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十三章 【运气狂人】

第十三章 【运气狂人】【新书第五天,收藏破万,跳舞幸福滴哭了……推荐票和点击比例不到一比十,跳舞伤心滴哭了……】事『情』没有这么简单结束。

当天晚上,阿强被打断了一条腿,从此消失在了夜总会。

我知道,欢哥发了话,不许他在这个城市混饭吃,本市内也没有任何一家场子会容纳他了!这已经是欢哥给他留了条活路,否则的话,软饭王恐怕就只有去卖『屁』股了。

我没有动小凤。

毕竟小凤和阿强不同。

阿强拿公司的薪水,算是公司的人,我们怎么整他,外人都没有话说。

可小凤只是一个带小姐的妈咪,不算是公司的人,只是挂单在我们场子下混饭吃。

按照规矩说,我们是没有理由动她的。

做妈咪的,流动『性』也很大,今天离开这个场子了,明天可以到另外的场子找饭吃,只要她手下还有小姐。

虽然欢哥只要发一句话,分分钟就能赶绝她,但是那就显得太仗势欺人了,不合规矩。

在道上混饭吃,有的时候也不能做太绝。

这件事『情』之后,唯一让我感到意外的是,那个小凤手下,被强逼下水的那个『女』服务员,居然选择了继续当小姐,只不过转投到玛丽手下去了。

这让我很意外,同时也感到心里有些一些茫然。

或许,这个世界就是如此,堕落容易,但是走出来就很难了。

这件事『情』的全部过程只有几个夜总会的各组主管看见了,可是之后却传的沸沸扬扬,大概是那几个妈咪多嘴吧。

第二天我去公司上班,却看见那帮小姐一个个都用古怪的目光看着我,一个个眼睛里带着『激』动和几分惧怕,总是很复杂就是了。

后来我才知道,我当时脸上带着那种近乎于『阴』险的微笑,然后用冷血的态度,在阿强的声声惨呼中把他双手打断,这在很多人眼中是一种很变态的作法……不过,在这些小姐眼里,大概是觉得很酷吧。

其实这种场面,我早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了。

『处』理阿强,只不过是小场面,阿强也只是一个小角『色』,一个仗着背后『女』股东狐假虎威的软饭王而已。

收拾他也不费什么力气。

那天我摆出来的做派,其实是为了震慑一下场子里的其他人。

我意识到,自己近期一段时间,真的有些松懈了。

从内心而言,我似乎对这种场所的生活,产生了一种本能的厌倦。

这感觉就好像是在黑暗的环境居住久了,就很向往『阳』光。

白天的时候,我忽然感到有些无聊。

找了件外套出来,上街溜达。

因为我永远都是晚上工作,这造成了我的作息时间大部分都是昼夜颠倒,我的生活习惯是,每天下午四五点钟起『床』,然后到凌晨六七点钟睡觉。

QuanbEn5.COM全本、网

印象中,我似乎已经很久没有白天出来逛街了。

一个人有些无聊,我打了个电话给阿泽,结果电话接通后那小子劈头盖脸骂了一句:“搅人睡觉会遭报应的,死小五!”然后电话挂掉了。

又打给了乔乔,结果接电话的是一个陌生动听的年轻『女』孩声音,我礼貌的请乔乔接电话,她用娇滴滴的声音告诉我乔乔正在洗澡……我从这句话里听出了一丝暧昧的味道,然后我又用礼貌的语气挂掉了电话。

