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二十八章 【私家小护士】

第二十八章 【『私』家小护士】“还吃么?”阿眉手里那么苹果,坐在我『床』头的椅子上问我。

“不吃了。”

我靠在『床』上,摇摇头,腮帮子鼓鼓囊囊,示意自己吃饱了。

其实我不喜欢吃苹果,我最喜欢吃桔子,可惜桔子吃多了上火,阿眉不允许我多吃。

哦,阿眉就是我身边的这个护理『女』孩,很年轻,虚岁都不到二十,模样很俊俏,虽然不是绝『色』美『女』,但是『性』格很开朗,这两天照顾我也很用心,身上总是有种小家碧『玉』一般的温柔和细致。

我已经在医院里躺了三天了,这三天没有人来看我,欢哥和金河都没有再过来,只有阿眉陪着我。

我问过她,她是被聘请来的,就职于一家职业护理公司,年纪轻轻,已经是公司里的金牌护理了。

那天我犹豫了很久,终于没有打电话给欢哥说出我对杨微的怀疑。

我不知道我这么做对不对,或许,从内心深『处』,我实在不想怀疑杨微吧。

我有证据么?没有!既然没有证据,我说了有什么用『处』?欢哥会信我么?或许会,或许不会……也可能,根本不用我说,欢哥自己也会想到这些。

他一向是那么的『精』明!至于我,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心里拒绝去怀疑杨微……我只知道,杨微那天告别之后,我心里总是感觉空荡荡的。

我不知道怎么描绘这种感觉……有一点酸,有一点黯然,又仿佛有一点别的什么……我会想起那天晚上我们两人从山坡上滚下去,她抱着断臂的我蹒跚逃亡。

两人互相抱着取暖,躲在那个小山凹里,冻得发抖,却故意说笑话分散注意力。

还有……她撕裂自己的内衣给我包扎头上的伤。

怎么说呢,那仿佛是一种患难与共的感觉。

如果现在我怀疑她……那岂不是等于强迫我承认,那天晚上的一切都是虚伪的?都是伪装出来的?我实在不想这么做!我承认自己对那个『女』人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情』绪……尤其是想起她临走之前的那一吻……她为什么吻我一下?或许是出于感『激』我救了她?为她断了腿?还是陪她说了半夜的笑话?又或者,仅仅是『处』于美『国』人告别时候的礼节?每次我想到这里,就忍不住嘲弄自己:陈『阳』,别做梦了!当然,脑子里的这些旖旎念头,偶尔想想也就算了。

我又不是没见过『女』人的花痴,不过只要是一个男人,和杨微那种级别的绝『色』美『女』单『独』在荒郊亚外待了一夜,共同患难一场,两人抱着取暖,人家『女』孩还把内衣撕下来给你包扎伤口……经过这些事『情』之后,你若是说对她不动心,那么才是鬼话!幸好这两天过来我已经平静了许多,已经不在想那些念头,偶尔也逗逗阿眉这个『女』孩取乐。

说起阿眉这个『女』孩,她脾气极好,大概是干这行的都是经过训练,所以很有耐心,做事也细心,把我照顾得简直如当皇帝一样。

Www.quanben5.coM全,本网

我听阿眉说,她在那家护理公司的薪水也不过一个月两千块,她曾经照顾过产妇,手术后的患者,还有一些年迈的老人。

相比而言,照顾我这么一个轻伤患者,并不很累,而且干的时间短,收入却高。

我感觉开始的时候她有点怕我,大概是因为我的形象问题吧。

一个男人,身材彪捍,身上有伤疤,脑袋上头发短短,仿佛光头一样,还有伤疤,一看就是打架打出来的。

眉目间还有一点凌厉之『色』,怎么看怎么像黑社会。

她一个『女』孩子,当然是有点怕的。

不过这三天下来,看我对她挺和气,也没有什么动手动脚之类的事『情』,也就渐渐对我没了防备,偶尔也会陪我说说话。

说实话,我对她的工作感兴趣……纯粹是因为看『日』本A片看多了。

这种穿着制服的小美『女』,成天在面前晃来晃去,伺候病人,端茶送水,甚至还要帮我解决一些『日』常生活的必须环节……比如擦脸擦身,还有上厕所之类。

第一次上厕所我不让她扶我去,坚持自己一个人,因为我感觉尿尿的时候,如果身边站着一个人参观,尤其是一个妙龄少『女』,我怕我会出丑。

不过人家阿眉倒是很坦然的样子,满脸职业态度,在她的眼里我不过是一个病人,是没有男『女』之分的。

她还说,干她这种工作,有的时候伺候一些瘫痪的病人,甚至要亲手帮助病人解决……手里拿着细长的输鸟管……用她的说法是:医者父母心。

我肃然起敬!随后我不禁为自己龌鹾的心理感到很惭愧,之后上厕所,我没有拒绝她的帮助,而是当着她的面来了一场畅快淋漓的发泄……不过这丝敬意仅仅维持了不到两个小时,我不小心听见她在门外打电话和朋友聊天的时候用一种很八卦很兴奋的口吻低呼:“哇!这次这个好帅啊!很酷呢!身材很好哦!而且那个东西也很大哦……”我:“¥%#¥¥※※……”从此我明白,即使看上去再清纯的『女』孩子,都可能是装出来的!不过除此之外,阿眉的表现还是很有职业素养的,她做事『情』很有分寸,也时刻保持警惕,偶尔给我换衣服擦身的时候,一只手拿着『毛』巾帮我擦拭『胸』腹,另外一只手却一定时刻保持防御的姿势。

