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四十五章 【史上最尴尬的艳遇】

第四十五章 【史上最尴尬的艳遇】【今天周末,更新了一万两千多字,希望大家看得开心!俺今天周末晚上都没出去玩啊!强烈要求砸票支持!!】——随后我竭力阻止自己往歪『处』想……嗯,方楠看上去不像有那种变态嗜好的『女』人吧……难道是遇到了三流电视里演的那种“对不起,我只是把你当成妹妹看待”这种俗套的桥段?不过方楠这个『女』人也太大胆了吧,居然就在我面前喝醉了?不怕我……唉,她这么差酒量的『女』人,怎么在商场上混啊!我已经清醒了过来,伸手往她膝弯下一抄,把她横着抱了起来,然后走上楼去…………不过随后我抱着她又下来了。

我找不到方楠的房间……而且楼上的每个房间门都是锁起来的。

干脆就把她放在了沙发上,想了想,又拿起我的外套给她盖在身上。

我坐下来,苦笑着揉了揉自己的鼻子。

这叫什么事啊!方楠的呼吸很平缓轻柔,不时的鼻子里发出轻轻的哼声,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在做梦的时候还想说什么动西。

不过这么『诱』人的一个美『女』,就这么躺在我的面前,鼻子里还发出这种醉人的声音……我已经感觉到自己快要兽形狂化了……我感『激』离开她,跑进厨房找了条抹布把地板上洒的酒擦赶紧,又把桌上的东西收拾了一下。

方楠忽然口中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头……好晕……”,然后翻了个身,继续睡了。

我看着她,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算你运气好,小五我已经退出江湖了,不然的话……哼哼哼!”想了想,拿起车钥匙出门。

我开车一路出了小区,在附近找到一家『药』房,买了一盒解酒『药』再折返回来。

开门进来的时候,忽然又想起来一件事『情』……来的时候方楠用密码开门的时候,居然都没有背着我,她都不怕我看到她的密码么?也不知道这个『女』人是『精』明还是『迷』糊。

进门,倒了一杯水,把方楠扶了起来,想了想干脆把她抱紧怀里,让她的背靠在我的『胸』前,然后喂她吃了两粒解酒『药』。

方楠醉归醉,可是喝水倒是很稳,一口都没有洒出来。

只是喝完之后,忽然翻身伸手勾住了我的脖子。

温香软『玉』一下抱了个满怀,我手里的杯子差点跌落,赶紧伸长手把杯子放好在桌上。

努力想把方楠勾着我脖子的手臂拿下来。

第一次尝试倒是成功了,可是随后她另外一只手却一下抱住了我的腰。

沙发太过柔软,我一下倒了下去,两人干脆就在沙发上抱成了一团……她就躺在我身上,身子半侧,脑袋外在我脖子旁,我的一只手正好从后面伸到她的『胸』前……上帝作证,我完全是一不小心,按在了不该按的地方……结果让我差点当场就……勃起!这个『女』人,T恤衫下面居然没有穿BRA!!!那滚圆饱满的感觉,还有纯棉T恤下仿佛隐隐凸起的一点……心跳一百八!事后想想,我简直是以近乎于圣人一般的毅力才挪开了自己的手,可惜却再也舍不得放开她了。

QUaNbEn5.com(全。本*网)

她身上有股甜甜香香的味道,这味道很『迷』人,头发散落在我的脖子上,有些『痒』『痒』的感觉。

虽然她躺在我身上,可是她的身『体』很软,重量却很轻……我有些神魂颠倒了,心里理智告诉我,应该放开她……放开她……可是同时又有另外一个念头:我只抱一分钟……再一分钟……再一分钟就好……就这样,从一分钟到十分钟,从十分钟到一个小时……这『女』人的身上仿佛真的有种魔力,我抱着她越久,就越是舍不得放开!她睡梦之中眉头隐隐的蹙着,似乎有些忧郁的样子,长长的睫『毛』笼罩下的眼皮偶尔还隐隐颤动……我从来没有这种经历……抱着一个绝美的『女』人,从下午坐到傍晚……眼看着房间里的光线渐渐变暗,时间就这么飞快的流逝掉了,我却仿佛无知无觉!终于,我感觉到自己的半边身子开始发麻了。

