放过我,在我的脸上捏了一把,肆无忌惮笑道:“来,给大爷笑一个。”

我:“◎!#%¥%……”说起乔乔,则是我们这拨人里唯一的一个『女』孩,号称『女』土匪。

乔乔是美『女』,而且还是非常绝『色』的那一种,也就是所谓的“美丽不打折”。

她身高只有一百六十公分,并不算高,可是一双腿却足足占了身高的三分之二!这样的比例无疑是很“魔鬼”的那一种了。

更让人无法抗拒的是,这妮子很清楚自己的优势,所以平『日』里总喜欢穿一些短裙,把一双修长笔直滚圆的长腿充分展示出来。

乔乔的相貌很妖媚,这都归功于她的一双眼睛。

她的双眸很细长,两边眼角微微有点往上挑的样子,这样的眼睛看人,非常具有挑逗『性』,所以大部分时间,她看人的样子都仿佛是在不停的飞媚眼一样。

今晚的乔乔一样很妖媚,她下身穿着一条超短的小皮裙,非常紧身的那种,薄薄的皮裙紧紧的裹在她的身上,将那滚圆的臀部轮廓完全展示出来……而裙子的长度也实在太短了,仅仅刚好够遮挡住她的臀部,再加上一双修长笔直的大长腿,就足够吸引周围大部分男人的眼光了。

而她上身穿着一件贴身的绿『色』小可『爱』吊带衫,很低『胸』,前襟开得很大的那种……乔乔的『胸』部不算很大,不过形状却很漂亮,根据我们几个男人观看了无数A片锻炼出来的『毒』眼观察,她属于那种绝对的可遇不可求的“竹笋形”!此刻加上无比贴身的小可『爱』,她的『胸』前挤出了一条白花花的『乳』沟,而好死不死的,她似乎正在有意无意的把『胸』部往我手臂上贴……当然,我脸上没有表露出任何半点『迷』醉的表『情』。

因为,只有我们几个人才知道乔乔的秘密……乔乔不喜欢男人,她是一个同『性』恋。

`【砸票,是一种高尚运动……科学证明,多多砸票,有宜健康……】`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7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