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二十二章 【邪恶的好人】

第二十二章 【邪恶的好人】

过了良久,大概是察觉我并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少『女』才缓缓睁开眼帘,诧异的瞧了我一眼,却正好看见我带着玩味的目光盯着她,她吓得立刻闭上了眼睛,然后又再次缓缓睁开。

“好了,别玩了,你很怕我是不是?”我笑了笑,扶着她站了起来,然后伸手在少『女』翘挺的臀部上轻轻一拍,笑道:“我不管是谁派你过来的,现在我感觉很累,想洗个澡,暂时不想做别的——你这么怕我对你做什么吗?”

这次少『女』似乎学乖了,没有敢再点头或者摇头。

“去帮我放洗澡水吧。”我叹了口气。忽然觉得没了什么兴趣。

少『女』愣了一下,我皱眉道:“怎么了?你不会是连洗澡水都不会放吧?”

『女』孩这才匆忙从我怀里钻了出去,一溜烟跑进了洗手间里。不过我察觉到,她的目光似乎带着几分惶恐一般朝着卧室里看了一眼,然后才无奈闪身进了洗手间。

我心里一动,悄悄走进卧室,打开了房门……

卧室很大,足足有近百平方米,这么大的卧室,我从来没有住过。

首先落入我眼中的,是一张硕大的『床』!真的很大!目测看来,这么大的『床』上,至少可以让四五个人并排躺下了!

这么大的一张『床』,无疑是很适合“胡作非为”的一个地方。

不过真正让我心动的,还是现在躺在『床』上的人!

一袭乱发披散开来,遮挡住了大半边雪白的脸蛋,一个同样穿着雪白衬衫的少『女』静静的横卧在『床』上,她的身上披着一条柔软的丝被,不过被子的一角已经被掀起,少『女』的两条长腿完全暴露在空气当中,其中一条腿还蜷缩了起来,形成了一个让我呼吸加快的优美弧度……

她还在甜睡,呼吸平稳,一只小手紧紧抓着被单的一角,脸蛋上仿佛带着几分忧虑,似乎睡眠之中梦到了什么不快乐的事『情』。

我缓缓走到『床』边,轻轻坐了下来,俯下身子仔细观察了她几秒钟,确定了这是双胞胎中的另外一个,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她的睡姿很『诱』人,衬衫的下摆有些卷起,甚至连下面的那条白『色』的棉质小内裤都没有遮挡住,少『女』的气息很香甜,我的手指忍不住搭在了她的小腿之上,然后轻轻的往上滑动……

我注意到,凡是我手指触摸过的地方,肌肤上都『激』起了一片片细微的小小的红晕,少『女』在睡梦中,似乎下意识的扭动了一下双腿,然后身子忽然朝着我靠过了几分,双手仿佛无意识的抱住了我的腿,鼻子里发出了一声仿佛呢喃一样的哼声,继续甜甜的睡梦。

我尽『情』欣赏她的一双长腿,然后手指继续往上,贴着她大腿的内侧边缘,这才停顿住了。

她的内裤是白『色』的,棉质,样式略微有些土,不过配这种年纪的少『女』,却反而凸现出一种奇妙的魅力来。尤其是小腹下的那一个小巧的肚脐,还有少『女』平坦光滑的小腹,以及……以及……内裤下那微微凸起一点点的隆起,在内裤勾勒之下隐隐显露出的那一点点丘壑的轮廓……

QuanbEn5.COM,【全‘本’网。COM】

我已经感觉到到自己心跳加快了!

就在我的手已经忍不住顺着内裤的边缘轻轻『插』进去一点的时候,忽然,少『女』身子猛的一颤,那双眼睛猛然睁开,就这么瞪圆了眼睛惊恐的看着我,她的一只手掩着嘴巴,似乎竭力压抑着自己才没有叫出声音。

我下意识的缩回了手,看着她,脸上才露出一丝尴尬的微笑。

“你……”『女』孩抿了抿嘴唇,用力揉了揉眼睛,脸上露出红晕,然后眼神里的惶恐一点一点的消失,最后用低得仿佛蚊鸣的声音开口:“先生……你回来了?”

看着她惊慌如小鹿一样的眼神,还有『玉』『体』横成的『诱』人模样,我感到心里一股名字叫做“『欲』望”的东西如野草一般疯狂的滋长起来!小腹之下一团火苗腾的就熊熊燃烧起来!

面前的这个少『女』,就仿佛是我最可口的美餐!而她的身份,也让我心里提醒自己毫无顾忌!!

