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二十章 【命中注定的相遇】(下)

第二十章 【命中注定的相遇】(下)两个客人似乎都『赌』上了火气,另外那个客人要求加注,在两人商量之后,决定封牌,然后转移到里面的VIP室去了。

『赌』桌上换了一个『赌』场的荷官庄家来重新开局。

我这才从震惊中冷静下来,旁边的仓『玉』看我皱眉,误以为我对这里没兴趣,正要带我离开,我却已经摇摇手,然后缓缓坐在了台前,看了看那个长得很秀气得『女』荷官,淡淡道:“发牌。”

第一局,我很随意的输了几百美元,第二局,我牌很好,可惜荷官不跟。

玩儿了十分钟,我已经扔下了两个筹码,手里的一千美元金额的大筹码只剩下七个,却多了几个其他颜『色』的小金额筹码。

我看了看时间,站了起来,笑着对仓『玉』说:“走,带我去其他『赌』桌看看。”

接下来的时间,我在另外一个台子面前玩儿了一会儿BLACKJACK,开始运气不错居然赢了一千美元,可惜后来又输了出去。

我脸上毫无表『情』,赢的时候没有喜『色』,输的时候也并不惋惜,仿佛我手里拿的并不是一张张代表一千美元的筹码,而是一块块废纸。

我又转了几个台子,尝试了骰子,百家乐等等好几种的『赌』局,每个台子前面我都会有意识的待十分钟,但是我只允许自己输一千美元,如果赢了,我会玩久一点,如果输了一千美元,我就会站起来在一边旁观,直到十分钟之后再离开。

一个多小时,我已经把『赌』场里的几种不同种类的『赌』局都尝试了一遍,然后看了看手里,一万美元的筹码已经只剩下了几百。

仓『玉』看我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大概似乎以为我输了钱不高兴,低声笑道:“陈先生,要不要再换一点筹码试试运气?”我摇摇头,表示想休息一下。

仓『玉』带我走到『赌』场一边的休息区,这里有一个小小的吧台,我要了一瓶啤酒,然后看着仓『玉』笑道:“谢谢你陪了我这么久。”

然后把手里剩下的几百美金的筹码递给了她。

我刚才通过观察已经看出了这里的规矩。

不少男『性』客人身边都有『赌』场里的小姐陪同,如果客人赢了钱,就会顺手扔几个筹码给这些小姐,就算小费了,不过也有客人输多了不爽,就拉着小姐直接往『赌』场后面走……通过仓『玉』的介绍我知道那里是一个个单『独』的休息室。

仓『玉』微笑把筹码推回到我面前,看着我脸上的不解,她笑道:“陈先生,您是欢哥的贵宾,能陪您是我的荣幸,我不敢要您的小费。”

然后她抿嘴一笑,脸上的表『情』依然很淡然:“而且,我想您大概误会了,我不是……不是做她们这种工作的,我是这里的主管。”

“哦?”我怔了怔,脸上露出尴尬的表『情』。

主管?难怪了,我刚才还奇怪,这么淡雅的一个『女』人,怎么看都不像是当妈咪带小姐的。

Www.quanben5.coM【全本网】

因为我知道的,大多数当妈咪的,都是从小姐一路混出来的,身上都带着一种浓郁的风尘味道。

而这个仓『玉』却不同,她神『色』从容冷静,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淡然的味道,说话的语气永远是这么风轻云淡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做这行的。

“抱歉。”

我用微笑掩饰自己的尴尬。

“没关系。”

仓『玉』摇摇头,忽然道:“如果您一定要谢我,可以请我喝一杯。”

“OK。”

我打了个响指:“你想喝什么?”仓『玉』对酒保要了一杯龙舌兰酒,酒保从我面前的吧台上抽走了一张小面额的筹码。

“陈先生,我观察了您一个小时,感觉您很奇怪。”

仓『玉』似乎迟疑了一下,开口笑道。

“哦?我哪里奇怪?”“您似乎不太喜欢这里。”

仓『玉』接过酒保递过来的酒杯,浅浅的喝了一口:“看您的样子,似乎也是第一次来这种场合……怎么说呢,您似乎对于这里的环境,仿佛感到有些不自在,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我觉得您对人很亲和,没有架子,一点都不像个有钱人。”

“我本来就不是有钱人。”

我淡淡说了一句。

不过似乎我的这句话仓『玉』并不信,她微微一笑:“抱歉,我并不是像打听您的什么事『情』,只是,您知道的,做我的工作,我有必要多多和客人沟通『交』流,这样才能增进感『情』。”

