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二十七章 【是她?不是她?】

第二十七章 【是她?不是她?】

我已经记不清我讲了几个笑话。我原本也不是一个擅长于说笑话的高手,更何况因为我出身夜总会里,平『日』里听来的笑话也大多是和“『色』”沾点关系的。有的隐讳一些,有的则粗鄙不堪。

我一个个说了出来,杨微只是静静倾听,偶尔露出微笑。只是笑得却并不强烈,仿佛我的每个笑话她都听进去了,也被我逗乐了,可是却偏偏又带着那么几分淡然的样子……怎么说呢,很克制,很理智。

说了一会儿,我有些疲惫,重伤之下又一夜没睡,不免有些『精』神不济。我们两人身子有靠近了一点,杨微忽然叹了口气,低声道:“谢谢你,我很久没有笑得这么轻松过了。”

“嗯?”我没明白她的意思。

杨微脸上淡然一笑:“你不明白的。从来没有人会在我身边给我说这些笑话逗我开心。”

“为什么?”我不解。像她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应该会有很多男人争着追求她,巴结她,哄她开心才对吧?”

杨微摇摇头:“你不懂的,我身边的人和我说话的时候,都是很……很怕我,从来不敢说这些东西。”她忽然噗哧一笑:“至于这些『黄』『色』笑话,我倒是看过,但是从来没有人敢在我面前绘声绘『色』的说出来表演一遍。”

怕她?

我心里一震,猛然醒悟过来一个事实!

杨微的身份!她是来自美『国』『赌』城拉斯维加斯的一个家族……一个经营『赌』博事业的家族,必然和黑道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吧!看她的样子,应该平『日』里是一个冷漠严肃骄傲的『女』人,恐怕真的从来没有人敢在她面前这么“放肆”。

想到这里,我又察觉到杨微瞧我的眼神已经柔和了许多,她忽然笑了笑,低声道:“陈『阳』,你是个很可『爱』的家伙……还有,你说的这些笑话,真的很有趣。”

顿了一下,她眼睛里露出几分迟疑的目光,不过随即仿佛下定决心一样,对我说道:“陈『阳』,你……”

“我什么?”

“你以后还是不要跟着叶欢做事『情』了。”杨微叹了口气:“你不适合我们这个***。”

我脸『色』微微一变,语气冷了下来:“我是欢哥的人,他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杨微的目光在我脸上停留了一会儿,然后似乎有些复杂的东西含在目光里,侧过头去,低声道:“你是个聪明人,我能看出来。叶欢应该也很器重你吧。可是……我更看出,你是一个心不够狠的人,你的眼神里有些善良的东西……很多事『情』你现在是不明白的。我们的这个***,不是人吃你,就是你吃人……你虽然聪明,可是以你这样的人,迟早会吃亏的。”

“你说我是个心软的人?”我忍不住冷笑两声。

杨微笑了笑,没和我争论,只是她看我的那种目光让我心里有些不舒服,仿佛带着几分古怪的味道。

(QuanBeN5)com全,本网

终于,我『精』神渐渐不支,开始的时候眼皮打架,还能勉强支撑,后来只感觉自己的一双眼皮重达千均,缓缓合上,片刻之后我沉沉睡去……

我觉得自己仿佛做了一个梦……梦中我和杨微两人靠在一起,两人都是冷得发抖,忽然我感觉到天旋地转,身边的杨微已经消失不见了,我想喊却喊不出声音,眼前的人变成了那个晚上在山坡上偷袭我们的家伙,我断了一条胳膊不是他的对手,最后看着他拿一把『枪』指着我的太『阳』『穴』狞笑……那笑声开始很刺耳,后来却忽然变成了杨微的声音,那笑声仿佛和晚上我给她讲笑话时候的声音一样……

最后,我醒了。

睁开眼睛,第一个感觉是头晕。脑袋沉重得仿佛灌了铅一样,好像脑壳下面所有的一切都凝固成了一团,眼睛有些疼,被光线晃得睁不开眼睛,等我终于适应了光线之后才发现,有人正拿着医用手电筒对着我的眼球照射。

面前还有一张联凑得距离我很近,这张脸上带着口罩,好像是医生打扮。

隐隐的,我仿佛听见有声音在大声道:“他醒了!好了好了,眼球还能转动,那就是醒了。”

随即手电筒挪开,扒开我眼皮的手也缩了回去。我口中发出一声呻吟:

“唔……”

我脑子还不清醒,仿佛看见面前又站了一个人,看模样有些像是欢哥,又看不清。

“小五,你怎么样?能说话么?”

