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四十章 【赌神?衰神?】

第四十章 【『赌』神?衰神?】我深深吸了口气,竭力掩饰心中的『激』动!戒指,果然起效果了!如果说我一直对戒指的作用还有一些半信半疑,那么随着我遭遇的事『情』越来越多,心中对这枚神奇的戒指,已经彻底没有丝毫怀疑了。

只是……我会不会又因此遭遇什么倒霉的事『情』?难道家里再次被火灾侵袭?呃……我是不是有必要先拨打一下119?努力把这些杂念摒除掉,我弯腰击球……这次在我的冷静控制之下,我终于发挥出了正常的水准,一口气击落袋三粒球之后,第四杆我失误了。

金部长大概郁闷了半天了,脸『色』有些无奈,在他看来,大概这种母球入袋的初学者的失误,根本不可能出现在他身上吧。

我退后两步,安静的看他击球。

飘逸稳健的步伐!教科书一样的握杆姿势!苍鹰一样锐利的目光!然后华丽的一击……砰!如此清脆悦耳的声音……随即就看见半空中划出一道黑『色』的优美弧线,仿佛圆月弯刀一样!那弧线隐隐的暗合天地之间的奥义!砰!一粒球弹出球桌落在地上,骨碌骨碌滚到我的脚下,这才缓缓的停住。

我呆住了。

金部长呆住了。

红衣『女』郎呆住了。

击球打飞落台!而且,还是黑『色』八号球!(花式撞球8号球规则:黑8号击飞落台,本局直接判输!)“我……我『日』!”金部长的嘴巴长大,眼睛瞪圆,脸上的表『情』就好像看到自己的老婆在偷人一样,连嘴巴叼着的雪茄掉在了地上都没有察觉……那个红衣美『女』看着我的眼神,更简直是像活见鬼一样!我脸上表『情』立刻收敛起来,做出一副很诚恳的样子,走过去轻轻拍了拍金部长的肩膀,叹了口气:“金部长,人有失手,马有失蹄,不必这么介怀的。”

然后开始第三局。

这次更诡异了!我开的第一杆,顺利击落一球,然后第二杆我失手,换金部长。

金部长第一杆,就击落了三粒花『色』球……这次母球没有入袋,黑8号球也很安全。

可问题是……他第一杆击落袋的三粒球,全部都是属于我的花『色』球!………………半个小时后,金部长终于快崩溃了。

他愤怒的大叫一声,拿起球杆在大腿上用力一崩,咔嚓一声折成两段,然后用力扔在地板上,骂道:“**!今天简直被鬼上身了!”凭心而论。

我觉得他这么做完全正常,也不能说明他球品不好。

说实话,他的耐心真的很好很好了……换做任何一个人,在这么段的时间内,三次母球入袋,三次黑8入袋,三次黑8击飞,六次把别人的花『色』打进袋……脾气再好的人,也难免会抓狂吧?就算你是丁俊辉亨德利……遇到这种鬼上身的事『情』……这种『情』况下,就算是圣人也会气得掀桌子吧?旁边的那个红衣『女』郎看得最清楚,她明明看出了我的球技只能算是一般,却有这种鬼神一样的强悍运气,现在她已经吓的连话都不敢说了。

quANbEn5.com。全*本*5

“不打了!”金部长低声咒骂了几句。

我叹了口气,把双手背在身后,然后小心翼翼的,悄悄把戒指取了下来放进口袋,上去安慰了金部长两句,又说了几句恭维话,无非就是对他的球技表示由衷的赞美,同时也认为今天他其实是被这奇怪的霉运左右而没有能够正常发挥。

接下来,我尽量酝酿了一种不温不火的语气,小心翼翼的不敢刺『激』他,然后邀请他一起打牌。

“好,打牌也好,这见鬼的球今天是打不下去了。”

金部长摇摇头,满脸沮丧。

然后从怀里掏出钱包来,随手拿出一叠粉『色』的大钞,把那个红衣『女』郎召到面前,连看都不看,就塞给了她,同时低声道:“美『女』,今天的事『情』,你看清楚了么?”红衣『女』郎立刻用无比诚恳的语气道:“没有,我刚才不小心走神了。

不过看来金部长今天玩儿得很尽兴啊。

想必又打了几局好球吧?”说完,又甜甜一笑。

“嗯,聪明!”金部长满意的笑了笑,顺手在『女』郎被连衣裙包裹得滚圆的臀部上拍了一下,然后拉着我走出了台球室。

难怪他给了这么多小费,看来是不想让他今天出糗的事『情』传扬出去吧。

会所里有高级棋牌室,我们要了一个小单间,然后两人坐下来打牌。

身边同样站了一名穿着制服的美『女』专门为我们服务,端茶松水并且负责洗牌发牌。

如果说刚才打球的过程,对于金部长来说是一场噩梦……那么接下来的时间,对我来说,简直比噩梦还可怕!我心里原本做好了计划,刚才打球的时候,让金部长一败涂地,那么为了让他找回面子,打牌的时候我应改故意的输给他才对。

毕竟方楠『交』代给我的任务是,陪金部长玩得开心,同时要输给他才行。

打桌球我赢了,那么打牌就要格外的多输几局才对了。

应该不难吧?我心里暗想。

金部长不会玩儿什么扎金花之类的东西,他大概是在正规的『赌』场玩儿的比较多,所以上来我们我玩儿的就是BLACKJACK。

这种游戏倒是挺适合两人对局。

可惜,我的噩梦开始了……第一把发给我的牌就是一张黑桃A和一张红桃J!BLACKJACK!最大的牌!而可怜的金部长拿到的牌……算了,我连看都不用看了!在我连续拿了三把AJ之后,我额头上已经出汗了……赶紧要求换玩发。

