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五十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第五十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本章六千字哦,加量不加价!哈哈……强烈要求砸票支持!】——周荆闻言,眼睛里闪过一丝犀利的目光,仓『玉』立刻意识到自己失言了,闭上了嘴巴。

此刻拍卖已经继续,不过周荆的『情』绪似乎受到了严重的影响,根本没有心『情』关注台上的接下来的拍品,他的目光开始有些游离,甚至连和方楠搭话的心『情』都没有了。

终于,他又坐了十分钟,忽然站了起来,用淡淡的语气说自己还有事『情』需要先退场,对方楠告了声罪,然后快步离开。

仓『玉』立刻拿起自己的手袋,小心翼翼的跟了过去。

接下来的拍卖气氛越发热烈,甚至有一枚费伯奇家族出品的珍品复活节彩蛋,被当场炒到了九百万的价格成『交』!这已经是今晚到目前为止的最高成『交』价格了。

不过方楠看上去兴趣缺缺,看来她今晚唯一的目标就是那枚钻石『胸』针了,她大概还不知道周荆拍下那枚『胸』针是为了送给她吧。

可惜,杨微的忽然出现,大概打乱了他的计划,就这么着急提前退场了。

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拍卖进行到了一半,主持人宣布休息一个小时,类似这样的并非专业的拍卖活动,毕竟要照顾到台下的这些颇有身份的来宾,还有很多『女』士,中场休息也是必须的。

“我们走吧。”

方楠忽然轻轻碰了我一下:“我觉得没什么意思。”

老板发话了,我当然是照办了。

方楠和身边认识的几个熟识的朋友打了招呼告辞,然后我们离开了宴会厅。

刚走出来,门口就有一个穿着一身灰『色』西装的人迎了过来,他手里拿着两个盒子。

“方楠小姐,请稍等。”

这个人神态跟恭敬:“我是周荆先生的司机,他让我留下,把这两样东西『交』给您。”

方楠本能的皱了皱眉,看样子她对周荆的印象不是很好吧……想到这里,我心里忽然没来由的感到一丝愉快。

“这是什么东西?”方楠没有伸手去接。

“我不知道。”

那个自称司机的男人道:“周先生只是让我『交』给您。”

其实,从本能上,我已经看出这个人绝对不是一个司机这么简单!他的双目很有神,身材不算很高,但是却很『精』悍的样子,双手骨节有些粗大,手指粗短。

看上去他应该是一个保镖兼司机吧!方楠考虑了几秒钟,看了我一眼:“你帮我拿着吧。”

那个司机将东西送到我手里,立刻飞快的走掉了。

方楠表『情』有些冷淡,似乎『情』绪不高。

我故意笑了笑:“方小姐,你猜这里面是什么东西?”方楠冷笑一声:“还能是什么?如果不是鲜花,应该就是珠宝了。

这些男人们还能想出什么别的花招来。”

她深深的瞧了我一眼,眼神里又几分不满。

quANbEn5.com【全本5】

然后飞快的走进了电梯。

我像一个真正的跟班那样捧着两个盒子站在她身边。

方楠一句话不说,神『情』有些冷淡……似乎是针对我?可是我不记得我哪里得罪她了啊?酒店的泊车小弟把那辆奥迪A8开到了门口,方楠一言不发上了车,等我把汽车开出了酒店大门,低声问了一句:“方小姐,是送你回家么?”“不!”方楠语气依然带着一丝不爽:“开上绕城公路!随便你怎么开,转一会儿!”说着,她径自打开了车窗。

夜晚的冷风立刻吹进了车里,方楠的头发被扬起飘舞。

我从倒视镜里打量她,她一脸冷漠,脸庞对着车窗外,注视着路边闪过的一座座建筑物。

城市夜晚的霓虹灯闪烁,此刻已经是深秋了,晚上的气温还是很低的,我忽然看见方楠的身子微微的哆嗦了一下,忍不住心中一软,低声道:“方小姐,你还是把窗户关起来吧……你今天身『体』不适,最好不要吹冷风,你会生病的。”

方楠脸『色』不易察觉的一红,但是随即眼神里有一丝愤然:“不要你管我!”靠,我哪里得罪这个『女』人了?不过看着方楠身上淡薄的晚礼服,无袖加上低『胸』的款式,虽然看上去更能『体』现『女』人的魅力,可是这样的穿戴,在这种夜晚的低温之下,吹冷风是很容易生病的!而且今天还正好是她“不方便”的『日』子。

我叹了口气,又准备开口劝她:“方小姐……”“方小姐方小姐!!你就不会喊我别吗?”方楠忽然恼了,用力对我大叫:“你就只会喊我方小姐么?你和仓『玉』聊得那么开心,一口一个仓『玉』,叫得多亲切?难道我是那种很难相『处』的人吗?”我语塞,虽然觉得这个『女』人忽然发的这通火很没来由,不过我却也听出来了里面的那一股酸意。

我想了想,正要开口,方楠忽然深深吸了口气,她的一双眸子在倒视镜里盯着我,用一种幽幽的语气道:“陈『阳』,我问你……你和仓『玉』很熟么?”我笑了笑,用诚恳的语气道:“今晚之前,我只见过她两次。”