我努力张了张嘴唇,口中吐出两个字:“我……渴……”

然后,我闭上眼睛,再次陷入了沉睡之中。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脑袋已经不那么疼了,至少我的神志和感应能力基本上已经回到了我的控制之下。

我躺在一张『床』上,看样子似乎像是一个病房,我的脑袋还有些晕,不过已经好多了,我尝试轻轻扭动了一下脖子,还好,没什么大碍,就是感觉『胸』口有些闷,动作稍微大一点,就有些恶心想吐的感觉。

我略微抬了抬手,左边胳膊已经打上了厚厚的石膏,很沉,右边的手背上则『插』着点滴输液。

我安下心来,这种『情』况至少可以肯定,我们是获救了!

咽了一下吐沫,我才感觉自己喉咙里干得难受,仿佛有团火在嗓子里一样,嘴唇也有些干裂,我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吟。

我发出的这个声音立刻惊动了旁边的人。

“你醒了?”一个很轻动听的『女』人声音,我转动眼珠朝着『床』头右侧看去,只见一个苗条的『女』子坐在我『床』头,看着我醒来,满脸都是喜悦,她穿着一身专业护理人员的装束,有些像护士,不过衣服却并不是白『色』的,而是蓝『色』的。

我张了张嘴唇,她立刻俯下身子,靠近我:“你说什么?你感觉怎么样?”

“我口渴。”我吸了口气,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我要喝水。”

这个『女』子立刻转身拿来了一瓶水,却并不给我喝,只是拿起一根棉签,小心翼翼的蘸了水,均匀的涂抹在我的嘴唇上,同时用那轻柔动听的声音道:“你现在不能立刻喝水,还是先休息一下。”

我感觉到嘴唇上有了湿润的味道,立刻用力吮吸起来,可惜这一点点湿润,根本不够我解渴的,越是吮吸嘴唇,我就渴得越厉害,忍不住低声道:“我想喝水。”

“不行。”『女』护理的回答温柔而坚决:“我去喊医生来。”

不多片刻,『女』护理带着一个医生走了进来,一起进来的还有金河。

医生拿起电筒走到我身边,身手扒拉开我的眼皮,照了照我的眼球,又仔细问了我有没有什么感觉。我告诉他我口渴,很想喝水,而且头很晕,有些恶心想吐。

“没什么事『情』了。”医生点点头,回头看着金河:“他没有什么大碍,现在头晕恶心呕吐,都是脑部受到撞击之后的轻微脑振荡引起的,休息一下就好了。至于他身上的伤,没有什么大碍,用心修养一段时间吧。”

我挣扎了一下,嘶哑着声音要求:“我想喝水。”

医生看了我一眼,对护理道:“可以喝一点葡萄糖水,但别喝太多。”然后就走出了病房。

护理出去帮我准备葡萄糖,房间里剩下我和金河,他终于走到我身边,坐下,正『色』道:“小五,感觉怎么样?”

“还好。”我勉强笑了笑:“我没事。”

“嗯!”金河点点头,他脸『色』平静:“是我手下的人和杨微的人一起找到了你们。现在你把事『情』的经过和我说一遍,要仔细,不要有什么遗漏。

我叹了口气,把事『情』缓缓向金河说了一遍,一面说,一面回忆,金河没有『插』口,静静听我说完,他的脸『色』渐渐有些『阴』沉。我忍不住低声加了一句:“金河,我觉得这事『情』有些古怪。”

“嗯……”他点点头:“你有什么感觉?”

“我不知道,现在我一时也想不清。头疼得厉害。”我苦笑:“不过,对方明显是跟踪我们到那里然后偷袭的。而且,其中一个家伙功夫不错,比我差不了多少。我感觉这些人不像是美『国』来的……”然后我又仔细把偷袭我们那些人的模样和装束尽量描绘了一遍,说起那个和我对打了几个回合的家伙,我特别说明了,那个家伙似乎擅长擒拿功夫。

金河眼睛里闪过一丝『精』芒,然后看了我一眼:“小五,你……你安心养伤吧,欢哥让我告诉你,这件事『情』他会『处』理的。”

他已经站了起来,正准备走,忽然又转身,看着我,用一种古怪的语气道:“欢哥很奇怪,你晚上怎么会和杨微这个『女』人在一起?”

“巧遇上的。”我低声道:“我晚上出来走走,就遇到她了。”

金河看着我,沉声道:“好了,不管怎么说,幸好有你,才救了她一命……这事『情』我会查清楚的。你先安心休息,有什么需要的就和护理说,这是我花高价请来的,她会好好照顾你的。”

说完,金河似乎准备走,我忍不住喊住了他:“金河……”

“什么?”