我笑笑,表示理解。

然后皱眉,摸了摸口袋,忍不住问道:“你身上有香烟么?”仓『玉』笑了笑,然后从随身的一个小手袋里掏出一盒香烟,递给了我一枝,又掏出一个银『色』的纪梵西打火机给我点燃,自己也点了一枝。

她吸烟的姿态相当优雅,纤细修长的手指夹着细细的香烟,小拇指微微有些往上翘,细致的嘴唇缓缓的喷出青『色』的烟雾,脸上带着一种平静从容的表『情』。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成熟优雅的『女』人,她似乎全身都散发着一种淡定从容的气质。

“陈『阳』先生,恕我冒昧,您似乎对『赌』博没有什么兴趣。”

她笑了笑:“刚才您似乎更多的时间是在观察别人。”

我笑了笑,摊开手道:“那是因为我很穷,舍不得一下就把筹码输光,输光了我可没有钱再买筹码。”

“您又在开玩笑了。”

仓『玉』摇摇头,然后她似乎不动声『色』的凑近了几分,眼神里带着一种淡淡的审视,不过这种审视却并没有任何侵略『性』,目光很柔和:“您很奇怪……像您这样年纪的客人,很少会拒绝找一个美『女』做『女』伴。”

我摇摇头,然后笑着恭维了她一句:“谁说我不喜欢美『女』?我不是要求你陪我么?”仓『玉』笑了笑,她的眼神很妩媚,不过却和我平『日』里见多了的那种风尘味十足的妩媚完全不同,那是一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性』感。

这个世界上有种『女』人,无论她身上穿着多少衣服,哪怕她把自己的全身都包裹得严严实实,却依然能让人感觉非常『性』感。

无疑,仓『玉』就是这种『女』人。

她的五官其实并不算绝『色』,可是却非常『精』致,不是那种用化妆品妆饰出来的『精』致,而是天生的。

而且搭配的比例非常协调,属于那种第二眼美『女』的类型。

这样的『女』人,第一眼看过去,你会觉得似乎没有什么特别,可是时间一长,你会觉得越看越有味道!她看了我一眼:“陈『阳』先生,我是不是可以把您的话当成一种恭维?”我笑了笑:“当然不是!这不是恭维,我只是在说一个事实而已。”

顿了一下,我用真诚的语气道:“仓『玉』,你是我见过的最优雅的『女』人。”

仓『玉』吸了口烟,然后缓缓喷出,她摇摇头,似乎叹了口气:“我已经老了。”

“老?”我笑了笑:“可是我今晚在这里转了一个多小时了,你是全场最有魅力的『女』人。”

仓『玉』笑了笑,她的眼神里闪动着一丝狡诘:“你知道我今年多少岁了么?”“多少?”仓『玉』抿嘴一笑:“陈『阳』先生,这么问一位『女』士的年纪,可不是一件礼貌的事『情』哦。”

我无语……不过随后,她脸上的笑容收敛起来,低声说了一句话:“谢谢您的赞美,我从你的眼睛里看出,您的话是出自真心的。”

然后顿了顿,她用更低的声音飞快道:“我已经三十三岁了。”

我愕然!然后重新用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了她几眼。

三十三岁?天地良心,从外表上看,她的容貌几乎和二十多岁的『女』孩丝毫不差!而且她的肌肤很细腻光洁,却并不是那种白皙的肤『色』,而是一种仿佛象牙光泽的浅浅的小麦『色』。

而她的身材,也丝毫没有三十多岁『女』人的痕迹,她很丰满,不过却是那种匀称的丰满,而且腰部特别的纤细,我刚才就观察过,她走路的时候,腰部会轻轻的扭动……那可不是通常『女』人为了展示自己风『情』故意做出来的那种,而是完全的一种习惯『性』的走路姿态,带着一种微妙的韵律,非常自然。

当然,最吸引我的,还是她的小腿。

说实话,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女』人的腿如此漂亮。

她的小腿肚很饱满,却丝毫不臃肿,小腿很细长,笔直,那一根细细的绑带完全把她小腿的优美线条勾勒出来了,而下面的一双『玉』足更是『精』致,足踝圆润,高根凉鞋下『裸』露出来的足趾『精』致,仿佛象牙雕刻而成的一般……仓『玉』察觉到我在观察她,却并不在意,只是微微笑了笑,然后抿了口酒,笑道:“陈『阳』先生,欢哥的人来找您了。”

