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二十一章 【走进这个圈子……】

第二十一章 【走进这个圈子……】这个世界上有种『女』孩,当她对你微笑的时候,你会真的认为这个世界是有天使的。

杨微!我心中默念这个名字,同时努力深深吸了口气,竭力让自己的语气保持正常状态,然后缓缓道:“杨小姐,我是陈『阳』。”

她微笑注视着我,似乎已经察觉了我的失态,不过她并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不满,甚至连眼神都没有在我脸上停留太久,只是随意一扫,就转到了欢哥的身上,然后我听见她仿佛轻轻说道:“就是他么?”欢哥点点头,他手上夹着雪茄,然后对我招了招手,等我走到他身边,示意我坐在他身边,又给我倒了一杯酒,才看了杨微一眼:“杨小姐,小五是我最信任的人。”

“好吧。”

杨微略微思索了一下,点了点头:“我接受你的要求,反正那是你的钱。”

她的语气似乎略微有些不满。

欢哥没有说话,他的手指在桌面轻轻敲了几下,然后用一种很严肃的语气道:“杨小姐,我希望你明白一点。

你和你背后的家族,或许在美『国』很有势力,但在这里,一切都必须按照我的规矩办!我才是制订游戏规则的人!”说到这里,他才缓缓抬起头来看了杨微一眼:“正好像你说的,我付的钱,所以我有权力提出要求,不是么?”杨微的眼睛眯了起来,我注意到,这个『女』人眯气眼睛的时候,她的眼神里有种锐利的光芒闪过,仿佛充满了灵气,又带着隐隐的犀利。

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女』人的眼神可以有这样的气势,仿佛在这一瞬间,她根本不是一个娇弱的美『女』,而是一个手握生杀大权的掌控者!不过这一丝眼神只维持了几秒钟,随后杨微脸上一点一点绽放出微笑来,又深深看了我一眼,伸出手来:“好吧,陈『阳』先生,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我看着对着我伸过来的这只纤细的『玉』手,有些怔怔不知道该如何,不过随后我也立刻伸出手握住,然后努力用不卑不亢的语气稳稳道:“谢谢。”

我已经察觉到杨微似乎对我有那么一丝淡淡的不屑,那是一种很轻视的态度。

更让我心里郁闷的是,这一丝轻视的态度,并不是因为杨微的骄傲。

而似乎是一种『处』于完全本能的反应。

怎么说呢,就好像是一只大象看着一只蚂蚁。

一只大象看不起蚂蚁,我想没有人会指责大象骄傲吧?杨微的姿态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她随即摊开手,微笑道:“好了,生意谈完了,叶老板,我想你不会吝啬招待我在这里好好的娱乐一下吧?我也很想到外面的『赌』场去碰碰运气呢。”

欢哥笑了笑,他在桌上按了一个铃,房门推开,金河从外面走了进来。

“带杨小姐出去领一份筹码。”

QuanbEn5.COM【全本5】

杨微笑了笑:“那我就不客气了,我听说这里是南中『国』最大的『赌』场,就怕我赢了太多,叶老板到时可别心疼啊。”

我察觉到欢哥眼角的肌『肉』似乎微微跳动了一下,不过他神『色』不变,淡淡道:“希望你玩得尽兴。”

杨微走出房间的时候,路过我身边,似乎停留了一秒钟,我察觉到她看了我一眼,不过那眼神依然很淡漠。

房间里重新只剩下我和欢哥两人的时候,欢哥才终于靠在椅子上,全身放松,他微微皱起眉头,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小的『药』瓶,吞了两粒『药』片,然后垂头休息了一会儿。

我有些吃惊,注意看了看欢哥手里的『药』瓶,上面的文字都是外文,我根本看不懂。

“小五。”

欢哥招招手,让我坐他近一些:“原来我还打算再好好磨练你两年,可是现在看来不行了。”

他似乎笑了笑:“我已经没有太多时间了。”

“欢哥,你的身『体』?”我『脱』口道。

欢哥摇摇头,然后他喘息了会儿,忽然坐直了身子,随即他的眼神渐渐变得犀利起来:“哼,你放心,你欢哥没这么容易倒下的。”

他凝视着我:“小五,我现在有一些事『情』要和你说,我说的时候,你不要打断我,也不要提问。

等我说完,你有什么问题,我会回答你的。”

“是。”

