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四十八章 【冤大头】

第四十八章 【冤大头】【OK,一周强推结束了,说几句题外话,如果不喜欢这些的朋友可以直接跳过,把鼠标往下拉看章节正文就可以了。

强推一个星期,成绩比预期的低了很多,不是我跳舞矫『情』,相比我从前的作品,人气低得只有从前得一半都不到……都市图题材的受众范围要比一般的奇幻小说少了很多。

不管如何,我会遵守我的承诺,强推结束之后继续免费几天,暂时不会发VIP章节!不过,请大家注意,现在已经可以给本书投VIP月票了!!!!经过昨晚到现在,票数低得可怜,只有几十票而已啊,月票排名也同样低得可怜……郁闷,郁闷……大家保留的VIP月票请投给本书哦!也让我周末的最后一天也能开心一下哈。

最后要说的是,今天周『日』,晚上还会有更新,按照老规矩了,12点更新,冲榜!然后照例是发送『精』华给大家!希望大家到时来捧场,记得带着票票哦!】``第四十八章休息室在位于宴会厅后面的走廊里,这里明显加强了保卫工作,走廊的入口『处』站立了几个酒店的保安,看见周荆和我走过来,两个保安立刻迎了上来。

周荆看了我一眼,随手拿出一张金『色』的邀请卡,两个保安的脸『色』立刻恭敬了几倍,然后把我们迎进了走廊里。

这里有一个个小休息室,很明显,如果不是周荆带我进来,这个地方我恐怕进不来!因为我看见了走廊外面有明显的区域划分:贵宾区显然周荆是属于贵宾的范畴,而我就不是了。

我们能进来,完全是因为他手里的那张金『色』的邀请卡。

我们要了一个单『独』的小休息室,这是一个酒店里的小包间临时改装的,不过东西倒也齐全,有一个小小的酒柜,柔软的沙发。

走进休息室,房门立刻关上,周荆很随意的在单人沙发上坐了下去,然后从怀里掏出一枝雪茄扔给我:“科伊巴,世纪5号。

这个牌子你抽得惯么?”我拿在手里看了一眼,然后轻轻丢还给他,淡淡笑道:“我还是不抽这个了,我习惯吸烟,雪茄的味道太重,我不习惯。”

周荆脸上露出一丝复杂的微笑,仿佛若有所思道:“年轻人,其实应该勇于尝试新的东西……”“我以前尝试过,只是真的不喜欢,所以没必要勉强自己。”

我笑笑,拿出上衣口袋里的烟盒。

周荆没再说什么,随手从酒柜里找出了雪茄剪,然后拿出打火机点燃。

他抽的这种科伊巴世纪5号,是一款很贵的雪茄,原产古巴,一枝就要两百多人民币。

从前我在金壁辉煌里,曾经见过这种雪茄。

周荆无疑是一个真正抽雪茄的人,他脸上露出享受的表『情』,然后指了指身边的另外一个沙发:“坐下吧。”

我不喜欢总是被动,所以我干脆先开口:“周先生,你叫我一起进来,一定是有什么事『情』想和我说吧?”“嗯,你很直接,我喜欢直接的人。”

QuanbEn5.COM。全本小说网

周荆的眼睛藏在青『色』的烟雾后面,嘴角带着一丝笑意:“是这样的,陈『阳』,我希望你可以帮我一个忙。”

“什么?”周荆一手夹着雪茄,一手在沙发扶手上轻轻拍了两下,缓缓道:“是关于方小姐的。

坦率说,我对她很有好感。

所以想请你帮一个忙。”

我摇摇头:“周先生,这我恐怕帮不了你。

我只是方小姐的下属而已。”

“我的请求很简单。”

周荆缓缓喷出一口烟,笑得很笃定的样子:“我只想知道一件事『情』,今晚,方小姐来参加这个慈善晚会,一会儿的拍卖会上,她是不是有什么想得到的拍品。”

我眼睛一亮,随即假装咳嗽一声,掩饰过去,淡淡笑道:“周先生……你的意思是,你想讨好她?”“今晚的拍品之中有不少名贵的珠宝……『女』人都喜欢珠宝,不是么?”周荆笑得很自信:“我想你是她的助手,她来之前一定看过今晚拍品的册子,她有没有特别留意什么东西?”这家伙倒是真的很用心了!我已经知道了他的计划,他大概是想当众拍下方楠想要的东西,然后再郑重送给方楠……这样的举动,是一个赢得『女』人好感的好办法。

当然,也是典型的有钱人追『女』人的办法。

想到这里,我忽然心中生出一个念头来……“这个么……”我脸上做出一丝为难的表『情』。

“我从来不会让别人白白帮我做任何事『情』。”

周荆笑了,然后从怀里拿出一本支票簿,随手写了一张撕下,推到我面前桌上:“你只需要帮我一个小忙而已。

十万,买一个『情』报,这个价格应该很公道。”

