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三十三章 【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

第三十三章 【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阿眉出门之后,我在房间里坐了一会儿,把自己的东西拿了出来,衣服什么的扔在了一遍,反正有阿眉会收拾。

我找出了那枚戒指捧在手里看了又看。

我越想这几天的遭遇,越觉得有些诡异,事『情』实在太凑巧了。

好运和坏运纷纷而来,居然连一天安稳『日』子都没有!这也太古怪了吧!难道真的是这枚戒指的作用还在起效?难道就算我不佩戴它,也还是不行?我忽然想起了推销戒指给我的那个所谓的客户调查表格,拿出来仔细看了一会儿,其实也无非就是一些简单的客户调查。

比如说,对产品是否满意。

对价格是否满意。

佩戴之后,身『体』有没有不适。

让我意外的是,调查表上还罗列了一些细微的项目,比如说,对于财运的调查有多少,对于异『性』吸引的程度是否有提升,对于事业的帮助是否遇到什么契机等等……然而,我最关注的那个测量器,却并没有提及。

下面还有一个电子邮件地址,因为这个调查表格是需要用电子邮件的方式发送的。

我想了一会儿,趁着现在天『色』还早,立刻出门跑到最近的一个电脑公司,购买了一台笔记本,同时用他们的扫描仪把一份调查表扫描成文件存在笔记本里。

跑回家之后,我立刻接通网络,把那份表格填写了一下,然后下面加了一句我的问题,要求购买产品。

然后把邮件发送了出去。

说实话,我其实买不起他们的正式产品。

我只是希望能找到和他们联系的方式。

发完邮件之后,我又对着电脑屏幕盯了半天,显然我奢望立刻能得到什么回复。

不过可惜没有,我直盯到双眼发酸,也没见到什么动静,无奈之下,起身去厨房找吃的。

找了一圈忽然在厨房的角落里发现一只小强,然后拿起一只拖鞋和它奋战了好久,从厨房一路追杀到厕所里,才终于将它消灭,此时却累得不轻,喘息未平却有些茫然了。

我拿着拖鞋,一『屁』股坐在马桶上,这模样有些深沉,随后我陷入沉思。

我到底在做什么?这个问题有些太过深奥了,于是我干脆跳开,那么下一个问题是,我接下来,该做些什么?我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我失业了。

不管是欢哥有意也好,无意也好,我失去了工作。

当然,我手里还有不少钱。

我自己的存款有三四万。

除此之外,还有欢哥留给我的支票,我看过了,有八十万。

这笔钱不算多,却足够在这座城市里买一套房子。

过过小『日』子,每天混吃等死,可以让我十年之内不为温饱发愁。

哦,对了,我还有公司解聘我之后支付我的半年薪水,那个阿看说已经划到我帐户了,那么应该也有两万多吧。

QuanbEn5.COM,免费小说【全本小说网】

还有,我记得那天和颜迪去买彩票中奖的奖金还在我手里,那也有二十万。

这么算了算,我似乎还挺有钱的。

可欢哥给我的八十万,我根本不想去动它。

我尊敬欢哥是一回事,可是让我拿他的钱每天混吃等死,我做不出来!我小五不是这样的人。

至于中奖的那二十万……我说了,那是给颜迪的,不管她要不要,我是男人,话说出来的,就一定要给她。

这么说来,我手里还有五六万,这些是我『私』人的积蓄了。

“还不错啊,五六万,够我逍遥一年的了。”

我懒洋洋的靠在马桶上,其实心里有些茫然。

总感觉哪里空空的,却又说不出来。

小爷我有手有脚,难道还会饿死不成?想到这里,我豁然开朗,掏出一枝香烟点燃,就这么坐在马桶上吞云吐雾。

歇了会儿,我忽然心里一动,我要不要给颜迪打个电话?几天没联系了,这个单纯可『爱』的『女』孩,不知道会不会想着我?这几天我住在医院里,电话一直关机。

我没有和任何人联系,甚至包括木头阿泽和乔乔他们,我一概没有通知。

人在倒霉的时候,总是会想起自己的好朋友。

这大概是人类的共『性』吧。

打了个电话给阿泽:“我心『情』不好,出来陪我喝酒。”

电话那头是喘息的声音,阿泽曰:“正在做『爱』,没空。”

又打电话给乔乔,电话没接通就被掐了。

半分钟后有条短信:“正在做『爱』。”

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傍晚,天还没黑……这两个家伙,大白天的就忙于这种事『情』……随即再拨通木头电话,可是趁着电话没接通的时候,我意识到:靠,这是木头啊!找他聊天,还不如我自己一个人自言自语来得干脆!此时电话通了,我不等他说话自己先掐了。

