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二十五章 【内衣】

第二十五章 【内衣】我没有玩儿过蹦极游戏……我想来觉得那种,让一个人好端端的没事干,身上绑根绳子就从悬崖上往下跳……什么?刺『激』?你身上不绑绳子往下跳!我保证更刺『激』!纯粹是一种神经病运动!什么挑战极限?我看是挑战死亡差不多。

可问题是,死亡有什么好挑战的?迟早一点,人都要被死亡干趴下的。

再说了,这世界上,从人类到畜生,从灵长目到竹节虫……有哪种生物是能战胜死亡的?迟早一点都化成灰……正因为我没玩过蹦极,所以我没有『体』验过这种从高『处』自由落『体』的感觉……不过现在我知道了……这感觉,很不爽!坠落的时候,我的心猛的拎了起来,仿佛一口气憋在『胸』口就出不来了,全身的血液似乎一下都涌到了头顶!不过说实话,我这样还不能算完全的自由落『体』,更像是从山坡上“滚”下来的。

山坡大约接近九十度,可毕竟还是有一点坡度的。

我一路滚落下来,也不知道多少地方磕磕碰碰,开始遇到第一块石头的时候我还疼得惨叫,可很快我的惨叫就被第二次碰撞给堵回嗓子眼里去了,全身也不知道多少『处』伤口,最后干脆整个人都麻木了!幸好没有什么石头碰到我的脑袋,否则我今天就要把一条小命丢在这个地方了。

下坠的时候,开始是一片石头坑坑洼洼,而下面则是一片树林,还有两三株歪脖子树偏偏扎根在山坡上,我好死不死的撞了上去,一阵摧枯拉朽,直接砸断了一根之后,顺利挂在了第二根上面,可惜我后面还有一个杨微,不偏不倚正砸在我身上,于是借着她的力道,下面的那棵树承受不住了,两人一头又栽了下去……等我终于落地的时候,只感觉全身猛的一震!那震动几乎要把我的腰震断了,我已经记不清一路上撞断了多少树枝,落地之后第一个反应就是:疼!全身没有一个地方不疼!疼得钻心!我没有晕过去,要是晕过去恐怕反而舒服了!我感觉自己连喘息都带着颤抖,眼前一阵阵的发黑,抬头看天都变『色』了,忽黑忽红的,我这才意识到,是头上流血了,挡住了眼睛。

我挣扎了一下,先试探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好像『情』况还没糟到家,似乎各个零部件都还在,没缺什么,只是内部是否完好就不知道了。

我知道常识,这种高出坠落下来的人,落地后先不要用太大力气动作,而是最好一点一点的尝试自己的各个部位,看看能否使上力。

可惜,我努力了一会儿,觉得实在是没有力气动弹,只能躺着干喘气。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感觉四肢恢复了一点控制力,挣扎着努力坐起半个身子,却立刻疼得差点当场昏死过去!我的左手臂似乎骨折了,轻轻一碰都疼得直淌冷汗。

QuanBen5(cOM)。全本小说网

我咬牙扶住自己的左臂,捏了一下,疼得直哆嗦。

周围是一片林子,并不茂盛,往上看了看,才看见山坡。

不由得生出几分劫后余生的感觉来。

我真是命大了!从这里往上看,这山坡很高,至少有几层楼那么高了,不过幸好不是完全九十度,否则一头栽下来,我不死也重伤了。

这么滚下来,倒是减缓了不少下坠的力道,中间有被几株小树树枝挡了几下,现在看来,唯一的重伤就只有左臂骨折了。

我一面吸着凉气,一面往左右看去,果然看见杨微头朝下趴在我身边不远,她身上的皮衣破了好多地方,一道一道的划痕,早已经破烂不堪,头上身上全是灰土。

我坐着喘息了一会儿,才终于又攒了点力气,朝着她爬了两步,忽然感觉到右脚的脚踝剧痛,我心里一沉!难道我的脚断了?这可把我吓了一跳!我练的功夫大多都在腿上,腿部如果受了重伤,将来就算治好了,功夫也大打折扣了!我挣扎着把自己挪到杨微的身边,用力把她翻了过来,杨微脸上黑糊糊的,还沾了不少枯草,我心里有些沮丧,也顾不得什么怜香惜『玉』了,用力在她脸上拍了几下。

杨微这才幽幽醒来,睁开了眼睛,刚一动弹,忽然脸『色』一变,眉宇间满是痛苦的神『色』。

“你怎么样?杨微?”“疼!”杨微咬牙低声回答了我一个字。

不过随后她喘了会儿气,终于缓过劲来了,轻轻试着挪动了一下身『体』,好像没有什么重伤,居然坐了起来。

不得不说她运气比我好,因为是一路跟在我后面下面的,有什么磕磕碰碰的地方都先被我扫平了,她的伤势比我轻很多,只是肘关节和膝关节磕破了,鲜血直流,还有就是身上有不少『硬』伤,不过都不严重。

只是可能落地的时候被震了一下,加上惊吓,这才躺了这么久吧。

看她没什么事『情』,我才苦笑道:“好了,从这么高摔下来,能不疼么?你没受更严重的伤就算不错了。”

