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四十三章 【方楠的奇怪表现】

第四十三章 【方楠的奇怪表现】【现在是早上八点,又是码字一个通宵。

先更新一章,这样兄弟们早上打开电脑第一时间就能看到更新,呵呵。

字数我没仔细看,应该有五千左右吧。

顺便说一句,昨晚陪『女』朋友去看了《007之皇家『赌』场》这部电影,超级烂片,失望……】——我脑子里有些乱!昨晚刚刚才和那个雷蒙德通了电话,看来我唯一得到完整版戒指的渠道,就是这个欧洲船王手里的另外一枚……可是,没想到它这么快就出现在了我的视线范围内!而且如此接近!公正的说,我其实有机会得到它……毕竟这是一场公开拍卖,只要我有钱,就能买下来。

而且价格似乎也不贵……至少,我知道欧洲船王买下这枚戒指的时候花了几百万美元,而现在看这份册子上的标注底价,才不过一百万人民币而已,价格实在相差了太多太多……不过随后我意识到,恐怕那位慷慨的欧洲船王自己也未必知道这枚戒指的真正价值,恐怕在他看来,这只不过是自己一时兴趣随便扔了几百万赞助一个科研项目做善事而已,这枚戒指尽管制造『精』美,对他来说也不过是众多珠宝中的一件罢了。

现在又随便丢了出来,随便开了一个“低价”就当做善事了。

可遗憾的是,即使这样的“低价”我也买不起。

欢哥留给我的八十万,加上家里还有上次中奖的二十万……加起来,才刚刚足够标注的底价……而且,问题是,这仅仅是拍卖的“底价”!我虽然没有经历过拍卖,可是却知道,在正常『情』况下,一件拍品成『交』,都会远远高于“底价”的。

更何况,这种上流社会里的慈善拍卖,不知道有多少有钱人再等着砸钱。

到时候随便一个贵夫人看中了这枚戒指,自己的财力却绝对不可能有机会的……我脑子里念头纷纷,忽然听见身后车门被拉开,随后方楠钻了进来坐在后面。

我从倒视镜看出她的脸『色』似乎有些苍白,眼神里有点疲惫的样子。

“方小姐,去哪里?”“送我回家。”

她似乎有些累的样子,靠在座位上闭上眼睛养神。

方楠的住址我已经知道了,身为她的『私』人助理,今天来公司的时候,钱盼已经把一些资料『交』给了我。

我一路稳稳的开车,价值近两百万的奥迪A8稳稳的行驶才公路上,说实话,我其实有些心不在焉。

不时的偷看在后座上打盹的方楠,心里忽然生出一个念头:得到那枚戒指的希望,是不是可以寄托在这个『女』人身上?方楠很有钱,这点我早就看出来了。

从她拥有的这家公司,还有她的穿戴,住的房子,属于她的汽车,都可以看出来。

而昨天,更是随随便便就刷卡刷了两万多给我买了一身行头!老实说我并不是这么八卦的去猜测她的资产有多少。

(QuanBeN5)com【全本网】

完全是职业习惯。

因为之前我在夜总会里当主管,就是专门和客户接触,职业习惯让我必须根据和客户的接触来大概的了解这位客户的财力。

因为这样才能估算出这位客人的消费能力!说的最简单一点,假如面对一个新来的客人,我需要根据他的穿戴,举止,看出他能承受什么价位的消费水准。

到底是建议他喝几百块一瓶的芝华士,还是几千块一瓶的皇家礼炮!当主管,这是必须的经验。

在我看来,方楠这个『女』人的个人资产,大约有几千万吧,应该绝对有财力买下这枚戒指。

方楠住的地方在城西的一个叫做“XX花园公寓”的地方。

城市是这座城市最近几年的一块地产新兴地盘。

原本在两千年之前,这里还是一片老城区,平房偏多,现在经过这些年的兴建,拆迁,已经建立起了成片成片的中档高档的住宅楼盘。

方楠居住的这片花园公寓,是去年刚刚发售的一个高档住宅区,去年我曾经看到过这里的广告,还邀请了几位亚洲很著名的当红明星当代言人,最低的楼盘价位都在五位数以上,以环境优美欧洲风格而闻名。

