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十章 【柏芝你走吧,我舍得不韩红……】

第十章 【柏芝你走吧,我舍得不韩红……】一个如此绝『色』的美『女』居然是同『性』恋,这绝对是一件很浪费资源的事『情』。

美丽是乔乔的资本,但同时也为她惹来不少麻烦。

用她的话来说,她很少能『交』到真正的好朋友。

尤其是男人,一般来说,普通的男人只要接近她超过三分钟,就会对她产生一定程度的『性』冲动。

所以,大部分接近她的男人,都往往不怀好意。

而『女』人方面……则恰恰相反。

如果遇到很出『色』的『女』孩子,那么往往不怀好意的一方,则变成了乔乔……所以,乔乔朋友不多,只有我,阿泽,和木头。

阿泽是因为『女』人太多,不缺『女』人,所以才不会贪图乔乔的美『色』。

木头么,基本上,以他的『性』格,别说是同『性』恋了,就算是恋尸癖,对他来说恐怕也很难引起什么『情』绪上的波动。

至于我,我心里总是觉得,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有权力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

在没有影响到别人的前提下,没有人可以对别人的『私』生活指手画脚!乔乔仅仅是同『性』恋而已,又没有杀人放火,又没有影响社会安定,说句难听话:人家同『性』恋,关你鸟事?!大概是逗我逗够了,乔乔从我腿上跳了下来,然后扭着水蛇腰,轻轻提起台球杆,下场继续和阿泽鏖战了。

我察觉到,当乔乔从我腿上跳下来的时候,旁边同时射来好几束嫉妒的目光。

靠,有什么好嫉妒的……如果让人知道乔乔是一个男人绝碰不得的小辣椒,恐怕就没有人嫉妒我的艳福了。

乔乔常常喜欢干的一件事『情』,就是在酒吧里泡MM……对于男人而言,这绝对是一种令人发指的嗜好!为什么?靠,自己想想吧!还有比这种抢生意更值得鄙视的事『情』么?原本酒吧里质量好一点的『女』孩就不多,一帮男同胞们拼死拼活,施展全身解数,还要进过一番龙争虎斗,提防各种明『枪』暗箭,历尽千辛万苦,才能杀出重围!而乔乔可倒好,她可以把自己的『性』别优势发挥到最大程度!首先,『女』孩会对一个陌生男人的搭讪产生最基本的心理戒备……可是如果来搭讪的是一个很美丽的『女』孩,那么这种戒备就会小很多。

其次……她可以借助一些同『性』的优势,有意无意的和猎物拉近身『体』上的距离,甚至『女』孩之间勾肩搭背,搂搂抱抱都是很寻常的……这点上,我们男人就只有干瞪眼的份儿了。

最后……当我们男人费尽心机把『女』孩灌得半醉的时候,『女』孩往往会借口去洗手间补妆……这个时候,人家乔乔可以名正言顺的跟进去,而我们,就只有再次瞪眼的份儿……乔乔很厉害,她泡MM得手的几率甚至仅次于阿泽这种『情』场杀手。

原因除了上述的几条之外,还有很重要的一条:来酒吧玩儿的『女』孩,基本都是些观念开放的,喜欢泡夜店的『女』孩,都是能玩也肯玩的,喜欢刺『激』,『爱』好猎奇,愿意接收一些新奇刺『激』的事『情』。

quANbEn5.com全本、网

虽然并不是所有『女』孩都是同『性』恋,但是面对乔乔这么一个大美『女』的勾引,很多新新人类『女』孩,都不介意偶尔和她来一场一夜『情』,尝试一下和一个美『女』玩儿同『性』游戏是什么滋味……如果说有什么比自己看中的『女』孩被别人泡走更让人吐血的事『情』,那就是:泡走美『女』的,还是一个『女』人!砰!乔乔拿起球杆,起手打了一杆好球,吹了声口哨,引来周围众多群狼侧目。

乔乔拿球杆的姿势非常标准,是那种看起来很舒服的标准,她左手撑着球台,一头长发泄在左肩上,研究好下球的线路,再俯下身去,左手轻按在绿『色』球台上,右手胳膊肘九十度轻轻执杆,有时候会起身将掉下来的头发重新捋回右耳边,再俯身击球。

尤其是……当她俯下身子击球的时候,低『胸』式的小可『爱』吊带衫就会把她『胸』前的春光完全展示出来,那滚圆的轮廓,加上人『体』弯腰时候的地心引力自然作用……如果当时正好站在她正前方的话……还有,当她弯腰的时候,挺翘的臀部更是会把线条绷到最完美的状态,加上两条『交』错在一起的修长双腿……我已经看见场子里周围不少男人吞口水的动作了。

乔乔原本球技就相当的好,再加不停的故意施展出一些『色』『诱』的小动作『迷』惑对方,一局下来,阿泽已经输得面无人『色』了。

把最后一只球击入袋中,乔乔潇洒的一甩秀发,飞了阿泽一个媚眼:“亲『爱』的,你输了,今晚的酒你请了。”

阿泽是标准的『情』场浪子,凡是吃喝玩乐的勾当他一般都『精』熟,喝酒唱歌跳舞泡妞飚车打球玩儿骰子,样样『精』通,可是唯『独』打台球就不是乔乔的对手。

不过他舍得花钱,不在乎输钱,家里也有钱。

我知道阿泽家里这几年已经把生意做到海外了,现在他老子人还在美『国』,每个月按期给他支付一大笔美元过来。

不过阿泽很懒,用他的话来说,他只对找乐子的事『情』感兴趣,他也说过他来到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作用就是:尽『情』挥霍他老子挣下来的万贯家财。