打搅人家小两口亲密,也同样是要遭报应的。

尽管对方小两口是两个『女』人。

站在大街上,我被太『阳』晒得有些吃不消,大概是太久没有晒太『阳』了,让我感到有些眼花。

蹲在马路边上,抽了根香烟,又瞄了会儿来来往往的美『女』,根据她们走路的姿势,腰部扭动的频率和幅度,心里暗中判断哪些是『处』『女』哪些是非『处』『女』。

结果一个小时下来,除了两个背着书包穿着校服的中学生之外,其他的通通被我心里打上了非『处』的标签。

这个见鬼的世道,我骂了一句,然后站了起来,准备去找木头消磨时间。

木头工作的诊所在就在不远的一个街道社区。

在旁人看来,一个医学院的高才生,外科天才被从大医院一路贬低十八级发配到这种社区医院来,简直是一纵侮辱,可是木头却仿佛自得其乐的样子。

他的工作很清闲,社区诊所里也不会『处』理什么重大病患,无非就是谁家头疼脑热发烧感冒,跑来开点『药』物,基本拿诊所当『药』房了。

附近的人都不信任这种小诊所,就算有了一点小病,都宁可去大医院就诊。

木头一年到头唯一忙碌的时间,就是每年开春的时候,为社区里的居民进行身『体』检查。

其他的时间,就大部分坐在办公室里拍苍蝇玩儿。

我走进诊所的时候,木头正捧着一本漫画看得津津有味。

这也是木头的一个怪癖!他这个医学院的高材生,被教授认为的天才学员,一个木头一般一根筋的人,却偏偏有着青春期小男生才喜欢的『爱』好……看『日』本漫画!而且……还是少『女』漫画!这绝对是一种让人很恶寒的诡异场面!就好像假如我告诉你,本拉登大叔在从事恐怖主义事业的业余时间,都用来到幼稚园里当义工陪小朋友们玩丢手绢游戏一样……第一次我到木头家去的时候,就被他整整两个书架的漫画给震撼了!从CLAMP的圣传系列,到《尼罗河『女』儿》、《纯『情』房东俏房客》这种小『女』生才喜欢漫画,摆满了他的书架和『床』头……而我原来一直以为,木头应该是那种拿着雪亮的手术刀,穿着白大褂,面『色』苍白,目光忧郁『阴』冷的医学狂人类型的。

看见我走进来,木头只是用眼角的余光扫了我一眼,继续捧着一本漫画苦读,另外一只手却飞快的把桌面上的烟盒弹给了我,算是打了招呼。

我笑眯眯的坐在木头面前,根本不理会什么诊所里不许吸烟的规矩,抽出一根香烟给自己点上。

这诊所一天下来都不会有一个病人来,哪里还讲究这么多?“穆医生,我身『体』不舒服。”

我故意苦着脸说了一句。

木头没抬头,从书本后面传来一句冷冰冰的话:“出门左走车站乘车坐四站路下来右拐过一个十字路口,就是『精』神病院。”

靠!和木头聊天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因为往往你说一百句话,他都未必会说一个字。

不过这些对我来说已经习惯了。

我强行把他手里的漫画抢了过来,然后在木头冷冰冰的目光下勇敢的和他对视。

终于,木头眼神里露出几分无奈:“说吧,怎么了?”“我心『情』不好。”

我叹了口气。

昨晚整治了阿强一番,可是之后我心里却根本没有什么成就感或者高兴的心『情』。

类似的这种场面我经历了很多,阿强不过一个小『插』曲。

我似乎经历了太多这种黑暗的事『情』,这种事『情』做多了,人的心理难免会产生很多黑暗面。

听着我诉说,木头一言不发,只是站了起来给我倒了杯水,之后就继续坐在我面前做沉思状。

我又说到了颜迪这个MM,还有我最近遇到的那件古怪的事『情』,那个疯子送给我的改变运气戒指……木头从头听到尾,中间不但没有『插』一个字,甚至连脸上表『情』都没有半点变化。

足足一个小时,都在我的口水攻势之下,木头连坐姿都纹丝不动。

“你觉得,我是不是该头疼?或者找一个心理医生?还是找个『女』朋友?”我叹了口气:“我感觉自己快闷死了。”

木头沉默。

“喂,拜托你说一句话吧。”

我叹了口气。

木头还是沉默。

“老兄,我说了半天,你好歹吱一声吧?”木头:“吱。”

%¥%……※……我郁闷之极,看来找这个家伙聊天根本就是个错误。

可是当我站起来准备出门的时候,木头从背后扔过了一小包『药』物,我伸手接住。

“你的头,晚上回去自己上『药』。”

木头冷不丁说了一句,然后又加了一句:“小五,那个叫颜迪的『女』孩不错,可以试试的。”

嗯?等我回头看他,木头已经重新捧起漫画书了。

#822;走出社区,看了看天上的『阳』光,我有些茫然。

看了看手表,刚刚下午两点。

我忽然想起颜迪今天去做彩票销售了,地点好像距离这里也不远,犹豫了一下,决定去看看她。

颜迪做的社会福利彩票,和我们平时在彩票中心购买的那种数字彩票不同,是一种即挂即开奖的彩票。

这种彩票都是短期举办的,一次『性』销售,当场购买,当场开奖。

我所知道的,这次本市的福利彩票,似乎是为了筹集资金支援西部某地区开发而举办的。

奖品包裹了头等奖一辆桑塔纳轿车,二等奖是一架柜式空调,三等奖是一台彩电,接下来还有各种自行车,微波炉,家庭厨房用具等等。

我走到销售地点的时候,这里已经是人山人海!五百米长的街道已经被『交』通管制,两头都已经禁止车辆进出,无数人头攒动,道路两边搭件了一排高高的架子,上面挂着各种彩条和彩旗,还有一些奖品的中奖号码。