我叹了口气,最后还是决定打给颜迪。

说实话,我心里其实不想现在去找她。

大概这是男人的通病吧,在自己倒霉的时候,总不想让自己喜欢的『女』人看见这副模样。

颜迪的电话倒是很快就接通了。

“喂……是小五哥么?”电话那头颜迪的声音依然是那么轻柔动听,只是周围有些杂音,似乎很喧哗的环境。

“嗯。”

我应了一声,忽然有些没来由的紧张,仿佛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犹豫了一下:“你在干什么?”“我在工作呢。”

颜迪那头的声音很轻,低声道:“小五哥你等一下,我一会儿再和你说。”

随即电话挂断,我愣了一分钟,手机重新响起,电话那头安静了很多,颜迪的声音也听得更真切了:“小五哥,对不起,我刚才在工作,公司不许我们工作的时候打电话的,我现在借口跑出来了。”

“嗯。”

我还没说什么,电话那头颜迪的声音似乎有些异样:“小五哥,你是不是……是不是不想见我了?我这几天打了你电话好几次,都是关机……我后来还跑到……夜总会去找你,他们说你不在……”“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尽量用最温和的语气道:“我这几天有点事『情』,电话都是关机。

至于夜总会,我已经不在那里工作了。”

颜迪在那头“啊”了一声,似乎有些惊讶。

我不想说这个话题,只是问:“你现在在哪里工作?”她说了一个地点,是市区商业繁华地段的一家商场。

她说是做某种化妆品品牌的促销。

我笑了,然后又问她几点下班。

颜迪语气一下就活泼了起来,甚至隔着电话,我仿佛都能感受到她身上的『阳』光气息,电话里她的笑声仿佛银铃一般:“小五哥,你是想约我吃饭么?我还有一个小时就下班了!”我看了看手表,计算了一下地点,然后告诉她,我现在就去找她,随即把电话挂了。

我穿了件外套,虽然胳膊依然吊在『胸』前,不过『精』神却振作了很多,想了想,又写了张纸条留给阿眉,随即出门。

半个小时后,我到达了那家商场。

因为不是周末,商场里人并不很多,我很轻松就在商场一楼的化妆品专柜前看见了颜迪。

几天没见,她似乎头发稍微短了一些,原本脑后的马尾不见了,变成了一头直发,一张粉脸上带着欢快的笑容。

她穿着某化妆品牌的制服,上身是一条淡『黄』『色』的长袖衬衫,下面则是一条短裙。

一双细长的小腿配着白『色』的高跟鞋。

大概是工作需要,她的脸上化了淡淡的妆,原本略微有些苍白的脸颊上多了几分血『色』,原本就小巧的樱唇因为抹了淡淡的唇彩,显得更盈润『诱』人。

她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香水瓶,原来是在向周围的行人推销这个品牌的香水试用。

很明显,她这样出『色』的美『女』,到任何地方都是能轻易吸引眼球的,我看见不少男人都故意靠近她,然后颜迪就热『情』的拿起香水瓶,在自己的手腕上喷一点点,让顾客闻一下味道。

尽管我知道大多数化妆品牌的推销小姐都是用这样的方式推销香水。

可是我看见不少男人根本就是借着闻香水的味道故意往颜迪手腕上蹭,心里就忍不住大大的不爽。

尤其是有的男人一面闻香水的味道,脸上却不由自主的露出一副『色』眯眯的模样……靠!居然敢占颜迪的便宜!我立刻快步走了过去,来到颜迪的身后,然后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颜迪吓了一跳,回身看见我,脸上顿时绽放出喜悦的笑容来,不过随即她的目光停留在我的手臂上,眼神里一下就露出让我心疼的目光来。

“小五哥……你的手怎么了?”她几乎是下意识就要摸我的手臂,可手伸到一半却缩了回去,看着我,声音有些颤抖:“你……疼么?”“没事,不小心摔了一下。”

我立刻配合的挥了挥手臂,做出一副没事的样子。

不过颜迪却不会这么轻易被我骗过去的。

她立刻转身把香水瓶放在了后面的货架上,然后拉着我走到一边,小手已经塞进了我的手掌里,看她的模样,似乎随时都会哭出来一样,哭丧着脸:“你到底怎么了……你的手是不是骨折了?你还伤哪里了?”说完捧着我的手臂,就开始吧嗒吧嗒掉眼泪了。

我慌了,往左右看了看,幸好还没有什么人注意,只有几个其他品牌的促销小姐眼神往这里瞟。

我侧身站在颜迪的身前,挡住了身后的目光,苦笑道:“我真的没事,就是摔了一下,骨折是骨折了,不过已经好多了。

打了石膏,过些天就痊愈啦。”