然后我们玩儿梭哈……在我连续拿了两把四条A,三把四条K,四把同花顺之后……金部长已经快要晕倒了!我察觉旁边负责洗牌发牌的美『女』手都在颤抖……我感觉自己后背上的衣服都已经被冷汗浸透,每次旁边美『女』给我发完牌之后,我都是一副要上刑场的表『情』。

我们从BLACKJACK玩到梭哈,然后又换了百家乐,大老二……锄大弟……我一路鸿运当头,简直就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仿佛漫天神佛魔妖全部站在了我这便,我的一双手被诸神祝福过一样……最后我们已经玩到了最最最最简单的游戏,就连初学者都会玩的“跑得快”……美『女』发牌的时候,我一张没敢看,最后拿起牌才发现……大鬼小鬼,四张2,四张A,四张K,四张Q…………#……%¥※……¥%……而金部长则面如土『色』,手里拿着一把“电话号码”(没有一张大于10的烂牌)看着他几乎要发疯的表『情』……其实,我更有理由发疯!我心里拼命想:我要输!我要输!!我要输!!!可有的时候事『情』就是这么诡异,你越想输,就越他妈来超级无敌好牌!可见鬼的是,我没有用那枚戒指啊!我已经把戒指收起来了!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打球的时候,戒指给我带来了好运。

可是同时,现在我必须输,否则我的事业就会受到影响……可是因为我乱用戒指,现在给我带来的霉运!而这个霉运的『体』现方式就是:在我必须输的时候偏偏让我赢,然后……下场大概是我破坏了方楠给我的任务,然后被炒鱿鱼吧……“唉!”金部长扔掉了手里的牌,然后给自己点了一枝香烟,猛吸了一口,用一种冷冷幽幽的目光看着我:“年轻人,你不会是扮猪吃老虎,耍我玩吧?我打了半辈子牌,从来没见过你这么厉害的高手。”

上帝作证……这一刻我很想哭!“不玩了。”

金部长摇摇头,霍然站起身来,深深看了我一眼。

我读不懂这束眼神里蕴涵着多么强烈的怨念,总之很复杂就是了。

他一言不发,已经走出了棋牌室,留下我一个人呆呆坐在这里,手里拿着一把连『赌』神都会嫉妒的好牌……等我终于回过神来,扔掉牌走出房间,身后的那个美『女』服务员用一种失神的,充满了崇拜的眼神盯着我的伟岸的背影,口中喃喃道:“哇塞,『赌』神……”再很久很久以后,在这家会所流传着一个不朽的传说:“发牌了!发牌了!……伟大的神秘男子,他继承了无数『赌』术高手的优良传统!『赌』神!『赌』侠!『赌』圣!在这一刻灵魂附『体』!……他不是一个人!他不是一个人!!……”``我走出房间的时候,老远就看见方楠她们已经站在走廊上,金部长和方楠似乎说了几句话,距离太远,我听不清她们在说什么,不过从金部长的脸『色』看来……估计不会是什么好话了。

随后金部长带着那个『女』明星离开,留下方楠一个人,转身看着我。

我有些手足无措,我心里明白,我搞砸了方楠给我的任务。

方楠脸『色』很平静,就好像无风的水面。

我走到她的面前,方楠忽然很沉重的叹了口气,然后没理会我,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转身就走。

我苦笑一声,跟在她后面。

两人一路下了电梯,来到停车场。

等我们都上了车,我一面发动汽车,心里一面酝酿措辞不知道如何开口,身后的方楠忽然用低吟一般的声音道:“陈『阳』……你……你是怎么做到的?”“……呃?”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方楠又叹了口气,忽然伸出一只纤纤『玉』手,从后面伸到我的面前,手里拿着一个厚厚的信封。

干什么?是解雇我的遣散费么?不过下一句话落入耳朵里,却把我惊呆了!“陈『阳』!真的太感谢你了……今天你干得太棒了!金部长说他非常喜欢你,他强烈希望找一个时间再和你切磋一下。”

方楠的语气忽然活泼起来,带着无限的喜悦:“公司的生意,他已经对我做出了承诺!陈『阳』,你帮了我一个大忙!这是给你的奖励,虽然不多,只有一万,不过等生意完成,我会好好谢谢你的!”老实说,我已经完全恍惚了!我就像被高手点中了『穴』道,整个人都僵『硬』住了。

成……成功了?做得好?!没有厄运?没有霉运??我几乎是脑子空白的接过了信封,连拒绝都忘记了,甚至连感谢的话都没有说。

我几乎是毫无意识的发动汽车,脑子空白的踩了油门,转动方向盘,然后……轰!汽车的车头撞上了竖立在停车场下的一个高高的工业梯子,那个梯子轰然倒下,然后重重砸在了停在一旁的一辆BENZ上,立刻就把车前挡风玻璃砸碎了,随后原本摆放在梯子上的一桶白『色』的油漆直接飞了出去,重重砸在了一辆凯迪拉克的车身上,白『色』的油漆立刻泼洒在黑『色』的车身上,是那么惊心触目!更离谱的是,油漆桶砸在车头上,直接弹飞了出去,击中了一辆摩托车……见鬼,那是一辆价值昂贵的限量版哈雷摩托……轰的一声,车头灯碎了,车身直接倒了下来……嘟嘟嘟嘟……停车场里回荡着刺耳的汽车报警系统的声音!而我,惊呆了……霉运……见鬼的霉运!``【兄弟们,如果你笑了,帮忙砸票支持小五哦。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7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