在长街正中间,摆放着一个硕大的高台,上面则是最大的头等奖,十几辆轿车排成一行,还有一边的主席台上,坐着领奖的办理『处』。

我在人流之中艰难的行走,心里感叹现在人对于博采事业真的很狂热……不过这也难怪,谁都有一夜爆富的梦想。

这种福利彩票很便宜,不过几块钱一张,说不定就能中一个大奖回家。

况且在加上街道两边的扩音喇叭里不时的有主持人大声的渲染气氛,不时还会拉上一两个中了大奖的幸运儿上台亮相,这都极大的刺『激』了周围人们购买彩票的『欲』望!我在人群中艰难的钻来钻去,险些被人踩掉了一只鞋子,才终于在靠近街道中心的一个购买中心找到了颜迪。

这妮子穿着一件彩票中心的制服,身上还披着彩带,面前放着高高一叠彩票。

大概是美『女』效应吧,蜂拥在她面前购买彩票的人比其他地方要多几倍,小妮子有些手忙脚乱,应接不暇,额头隐隐带着汗水,不过脸上却依然保持着甜美的微笑。

她今天把长发扎了一个简单的马尾巴,显得清爽动人,脸上隐隐的带着『潮』红,仿佛一个熟透了的苹果一样。

我去买了一瓶饮料,挤入人群里,轻轻拍了她一下。

颜迪看到了我,惊喜的欢呼了一声,眼神里露出喜悦的光彩来。

我笑了笑,指了指手里的饮料。

她立刻让身边的同事接替了自己的位置,从后面挤了出来。

我们两人走到一个人稍微少点的地方,我才把饮料递给了她。

颜迪脸红红的,不知道是因为热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一双眼睛忽闪忽闪的,仿佛亮晶晶的水晶一样。

“第一天上班,累不累?”“嗯,还好。”

颜迪笑了笑,可『爱』的吐了吐舌头:“可是今天人真的好多啊……我都想不到居然这么多人来买彩票。”

我笑笑:“大多数人都是想发财的。”

“嗯!”颜迪兴奋的笑道:“今天我都看到好几个人中大奖了,真的好羡慕他们呢!”我看着她脸上的笑魇,忽然心中一荡,忍不住伸手去捏了一下她的鼻子。

这个动作把颜迪吓了一跳,她脸上立刻浮出羞涩的红晕,似乎侧头想躲开,可是又没有。

只是垂下头去。

“颜迪,你也羡慕那些人么?”我笑了笑,脸上丝毫没有尴尬的表『情』。

“当然啦,他们运气真的好好啊!”我想了想,从口袋里摸出一百块钱来,递给她:“拿去,这些钱就当我们两人一起买彩票了。

你第一天上班,我总要支持一下吧。”

颜迪笑了笑:“小五哥,你也想中奖么?”“当然!我这么穷,不赚点钱,将来怎么娶老婆啊。”

我笑了笑。

颜迪眼神有羞涩,转身跑到后面买了一打彩票出来,递给了我,做了个鬼脸,笑道:“拿去,你的老婆本!”我摇摇头:“不啦,我说了,这算是我们两人一起买的,要是中了奖,算是我们两人的。”

颜迪脸上羞意更浓,却不敢说什么,只是妩媚的看了我一眼。

我拉着她跑到了对奖台下面,笑道:“好了,你来刮彩票。

我出钱,你负责刮奖,这样总公平了吧。”

颜迪微笑瞧了我一眼,不过却有几分感『激』。

她知道这一百块对我来手不算什么,不过我今天能来看她,似乎她很开心。

我没有察觉到,颜迪在刮彩票的时候,我左手中指上的那枚戒指仿佛闪过了一丝红光……两分钟之后,我们两人看着手里的彩票,全部都惊呆了!三十张彩票:两辆轿车,四台空调,六台彩电,还有八台微波炉,外加十套厨房用品锅碗瓢盆……居然没有一张落空!!……冷汗如雨!!——【俺真的不想拉票了,但是点击和推荐比例失调,实在是一件很没面子的事『情』,所以,拜托大家帮忙砸票吧……THANKU……】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7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