简单来说,就一个字:贵!驶入这片封闭式的小区,门口穿着制服的保安站得笔直,对着汽车恭敬的敬礼,我没有叫醒正在小睡的方楠,而是开着车挨个楼盘寻找。

方楠住的地方在位于封闭式小区里面靠边缘地带的一座连排小别墅洋房。

原本是把一座洋房分割成两套房子出售,所以称为“连排”。

不过看来方楠是把两套房子一起买了下来,所以她『独』占了一座洋房。

我找到了门派号码,看着房子前面的一片绿『色』草坪,还有一旁的车库,心里有些古怪的感觉。

有钱人的生活啊……人家的车库面积,恐怕比很多普通人家的住房都大很多了……停车,熄火,我轻轻唤醒了方楠,方楠有些慵懒的样子,脸『色』稍微有了点红晕,我竭力控制自己的目光不去看她『诱』人的双眸和裙子下摆『裸』露出来笔直的小腿:“方小姐,你家到了。”

“嗯……”她鼻子里发出一声轻轻的哼声,老实说,这哼声让我心里猛的跳了几下,看着方楠伸了个懒腰,然后听见她轻轻笑道:“我刚才睡着了?”“嗯。”

我稳稳的回答。

“我……睡着的样子,是不是很难看?”“啊?”我怔了怔,苦笑一声,尽量用不带任何『情』绪的语气回答:“我刚才在开车,没注意。”

方楠哦了一声,眼神里闪过一丝隐隐的失落,随后她开门下车,看了我一眼:“你陪我进去吧。”

老实说我也挺想进去看看这个美丽的单身『女』人的家里是什么样子……不过理智告诉我还是算了。

这种『诱』惑,心里遐想一下就可以了,没什么必要。

“不用了,我在车里等你就可以,正好可以抽枝烟。”

方楠抿嘴笑了,她笑起来的样子非常好看,两边嘴角略微往上翘起一点点,仿佛新月一般:“别客气了,我可能需要一点时间才能准备好,你在车里也挺无聊的。

进去吧,我可能还有一点事『情』要你做。”

随后她自己走开去开门。

我想了想,反正她是老板,她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反对。

下车,进门,我才真正感受到了有钱人的生活……房门是没有钥匙的,而是密码锁,整栋房子里有一个非常先进的安全系统,非常人『性』化!这种系统如果受到外部暴力闯入,可以在几秒钟之内,在整栋房子的所有门窗全部放下金属栅栏!同时房门被打开之后,如果在一定时间之内没有关闭,立刻就有警报系统通知小区里的保安『处』!这个系统还有一个好『处』:如果家里有人,尤其是单身『女』『性』在家,为了安全期间,主人可以暂时关闭安全系统,这样的状态下,只有里面的人才能打开房门,外面的人,即使偷窃了密码,都无法开门!任何异常状态,系统都会直接发警报通知小区的保安。

可以说,这套系统很先进,据说很多有钱人都在使用,是欧洲的新式产品……当然,价格也是“『国』际水准”。

走进方楠的房子,进门之后,她弯腰『脱』下了自己的高跟鞋,然后随手丢在一旁,我竭力不让自己的目光往下扫,因为她刚才『脱』鞋抬腿的时候,我正好站在她的身后……“你可以在客厅里坐一会儿,厨房冰箱里有喝的。”

方楠留下一句话,就顺着楼梯上去了。

一楼很大,大概有一百平方左右的大厅,非常巧妙的隔成了一个客厅,然后是一排欧式的木质栏杆,往上两层台阶,则是饭厅,厨房是半透明的,看得出来,很整洁。

我只是仔细看着周围。

很显然方楠是一个对生活品质要求很高的人,她家里的一切摆设,家具,都并没有那种华贵的气息,显得很温馨,沙发是红『色』的,造型很别致,仿佛是一大以小两条小船的样子,旁边还有一张软塌,大概是用来躺在上面看电影的……因为我看见墙壁上挂着一个硕大的壁式电视。

角落里是一个壁炉,不是那种妆饰用的,而是真正的壁炉!一圈黑『色』金属的栅栏,散发着简约的气息,里面很干净,看得出来她不常用。

壁炉前面的两把椅子明显是『国』内买不到的款式,地板上还铺着一块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皮『毛』。

我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不由得叹了口气。

很软!我仿佛陷进了云堆里,整个人深深的陷在沙发里面,舒服得我不由得叹了口气。

这时候,方楠才从楼上走下来,她换了一身简单的休闲衣服,上身是一件宽大的白『色』T恤,下面则是一条很肥的裤子,长发在脑后简单的一束,显得很有点居家小『女』人的味道。

“我的家怎么样?”“太棒了!”我由衷赞叹。

她笑了笑,然后扔给我一个圆筒,我接住,是一筒香烟,小熊猫,一百枝装的那种。

这种香烟价值多少,我恐怕就不用多说了。

不过我却很好奇……这筒香烟没有拆封,还是新的。

可是我隐约记得方楠只抽『女』士香烟的……她家里怎么会有这种男士烟?是为别人准备的?还是……专门为我准备的?我放弃了心中这个有些荒唐的念头,别开玩笑了,我是什么身份……“这个你抽得惯吧?我不知道男人都喜欢抽什么烟,不过好像这是最好的了。