我下意识的也坐直了身子。

“我相信今晚你到这里来,一定有些意外。

人人都以为我叶欢在本市不过是有一点小钱,几家夜总会,餐厅,加起来不过几千万的资产,大大小小算是一个小富翁,在地方上有点权势,和上面也能说得上话,说得好听点,是一方豪杰,说的难听点,是一个地方的土财主。”

我脸上没什么表示。

“可是现在我准备把手里的一些事『情』一点点的告诉你。

今晚你看到的这家『赌』场,还有这家酒店,都是我的名下资产……不过却并不是我的『私』人产业。

相信以你的聪明,一定能猜到,在这个地方经营一家这么大规模的『赌』场,需要有多大的能量才能罩得住!我可以告诉你,这家『赌』场每年的利润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是一个普通人连想都不敢想的数字!可是,这些钱虽然由我管理,由我经受,却并不是都属于我的,我只能在其中占据不到百分之十而已。

我可以告诉你的是,这家『赌』场的背后,有很多人,或者说很多势力,很多组织。

这家『赌』场的利润,要分配给这些背后的大人物们!而背后的这些大人物们,有的出钱直接在『赌』场里占有一定的股份,有的则并不出钱,虽然不出钱,但是因为他们的存在,也能给『赌』场带来最安全的保护伞……只要有这些人在,『赌』场才能继续生存下去。

这里,这家『赌』场,这家酒店,就是很多很多无法放到台面上来的资金,拢聚在一起,然后为这些组织,势力,大人物们敛财的一个渠道!而我叶欢,虽然是这里的负责人,却只不过是被推到前台来的一个代表而已。

我代表者背后的这些人,我的职责就是为他们经营这些产业,同时负责每年的利润分配。

换句话来说,我是一个掌柜的,却不是真正的老板,你明白了么?”我点点头,同时暗中咽了一下口水,感觉到嗓子有些发干。

欢哥的脸『色』严肃:“我不能告诉你我背后的那些组织或者势力是哪些人,这些东西更不可能让你知道……事实上,就连我自己,都并不太清楚,我唯一知道的,就是每年经过我手里分配出去的很多利润,流走的方向都很惊人……”我不自觉的换了一个坐姿。

“小五,我一直很喜欢你这个小子。

四年前开始,我就很欣赏你,当你是自己人。

你很聪明,却从来不外露。

我说了,我喜欢聪明人,但是聪明却不张扬,就更可贵了。

年轻人,有这种心态很难得。

我放你在夜总会里磨练,你这两年不显山不露水,做事『情』也懂得分寸,我很满意。

现在,今晚你也看到了……我在外面的那两家夜总会,还有市里的餐厅,出租车公司,不过是一点小产业,换句话说,那是对我身份的一种掩饰。

我真正的产业,是在这里,我同样也可以告诉你,类似这里的这种地方,不仅仅在本市有,在南方的其他地方,一共还有两三个同样类型的产业,这些地方,一半都在我的名下,每年都创造大笔大笔的利润出来!”“任何一个『国』家,都有腐败,有见不得『阳』光的东西,我们称之为黑暗势力,这种黑暗的东西,官场里有,商场里有,任何一个行业领域,都有!而我这个地方,背后的资金来源,就很复杂。

说一个最最简单的名词,或许你就明白了,我这里的一切利润,都是‘黑钱’。

我不是黑社会,但是任何黑社会都绝对不可能做到这么大的规模!因为任何一个黑社会组织,都不可能找到这么多庞大的组织或者势力,这么多大人物在背后撑腰!这些东西,我原本不想这么快就让你接触到……”欢哥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我忽然察觉,欢哥的脸『色』有些苍白,眼神里有种很虚弱的东西。

“小五,我是真的把你当成自己人。

甚至当成是自己的小弟,或者子侄,我叶欢没有亲人,没有老婆孩子。

我有的时候也会犹豫,要不要把你拉进来这个***。

或许,让你继续留在夜总会里,然后赚点小钱,将来给你找一个能放在太『阳』下面的位置坐坐,安安分分干一辈子,对你才是真的好吧。”

我感到自己喉咙里有种东西仿佛堵住了,身子不可抑止的在颤动,嘶哑着嗓子喊了一句:“欢哥……”我知道欢哥对我好,一向对我另眼相看,可是却从来没有想到欢哥居然是这么看我。

