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二十六章 【荒山野外】

第二十六章 【荒山野外】察觉我在看她,杨微眯气眼睛,冷冷道:“你看什么?”我笑笑,没敢说出来,只是问道:“想不到你仇家还挺多……你不是从美『国』来的么?怎么仇家都追到中『国』来了?”杨微想了想,低声道:“我不知道……应该不是我在美『国』的仇家,我们家族在美『国』没有什么仇人,就算有仇人,也不会追杀到这里来。

我怀疑不是美『国』那里的人干的。”

我怔了怔,心里闪过一个念头:“我们晚上出来的事『情』,有谁知道?”“没有什么人……他们会在这里突袭我们,肯定是跟着我们的车过来的,然后听在远『处』,从树林里摸过来……也就是说,我们从酒店会所里出来的时候,就有人盯住我们了。”

杨微一面想一面说,忽然语气冷了下来:“我觉得不像是我们在美『国』的仇家……好像是这里的人干的!”“这里的人?”杨微笑了笑,她的模样看上去有些狼狈,可是眼神却依然镇定自若:“这很简单……多半是和我们的生意有关系了。

我不是和你说过了么,我们家族内部并不是所有人都赞成和你们的这笔生意,至少我就反对……同样的,你们的内部,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支持叶欢做这笔生意!”“你是说……欢哥的组织内部不合,为了破坏这笔生意,就找人把你干掉?”我语气严肃。

“现在还只是猜测。”

杨微摇摇头。

不过她似乎知道我对这些事『情』不是很了解,也不想在这个问题和我多说,反问道:“我看你的身手很不错,你是不是会功夫?”“嗯。”

“你很厉害啊,我身边的保镖恐怕都没有你这么强。

他们的格斗术肯定不如你,不过他们会使『枪』,你恐怕就不行。”

“哼!”我不悦道:“那是在美『国』!中学生都能拿把『枪』满街跑!你以为中『国』这个地方,谁都能弄把『枪』玩玩么?”杨微笑了笑:“不管如何,今晚幸好有你了,如果不是你,我现在已经遭殃了。”

我嘿嘿笑了两声:“看来你这样有身份的人,安全也得不到保障啊,我原来以为你这种人出门都带着大队保镖的。”

想了想,我忽然脑子里猛然想起一件事『情』:“对了,刚才在上面,那个家伙用『枪』指着我的时候,你怎么一撞到他的身上,他就倒下去了?”那个家伙的身手我是亲身『体』会过的,别说杨微这么个娇滴滴的『女』孩撞了一下,恐怕就是我上去给他一拳,都未必能放倒他。

杨微笑了笑:“刚才我手里有个东西,不过可惜,掉下来的时候丢了。”

“什么?”“微型电棍。”

杨微道:“可以瞬间产生让人麻痹甚至昏厥的电流。”

“靠!”我无力的骂了一句:“你倒是胆子大!你就不怕用电棍打他一下,他手里一失控,一『枪』把我打死?”事实上刚才真的很危险,那个家伙被电了一下,果然手指时空,开『枪』了!不过幸好他被电晕的时候打歪了,子弹擦着我耳朵飞了出去!面对我不快的质问,杨微却冷笑一声:“哼!那你呢?你掉下来的时候拉了我一把!如果不是你拉我,我不会和你一起摔下来吧?”“废话!如果不是我拉你下来,你现在还在上面!早被他们抓走了!”“哼!”杨微语塞,不过却默认了我说的事实。

Www.quanben5.coM(全。本*网)

我们沉默了一会儿,她才低声说了一句:“陈『阳』……谢谢。”

#822;我们在这里躲了不知道多久,大约有近一个小时。

我们说话的时候一直留心注意倾听周围的动静,却迟迟没有人下来追我们,也不知道是他们根本没下来抓人,还是下来过了却没有找到我们。

反正时间多过一分,我们就多一分安全!我和杨微的猜测都是一样,这些人是跟踪出来偷袭的,他们不敢在这里停留太久的。

找不到我们,迟早会离开。

山里的夜晚还是很冷的,我身上多『处』受伤,又流了不少血,此刻半夜三更,吹着冷风,还这么躺在冰凉的地上,不到片刻就冻的全身僵『硬』,后来任凭我如何忍耐,都无法抑止自己的身『体』瑟瑟发抖。

“你冷?”杨微察觉到了我身『体』的动静。

“废~~废话~~得得得得……”我一面说,牙齿一面打架。

其实,按理说我应该迁怒杨微才对,原本没我什么事『情』,这事『情』全是她拖累的,可是我却怎么也不好对她生出什么埋怨来。

唉,人家都把内衣撕下来给我包头上了,我一个大男人,看见美『女』有难,怎么也不可能袖手旁观吧?我忽然感觉到杨微身子动了,她似乎迟疑了一下,然后身子靠了过来,伸手抱住了我,我们两人就这么紧紧贴在了一起。

