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二十九章 【被美女偷窥】

第二十九章 【被美『女』偷窥】等房间里只剩下我和仓『玉』,我看了她一眼:“仓『玉』小姐,是欢哥让你来看我的?”仓『玉』微微笑了笑:“陈『阳』先生,欢哥现在已经离开本市了,可能在一段时间内他都不会回来了,所以,他临走之前,『交』代给我一件事『情』,让我来找你。”

“欢哥离开本市了?”我皱眉。

“嗯……他去见大老板了。”

仓『玉』叹了口气,这次我听出来了,她的叹息之中有种隐隐的担忧。

大老板……我立刻明白了什么。

我知道,欢哥现在虽然是这里产业的负责人,可是他却并不是真正的老板,只是一个代理人,一个放在台面上的经营者。

看来杨微的事『情』,影响了生意,欢哥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仓『玉』脸上的忧『色』只是一闪而过,随即又展颜微笑:“好了,欢哥不让我说这些事『情』,他只是让我来看看你,如果你有什么需要的话,都可以和我说,我会帮你办妥。”

我皱眉,只是问了一句:“欢哥……不会有什么麻烦吧?”仓『玉』笑了笑:“欢哥的事『情』,我不是很清楚,他也不会告诉我这些,我只是负责『赌』场管理的一些事『情』,不过你放心,金河先生一直跟在欢哥身边,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况且以他今天的地位,没有人会轻易动他,只是事『情』给公司的生意带来损失,他可能会有些压力。”

我点点头,又问道:“那……欢哥有没有说……让我做什么?”“这个……”仓『玉』有些犹豫:“他没有对我说过……他只是吩咐我,生活上你有什么需要,都可以找我解决。

至于其他的,他没有说,我也不敢问。”

我点点,没说话,心里却更加不安了。

欢哥这是什么意思?那天晚上,他话里的意思,似乎是打算把我从夜总会里调出来,以后就到『赌』场那里去做事,看他的打算,似乎是准备让我接手一些事『情』,可是现在,他忽然匆匆离开了本市,却没有对手下人做出什么安排……我叹了口气。

仓『玉』看我『情』绪不佳,忽然笑了笑,巧妙的转开了话题:“这个『女』孩的服务你满意么?”“嗯?”我随即笑道:“满意,她很好。”

仓『玉』微笑:“那我就放心了,这家公司推荐人选给我的时候,我还担心她年纪太小,工作经验不足呢。”

我立刻反应过来,阿眉看来是仓『玉』帮我聘请来的,立刻开口致谢。

仓『玉』客气了两句,然后从手袋里掏出一张小小的东西,放在我的『床』头。

我看了一眼,是一张支票。

“别误会,这是欢哥让我转『交』给你的。”

仓『玉』微微一笑,然后又拿出一张名片,放在支票旁:“这上面是我的『私』人电话,你任何时候打这个电话都可以找到我。

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我都可以帮你安排。

QuanBen5(cOM)【全本5】

这是欢哥『交』代的。”

我看到支票,原本想拒绝,不过既然是欢哥留下的,我没开口。

仓『玉』看了我几秒钟,笑了笑:“好了,你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她刚站起来,我忍不住问道:“仓『玉』,你说欢哥可能短期内回不来了,是什么意思?”仓『玉』身子一震,转身看了看我,她的目光有些复杂,似乎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低声道:“陈『阳』,欢哥是昨天晚上走的……今天上午,酒店里来了一个人,接管了欢哥的位置,是大老板派来的。”

看着我脸上惊讶的表『情』,仓『玉』眼中闪过一丝不忍,走到我身边,忽然伸出手在我脸上轻轻抚摸了一下,就仿佛一个长姐看着自己年幼无知的小弟一样,低声道:“陈『阳』,我不知道你和欢哥到底是什么关系,不过我能看出,欢哥很看重你,如果没有出这些事『情』,可能欢哥打算带你入行,甚至好像有培养你当接班人的意思……可是现在『情』况有些变化了……我们的这个***,里面的『情』况很复杂的,水也很深……我虽然不知道欢哥的想法,但是我能猜到一点……他临走却没有和你告别,也没有对你说什么……他的意思,难道你想不到么?”凝视着我的眼睛,仓『玉』脸上的那种从容优雅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凝重严肃:“现在欢哥遇到了一些困难,他的意思很明白了,他是想让你暂时别迈入这个***,他什么都不告诉你,什么都不和你说就离开,其实是在保护你。

就算出了什么事『情』,你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我语塞,心里却生出一股热流,那股热流冲上脑子里,隐隐的有往我眼睛里蔓延的趋势……仓『玉』笑了笑,道:“陈『阳』,其实从我那天晚上第一次见你,我就感觉到……你其实不适合在这个***,现在欢哥的这个『处』理方式,或许对你来说是好事『情』。”