现在想想,欢哥常常找我陪他喝茶吃饭,找我陪他打拳健身,偶尔也会拍拍我的肩膀,仿佛把我当成自家小弟一样。

欢哥摆摆手,示意我不要说话,然后他表『情』肃穆,缓缓道:“小五,今晚有一件事『情』,我需要做出决定。

现在我给你一个选择,就是你自己愿意不愿意跟我进这个***。

我可以很明白的告诉你,进了这个***,你可能会得到你想象不到的财富,金钱,地位!一个普通人梦寐以求的东西,你都会得到!但是同样的,你一辈子都摆『脱』不了这些东西……你也会永远走不出这个黑暗的***,就算你想走出去,除非……你死!”欢哥深深吸了口气:“小五,还记得我常常对你说的话么……这个世界上,任何东西,都是有代价的!你得到多少,就要付出多少代价!”说完这些,欢哥深深的看着我,他的眼神里有一些期待,似乎又有一些不忍。

看着欢哥,我心里有些『激』动。

别的我或许不明白那么多,我只记得一件事『情』!五年前,我因为帮一个好兄弟出头,动手伤人,把人打成重伤,卖了父母留给我的房子赔偿给别人,还欠了很多钱!当年我还在欢哥的夜总会里端盘子,每个月赚几百块勉强养活自己!就这样,我因为还要还债,有的时候甚至没有钱吃饭!而最最可笑的是,我的那个好兄弟,事后却跑得没了影子!我只记得有一天,我因为饿得受不了,偷了厨房里给客人准备的一份鸭脖子,结果被人抓到了一个包间里。

后拉我才知道,那个点心是给欢哥准备的。

当时欢哥没有对我怎么样,只是简单的问了我为什么要偷东西,我说了。

欢哥当时看了我一会儿,问了我一句话:“你的那个兄弟跑了,你后悔帮他出头么?”我当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抬起头看着他,道:“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吃!当时我不知道他会对不起我,我就还当他是我的兄弟!只要他是我的兄弟,我就一定帮他出头!”欢哥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对我说了一句话:“今天开始,你跟我混。

以后你就是我叶欢的人,有事『情』我会罩你。”

没有欢哥,就没有我陈『阳』的今天!“欢哥,我陈『阳』的命是你的,这句话我五年前就说过。

没有你,我现在可能还在夜总会里端盘子,还在睡贫民窟!”我缓缓说道:“你要我做什么,我陈『阳』都不会皱一下眉头!在我心里,你就是我的大哥!”欢哥脸上没有表『情』,只是目光里似乎有种淡淡的伤感,然后他叹了口气:“好吧,小五,我知道你会这么选择的。

你的脾气和我当年一样……嘿嘿!当年有人带我走进这个***,今天,我带你走进这个***,一切都是命!”他摇摇头,然后手指在桌面敲了几下,咳嗽了一声,正『色』道:“现在有一件事『情』,你听好了。

刚才那个『女』人,她的名字叫杨微,来自美『国』。

她背后的家族,是美『国』拉斯维加斯『赌』场的后台老板,是『赌』城背后的几个大家族之一,我和他们有一笔生意要做。

简单的说,就是我这里每年创造出这么多利润,却都是黑钱,不能放到太『阳』地下,而在美『国』,『赌』博是合法的!所以,我们的生意就是,把我们的这笔巨大的利润想办法转移到『赌』城去,然后把它洗白!”顿了一下,他缓缓道:“这件事『情』,自然是我自己出面负责,不过我身边需要一个信得过的人,而除了你和金河之外,我找不到任何一个可以让我信任的人了。”

我心里砰砰乱跳!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欢哥桌前的一个小小的通话器响了,欢哥皱眉,按了一个按键,从通话器里传来了仓『玉』那从容淡雅的嗓音:“欢哥,杨小姐刚刚领取了一笔筹码,现在有一些『情』况需要向您汇报。”

“什么?”欢哥简短的问了一句。

仓『玉』在那头沉默了两秒钟:“她身边带来的两个家伙,都是高手,才不到十分钟,已经在两个VIP贵宾室前面卷走了两百万,而且看杨小姐的样子,似乎没有收手的打算。”

欢哥冷笑了一声,淡淡道:“随她吧,吩咐下去,她想赢多少,就让她赢多少!”说完,欢哥把通话器关闭了,看了我一眼:“小五,看来这位杨小姐似乎对我刚才很不满意啊。

现在这样做,大概是故意表示一下她的不满吧……哼。

陈『阳』,这个『女』人很骄傲,她有些不大看得起我们,和我们合作的事『情』,是她家族的意思,她本人似乎是反对的。

现在么,你可要好好干,咱们做一出好戏,让人家瞧瞧!”【兄弟们,看完书留下几票再走啊……】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7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