我收回目光,往身后看去,果然金河正在朝我走来。

我叹了口气,对仓『玉』笑道:“好了,看来我要走了,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是。”

仓『玉』站了起来,我正在犹豫要不要和她握一下手,她已经主动把手伸出来了。

我握了一下,她的手指纤细修长,不过手掌很柔软,只是手却很凉,仿佛没有热度一样。

离开她之前,我忽然心里一动,稍微凑近了一些,用很低的声音微笑道:“仓『玉』,我真的不是个有钱人。”

说完,我转身走向金河,默默的跟他离开。

穿过了『赌』场,我随着金河走入走廊,通过刚才一个小时仓『玉』的介绍,我已经知道这里走廊两边都是贵宾室,这里不但提供最好的环境和服务,最关键的是,贵宾室里的『赌』额是不受限制的!走廊的入口站着几个黑衣保安,而里面的每个贵宾室的门口都有人把手,我随着金河走到了走廊的尽头,又拐了个弯,这才走进了最里面的房间,推门进去后,就看见欢哥坐在一张方形的桌子后面,他嘴里叼着雪茄,手里拿着一副牌,看着我进来,他把手里的牌一丢,然后对着坐在他对面的一个客人摇头道:“今晚我的运气不好,不玩了,继续玩下去,就等于给你送钱。”

然后他才看了我一眼:“小五,感觉怎么样?”我看见坐在欢哥对面的那个客人是一个『女』人,上身穿着一件黑『色』的西装,下面是短裙,可惜是背对着我,我看不见她的样貌。

我吸了口气,想了想,道:“感觉不错。

只是我今晚手气不好,你给我的一万美元都输光了。”

欢哥笑了,他的眼神很平静,丝毫没有吃惊的样子:“很不错了,你第一次进『赌』场,居然用了这么多时间才输掉一万美元,已经坚持很久了。

我原以为你会很快输光的。”

我摇摇头:“欢哥,其实我并没有怎么玩儿,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看别人玩。”

“哦?”欢哥看着我,眼睛里有一丝笑意。

我深深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缓缓开口。

“我观察过了,这里的大厅一共有十三种『赌』局,分别是老虎机,百家乐,俄罗斯轮盘,BLACKJACK……”我一口气报出了所有的名字,然后才继续道:“这十三种『赌』局,除去老虎机之外,有四十九张『赌』台,我每种『赌』局都看过了,比如说BLACKJACK,我玩儿了十分钟,输了一千美元,而在这十分钟内,『赌』桌上一共有人输了大约四千美元,有人一共赢了大约两千美元,也就是说,这一张『赌』桌子,在十分钟内,就给『赌』场带来了两千美元的利润。

而『赌』场内的BLACKJACK『赌』桌一共有四张,如果按照平均估算,四张『赌』桌子,一个小时可以为『赌』场赚至少四万美元以上。

而其他的,类似轮盘『赌』,百家乐,还有其他的每种『赌』局,我都仔细观察过,根据我的计算,再按照『赌』场内一共的台数,外面的大厅在我刚才玩的一个小时内,已经为『赌』场赚了接近二十万美元以上。”

我说这些话的时候,心里竭尽全力保持镇定,可是我的心还是在砰砰乱跳!一个小时,二十万美元,相当于一百五十万人民币!那么这里一个晚上,『赌』场能赚多少钱?一个星期能赚多少?一个月呢?一年呢?!而且,别忘记了……我的计算,还没有把里面的这些VIP贵宾室计算在内!听我说完,欢哥的眼中露出满意的目光,脸上的笑意也一丝一丝绽放出来,他点点头:“很好,小五,你懂得观察,也明白了我留你在外面的用意,很好!”然后他才笑着说:“好了,你过来吧,见见杨小姐,她是我生意上的重要合作伙伴……”随后,那个一直背对着我的『女』人,不,应该说,是『女』孩,转过身来,看着我露出微笑……我必须说,直到很多很多年以后,那天晚上初次见到她时候,她的第一个微笑,都一直深深的印刻在我的心中!而此刻,她对着我,带着浅浅的笑意,轻轻点了点她那弧线柔和的下巴。

看着眼前的『女』人,我只觉得脑子里轰的一声……仿佛灵魂已经飞了出来,眼睛里,心里,全部都只剩下她微笑的样子……她说,“你好,我叫杨微。”

——【说明一下,名字不代表什么,这本书和我以前的作品也没有任何关系,只是我从个人写作习惯上,比较喜欢用一些顺手的名字,仅此而已。

最后……请砸票吧……】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7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