靠,到底是有钱人,财大气粗,为了讨好一个『女』人,事『情』还没影子呢,随手就扔出来十万!周荆看着我的眼睛,缓缓道:“怎么样?我知道,今晚方小姐既然来参加这个拍卖会,那么她一定看中了某样东西。”

不得不说,他猜得很准。

因为我今天白天在车上看到那个册子的时候,的确看见册子上列出的拍品里,有一样东西被方楠用笔画了一个圈。

那是一枚钻石『胸』针,价值大约在二十万左右。

大概方楠今晚准备把这件东西拍回去吧。

“周先生。”

我脸上故意露出几分为难的样子:“你让我很为难……我是方小姐的下属,对于她的事『情』,尤其是一些涉及『私』人方面的,我是不好透露的。”

周荆笑了,他的表『情』甚至没有半点不满,依然笑得那么愉快,然后飞快的从嘴里吐出几个字:“二十万。”

我还是摇头:“我真的不能说。”

这句话是我故意说的。

我说的是“不能说”,却并没有说“不知道”,就是暗示对方,我的确知道方楠今晚的目标!周荆叹了口气,盯着我的眼睛,仿佛漫不经心一般,淡淡道:“年轻人,做人不能太贪心的。

这样吧,三十万,这样的价格购买一个『情』报,简直比中央『情』报局都昂贵了。”

他随手又写了一张支票,推到我面前。

这次我真的笑了,不动声『色』拿起支票,在手里轻轻一弹,然后收入怀里。

“方小姐今晚的目标有两个。”

我笑道:“第一件是一枚法『国』梅尼克珠宝世家出产的钻石『胸』针,今晚的三号拍品。”

周荆点点头:“嗯,我知道,那个东西仓『玉』似乎也很感兴趣,价值二十万,的确不错。”

然后他又看了我一眼:“另外一个目标呢?”“五号拍品。”

我脸『色』镇定,用从容的语气缓缓道:“那是一枚戒指,钻石双圈造型,是欧洲船王希罗德先生捐赠的那件。”

周荆想了想,皱眉道:“那枚戒指?那枚戒指似乎不太适合『女』『性』佩戴吧……不过也没什么问题。”

随后他脸上露出微笑:“好了,多谢你的消息。”

他随后又从怀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我:“这是我的电话,年轻人,希望我们多联系,我或许还会找你帮忙的。”

说完,他已经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在方楠这样美丽的『女』人身边工作,想必你一定很愉快吧?”然后他盯着我的眼睛:“刚才我们的谈话,你最好忘记,我也不希望你对方小姐提起。”

我立刻装出一脸笑容:“请放心。”

周荆点点头,然后随意把雪茄在烟缸里按熄灭,然后转身走出了休息室。

我看了看时间,刚过去不到五分种。

叹了口气,我用力吸了口香烟,看了一眼烟缸里刚刚抽了几口的雪茄,摇头苦笑:“败家啊!科伊巴#822;世纪5号,两百多块一枝呢,抽两口就扔掉……哼。”

想泡方楠?哼,慢慢想吧!我已经开始思考另外一件事『情』了。

那枚戒指,如果靠我自己,是绝对没希望今晚能买到的。

不过现在有了周荆这个冤大头,就让他掏钱去竞拍吧,不管他花多少钱拍下来,最后他会送给方楠……只要戒指在方楠的手里,至少戒指以后就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了。

以后的难度也降低了很多……反正这枚戒指,方楠未必会喜欢,我将来想办法让她转让给我,也不是没希望吧。

当务之急,是让戒指不能落在别人的手里!我现在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

周荆……我看你别姓周了,姓冤好了!改个名字叫冤大头!我开心的笑了一会儿,等抽完一枝烟,才走出休息室。

“先生,您还有什么需要么?”一个穿着制服的人立刻迎了上来。

“没有了。”

我想了想,叹了口气:“请你让人送一杯温水给我。”

回到宴会厅,周荆不知道去哪里了,我一个人往座位那里走,手里捧着一杯温水。

仓『玉』正在和方楠说些什么,仓『玉』似乎在问方楠什么问题,方楠听了脸『色』有些不自然,只是摇头,却不说话。

仓『玉』叹了口气,似乎有些无可奈何的样子。

正看见我走来,皱眉道:“你怎么回来了?周先生呢?”我耸耸肩膀:“雪茄我抽不习惯,周先生大概和其他客人聊天去了。”

随后我把那杯温水递给方楠。

方楠抬头看了我一眼,眼波很温柔,微笑道:“谢谢。”

我点点头:“没什么,我是你的助理,照顾你是我的职责。”

话刚说完,忽然感觉桌子下面的腿被踢了一脚,仓『玉』看着我,笑道:“陈『阳』,陪我跳支舞吧。”

不等我说话,她已经转头看着方楠:“借你的助手给我用几分钟,不会舍不得吧?”方楠脸『色』有些泛红,神态有些扭捏,横了她一眼:“胡说什么!你要跳舞,自己问他就是了。”