我伸手毫不客气的把她用力拉入自己的怀里,然后一只手已经从后面伸了进去,用力包裹住了少『女』的臀部,轻轻揉捏,感受着少『女』肌肤的弹『性』,然后小心翼翼的从双股之间缓缓探了下去。

『女』孩几乎是发出了一声呻吟,看着我的眼神有些哀求,又有些幽怨,不过这些却全部成为了刺『激』我『欲』望的动力!我用力把她推倒在『床』上,然后翻身上『床』,压在她身上,先是飞快的扒掉了她身上的衬衣,然后伸手到她身后轻轻一捏,就解开了『胸』衣的扣子。

今晚遭遇的一切,此刻就在我脑子里好像幻灯片一样的来回播放,我心中仿佛有一团被压抑了一个晚上的东西,此刻终于肆无忌惮的沸腾勃发出来!

这种东西,叫做『欲』望!

不仅仅是对此刻我身下少『女』的『欲』望,不仅仅是『性』,仿佛是还有点别的……

别的!!

我如一条饥饿的狼一般,仿佛想急于吞噬什么,或许不仅仅是近在眼前的美『色』……还有别的什么……

别的!!

身下少『女』扭动得越发厉害,我感觉到手指触碰到了一个柔软的地方,我知道,少『女』最后的阵地已经被我攻陷!我气喘如牛,身下的少『女』发出一声娇吟,身子忽然停止了扭动,甚至在我试图『脱』下她白『色』内裤的时候,还微微抬起了臀部配合我的动作……

我用力抱住她,似乎她芬芳的身『体』是吸引我一切的本源,我用力的揉,仿佛要把她的身『体』揉碎了和自己合而为一!少『女』已经似乎无法忍耐我的粗暴,鼻息急促,口中发出了无意识的略带痛苦的低吟,那眉头微微蹙着,眼神『迷』离。我已经感觉到自己内心的什么东西被点燃引爆了!飞快的除去了自己的衣衫,一手抬起她修长结实的双腿,将她的身『体』压成一个微妙的弧度,然后用力压了下去……

就在我刺入了那一瞬间,她忽然睁开眼睛,眼神里满是痛楚,那张娇媚如花朵一般的脸蛋上写满了痛苦,疼得额头上冷汗都下来了。

她忽然用力抱紧了我,她是如此的用力,以至于我一时间被她丝丝勾住,连丝毫都动弹不得,随后,她吸着气,仿佛疼得声音都颤抖了起来,随后,我耳边响起了她哀求的声音:

“求、求求你,要了我之后,放过、我姐姐好不好?”

她的声音里带着无限的痛苦,哀求,仿佛一只可怜的猫儿,又好像是一只在案板上挣扎的鱼。我忍不住近距离看了她一眼,她那张脸蛋已经疼得变形了,一双大眼睛里已经有泪水流出来。我不知道那眼泪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屈辱?是为了『肉』『体』的疼痛?

我只感觉到自己被夹得很紧,我甚至完全动弹不得,稍稍一动,身下的她就疼得眼泪直流……

怎么会这样?!

我忽然松开了她,挺身离开她的身『体』,居高临下审视着这个『女』孩。她脸上的疼痛绝对不是伪装出来的……而在***阵里打滚出来的我,自然也明白『女』孩脸上的疼痛代表着什么!

“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姐姐……我,我会让你满意的……我一定会的……”说完,那双无力的小手又伸过来,美『玉』一样的双臂似乎想重新搂住我,可是我却忽然退后了。

如果说心里那种莫名其妙的复杂的『欲』望『激』发了我的狂乱,那么眼前少『女』哀求的眼泪,却让我的心一分一分的冷了下去。

就在这时候,我忽然听见扑通一声……

回头看去,卧室的门口,另外一个双胞胎少『女』目瞪口呆站在那里,看着我赤身『裸』『体』和她的妹妹纠缠在一起,看着『床』上哭泣的少『女』,她忽然脸『色』惨白,然后坐倒在了地上。

她的衣服有些『潮』湿,显然是刚帮我放好了洗澡水,只是一双眼睛里却带着悲伤。

我忽然心里有些堵得慌,我坐了起来,拿起自己的裤子穿好,然后想了想,拉过被单给『床』上的少『女』盖住,这才深深吸了口气:“怎么回事?”

我有些茫然。

从今晚洗澡的时候,她们的表现看来,应该是很“专业”的,可是现在看来,又似乎很“业余”。

“好了,别哭了。”我叹了口气,然后把门口的『女』孩拉了过来,让她坐在我的身边,尽量用平和的语气道:“我问你们,派你们来我房间里,是你们被强迫的?”

摇头。

还好,我松了口气……否则我岂不是成强『奸』了?!

“那就是你自己不愿意陪我,是么?”

我不觉得意外。这种事『情』我遇到很多。

现在这年头,就算是当小姐出来卖的,也有权力选择不和客人上『床』。我就遇到过在夜总会里,有的客人不管砸多少钱,小姐因为看客人不顺眼,宁可少赚钱,也不肯陪客人出场。

这年头,什么事『情』不都讲究一个双向选择么?所以,嫖客和小姐,也不例外吧?

