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二十章 【命中注定的相遇】(上)

第二十章 【命中注定的相遇】(上)欢哥没有再说话,他似乎眼神有些疲惫的样子,他不开口,我也没有提问,只是默默的帮他擦背,然后冲洗了一下,欢哥带我走了出去,没有回更衣室,而是走过外面的走廊,直接进了电梯,往楼上去了。

“这里一层都是我的,平时我不会让外人进来。”

欢哥笑着领我走进一个房间,然后拉开衣柜,又瞄了我一眼:“小五,你又结实了很多,不知道我的衣服你还能不能穿了。”

说完,从衣柜里提出一套衣服扔给了我。

欢哥又打了个电话,几分钟之后就有人送了一套干净的新内衣进来。

“穿好衣服,今晚欢哥带你开开眼界。”

#822;半个小时之后,我已经完全装扮一新,我身上是一套我这辈子都没有穿过的昂贵西装,脚下的皮鞋也是刚才有人送来的,很合脚,可是我却总感觉有些别扭。

因为我不小心看到了皮鞋的牌子,这个牌子我只在电视上的每年的米兰时装发布会上看到过,本市甚至都根本买不到!生平第一次穿着这么昂贵的服饰,我总有些别扭,仿佛感觉自己套上了一个沉重的枷锁一样。

欢哥就走在我前面,看着我,他笑了笑:“别紧张,当年我第一次,也和你一样。”

走出房间的时候我看见金河已经站在走廊外,他仍然是一丝不苟的样子,脸『色』坚『硬』如花岗石,欢哥手上夹着雪茄,飞快的问了一句:“杨小姐来了没有?”“来了,在上面。”

欢哥点点头,然后示意我跟着他。

又是乘坐电梯,这次是直接上到了顶层。

欢哥告诉我,这栋大楼虽然只有十六层,可是电梯却足足有六部!因为有的电梯只能到达一顶的楼层,而有的楼层,只能乘坐特殊的电梯才能上去!电梯到达的时候,随着电梯门打开,立刻就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怎么说呢,这是一种很复杂的声音,扑克牌,骰子,轮盘,各种仪器转动,老虎机的电子音乐,人们的惊叫,叹息,欢呼,『女』人的尖叫,男人的怒吼,等等这一切,『交』错在一起,形成了一种极为复杂的气氛。

走进大厅,我看见的是一个只在电影里看到过的地方:『赌』场!我没有去过拉斯维加斯,甚至连澳门都没有去过,可是我却看得出来,这个『赌』场很专业!穿着标准制服彬彬有礼的侍应生,手法利落的荷官,穿着『性』感晚礼服的艳丽『女』郎,一排排的老虎机,宽敞的『赌』桌,周围还有穿着彪含的黑『色』西装带着耳麦对讲机的保安!这个大厅足足有上千平方米,客流量看来很不错,每张『赌』台前都围着不少男男『女』『女』,我发现这里出现的每一个客人都是衣冠楚楚,不论男『女』,都穿着得『体』,不过总『体』而言,这里的客人大多数都是男人。

QuanBen5(cOM)(全。本*网)

我们刚走出电梯,两个穿着黑西装的保安就迎了过来,恭敬的对欢哥鞠躬,欢哥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然后看了我一眼:“小五,这个地方怎么样?”我深深吸了口气:“很好。”

欢哥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他只是抬起手来,微微勾了勾手指,立刻就有一个穿着非常『性』感的晚礼服的『女』人款款走来。

这『女』人并不年轻,近看却让人感觉很奇怪,因为从她的肌肤和脸蛋看来似乎只有二十多岁,可是从那种仿佛已经充满阅历的眼神看来,又似乎远远不止。

她很妩媚,不过却是那种看上去很正的媚。

不得不说,第一眼吸引我的是她暴露在外面的一对修长笔直的小腿,仿佛象牙一样,黑『色』的晚礼服,加上绑带式的高细根鞋,仿佛带着一种让人晃眼的『诱』惑。

“这是我的弟弟陈『阳』,给他领一份筹码,然后找一个人带着他转一圈玩玩。”

欢哥却没有抬眼看这个『女』人,只是指着我飞快的发出了命令,然后对我低声说了一句:“一个小时之后,会有人带你来见我。”

说完,他在金河的陪同下,已经走进了『赌』场左侧的一个走廊里。

“陈先生。”

『女』人看了我一眼,她的声音很优雅,带着一种很内敛的『性』感,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只是觉得她说话的声音很好听:“请跟我来吧。”

我这才发现,『赌』场的周围有三部电梯,另外两部电梯都有人进出,不过似乎我刚才出来的那部却在角落一侧,似乎是专用的。

靠近公用电梯的地方有一个柜台,陪同我的『女』人微笑着领取了十张筹码给我,然后看了我一眼,忽然笑道:“陈先生,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嗯?”我愣了一下,心里隐隐猜到了什么。