看着我抱着一只膀子,杨微皱眉:“你的手臂怎么了?”“大概是断了。”

我摇摇头。

杨微凑了过来,就要摸我的手臂,看我躲闪她低声道:“别动,我学过医!”她仔细的捏了两下,然后低声道:“看来是骨折了,你还有其他什么地方不舒服?”“废话!我全身都不舒服!”我笑骂道,不过随即脸『色』一黯:“我脚踝疼,不会也断了吧?”杨微在我脚踝上摸索了一阵,疼得我直咧嘴,她却摇摇头:“不知道,应该没断,不过也可能是你关节出问题了,我现在可看不出来。”

随即她住嘴,脸『色』有些『阴』沉。

我心里一动,低声道:“那些人是来对付你!我们掉下来,他们说不定会追下来的,我脚伤了动不了,你先走吧,找地方躲躲!你身上有电话么?赶紧打电话回去求救!”杨微哼了一声,道:“走?我现在能走哪去?我身上哪里有电话?就算有也摔坏了!”顿了一下,她又道:“他们应该不是想杀我,不然的话一上来就用『枪』了。

看来是想抓我回去……”说到这里,她又垂下头思索着什么。

我叹了口气:“别想了,你赶紧先走吧,就算走不远,也先找个地方躲躲。

他们多半会下来找你的。”

“你呢?”我忽然生出一股怒气:“废话这么多!我当然坐在这里等了!他们抓的是你不是我!到时人家找来,我就躺在地上一挺,装死也好装晕也好,他们还能杀我灭……”说到这里,我不禁闭上了嘴巴。

杀我灭口,这帮人估计真能干出来!他们既然想抓杨微回去,没理由还留着我这个和他们朝过相的人吧?杨微已经站了起来,不理我,转身走开了。

我愣了一下,靠!这个『女』人真这么绝?说走就真这么走,一句话都没有?!不过她只是走开几步就转身回来了,手里拿着一根从地上捡起来的木棍,把棍子扔给了我,然后过来用力抓住我肩膀把我提了起来。

“你拄着棍子,我再架着你,总不能在这里等死,我身上没电话,和我的人联系不上!这里距离酒店有几公里,我们总不能喊救命吧?”杨微不由我反对,已经拉过我的胳膊从她的脖子后面绕了过去,我闷哼了一声,我的这条胳膊断了,被她这么一拉,疼得差点叫出来。

“快点!你想等死么?!”杨微喝了一声。

我知道这时候不能婆婆妈妈,咬牙忍耐,另外一只手抓起木棍,用力支撑着自己的重量。

开始的时候我还不好意思把全部重量压在杨微身上,可是毕竟走了两步实在坚持不住,身『体』的重量终于一点点的从木棍转移到了杨微的身上。

我们两人朝着树林里走去,同时小心翼翼的倾听周围的动静。

树林里一片黑暗,不过幸好我从小练武,黑暗环境中的视力也比正常人强很多,一面看着周围的环境,一面指点杨微。

我们两人这么蹒跚走了五六分钟,大约走出三百多米,我实在坚持不住了,看到左边山坡下有一小块凹进去的地方,往哪里一指:“那个地方应该能藏一会儿。”

走近了一看,这地方的确很隐秘,前面有两颗树正面挡住了视线,而山坡下凹进去的地方足足有两米深,勉强算是一个山『洞』,不过在我看来却更像是一个勺子。

刚才走了一会儿,我头上鲜血流淌不停,已经顺着脖子淌到了身上,还有一些鲜血顺着我的胳膊流到了杨微的脖子上,两人走到那个勺子里坐下,杨微才感觉到自己脖子上粘呼呼的,顺手一摸,一手鲜血,她皱眉:“你怎么流这么多血?”我有气无力的笑了笑:“废话!你从这么高掉下来,你试试!”说完这句我才觉得不对,人家可不是和我一样掉下来的么?想了想又改口笑道:“我这是代你流血!一路下来都是我在你前面当『肉』垫,伤都让我一个人受了,现在血也自然流得多点。”

杨微不说话,勾住我的脖子抱住我的脑袋凑过来看了几眼,语气有些凝重:“你头上怎么受过伤?伤口还没长好就又崩裂了!”“我最近有血光、血光之灾……嘿嘿!”我无力的摇摇头,可是随即动作就停了,因为一摇头我就晕得厉害。

“躺下!”杨微把我推躺在地上,然后忽然对我一瞪眼:“闭上眼睛不许乱看!”说完她转过身去,拉开皮衣的拉链,我从背影看见她用力在自己里面的衣服上撕扯了几下,然后又把拉链合上,转身看了我一眼,也没说什么,拿着手里的一块布条,先给我把脑袋上的血擦了擦,又小心翼翼的给我包扎了一下。

我鼻子里满是血腥气,可隐隐的,头上那块布料上还仿佛带着几分淡淡的幽香……我忽然心里一动,这不会是杨微的内衣吧?(推荐票)(晚上还有一章!)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7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