虽然这么说让人感觉他很败家……不过从内心深『处』说,其实我挺羡慕他。

丢下还在数钱的乔乔,阿泽已经站起身来,朝着远『处』吧台的一个模样艳丽的辣妹走去。

和乔乔木头说了会儿闲话,果然,远『处』阿泽对我们吹了个口哨,打了个响指,一手搂着那个身材高挑的『女』孩走出了酒吧大门。

我知道,阿泽今晚恐怕又要春宵了。

我头部受伤,木头不让我喝酒,这让我感到很无趣。

看着乔乔和木头两人你一杯我一杯的拼酒,最后我实在难以忍受被抛在游戏之外的苦闷,就提出入局。

我们的游戏是猜骰子,不过他们不让我喝酒,所以我提出代替木头和乔乔对决,如果我输了,由木头来代替我喝酒。

木头是无所谓的,他根本就是一个对任何事『情』都无所谓的家伙……所谓的宠辱不惊,根本就是用来形容他这种人的。

乔乔也无所谓,于是我们开『赌』。

大概是今晚乔乔的『赌』运真的很好,我一连输了十几把。

看着木头一口气喝了几瓶啤酒下去,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乔乔赢得满脸红光,忽然高叫道:“不行不行!你输了都惩罚木头,对你太便宜了!”我摊开双手:“我都不能喝酒。”

“不让你喝酒。”

乔乔眼珠一转,嘻嘻笑道:“下面这把我们一次定输赢!如果我赢了,我要看你的内裤!你去把内裤『脱』下来,当场让我们参观!”“行!”我丝毫不示弱:“如果你输了,我要你『脱』『胸』罩!”我们两人一拍掌,一言为定。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莫名其妙的一动,然后悄悄从口袋里掏出了那枚戒指,放在桌下,暗中套在了自己左手的中指上。

我们比的规则不是一般酒吧里摇骰子的那种游戏,而是类似『赌』场里的那种猜大小。

三粒骰子,摇完了之后,双方买大买小。

如果三粒骰子加起来的点数大于十,就算开大。

反之,如果三粒骰子的点数加起来小于十,就开小。

我们的『赌』约吸引了周围众多目光,就连木头眼神里都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一番叫嚣之后,摇定了骰子,乔乔押小,我自然就押大。

在周围一帮群狼的欢呼中,骰盅被掀起来,赫然是三个六点!“哦!!!『脱』『胸』罩!『脱』『胸』罩!!!”群狼群『情』振奋!不少人都不怀好意的盯着乔乔的『胸』部瞄来瞄去。

我『奸』笑着:“怎么样?”乔乔却脸『色』不变,嫣然一笑,不慌不忙掏出一枝『女』士细长香烟点上,吸了一口,才缓缓说了一句:“抱歉,『脱』不了……因为,我今天没穿……老娘今天戴的是『乳』贴。”

靠!我愤愤的在她『胸』前扫了两眼,才发现她的衣服下面果然没有BRA的痕迹。

在周围群狼的一片叹息中,我也无心指责她耍诈了。

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了,于是起身回家。

“小五,别不高兴嘛……”乔乔笑眯眯走到我身边,伸出手轻轻在我的『胸』膛上划了两下,然后一路往下,故意用一种暧昧的语气笑道:“怎么样?要不……今晚我陪你?”“去!”我没好气瞪了她一眼:“又玩这个耍我?你烦不烦啊……”乔乔媚眼如丝:“怎么?你不敢?”我深深吸了口气,故意用一种深『情』的目光俯视她,良久,才故意用悲壮语气开玩笑道:“柏芝,你走吧……我舍不得韩红。”

#822;我谢绝了乔乔开车送我的提议,一个人打车回家……开玩笑!我可知道今晚她喝了不少,这『女』人喝多了之后,飚起车来可不是一般的恐怖!回到家的时候,我在黑暗中摸索上楼,走到三楼的时候,却忽然看见家门口楼梯上隐约坐着一个人!我吓了一跳,立刻惊醒了一点,难道是仇家堵上门来了?我拿出手机,借着手机屏幕上的灯光,才看清楚坐在门前的是一个『女』孩。

她抱着膝盖坐在我的大门前,脑袋无力的埋在双膝之间,一头长发从一侧倾泻而下,身上穿着简单的T恤衫和牛仔裤,身边还放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两个饭盒和一些从超市里购买回来的食物。

我叹了口气,走近了蹲下,轻轻推了推她。

她口中发出了一声含糊不清的呢喃,这才缓缓醒了过来,抬头看见我,眼神刚开始还有些『迷』糊朦胧的样子,可是看见我满脸古怪的微笑,这才猛然醒悟过来,身子努力往后缩。

“小五哥……你,你回来了!”看着这张清丽动人的脸庞,还有那眉宇间略有些疲惫的神态,我心里莫名有种感动:“颜迪,这么晚了,你怎么坐在我门前?”“嗯。”

颜迪定了定神:“我下班了,知道你今天休息,我想你身上有伤,身边一定需要人照顾你的……可是我敲了半天门,家里都没有人,我又没有你的电话号码,所以……”我叹里了口气:“所以你就坐在我门口等到现在?”“嗯。”

『女』孩轻轻点了点头,却掩饰不住疲惫的神『情』。

看着她,我心里忽然生出一种很心疼的感觉来……【看书要收藏,跳舞请吃糖;看书要砸票,做人才厚道!】【注意,今晚十二点开始,本书第一次加『精』大会哦。

大家请准备好手里的票票,到时来捧场哦。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7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