两个『女』孩听见我问话,却都僵住了,既不点头也不摇头。不过我没有心思在这个问题上纠缠,淡淡的看了『床』上的妹妹一眼:“刚才……你是第一次?”

『女』孩没说话,不过从她眼神里的凄凉,我已经得到了答案。

“好了,我从来不喜欢勉强『女』人,也不是那种好『色』不要命的主儿。这回子事『情』,强扭的瓜不甜。我不要你们陪了,你们可以出去了。”

哪知道这句话出来,两个『女』孩同时吓得脸『色』煞白,连哭都不敢哭了。小身板儿瑟瑟发抖,仿佛筛糠一样。我看出点门道来,知道她们肯定不敢出去,多半是有人『交』代过,又或者这里的规矩严,半夜从我房间里出去恐怕要受罚之类的。

凭心而论,我觉得这种事『情』蛮『操』蛋的。这两个小妮子的确水灵,娇嫩『诱』人,清纯可人,而且居然还是极品的双胞胎,还是小雏儿!这样的货『色』,不管她们出于什么原因出来干这个,绝对是高价了!放在外面,就算叫价六位数,都绝对有大老板肯出价!想不到欢哥倒真的把她们送到我嘴边来了……

“好了,你们别慌了。”我已经拿起外套披在身上,指着两个丫头:“你们别出去了,就在这里待着。我自己出去走走。”

丢下两个小丫头不管,我已经走出了房门。

我不想问她们为什么哭,为什么事到临头,却表现得这么不专业。事『情』很明显,这两个少『女』太小了,或许是心里还没完全堕落,或许是内心的羞耻心作祟,又或者是只是不喜欢我,不想被我圈圈叉叉……

总之理由可能是多种多样的,不过这都和我陈『阳』没太大关系。

我走出房门,走向走廊前最近的一个电梯,直到进了电梯,我才忽然想起:

靠,我刚才和『床』上那个小妞那一下,好像应该已经“进去”了,这样算来,岂不还是夺去了人家的那层膜?

我无言的笑了笑。

并不是我对两个『女』孩的眼泪不心软,只不过,我已经见了太多沉沦堕落的故事。

这不怪谁,要怪就怪命运吧。

堕落,有的时候就是这么回事儿,既然走到这一步了,婆婆妈妈的反而让自己难受,有的时候,就要有那种“跳河一闭眼”的劲儿,哪里来这么多缠绵悱恻?

我努力的强迫自己往恶意和冷血的方向去想,可惜,想了会儿,忽然发现原来我远远没有自己想得那么冷血,我还是对那两个『女』孩产生了怜悯心!否则的话,我也不会从房间里跑出来了!

或许,我真的是“一个好人”吧。

电梯停在了一楼,我走出大厅,这里的大厅和普通酒店的格局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只不过前台后面站的都是非常漂亮的美『女』,看着倒是挺养眼的。

我走出大厅,来到外面。

和很多酒店一样,这里外面有一个大型的喷水池,我走到水池边坐下,仰头看了会儿星星,这里距离城区有一定距离,天空中的星图也似乎清晰了许多,我看着看着,忽然叹了口气,摸了摸空空的口袋。

唉,这时候要有一枝香烟就好了。

就在我叹息的时候,忽然听见一阵马达轰鸣的声音传来,随后就看见酒店旁边地下停车场的出口,一道红『色』的旋风席卷而出!一架造型极其嚣张的跑车仿佛怪兽一般带着怒吼咆哮飞驰电掣而出!那明晃晃的车头灯晃得我睁不开眼睛,我下意识的抬起手挡住了自己的脸孔。

跑车优越的发动机发出悦耳的轰鸣,汽车带气一阵狂风从我身边飞驰而过,却忽然听见一阵急刹车的声音,汽车围绕着喷泉转了一圈,重新飞到了我的身边,猛然停顿住,轮胎在地面划出了一条惊心触目的印记!

我『独』享星空的心『情』被打搅,略微有些不悦,却忽然看见跑车的车门缓缓打开,从里面露出一张清丽动人,却带着无限冷漠自信的脸庞。

啪!

杨微掏出打火机,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细长的『女』士香烟,坐在跑车里看着我,借着打火机的火苗光芒,她的一双的眸子在深夜之亮得吓人!

我看了她几秒钟,忽然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开口道:“有香烟么?”

杨微眉『毛』一扬,似乎抬眼仔细瞧了我一下,然后飞快的扔过一个银质的烟盒。我伸手接住,又看了她一眼,杨微眼神里有些复杂的东西,忽然那一对『性』感冷艳的双唇轻启:

“上车!”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7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