也不知道买的是否和你的意。”

她笑了笑。

上帝,我的心开始猛跳了!真的是专门为我买的?“你喝什么?”方楠似乎察觉到气氛有些尴尬,快速走进厨房,打开冰箱:“我这里有果汁,啤酒……”“水就可以了。”

我赶紧道:“我还要开车,不敢喝酒。”

方楠拿出一罐苏打水走过来丢给我——平心而论,我不太喜欢喝这种带汽的水,可是现在这种『情』况,我哪里还敢挑剔?拿起来就猛灌了几口。

方楠眯着眼睛盯着我看了会儿,然后在我身边的另外一个单人小沙发上坐了下来,拿起桌上的那筒小熊猫,拆开递给我一枝,又自己点了一枝。

可惜,刚吸了一口,她就咳嗽起来,苦笑道:“我还是吸不惯你们男人的香烟,太呛了。”

看着我有些局促的样子,方楠的眼神很平和:“你别紧张,就当是在朋友家里做客就好了。”

我夸张的笑了笑:“拜托,你是我的老板,而且现在我还欠你三十万!”看着我吸烟,方楠的眼神似乎有些恍惚的样子,我不敢和她的目光接触,只是随口道:“方小姐……嗯,你刚才不是说有事『情』要我做么?是什么事『情』?”“哦……噢……”她似乎愣了一下,然后迅速恢复了正常,道:“我的厨房里一个橱柜的门坏了,你知道的,这种活儿我们『女』人不太擅长……”“在哪里?”我立刻掐掉手里的烟,站起来卷起袖子。

接下来我感觉自己几乎成了一个苦力!我先是帮方楠把厨房里的一个橱柜门修理了一下,然后又跑到地下室里翻出一个几乎要生锈的工具箱,又帮她挨个检查橱柜门,把每一粒螺丝加固。

然后她又说厨房里的灯似乎有问题,我又跑进地下室翻出一个备用灯泡,帮她把厨房里的灯换了。

接下来她说客厅里的一个接线板有些接触不良,虽然我当场试了试,发现很正常,没有什么『毛』病,不过我却没有说什么,依然给她换了一个备用的新的。

在我跑来跑去帮她做这些家务活的时候,我感觉到方楠一直静静的站在我身后看着我,她一句话也不说,只是似乎有些走神……以至于我帮她换灯泡的时候,让她扶着梯子,结果她根本没有动,我差点就摔下来!我已经感觉到不对头了!她似乎根本就是没事找事,很多东西明明没有坏,她却要求我帮她修理更换,仿佛只是为了看我干活的样子而已……忙了一个小时,虽然都是一些小事『情』,可是我也略微出了点汗,外套已经『脱』了下来,衬衫上也不小心沾上了不少灰尘。

“还有什么别的事『情』么?”我舒了口气,转身看着方楠。

方楠双臂环抱在『胸』前,身子靠在厨房的门框上,脸上带着一种很温柔的表『情』,听见我询问,她忽然愣了一下,仿佛努力想了想,才迟疑道:“嗯……还有外面的草坪很久没有修剪了……我地下室里有一台除草机……”“……”我耐着『性』子苦笑道:“方小姐……这个我恐怕帮不了你……除草我不会,也不会使那个机器,我怕把你的草坪剪得一团糟。”

“没关系,反正园丁每个星期都会来……啊……”说到后来,她猛然醒悟过来,低呼了一声。

靠!园丁既然每周都会来,你还叫我除什么草!我脸『色』有些沉了下来。

她摆明了就是耍我嘛!难道支派我跑来跑去干活很有趣?我们两人站在厨房里,互相对视了一会儿,方楠忽然叹了口气:“陈『阳』,对不起,我们出去说话吧。”

我哼了一声,有些不悦,把手里的一个扳手放进工具箱里。

等我们都坐在沙发上了,她却忽然跑上楼去,随后拿着一个扁扁的盒子下来,递给我。

是一套新衬衫。

“你……你身上的衬衫脏了,换了吧。”

方楠的脸颊有些红,不过随后她仿佛是为了掩饰一样:“晚上你还要和我出席那个慈善拍卖,着装不能马虎的。”

我看着手里的衬衫包装盒,完全崭新,连尺寸都完全是我的尺寸……很明显,这也是专门为我准备了……“好吧。”

我叹了口气,我想了想,只能苦笑一声:“……谢谢。”

【推荐票】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7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