看着我沉默的样子,仓『玉』忽然又说了一句:“陈『阳』,有一件事『情』,我像求你帮忙。”

“嗯?”她叹了口气:“那两个『女』孩,其实很可怜的,你放过她们好不好?”“什么『女』孩?”我愣了一下。

仓『玉』苦笑:“就是那对双胞胎姐妹,你知道么,那天晚上出事之后,第二天欢哥就下令把她们关起来,先是饿了一天,现在还在酒店里关着,欢哥走之前没有吩咐怎么『处』理她们,我只好来求你了。”

我愣住了,那对双胞胎,我几乎都把她们忘了。

看着我不说话,仓『玉』大概是误会了我的意思,以为我不肯放过她们,她的语气又软了一点,低声道:“我知道,那天晚上她们没有好好的给你服务,结果让你生气,才会出门……如果你不出门,也就不会遇到那天晚上的事『情』了。

后来欢哥仔细审问了她们两个,这两个孩子胆子很小,很快就把晚上的事『情』全部说出来了,如果当时不是我求『情』……恐怕她们两个连命都不保……就算欢哥不杀她们,恐怕一怒之下,会把她们送到什么会所里去陪客人,那就惨了。”

我立刻道:“不会吧……她们两人没什么错,欢哥也不会随便就杀了她们吧。”

仓『玉』冷笑:“怎么不会?在这个***里,以欢哥的身份,要她们两的小命,几乎比踩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她们被训练出来,就是为了给一些重要客人服务,出了这种事『情』,万一得罪了客人,会给公司带来很大损失的。

一旦出了这种事『情』,你认为公司会放过她们么……陈『阳』,你真的不肯放过她们?”她看着我,眼神里有些失望。

我赶紧摇头,正『色』道:“我根本就没想把她们怎么样,也不知道欢哥把她们两人关起来了……你赶紧去放了她们吧,这事『情』原本就和她们没关系。”

仓『玉』松了口气,神『色』柔和了一些:“好,只要你开口就行,否则的话,没有欢哥的话,谁也不敢放人的。”

随后,她告辞离去,走之前对我说:“拿好我的名片,有什么困难可以随时找我……说实话,你没有进这个***,或许是你的运气,也未必是什么坏事。”

说完,她推门离开。

我却忽然心中一动。

我的运气?仔细想想,欢哥准备带我入圈,然后遇到杨微,再遇到追杀,坏了欢哥的生意,最后『阴』差『阳』错,我受了伤,没有进这个***,现在被欢哥丢在圈外……这些事『情』,仔细追究起来,仿佛都是一环接着一环……其中有好运,似乎也伴随着倒霉……我忽然一身冷汗!不会那个见鬼的戒指,还在起作用吧?难道戴过它一次之后,就算是取下它,却还不能摆『脱』运气的纠缠么?!仓『玉』的来访,直接毁掉了我三天来的好心『情』。

我深深为欢哥担心,同时又有些自责……其实从本质上来说,这事『情』我没有任何责任,相反,如果没有我的出现,杨微恐怕就真的被人抓走的——我现在都不敢肯定,是不是杨微为了破坏生意,自己导演了一场被袭击的好戏。

不管事『情』究竟是怎么样的,责任都不在我身上,有我没我,结果都一样。

可是仓『玉』走了之后,我第一个念头就是拿起电话,拨打给欢哥,可是正和我预料的一样,欢哥的电话没有开机,金河的电话也一样打不通。

我为欢哥的安危担心,不过想了一会儿,似乎仓『玉』说的,欢哥的安危不会有什么问题——大概就是在组织里失去一点权威和地位吧。

十分钟之后,阿眉回到病房里,她手里拿着一份报纸,还有一瓶饮料,笑眯眯看着我:“陈『阳』,刚才的那位小姐好漂亮啊!她是不是你的『女』朋友?”我哼了一声,苦笑道:“拜托,她的年纪比我大十岁!”阿眉很大惊小怪的惊呼了一声,连说“看不出看不出”,满脸都是羡慕的表『情』,叹息道:“比你大十岁,可是她看上去好年轻啊!唉,要是我在她这个年纪还能这么年轻就好了……”我没心思和这个『女』孩说这些闲话了,思索了一会儿,看了她一眼:“阿眉,我想出院,你帮我办出院手续吧,可以么?”“不要啦!”她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的喊了一句,随即脸『色』一红,有些不好意思,扭扭捏捏低声道:“陈『阳』……你能不能在医院里多住几天……就算帮帮我的忙,好不好?”“……啊?”阿眉急了,带着哀求的腔调:“拜托啦~~~~最多……嗯,最多……下次扶你上厕所的时候,人家不偷看你就是了……”“…………”(首先,大家周末愉快!第二,推荐票!请注意,第二点尤其重要!)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7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