“我……”我想了想,小心翼翼道:“我听杨微说,她怀疑是我们内部的人……她说,在欢哥背后的组织里,好像有人反对这笔生意,所以才会……”

“你不用多想了。”金河阻止了我继续说下去:“这些也不是你现在应该考虑的问题。”

留下一句“好好休息”金河似乎脸『色』有些脸『色』不善,匆忙离去了。

其实我心里有一个问题很想问他,我想问问杨微怎么样了,她伤得重不重之类的,可惜却没有问出口。

不多片刻,我听见病房门响,一个『女』人推门走了进来,我原以为是那个护理,可是仔细看清楚了,不禁怔了怔,是杨微!

她的脸上贴着胶布,穿着一件长风衣,神『色』倒是挺『精』神。

“金河走了?”杨微走进房间来,看着我微笑:“我看着他的车离开了才上来的。”

我有些疑惑。

“陈『阳』,我是来向你告别的。”杨微看着我,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我明天就要回美『国』了。”

我皱眉:“你……为什么要躲开金河?再说,你明天就走么?”

杨微似乎在微笑,她的语气带着一种从容淡然的味道:“事『情』结束了!我们的生意也暂时被家族里的人停止了。得知我险些被人暗杀,家族里非常震怒,给叶欢施加了不少压力。考虑到叶欢背后组织内部都不稳定,家族决定暂时把我们双方的合作计划冷冻起来……否则的话,现在你们的组织内部不稳,甚至还会派人来暗杀我……这样的『情』况下,家族怀疑在我们的合作中,家族的利益很难得到保证。”

杨微似乎用一种冷淡的语气说完,然后那双明眸看着我,眼神里带着几分笑意。

我忽然心里有些很不舒服的感觉,看着面前微笑的杨微,心里一动,几乎是一个念头闪过,『脱』口而出:“这不是正合你意?!”

杨微没说话,她盯着我的眼睛看了会儿,然后缓缓走到我身边,微笑道:“你累了。这些不是你应该烦恼的事『情』……陈『阳』,你不应该是这个***的人,还记得我说的么……你其实很善良,而在这***里,你的心软随时会成为你的致命伤。”

然后,她忽然露出一丝温柔的笑意:“我走了,我想,我们恐怕不会见面了。”

说完,不等我反应过来,杨微忽然弯下腰,在我脸颊上轻轻一吻,然后翩然离去。

我完全愣住了,脑子了一片茫然,脸颊上还留着她的唇彩,那一丝淡淡的幽香仿佛仍在回荡……

我似乎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

是的,这个吻固然是让我震撼的,可是我心里更加震撼的是杨微的话!

她走了!离开了!回她的家族去了!

生意被中止了!

这一切不正符合杨微的希望么?

从我们遇袭到后来,她一直镇定自若,偶尔脸上露出惊慌的表『情』,可是那一双眸子里的目光幽幽冷冷,始终如冷月一般……这到底是因为她出『色』的胆『色』,还是因为她根本就是智珠在握!或者是这一切发生根本就是在她的控制之中……

这个……『女』人……

护理小姐走进病房的时候,我忽然挣扎着坐了起来,咬牙道:“给我电话,快!”

“你不能乱动!”护理小姐过来想阻止我起来,我一把推开她的手,大声道:“我说给我电话!快!!”

护理小姐脸上有些无奈,有些不快,不过良好的职业素质依然使她控制好了自己的『情』绪,转身从自己的外衣里掏出一个手机,递给了我:“这是我的电话,你先用吧……不过你不能起『床』!这是医生『交』代的,你的脚踝受伤了,不能乱走动!”

我点点头,说了一句:“谢谢。”可是等我拨了几个号码之后,我动作却忽然停顿住了。

我真的要打电话给欢哥么?

我说什么?就说我怀疑这次偷袭暗杀,是杨微和别人勾结故意做出来的!为的就是破坏双方的生意合作计划?

我有证据么?

不由自主的,我脑子里想起了杨微那张微笑的脸庞,还有在我耳边轻轻的诉说,还有听我说笑话的时候脸上露出的那一丝真诚的愉悦的笑容……

是她么?

不是她?

我拿着电话想了足足一分钟,却没有决定要不要打……

这个时候,忽然护理小姐递过来一条『毛』巾,她擦了擦我的脸颊,语气有些古怪。

“你的脸上,有唇印……”——

(推荐票)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7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