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十八章 【“私人珍藏”】

第十八章 【“『私』人珍藏”】金河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身材不算高,却很结实,一张仿佛永远没有表『情』的脸,五官很普通,属于那种丢进人堆里就找不出来的类型,一年四季都留着短短的平头,身上换来换去,永远都只是两套西装,一套黑『色』,一套灰『色』。

金河是欢哥的心腹,是欢哥的助手,是欢哥的司机,是欢哥的影子,是欢哥的『私』人保姆,是欢哥的管家——同时他也是欢哥的保镖!我不知道金河的身手到底有多厉害,我没有和他打过,但是我知道我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虽然我十岁多就跟了师父学武术,像那种什么武术学校出来的花架子,我一拳就能把人撂趴下,但是我不敢和金河放对儿!因为他的那双眼睛!他的眼神并不冷,却也不热。

永远就是那么很静的样子,如果一定要形容,他的眼神是灰『色』的,仿佛这个是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情』是可以让他放在心里的!漠视,那是一种绝对的漠视!有的时候,我甚至感觉金河根本就是欢哥的影子,他完全是为了欢哥而活着的!听说他曾经是一个军人,据说参加过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南疆的那场战争,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走过地雷阵,潜到敌人后方去摸过『洞』子!我看出他手掌拇指和食指上都有很厚的茧子,我知道,那是练『枪』留下的。

有一件事『情』,让我对他很好奇。

欢哥喜欢打拳,也喜欢没事找我去和他对练,可是欢哥却从来不找金河陪他下场打,尽管金河每天就在欢哥身边待着。

“他和我们不同,他练的不是功夫,是最狠的杀人技巧,一击致命。

那种本事是拿来用的,不是拿来看的。”

这是欢哥的原话。

十分钟之后,我走出夜总会大门,金河的车已经停在门口了,我看了看时间,一秒不差。

我没说话,上车坐在他身边,对他点了点头,金河也没说话,直接发动汽车离去。

这是欢哥的车,欢哥喜欢德『国』车,也只买德『国』车,觉得厚实,坚固,可靠。

至于『日』本车韩『国』车,他认为都是垃圾。

“金哥,我们去哪儿?”我递了支香烟给他,金河看着前方,嘴里只简单的回答了我两个字:“东郊。”

汽车一路开出城区,拐入了通往东郊的马路,这里略微偏僻了一些,不过环境还算不错。

东郊距离市区大约有七八公里,有一座小山,山下这几年开发之后建造了一片欧式别墅,属于富人住的地方,后来又陆续开发出了什么高尔夫会所,马术会所,射击会所等等,不过都是有钱人玩儿的地方,随便一个地方,光是会员费都要一年十几万。

走过了一个丁字路口,往左是别墅区,往右则是形形『色』『色』的会所。

这两个地方通常白天看不出什么分别,到了晚上就全现了。

QuanbEn5.COM全,本网

那些欧式别墅虽然修得很豪华漂亮,环境也完全是按照『国』家AAA级风景区打造的,可是却一直没有很高的人气。

当然,我不是说这些别墅都是空的,没有空的,全都有主了。

只不过,本市的人都知道,那些房主都一般不住在这里。

这片别墅区因为远离市区,环境偏僻,成为了最佳的包养『情』人的地方,这里几十栋小别墅,有一大半都是住着二『奶』,每天都能看见漂亮年轻的『女』人开着各种『女』式汽车进进出出,偶尔也能看见一两个并不太出名的二三流的小明星小歌星之类的『女』孩。

这些二『奶』们其实都挺寂寞,有钱人包养了她们,却不可能每天都来这里住,所以大部分时间,别墅里都没有什么人,那些寂寞的『女』人就常常开车到市区里是找乐子,直到半夜才会陆陆续续看见有汽车回来。

而右手边的会所区,就不同了。

开车进入会所区,外面的停车场简直就好像是一个名车展览中心,什么宝马大奔都是寻常货『色』,什么Z8跑车,林宝坚尼法拉利之类的也屡见不鲜。

而最重要的是,这里的水很深!外面的停车场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后面还有一个修建得很隐蔽的地下停车场,很多有身份的高官贵人来这里,却碍于某些原因不愿意把身份曝光,汽车也不可能停在外面。

里面的地下停车场就是为这些人准备的。

我们的汽车一路穿越会所区,开进了地下停车场,门口的人只是看到车牌,就没有阻拦。

这个地方我还是第一次来,以前都是听说而已,进了地下停车场,才发现这里的面积比外面的停车场还要大两倍!我们的汽车只不过在靠近外面的一个停车区找了地方停下来。

下车,金河依然不说话,我只好闭着嘴巴,跟着他走进电梯。

停车场上是一个类似酒店一样的地方,只是这家酒店却是完全的会员制,不对外接客的。

酒店里客房完全免费,而真正赚钱的则是里面的几个俱乐部。

金河把我领到一个洗浴中心的门口,这才站住脚步:“进去吧,欢哥在里面等你。”