这个『女』人看我没说话,轻轻打了一个响指,似乎立刻就从周围走过来三四个相貌各有千秋的美丽『女』郎来。

我必须承认,每一个都很漂亮,有的『性』感,有的看上去很清纯,有的冷艳,有的风『骚』。

我立刻醒悟过来,明白是怎么回事『情』了。

原来我看见的『赌』场里面的大多数穿着晚礼服的美丽『女』人,根本都是这里的陪客小姐!靠,原来是一个妈咪!我看了一眼身边的这个『女』人。

从我的习惯上,我一向最欣赏那种清纯的『女』孩子。

不过我却摇摇头,连看都没有看那个看着我,眼神楚楚可怜一般的『女』孩。

清纯?笑话!我可不是那种雏儿,这种***场所,我几乎是一路打滚过来的!***场所里面,为了满足客人各种各样的需求,一定会有各种各样风格的『女』孩,清纯的,『性』感的,风『骚』的,冷艳的……不过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伪装!是职业伪装!在其中看来,那种貌似清纯的小姐一向是最受欢迎,可在我看来,这种『情』况真的很可笑!清纯?肯出来下水做这行的『女』孩子,怎么可能和“清纯”这两个字拉上关系?至于冷艳……哼!那是装给你看的!男人都是这种心理,越是端着架子的『女』人,似乎就越能引发男人的征服感……冷艳……只要你扔一叠钞票,就立刻能让她在一分钟内『脱』光,然后在你面前摆出一百多种姿势!冷艳?!凭心而论,站在我面前的这四个『女』郎都是绝『色』,每一个从身材相貌上,都至少有八十分以上,在加上刻意的打扮妆饰,每一个拉到我们夜总会去,都可以媲美红牌了。

可惜,我却没兴趣。

我只看了她们一眼,然后扭头看了看身边的『女』人:“不用了,就你陪我走走吧。”

听了我这句话,这个『女』人脸『色』没有变化,眼神却流露出一丝好奇,似乎看了我一眼,然后挥了挥手,让这几个『女』孩走开,她才对我微笑道:“陈先生,你很特别啊,还是眼光太高,看不上她们?”我摇摇头:“我只是现在对这个没兴趣,我只想随便走走,你陪我就可以了。”

说完,我反问她:“怎么,你不方便?”她立刻摇头,脸上保持着一种淡淡的微笑:“当然不,您是欢哥的贵宾,能陪您是我的荣幸。”

顿了一下,她笑道:“我叫仓『玉』,这里的人都喊我『玉』姐,您喊我小『玉』就可以了。”

我笑了,面对一个年纪比我大的『女』人,让我喊她“小『玉』”,我可实在喊不出口。

在夜总会里,对着玛丽小凤她们,我都习惯在她们的名字后面加一个“姐”字。

这不是什么尊称,算是一种职业习惯吧。

就好像当小姐的看到客人都是喊“大哥”或者“老板”一样。

“『玉』姐,我第一次来这里,只是想随便走走。”

我看了她一眼,意思是“你带路。”

我先是走到了老虎机旁,随便拿出一个塑料筹码来,立刻就有侍应生端着盘子过来,给我换了一大把零钱,又还给我几个颜『色』不同的小筹码。

投了几个『硬』币,我专著的看着机器的屏幕数字转动,却没有察觉一旁的仓『玉』看我的眼神里带着一种好奇。

五分种后,我输光了手里的全部『硬』币,站起来笑了笑:“看来我今晚的运气很一般。”

仓『玉』掩嘴一笑:“陈先生,您真有趣。”

“有趣?”“嗯。”

仓『玉』点点头,笑得很淡然的样子:“来这里玩的客人都是有钱人,很少会对投币机感兴趣,一般都喜欢去『赌』桌上玩些大的。”

我看了看周围,果然,这里的老虎机的确似乎生意比较冷清的样子。

我耸耸肩膀:“我不是有钱人。”

仓『玉』笑了一下:“您真会开玩笑,您是欢哥亲自带来的客人,他可是很少亲自带客人来的。

您进来的那部电梯,除了欢哥自己,一年最多只会有五六个人才有资格乘坐的。”

我知道她不信我的话,不过我也没解释,直接走到了一个玩儿俄罗斯轮盘『赌』的台前。

『赌』博在『国』内是非法的,虽然我也知道很多地方都有一些小的非法黑『赌』场,不过这种看上去很正规严密的大『赌』场,我真的从来没有来过。

至于俄罗斯轮盘『赌』,更只是在电视里看过而已。

这种『赌』博的中奖几率非常小,一个小小的钢球滚动,滚到你压的数字,你就赢。

我对这种完全凭运气,没有一点技术含量的东西没有兴趣,只是象征『性』的玩儿了一把,然后就站在一旁看了十分钟,对仓『玉』摇摇头,示意我没兴趣,仓『玉』立刻会意,带着我离开。

接下来是一张牌桌,玩的是我最熟悉的“梭哈”。

梭哈我是会玩的,凡是看过香港电影『赌』片系列的人,基本对这种『赌』术很熟悉。

旁边的仓『玉』很尽职的对我介绍『赌』局的规则,牌局玩法的规则我都了解,唯一从她这里得知的是,外面的『赌』桌最高接收的『赌』金额是一千美元,如果想玩更大的,就必须要到里面的VIP室了。

我先是站在一旁看着三个客人对搏,第二牌发完,是坐在我左边的一个老头手里一张A最大,不过第二轮,他很不幸的得到一张8,然后他选择不玩,摇摇头离开,剩下两个客人玩到最后一轮。

我对他们的牌局没有太多兴趣,而是其中我右边的一个客人说的一句话让我很吃惊!他拿着手里的牌,眼神很犀利,我虽然不知道他的身份,不过从他的气势上看,一定是一个很有身份的人,因为只有习惯了在上位者,才会有这种气势!“你以为我不敢跟?哼!我就偏偏要看你底牌!就当花一千美元看你的底牌!我SHOWHAND!”然后,他扔出了一个筹码到桌上,我看了一眼,和我手里的筹码完全一样!这样的筹码,我刚才就“领取”了十个!欢哥居然随便就扔了一万美元给我“玩玩”?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7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