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二十二章 【欲望之夜】

第二十二章 【『欲』望之夜】坦率说,我倒是很想和欢哥一起出去再见见那个名字叫杨微的『女』孩。

不知道为什么,她似乎很吸引我,不仅仅是因为她的漂亮。

而是她身上似乎有种特质,让我有种想靠近她仔细观察的冲动。

她眉宇间的那一丝狡猾聪慧的目光,那冷淡中却充满了自信的笑意……当然,还有她那张漂亮的脸蛋。

漂亮的『女』人我见多了,可是她这样美丽的『女』人,我真的很少见。

不过欢哥没有再出去的意思。

他只是对我笑了笑,然后挥了挥手,召唤了金河进来带我出去。

“你今晚可以休息一下,明天白天我再带你在这里走走。”

欢哥没有对我再说什么,或许,他觉得今晚已经对我说了很多,现在恐怕是应该给我点时间让我好好消化一下吧。

我走出『赌』场的时候,并没有再遇到杨微,她大概是在某个VIP贵宾室里。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那天晚上杨微先是在『赌』场里的VIP贵宾室里赢走了一千万,不过后来却故意又输了出去。

她的这种作法,大概只是为了向欢哥表达一点她的不满吧。

『赌』场里有镇场子的『赌』术高手,不过欢哥却并没有让那些人出面。

而杨微带来的两个随从都是拉斯维加斯的好手。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金河带着我走进了专用电梯,然后下降到第八层之后,领着我来到一个房间门口。

“进去吧,好好休息,明天一早我会来带你出去。”

金河的语气丝毫没有起伏,推开房门让我进去之后,他就离去了。

这是一个很豪华的套房,走进来,脚下是柔软的地毯,踩上去非常舒服,我想就算在地上翻几个跟头,恐怕都不会感觉到硌人。

外面是一个很宽敞的客厅,沙发是真皮的,造型很典雅,墙壁上是液晶电视,我走进房间的时候,天花板上的一站水晶灯才缓缓的亮了起来,光线是逐步加强的,很柔和。

而我才意识到自己并没有按任何按钮,大概是有什么感应器吧。

客厅里的家具都很『精』致,整个房间的『色』调偏向一种凝重,仿佛那种沉淀之后的香槟『色』,客厅里还有一个酒柜,我走近看了两眼,里面放着一排各『色』洋酒,下面一层则是挂好的一排水晶酒杯。

我深深吸了口气,就算我没来过这种地方,也能看出这个地方的档次了!酒柜前是一个家居式的小吧台,我从里面找出了一个小小的调酒器,给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找到下面的冰箱里,拿出了制冰机加了两个冰块,然后一口把酒吞了下去。

灼热的酒液顺着我的食道流入了胃里,那道热流仿佛在灼烧我的『胸』腹,感觉很舒爽,我不由得打了个『激』灵,长长的舒了口气。

我脑子有些乱,更有些『迷』茫……或者说,对明天有了几分期待,几分好奇。

QuAnBen5.CoM。全*本*5

欢哥到底准备弄的是什么大计划?他到底想让我做些什么?当然,最让我心『情』『激』动的是,今晚我遭遇的这些事『情』……这是多少钱哦!想起我计算的那个数字,就在此刻,我坐在房间里吧台前喝酒的时候,楼上的『赌』场还在不停的攫取金钱,赚取财富!那一个个筹码,一笔笔美元,就被那些人随意一般的扔了出去……真是腐败奢侈啊!不过我承认,在我扔出那些筹码的时候,尽管我脸上装作不动声『色』,可是我的心里却真的狠狠猛跳了几下!看着手里的一万美元就这么在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里扔了出去,我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是怎么想的。

那毕竟是一万美元啊!是大多数普通人一年都赚不到的数字啊!或许直到今天,我才发现原来自己生活的那个世界是多么纯洁!不是么?我是在一家“高档”夜总会里工作,可今晚我才明白,那家夜总会所谓的高档,也只是相对于普通人而言的。

金碧辉煌很高档么?一个晚上的消费也不过几千而已。

那里的小姐很高档么?只要你肯扔出几千块,随时都有人肯『脱』光了贴上来!可这里呢?我甚至看见有的『赌』客一把赢了筹码,随手就扔了几个给身边的美『女』,连眼皮都不眨一下!更可怕的是……见鬼,我甚至不小心看见了『赌』场里的一个陪客人的美艳『女』郎,她身上穿的那套晚礼服,可不是什么廉价货!范思哲!我半年的收入,恐怕都买不起她身上的那件衣服!而她手腕上的那块手表,是“卡迪亚”的,价值好几万!我曾经看到夜总会里一个小姐戴过——当然,夜总会里的那个小姐戴的是几百块的仿制品。

而这些客人们,他们随意扔着成千上万的筹码,脸上带着漠然的表『情』,身边搂着平常人恐怕一年都看不到的美『女』,手里端着一杯就价值寻常人一个星期生活费的昂贵的洋酒……这些,就是所谓的上流社会么?我又灌了一口酒。