方楠就算再轻,也总有近百斤的重量,这么压着我几个小时,我开始感觉到身『体』局部供血不足……我努力挪动了一下身子,尝试把她放下来,就在这时,忽然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从我的口袋里传来……怀里的方楠身子猛然一颤,然后睁开了眼睛,惊醒过来!我们两个人,两双眼睛近在咫尺的对视了几秒钟,她才“啊”的惊呼了一声,从我怀中弹了起来,可惜沙发地方实在太小,她刚一动弹,骨碌一下就滚到了地板上!她哼了一声,似乎磕到了什么地方,抬起头来盯着我,脸上涨红,惊呼道:“你!你!我……我们!”我赶紧摇手:“你喝醉了,我只是扶你吃『药』而已,你别误会!什么都没有!”方楠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衣服,看没有什么异常,她脸上紧张的表『情』才终于褪去,我们两人对视了几秒钟,忽然同时一笑,方楠笑得很妩媚,带着刚睡醒的慵懒:“我喝醉失态了,抱歉……”我刚要说什么,她却指了指我的外套:“你的电话。”

“哦!”我赶紧拿过外套掏出电话“喂”了一声。

结果对方是一个陌生的男人声音,要找什么胡总经理。

我问了两句,才意识到是打错了,挂了电话,心里忍不住暗暗恼怒。

这电话早不来晚不来……方楠已经站起来了,我们两人互相看了一眼,我张了张嘴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方楠也有些尴尬,两人的表『情』都有些讪讪的。

“七点了!慈善晚会!”我猛然想起这件事『情』,『脱』口而出。

方楠也立刻眉『毛』一样,叫道:“啊!是啊!”她跳了起来:“我去换衣服!你快收拾一下!我们……”忽然止声,因为她察觉我正瞪圆了眼睛盯着她……而且我的目光充满了古怪……方楠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目光往下一扫,才猛然变『色』,一张脸瞬间涨红,惊呼一声:“啊!!!”嗯……事『情』是这样的,我的目光刚才不经意的扫过方楠的裤子……一不小心就看见了她穿的这条浅『色』的裤子,下面有很小的一小块印湿了……而且,仿佛是……是红『色』的!虽然只有很小的一点点,但是白『色』底红印,非常明显……一瞬间,我明白了事『情』是怎么回事了!难怪今天白天在公司的时候感觉方楠脸『色』有些疲惫,难怪她看上去好像有些不舒服,难怪在回家的路上,她一路都是皱眉……她皱眉,是因为肚子疼!她脸『色』差,是因为…………因为『女』人的“那个”来了!更好死不死的,我们的聊天勾起了她的伤心事,她喝醉了之后,一个下午没有换里面垫的东西……然后么,估计“那个”东西就漏出来了一点……好死不死的,她又穿了一条浅『色』的裤子……好死不死的,又被我看见了……方楠惊呼之后,脸上差点就滴出血来,然后仿佛一只中了箭的兔子飞快的跑掉了。

老实说,如果刚才我抱着方楠的时候心跳有一百八……那么现在我恐怕有两百八了!`仿佛在几乎所有男人的眼里,『女』人穿衣打扮都是要花费很长很长时间的。

可是今天我的遭遇却完全不同了。

我只不过在楼下等了二十分钟不到,方楠已经完全穿戴打扮一新走了下来!她穿了一件红『色』的晚礼服,裙摆下有一圈漂亮的褶皱,无袖加上低『胸』样式,秀发柔顺的挽在一侧,使得她整个人看上去仿佛一枝娇媚的红玫瑰一般!她抹了淡淡的腮红,嘴唇上有水晶唇彩,脸『色』晶莹,显然是『精』心打扮过了。

因为刚才的那个天大的尴尬,她走下来的时候,甚至都不敢和我说话,垂着头不敢看我。

这种『情』况下,我身为男人当然要厚着脸皮打破僵局了——总不能把这么困难的事『情』『交』给『女』人吧?“方小姐,嗯……那个,晚上挺冷的,你要不要穿一件披肩……你这两天身『体』不能着凉的吧……”这话刚出口,我差点恨不得打自己嘴巴!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嘛!方楠脸上的表『情』羞怒『交』加,横了我一眼,跺脚道:“你……快走吧!时间不早了!”看着方楠走在我前面,纤细柔软的腰肢紧紧的裹在红『色』的晚礼服下,仿佛柳枝一般摆动,我心中忍不住就回想起下午的时候这柔软的腰肢就在我手臂的环绕之下,那是怎样的一种滋味……还有,看着她的背影,我忽然又鬼使神差一样冒出一个近乎于荒唐的念头:她现在……应该垫了那个东西了吧……啊不不不不!该死的见鬼……上帝啊,为什么我满脑子这种邪恶的念头?!!`这个慈善晚会的地点在市内某家五星级酒店里的一个大厅举办。