忽然被这么一个若软的身子抱在怀里,我只觉得心底一颤!她的身『体』柔软之极,仿佛还带着一股淡淡的『女』孩儿家的香气,我不由得一荡……不过随后,我感觉到她的手冰凉,身子似乎也在颤抖。

嗯,原来她也是冷的。

正想着,杨微冷冷道:“你不许胡思乱想,我只是觉得两个人抱在一起容易取暖。”

“我……我倒是准备乱想……可……可是……我我我现在哪还有心思啊~~得得得得……”我感觉脑袋有些疼,又有些『痒』,忍不住扭了扭脖子,却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头似乎顶在了什么地方,好像……软软的……猛然,我明白了什么,杨微气息有些不稳,怒道:“你老实点!再乱动我就杀了你!”“嘿嘿……”我苦笑:“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哼!”杨微哼了一声,不再理会我。

两人都有些讪讪的,我沉默了会儿,道:“我们不能一直这么等在这里吧?得想办法求救。”

“嗯,我车上有定位器,我手下人看我迟迟不回去,就会出来找我的。”

杨微叹了口气:“现在我们不能出去,鬼知道那些家伙是不是还在周围找我们。”

我无语。

我的手机根本不在身上,不过就算在,这种『情』况下也早就摔坏了。

在这种荒山野岭的,就算我们大喊救命,也不会有人听见。

又沉默了一会儿,杨微忽然开口问了我一句:“陈『阳』……你杀过人么?”“嗯?什么?”我有些意外:“怎么想起来问这个?”杨微没说话,我只好叹了口气:“没有。”

“那你的功夫怎么学的?”我苦笑道:“拜托……大小姐……学、学功夫、又不是为了杀、杀人……”说到这里,我忽然心里一动,反问道:“你杀过?”杨微还是没说话。

又沉默了一会儿,我忽然听见“咕咕”两声奇怪的声音,正好奇中,又听见两声“咕咕”,仿佛是什么气『体』滚动的声音……“夷?什么声音?”我忍不住问了一句。

“……”杨微似乎没忍住,没好气道:“我的肚子……我饿了。”

我有些想笑,可是又不好意思:“你饿了?”“哼!不然你以为我半夜开车跑出来干吗?我是因为肚子饿了,听说你们这里有一种很不错的小吃,准备去尝尝。”

“奢侈啊……”我叹息:“酒店里什么吃的没有?你还要开车去市区?”“真正的小吃,酒店里怎么可能有?”杨微淡淡道:“我喜欢吃小馄饨,而且必须是那种路边摊做的,用炭火烧出来的才好吃。

我从小在美『国』唐人街的时候就喜欢吃……酒店里做的,根本没味道!”我无语。

简直是腐败到家啊!半夜开着高级跑车出门,只为了去吃一碗路边摊上的馄饨?!看来有钱人的品味,真的很难说啊……沉默了会儿,杨微又问道:“你今晚又怎么会在酒店下面?一个人坐在喷水池边上看星星?”我想了想:“说实话,你真的应该庆幸我今晚能在酒店楼下遇到你。

否则的话,现在就没有人陪着你一起掉下山坡了。”

杨微笑了:“我已经说过一次谢谢了。”

“嘿……你那么有钱,我觉得你不如还是给我一张空白支票,比较能表达你的诚意。”

“你想要钱?”杨微忽然坐直了身『体』,惊讶的看了我一眼,仿佛看外星人一样:“你是叶欢的心腹,你会缺钱?叶欢对他的手下人一向很好,你在他手下做这么大的生意,怎么会缺钱?”“唉……”我摇摇头,再次说了一句我今晚不知道说了几遍的话:“我不是有钱人的,真的不是。”

“那你是做什么的?”“我是……”我想了想,道:“反正这些资料你也能查到的,何必问我。”

杨微笑了笑,道:“说说也无妨吧。”

我忽然心里一动:“我怎么感觉你好像是故意在逗我、逗我说、说话……”杨微脸『色』有些古怪,想了想,笑道:“那是因为你受伤流血太多,我怕你睡着之后就一睡不醒了。”

“胡说八道。”

我哼了一声,道:“我又不是受了什么致命伤。”

杨微张了张嘴巴……上帝啊!我居然看见她脸红了!这个骄傲冷漠的『女』人,居然好像是在脸红!随后我似乎听见她低声说了一句……“这里太黑了,如果没有一个人陪我说话,我会害怕。”