必须说,我心里充满了一种矛盾的念头。

一方面,我为今晚的所见所闻而感到震撼,另外一方面……我还有些期待,对于明天的期待!不得不承认,今晚大把扔着钞票的时候,我心里除了茫然之外,也有那么几分……好像很爽!喝了两杯酒,我的头又开始有点疼了。

轻轻按了按太『阳』『穴』,我想起了木头的告诫,我这几天真的不该喝酒的。

我抬起头,看着酒柜的玻璃上倒映出来的自己的人影,有些模糊,又似乎很清晰。

原本当初受伤的时候,为了『处』理伤口,医院把我头顶中间的头发剃掉了,我为了美观,干脆出来之后就找了地方把头发全部剃短,现在虽然看上去有些别扭,却也不太显得突兀。

玻璃上的那张脸,有些涨红,眼睛里有一种闪亮的光芒……那是我么?我对着玻璃笑了笑,嘴角牵扯出一丝苦笑。

想起欢哥的那句话:“这个***,你走进来,就再也出不去了!”不过,更加让我心里震撼的是欢哥的另外那句:进了这个***,你可能会得到你想象不到的财富,金钱,地位!一个普通人梦寐以求的东西,你都会得到!我承认我心动。

我真的心动!我陈『阳』也是一个年轻人,也同样有野心!也同样希望能有一天出人头地!摇摇头,我干脆端着酒杯坐了下来,就坐在地上柔软的地毯上。

就在这时候,我忽然听见了套房里面的卧室门轻轻打开了……一个苗条柔弱的人影从门口探出了半个身影,借着房间里柔和的灯光,我看见一张娇媚美好的脸蛋正对着我,睡眼惺忪,衣衫半截,露出雪白粉嫩的半个香肩,还有那『胸』前低低的一抹『胸』衣下让人心跳的隆起……我怔了一下,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那个人影却仿佛受了惊吓一样,发出了一声短促的惊呼,然后飞快的缩了回去。

嗯?不过随后,门又打开了一点,这次那个人影轻手轻脚走了出来,她似乎有些犹豫,又有些畏惧我的样子。

我这才看清楚,原来是晚上陪欢哥洗澡的时候,进来的那两个美丽的双胞胎少『女』的其中一个。

她似乎刚刚睡醒的样子,长发披肩,有些凌乱,脸上带着几分红晕,有些慵懒的样子,全身只穿着一件雪白的衬衫,借着灯光的朦胧,她的衬衫下似乎只有一件内衣,而衬衫的下摆,则是一双滚圆结实的长腿,灯光之下,看上去细腻光洁,看得我一阵眼晕。

『女』孩似乎有些羞怯,走近了几步,就迟疑的停留在那里,似乎不知道要不要过来,那一双修长的腿就这么完全暴露在我的视线下,她的双腿并拢,很直,小巧『精』致的双足踩在地毯上,我甚至感觉到她仿佛在发抖。

我立刻明白过来,她是欢哥安排在这里等我的。

想到这里,我忽然笑了一下,然后看着这个『女』孩,我们就这么对视了几秒钟,我才开口:“是你……你是姐姐还是妹妹?”『女』孩这才猛然冷静了下来,似乎是想起了自己来到这里的目的,脸上露出几分紧张,咬着嘴唇,小心翼翼走到我身边,伸手似乎是想拉我起来。

我一把攥住她的小手,手掌有些凉,不过却很软,是我喜欢的感觉。

然后我用力一拉,『女』孩低呼了一声,已经跌到了我的怀里。

我凑过去,在她瑟瑟发抖的脖子上嗅了一下。

很香!“你不会说话么?你是姐姐还是妹妹?”我笑了笑,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上去温和一些。

“姐姐……”我终于听见了她说话的声音,不出意料,也仿佛兔子一样柔弱,声音有点尖,但却很好听。

我有些感到微微奇怪,我看到她眼神里的那一丝慌乱并不是伪装出来的,而是真正的有些畏惧我,而此刻我们两人身『体』紧紧贴着,我捏着她的手腕,也能感觉到她的脉搏跳动很快。

我知道她是做什么的,坦率的说,她是来“服侍”我的。

想必这也是她的职业了。

有些职业的小姐,都会故意装出一种单纯的姿态,或者小鸟依人的模样,用来取悦客人。

可是我却看出,她的表『情』不是装出来的,而是真的。

“你在害怕?”我奇怪道。

『女』孩点点头,不过随即脸『色』有些发白,又赶紧摇了摇头。

“那到底是怕还是不怕?”我更好奇了。

这次『女』孩连头都不敢动了,只是用眼睛直勾勾看着我,眼皮都不敢眨一下。

我感到有些好笑。

看着这个惊慌如兔子一样的少『女』,我忽然心里生出几分邪念来,缓缓探出一只手,几乎是自然而然的就从她的衬衫衣襟里滑了进去……少『女』如丝质一般的肌肤,细嫩得仿佛滑不留手,我的手顺着她柔软的腰肢缓缓的游走,然后悄悄的攀登上她『胸』前的一个饱满的蓓蕾……『女』孩“嗯”了一声,身子骤然僵『硬』了几分,不过随即又软了下来,看着我的眼神里,忽然多了几分古怪的目光。

就仿佛认命一样,她幽幽看了我一眼,然后缓缓闭上了眼睛……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7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