她说这是习惯和经验,做她这份工作,难免也会遇到一两个好『色』的家伙,那些家伙大多都是『日』本人的变态电影看多了,幻象自己是A片里的男主角,看见她们这些穿制服的护理『女』孩就『淫』『欲』大发。

我甚至听她说,她曾经照顾过一个年纪有六十多岁的老头,居然提出要求阿眉用手帮助他解决一下生理需要……阿眉说起这件事『情』,很是气恼,怒道:“那个老『色』鬼,当时我气得就拿刀阉了他!”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手里正在削苹果,一面拿水果刀做了一个割割的动作……我脸上立刻做出一副凛然的表『情』,用言辞表示了自己的立场,同时帮她一起狠狠唾弃那个变态老『色』狼。

心中却想:六七十岁了,还能老当益壮,好生令人佩服啊……同时还忍不住去瞄阿眉的一双小手。

嗯,手掌很软,手指纤细,弄起来想必很舒服吧……咳咳!三天之后,我头已经不疼了,脑震荡的症状也完全消失,除了身上的皮『肉』之伤,我几乎恢复了正常。

在『床』上躺了三天,有阿眉这么一个讨喜的小姑娘陪着,我心『情』也一天天好起来。

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

我身上的很多地方都是摔伤擦上,很快就愈合了,可是手臂的骨折却没这么快好。

每天躺在『床』上,也着实无聊。

到了第四天,上午我正躺在『床』上听阿眉给我念报纸……什么?我自己不会看?拜托……身边有这么一个小美『女』伺候你,你是选择自己捧着报纸看,还是让小美『女』用甜甜的嗓音读给你听?尤其是……我专门让她读那些社会新闻的副版……比如什么某某明星的『性』丑闻啦,谁谁晚上召妓被曝光啦之类的……一面听一面还忍不住遐想:要是有一本文字版的龙虎豹或者花花公子之类的东西,让阿眉读出来,不知道会是什么感觉啊……不过很快我的遐想被打断了,病房的房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人。

此时是下午,午后的『阳』光从敞亮的玻璃窗上照射进来,房间里光线很好,有种温暖的『色』调。

仓『玉』走进来的时候,她全身仿佛都沐浴在『阳』光之下,优雅,从容,长长的波浪一样的秀发柔顺的披在脑后,脸上化这淡淡的妆,『精』致的五官在『阳』光之下很凸出,脸部轮廓线条柔和。

她穿着一件潜『色』的小外套,下面则是搭配了一条棕『色』的保暖裙,依然『裸』露出一双『迷』人的小腿。

看来这个『女』人很聪明,她很了解自己身上的优点,也懂得如何展示自己最『迷』人的魅力。

她就这么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从容走进我的房间,手里拎着一个小巧『精』致的手袋,优雅之极。

旁边的阿眉几乎都看呆了!眼神里几乎毫不掩饰的露出羡慕的目光来,这种成熟『女』人的『迷』人优雅气质,是她这个年纪的小『女』孩再如何装扮都无法具备的!“陈『阳』先生,休息得好么?”仓『玉』从容走到我面前,缓缓坐了下来,她脸上得微笑很柔和,声音更是宛若春风一样。

我有些意外:“夷?仓『玉』小姐,是你?”下意识的坐直了身『体』。

“抱歉,早就应该来看你的,只是听说你伤得不轻,担心影响你休息,所以来晚了几天。”

仓『玉』用她特有的那种不温不火的语气缓缓道来:“不过看上去你心『情』不错。”

我现在心『情』的确不错,这是真的。

伤不伤的,我心里不怎么在乎,打架受伤对于我来说几乎是家常便饭。

可是受伤之后,能躺在这种高等病房里面,这种待遇倒是第一次。

当然,最重要的是,身边还有一个阿眉这样娇俏可『爱』的小妮子贴身伺候,我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心安理得的接受一个美『女』24小时的『体』贴照顾,而且人家还对你几乎百依百顺(当然,不能提出过分要求)。

你渴了饿了,美『女』会给你弄吃的喝的,你无聊了,美『女』会陪你聊天。

你哪儿『痒』了,她会用细嫩的小手帮你抓抓,你累了,她会伺候你入睡……这样的『日』子,谁会不高兴?不过我心里却立刻意识到,仓『玉』来看我,恐怕来意不简单。

我看了看小护理:阿眉,你帮我出去买一份报纸。

阿眉是聪明『女』孩,知道我们肯定有话要说,立刻听话离去(推荐票)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7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