我看呆了!杨微的脸上闪过一丝羞涩,虽然这一丝羞涩很快就消失了,脸『色』也瞬间就恢复了冷淡,可是那眼波却不由自主的柔和了许多,原本她就是极美丽的一个『女』孩,此刻眼波温柔下来,居然是如此动人!我几乎是不由自主就下意识顺嘴道:“可惜……可惜啊……”“什么?”“杨微,你很漂亮……可是如果你偶尔能多软弱一点,你的魅力会更增加很多。”

杨微脸上闪过一丝羞怒,随即脸『色』沉了下来,咬牙道:“闭嘴!我的事『情』不用你过问!”顿了一下,正当我大感无趣的时候,忽然又听见她用一种更低的声音道:“你……你刚才说什么?我……很漂亮么?”“唉……”我叹了口气:“谁说你不漂亮的……除非他是个瞎子。”

杨微脸上闪过一丝红晕,眼波仿佛又柔和了几分,不过随即她脸『色』一寒,怒道:“我漂亮不漂亮,也不关你的事!”说完,用力一推,我痛呼一声被她推到了地上,牵动了手臂的伤痛,忍不住哼了几声。

不过这次杨微却不管我了,看都不看我,任凭我躺在地上。

我挣扎了一下,单手支撑自己爬了起来,仰身靠在山坡上,喘了几口气,苦笑道:“这年头,夸『女』孩漂亮都会挨骂……难道有人偏偏喜欢被人说成丑八怪么?”杨微却不为所动,冷冷哼了一声:“够了。”

两人又陷入了沉默,我只觉得这个『女』人有点古怪,脾气更是琢磨不透。

过了一会儿,忽然听见她低声喊了我一声:“陈『阳』。”

我没吭声,她又低声喊了一句。

“嗯?”“你没睡着?”杨微似乎语气很轻松:“你说点什么吧。”

我有些心里不悦:“说什么?”靠,这个『女』人变脸比翻书还快!刚才叫我闭嘴,现在又请我说话!“说说你怎么学功夫的?或者说别的也行。”

杨微叹了口气,她的语气虽然冷静,但是已经多了几分请求的味道:“我不喜欢在黑暗的地方一个人呆着,我总会感到不自在。”

“学功夫的事『情』有什么好说的。”

我叹了口气:“现在这个年代,就算功夫再好,也顶不上一把『枪』好使。”

不过说到这里,我忽然笑了,先是小声笑,后来忍不住笑得大声了一点,再后来牵动了伤口疼的我又笑又痛哼。

“你笑什么?”“我……”我深深吸了口气:“说起练武功的事『情』,我忽然想起了一个笑话。

就我们两人从山坡上掉下来的这个事『情』……如果是放在故事里面……嘿嘿……假如我们掉下来的时候,发现下面有一本武功秘笈,那么我们的故事就可以拍武侠片了。

假如我们掉下来的时候,在下面遇到一个道骨仙风的神仙,那么可以拍成修真的剧本……假如我们掉下来的时候不小心穿越时空回到了古代或者到了魔法世界异时空,那可以拍成一个穿越剧本,假如我们掉下来的时候下面正好有一个外星人遗迹,那么就变成科幻剧本了……假如我们掉下来的时候,下面是一片乱石……”杨微果然上钩了“那么会怎么样?”我叹了口气,故意忍着笑:“……那我们就挂了。”

杨微愣了一下,随即展颜笑了起来。

(PS,以上这个笑话,感谢书友东邪玄天一兄弟提供灵感)顿了一下,她瞟了我一眼,语气里含着淡淡的笑意:“陈『阳』,想不到你还会说笑话。”

我笑笑:“笑话我当然会说……只不过你这个人太冷,刚才我们在上面聊天的时候,觉得你很傲气的样子,有些难以接近。”

杨微点点头,似乎想了想,却用一种很认真的语气,低声道:“你再说一个吧,我现在很想再听一个。”

再说一个?说实话,其实说笑话不是我的专长,我也不太擅长用笑话哄『女』孩,我不是那种甜言蜜语类型的男人。

想了想,我才终于想起了一个笑话,是关于小姐的……这不奇怪,考虑到我的工作环境,我听到的笑话有不少都是关于小姐这个行业的。

咳嗽了一声,我低声笑道:“故事是这样的……有一次,警察抓住了一个小姐……嗯,我说的‘小姐’就是所谓的妓『女』,你明白吧?『国』内都这么称呼的……警察抓住了这个小姐之后,小姐就为自己辩解,说,我不是卖『淫』的!我只是把价值十块钱的避孕套以两百块的价格卖给客人……最多算是哄抬物价而已!警察就问她啦:那你和他上『床』,算怎么回事?小姐理直气壮回答说,这是我教他怎么使用!属于售后服务!!”(推荐票)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7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