颜迪抬起小脸,一双眸子幽幽的看着我,轻轻叹了口气,低声道:“你……你为什么早不告诉我?”我嘻嘻哈哈敷衍了两句,借口自己这几天有事『情』,颜迪才被我稳住了。

她叹了口气,看了我一眼,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小五哥,你,你等我一下,我没下班,我去和经理请假。”

“不用!”我立刻拉住她:“你才工作,好好的请什么假!我就在这里等你,等你下班就是了。”

“没关系的!”颜迪脸上终于露出几分得意的微笑:“我今天销售的香水早已经完成任务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虽然是个新人,可是我每天的销售业绩都比别人好呢。”

看着这个妮子,我叹了口气。

她这么漂亮,估计很多男人都会愿意来买她的香水吧——不过大多数恐怕是抱着想占便宜卡油的目的吧……想到这里,我又有些不爽了。

不过随即我摇摇头,把这些年头摒除掉。

颜迪已经蹦蹦跳跳的跑去请假了。

她所谓的经理,其实也就是品牌专柜的一个组长而已,算是促销小姐们的头儿,一个颇有姿『色』的『女』人。

颜迪和她说了几句,她朝我看了两眼,脸上露出暧昧的笑容,似乎低声问了颜迪什么问题。

颜迪脸上有些『潮』红,眼神更是带着羞涩,似乎点了点头……嗯?似乎有门儿啊!我心里有些窃喜。

颜迪走过来的时候,却有些匆忙,似乎是逃跑一样拉着我就往商场外面跑,仿佛躲闪什么似的。

走出商场,她仿佛才松了口气。

不过脸上的红晕却还没有消退。

我故意逗她:“刚才你们经理就这么轻松准你早退了?”“嗯……”她点点头。

“我看见她好像问你什么了?”“啊……没有!”颜迪似乎吓了一跳,脸却更红得仿佛要滴血一样,慌忙摇头,不过神态有些扭捏:“没有,她就是随便问问,没什么的!”随后她赶紧问道:“小五哥,我们去吃饭吧,你想吃什么?”嘿,行啊。

这个单纯的丫头,几天不见,已经学会转移话题了。

我想了想,正要开口,却忽然听见颜迪的口袋里传出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

她看了我一眼,飞快的掏出一个造型小巧,贴着卡通贴纸的手机——很显然,是很便宜的那种。

“喂?嗯?啊……这样啊……可是我……哦……好吧……嗯,嗯……”随着她一面接电话,脸上的表『情』渐渐黯然下来,眼神里有些无奈。

几分钟后,她挂断了电话,有些扭捏的看了我一眼,眼神里有些无奈,更有些内疚:“小五哥……对不起……”她的语气有些哀求的味道:“我恐怕不能陪你吃饭了……我的一个朋友打电话来,她请我去帮她一个忙。”

我微微皱眉,尽管很俗,可是我还是忍不住假装很随意的口气问了一句:“哦,什么朋友啊。”

其实,说实话我更想知道的是,对方是男是『女』。

幸好,颜迪回答的是:“是我从前在护士学校的一个同学啦,我们像姐妹一样好的。

她今天遇到一些麻烦事『情』,找我帮忙,她平时对我很好的,还常常帮我忙的,现在她在电话里求我,我不好意思拒绝她……小五哥,对不起……”我松了口气。

嗯,只要不是男的就好。

我知道我这个想法有些小心眼,不过大概大部分男人都是这种心理吧。

不过随后我的心思就放在了对她的关心了:“哦……她让你帮什么忙啊?很麻烦么?需要我帮你么?”颜迪看我没生气,似乎也松了口气,不过随即就用忿忿不平的语气道:“没什么的……我的这个朋友是和我一起学护理的,现在在当『私』家看护,她说她正在照顾一个客户,那个客户今天正好搬入新居,那个家伙又懒又坏,把事『情』全部丢给她一个人然后自己跑出去玩了,她一个『女』孩子,要打扫房间,还要收拾东西,听说连内裤都要她洗!她实在忙不过来,就请我去帮她……”顿了一下,颜迪越说越生气:“真是的,到底是什么人啊!居然让『女』孩子做这些事『情』!搞什么嘛!人家是『女』孩子耶,而且她是『私』人看护,又不是『女』佣!怎么可以让她一个人做这么多事『情』!这种男人真恶劣!都是家伙啦,还连累我今天不能陪你吃饭……”嗯?我忽然心里一『激』灵,感觉头皮有些发麻。

这话,怎么听了这么耳熟啊……不会……不会这么巧吧!?我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这个……颜迪,你的这个朋友,是不是个头不高,说话声音尖尖的,很『精』明的一个小丫头,名字叫阿眉的?”颜迪一脸惊讶盯着我:“夷?小五哥,你怎么知道的?!”我有些尴尬:“这个……说来话长……”【我只说四句话。

要砸票哦。

要收藏哦。

我的话说完了。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7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