我赶紧站了起来,伸出手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仓『玉』小姐,请吧。”

此刻的舞曲已经重新变回了柔和的曲调,我和仓『玉』携手走进舞池,然后一手轻轻搂住她柔软的腰肢。

我感觉到仓『玉』的身子僵『硬』了两秒钟,心中忽然想起刚才在洗手间里搂着她的时候的『情』景,忍不住笑出声来。

仓『玉』已经恢复了正常,叹了口气:“陈『阳』,我已经开始后悔了。”

“后悔什么?”我搂着她缓缓舞动,两人的身子贴在了一起。

“后悔介绍你去方楠那里工作。”

仓『玉』语气有些不善:“我刚才警告过你了,你最好不要给自己惹麻烦……”瞪了我一眼,低声道:“方楠不是你该招惹的『女』人,我这话说得够明白了吧?”我故意叹了口气:“仓『玉』,你先回答我几个问题……我是不是长得很帅?”“?”仓『玉』疑惑的看了我一眼,不过看见我脸上似乎并没有调笑的意思,这才微笑道:“还行吧,普通人里面算不错的,不过也就仅此而已了。”

我点点头,表示认可她的评价,又问道:“那么我再问你,我是不是有钱有势?”“当然不是。”

仓『玉』回答得很干脆:“你的底细我差不多都知道的。”

“有或者你觉得我特别有『女』人缘?是那种高级的『情』场杀手?”仓『玉』抿嘴一笑:“你似乎也不是。”

“那就行了。”

我叹了口气:“我不过是一个普通人,现在最多算一个收入还不错的打工者罢了。

方楠是什么身份的『女』人,我心里比你清楚。

像我这样的男人,她会看得上眼么?所以……你放心吧。”

“可是……”“可是我长得很像方楠从前认识的某个男人,是吧?”我撇撇嘴巴,冷笑道:“仓『玉』小姐,你以为这是拍电影么?长得像算什么?又不是玩超级模仿秀!我的相貌最多会让她勾起一点往事的回忆罢了,等这个『情』绪平息下来,以方楠这么聪明的『女』人,很容易就会明白过来,我就是我,不是她心里的那个人!”不等仓『玉』说什么,我飞快道:“你倒是小心一下周荆那个家伙,他正在打方楠的主意呢。”

仓『玉』冷笑一声:“他?他没希望的。

周荆不知道方楠的底细,如果他知道了之后,借给他一个胆子,他也不敢动方楠!”我心里一动……方楠难道还有什么厉害的背景么?仓『玉』看了看我,正『色』道:“陈『阳』……你最好安分一点。

我给你找了这个工作,是希望你能好好的工作赚钱,生活,过一个正常的普通人的『日』子……这也是欢哥对你的期望。”

我笑了笑,有些无所谓的样子:“你放心吧。

至少我现在没有想招惹方楠。”

哼,如果我真的想打方楠的主意,今天下午在她家里,早就得手了。

当然,这个事『情』却不能和仓『玉』说了。

我们两人不再说话,随着音乐翩翩起舞。

仓『玉』的舞技非常娴熟,我和她比起来,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不过我的心思并没有放在跳舞上。

我心里盘算着,等周荆把那枚戒指送给方楠的时候,想什么办法让方楠收下?又或者,方楠收下之后,我又该用什么方式把戒指弄到手?还有怀里的三十万。

我打算给方楠,就当作把昨天闯祸的赔偿金还给她了。

我不喜欢欠别人的人『情』,尤其是『女』人。

其实仓『玉』的好心我能『体』会到。

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我原本也是很愿意的。

可问题是,在我得知了有关戒指的一切都是真的……我手里掌握着这么一枚神奇的戒指……我还可能继续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么?答案显然是:NO!我有些走神,目光四『处』扫视,忽然,我仿佛看见左边某个地方,有一个人影在远『处』一闪而过……我心里猛的一跳!心『情』惊异之下,脚下不小心慢了一步,踩在了仓『玉』的脚背上,仓『玉』皱眉,眉宇间有些痛楚,我这才回过神来,连忙拉着她走到一边,苦笑道:“你没事吧?”“没事。”

仓『玉』叹了口气:“你到底是舞技很差,还是在走神?”我笑了笑:“都有一点。”

然后我松开了仓『玉』,缓缓往回走。

仓『玉』跟在我身边,忽然低声说了一句:“小心周荆,这个人很不好惹,你最好别招惹他。”

我点点头。

很不好惹么?我刚才就狠狠的宰了他一刀呢。

走回座位上的时候,音乐声忽然停止了下来,随后那个慈善组织的会长走到中央,拿着话筒大声宣布,十分钟之后,拍卖开始!我却眼神不住的在四『处』搜索,希望找到刚才看到的那个人影。

不可能吧?那个人应该不会出现在这里的……难道是我看错了?``【无奈的呐喊:推荐票……VIP月票……】【今晚十二点的更新冲榜,还有惯例的『精』华放送……】``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7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