在我看来这更像是一场豪门盛宴一般!一路上我和方楠都没有怎么说话,两人之间还有些尴尬。

毕竟一个『女』人在男人面前出了这种“状况”,而这偏偏又是『女』人最隐『私』的事『情』……我竭力专心开车,不过下车的时候,方楠脸『色』已经稍微平和了很多。

我把车钥匙给了酒店的泊车人员,方楠忽然走到我身边,低声道:“好了,我们先专心今晚的工作,可以么?”我呼了口气:“当然。”

她忽然转过身来,面对着我,此刻已经是晚上八点多,夜『色』之下,面前的酒店***阑珊,她的那张娇媚动人的脸庞就在这片***闪动之下。

忽然,她伸过手来,轻轻整了整我的领带,动作轻柔和谐,仿佛带着点异样的『情』愫一般。

我忽然忍不住想:假如下午的时候,我忍耐不住,趁着她昏睡的时候“欺负”了她,现在恐怕已经反目成仇了吧?哪里还有机会享受这样的温『情』?我记得仿佛阿泽说过,占有『女』人的身『体』容易,可是占有她们的心,才能算是真正的征服!……我们四目相对,仿佛心中都有些异样。

偏偏在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陈『阳』,方楠。”

我转身,只见一个修长苗条的身影款款走来,一身『精』致的香槟『色』的晚装,头发在脑后盘了一个发髻,脸上薄施淡妆,一脸从容淡雅的微笑,却无『处』不彰显着『女』『性』的魅力!不是仓『玉』是谁?仓『玉』的身后,还有一个男人!这个男人看模样最多三十多岁,可是看他的眼神,却应该有四十多了,只因为那双眼睛很有神,仿佛带着一种成熟男人的阅历和城府。

脸庞很端正,鼻梁挺直,嘴唇如刀削,一身黑『色』的西装,身材很匀称,有种成熟男人的魅力。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隐隐有些不喜欢这个人……因为他的眼神,看上去不是很“正”。

因为他的目光扫过方楠的时候,明显眼睛一亮,仿佛闪过一种异样的眼神!不过我只是扫了他两眼,就重新把目光放在了仓『玉』的身上:“仓『玉』小姐,你好。”

方楠站在我身边,脸上带着愉悦的微笑:“仓『玉』,你来得好早。

你身边的这位是……”当方楠的目光转向那个男人,已经变成职业的微笑了。

仓『玉』立刻退后半步,站在这个男人的身边,非常优雅的伸手挽住了男人的胳膊,淡然笑道:“介绍一下,这位『女』士是我的好朋友,深蓝娱乐的拥有者,方楠小姐。

旁边这位应该是她的男伴,陈『阳』先生。”

然后看了一眼身旁的男人,她似乎迟疑了半秒钟,语气也严谨了几分:“这位,来自北京的周荆先生,现在,他是我的上司。”

仓『玉』的新上司?难道就是……代替了欢哥的位置的家伙?!我脸上不动声『色』的微笑,心里却立刻对这个男人生出了一股敌意!而这个名字叫做周荆的男人也并没有在意我,只是对我略微点了点头,就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方楠身上!我察觉到,他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惊艳!这样的眼神,我看过无数次……每次当阿泽泡MM的时候,看到中意的猎物,他的眼神好像就是这样的!——【至于推倒的问题:我的想法是,攻城为下,攻心为上!火候没到,两人的感『情』没到一定程度,现在直接推倒,或者能一时快活,但是肯定从此就失去这个『女』人的心了。

没有任何一个『女』人会喜欢男人趁人之危占自己便宜的!尤其是现在方楠还么有『爱』上主角,如果现在推倒,虽然能得到一次她的身『体』,但是也会完全毁掉两人刚刚建立起来的一丝好感。

我以一个过来人说一下我自己的一个经验:『女』人不会介意自己喜欢的男人想和自己上『床』,但是,如果她知道这个男人“只想”和自己上『床』,那么她绝对不会再『爱』这个男人了!那种主角随便上一次『床』就能征服『女』人,随便散发一下王者之气,『女』人就会娇躯一震,从此拜倒在主角的裤裆下面……这样的“经典”的书网络有很多,呕!……但是我……说实话,我写不出来。

除非『女』人是花痴。

像方楠这样的『女』人,除非她真心喜欢主角,否则的话,如果陈『阳』趁机做了什么,一时快活了,却绝对得不到她的心!我也想立刻就美人入怀,但是不行啊同志们,我不想写成那种花痴种马文,一切YY都要有节奏和过程,其实写一个美『女』,都是在没到手的时候,那种微妙的暧昧感觉,羞涩的『情』感表现,才最有吸引力,一旦得手了,大家也就很快失去兴趣了,不是么?最后,方楠绝对是推倒的,时间早晚而已。

否则我干吗花这么多笔力塑造这么一个人物出来?】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7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