我点点头,走了进去。

一路都是极为平整的大理石地板,然后有专人接待我,走进了一个单『独』的更衣室,我一言不发『脱』了衣服,披着一块柔软的浴巾,光着身子走进了洗浴区。

这里当然和大众浴室完全不同,里面分为一个个的小房间,而且距离很远,隔得很开,我看了一下墙壁的厚度,看来隔音效果也非常好。

我被带进了一个挂着金字一号牌子的房间了,一推开门,里面就有热气腾腾的蒸汽扑面而来。

这是一个大约五六十平方的小型浴室,左边是一个完全用花岗石砌成的浴池,旁边放着一个硕大的『日』本浴木桶,而右边还有隔出来的一个小小的桑拿房。

我光着脚走了进去,地面上湿漉漉的,浴池上是一个刻画着硕大的浮雕座石,那是一个北欧『女』神的造型,赤『裸』美好的身子做出了一个仰卧的姿态,双手环抱,正好形成了一个微妙的人『体』靠椅的模子,此刻一个男人背朝着我躺在『女』神的怀抱里,赤『裸』着上身,肌『肉』结实,背后靠近肩膀上还有一条三寸左右长的伤疤,仿佛一条蜈蚣趴在人身上一样!“小五,来了。”

欢哥懒洋洋的靠着,脸上盖着一条白『毛』巾,双臂轻松的搭在池子边缘上。

我踏入浴池,走到他身边不远坐下,喊了一句:“欢哥。”

过了一会儿,看欢哥没说话,忍不住问道:“欢哥,你这么晚找我来有什么事『情』让我做么?”欢哥这才缓缓把脸上的『毛』巾取了下来,然后转头看着我。

欢哥的脸庞很秀气,甚至不得不承认,这位名震本市的一方豪杰,从面相上,甚至带着几分淡淡的文弱的气息——当然,假如你不看他的眼睛的话。

如果你看他的眼睛,就绝对不会再感觉他文弱了!我这辈子,从来没有看到过任何一个人的眼神比欢哥更让我感到更有压力的!欢哥的眼神并不是那种咄咄逼人一样的犀利,而是淡淡的,平缓的,仿佛春雨一样,润物细无声,仿佛只是在不经意之间,似乎就已经把你看透了!这样的一个人,当他对你微笑的时候,你会感觉到仿佛春风拂面。

而当他发怒的时候,你会感觉到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情』可以瞒得过他的眼睛!看了我几秒钟,欢哥笑了,然后忽然低声问了我一句:“小五,你觉得这个地方怎么样?”“这个地方?”我认真想了想:“很好,不过看得出来,这里水很深!”“嗯。”

欢哥点了点头:“是的,几乎整个南中『国』的豪门贵人或者高官名流,几乎都知道这个地方!能走进这里,走进这个***,就已经等于跻身于上流社会!你进来的时候应该看见了,下面停车场里的那些车牌号码。

这里有大大小小十六个俱乐部,七家『私』人会所,每一家都有雄厚的背景!而我们现在身在的这个酒店,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就算是中东的阿拉伯酋长的宫殿里,能享受到的东西,这里全部都有!”说到这里,欢哥缓缓轻轻拍了拍手,随后一边的一扇侧门缓缓拉开,走进来两个千娇百媚的少『女』。

两个少『女』都是一般高矮,身此窈窕『诱』人,全身上下都只裹着一条短短薄薄的浴巾,肌肤粉嫩,仿佛婴儿一般,笑魇如花,又偏偏带着几分『诱』人的羞涩,缓缓走来,腰肢仿佛柳叶一样轻轻摆动。

而更让我吃惊的是,这两个看上去最多十八岁都不到的绝『色』少『女』,居然相貌都是一模一样!居然是一对难得的双生儿!两个少『女』一人手里捧着一个银灿灿的托盘,左边的上面放着一瓶红酒,右边的上面放着两只高脚水晶杯。

凭心而论,我立刻开始心跳加快了!因为我是躺在浴池里的,从下往上看,少『女』修长结实的双腿分外『诱』人,而那短短的浴巾下摆,更是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会掉下来一样!两个『女』孩走到我们身边,轻轻柔柔的半跪在地上,然后双手将到满了鲜红『色』酒汁的水晶杯捧给我和欢哥,两张粉脸上满是娇媚的红晕,又略微犹豫了一下……只见白『色』的浴巾掀起,两个让我几乎窒息的赤『裸』的完美身『体』缓缓步入浴池里,坐在了我的身边,一左一右,我还没有来及说话,四只柔软的小手已经攀上了我的后背『胸』前还有手臂,轻轻按摩起来!“小五,这是我的『私』人珍藏,一直从来舍不得拿出来招待人的,准备留着派大用场的,今天算是欢哥我送你一份大礼了。”

欢哥看出了我的局促,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然后他仿佛轻描淡写一样,低声的说了一句话,而这句话,把我震住了!“这个地方,是我的。

现在,我打算把这里『交』给你。”

——【爽么?那就砸票吧,明天的内容更『精』彩……】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7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