“我问你一件事『情』……晚上在酒店里面拍卖开始之前……仓『玉』去洗手间那半个小时,你是不是偷偷跑去去和她见面的?”方楠忽然冷不丁的抛出这么一句。

我怔住了。

她知道?见我不说话,方楠咬牙道:“哼,难道我是傻瓜?她离开之后,你看了一下手机就出去了,然后你们又是一先一后回来了……你们两个人的表『情』又有些不自然……哼!”我心里有些不耐烦。

方楠的这种质问一般的口吻让我有些不快,忍不住顶了她一句:“方小姐,我只是你的助手,至于我和仓『玉』是不是朋友,似乎和我的工作没有什么关系吧?”“你!”方楠身子一颤,扭过身子。

我等了会儿,看她没说话,正有些奇怪,却从倒视镜里看见方楠抱着肩膀,肩膀不时轻微的颤抖两下,从侧面看去,眼角有一道泪痕……她居然哭了?!我叹了口气,按了一下控制车窗的按钮,把窗户关了起来,然后从台子上拿出一包纸巾反手递了过去。

方楠哼了一声,根本不接,却一把拿过那两个盒子,仿佛发泄一般用力拆开,等她看清楚里面的东西,脸上的表『情』不由得一僵!随后面『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

“陈『阳』,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做的!”她手里拿着那枚钻石『胸』针,眼睛死死盯着我。

我脸上装傻:“什么?”“哼!那个姓周的,把这枚钻石『胸』针买下来的时候我还觉得很奇怪,开始我以为他是给什么『女』人买的……现在他却让人送来给我!哼!除了你,谁还知道我想买这个东西?”方楠的眼神里几乎就要冒出怒火了:“你这么做是什么意思!”我小心翼翼的看了她一眼,然后竭力用平静的语气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不明白?”方楠气的脸『色』有些苍白:“那个姓周的摆明了是打我的主意!你居然还帮他……拍卖之前,你们一起离开过,你是不是告诉他我原本想买这个东西的?你敢说不是吗!”我该怎么回答?靠!当然是一口否认!打死也不承认!这种事『情』,如果我承认了,那简直就是白痴了!“不是我!”我摇头,语气充满了委屈:“方小姐!我怎么知道你今晚要买什么东西?”“哼!你还装!拍品的册子你看过的!我在上面用笔画了一个圈,这个别人是不知道的!只有你知道!”我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努力做出一副委屈的样子:“说不定是仓『玉』说的呢?”果然,方楠怔了一下,认真想了想,眼神稍微柔和了几分,语气也没那么犀利了:“仓『玉』……她不会做这种事『情』的吧……”我心中叹了口气。

如果不是为这枚戒指,我是绝对不可能做这种事『情』的。

事实上我现在也有些后悔了。

不管如何,方楠明显对我很有好感。

我的作法,不管主管目的是什么,至少从客观上说,我是在帮别的男人追她!这样的举动,对任何『女』人来说,无疑是一种侮辱!看我不说话,方楠似乎又有些犹豫:“真的不是你?”“不是。”

我赶紧低声追了一句:“那个姓周的,我看他也不太顺眼……再说了,我怎么会帮别的男人追求你?”看着方楠眼神里的那一丝幽怨,那双勾魂眼里闪动着异样的目光,我不禁心中一荡,几乎是完全下意识的,鬼使神差般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我怎么舍得……”这话『脱』口而出,我心中又有些暗暗后悔。

今晚在仓『玉』的提醒下,我已经很明白了。

不管方楠这个『女』人对我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思……我最好不要惹这个麻烦!且不说我和方楠之间的身份、地位甚至年纪,都太过悬殊……而仓『玉』的警告,显然也不是没有原因的!老实说,方楠的确很『迷』人……不,应该说是非常非常『迷』人!如果是换做其他『情』况下,遇到这么有魅力的『女』人,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往前冲了。

如果是在逢场作戏的『情』况下,我绝对不会退缩的!可现在『情』况毕竟不同!我想不想得到方楠?老实说,想!是个男人就不会不动心!可是得到她之后呢?太复杂,太麻烦了……这样的『女』人,绝对不是你和她上上『床』,玩儿一次一夜『激』『情』之后,就算了的!方楠在听到我下意识的那句话之后,眼神有些羞赧,沉默了一会儿,她才低声呢喃一般:“真的不是你做的?”在这一刻,我忽然心中有些鄙视自己。

忍不住生出几分内疚来。

感觉自己今晚的作法,真***有些卑鄙。

但我还是『硬』着头皮说了一句:“不是。”

方楠松了口气,拿着那枚『胸』针随意看了看,又扔进了盒子:“姓周的送的东西,我不要。”

我笑了笑:“干吗不要?不花钱的东西,不要白不要。

我倒是觉得这枚『胸』针你戴上一定很漂亮,很高贵优雅的。”

方楠吃吃一笑,她脸上的泪痕还没有拭去,这么忽然展颜欢笑,仿佛梨花带雨一般,分外多了一种惊心动魄的魅力。

我看得有些失神,差点把汽车开上安全岛上……汽车已经开上了城北的滨江大道。

我们这座城市滨临长江,这座滨江大道是去年刚刚修建好的一条『国』际标准的马路,左侧是一排排漂亮的楼房,路灯闪烁,右边则是蜿蜒的长江围堤,下面浩荡的江水缓缓奔流。

沉默之中,汽车里的气氛有些微妙。

方楠又拆开了另外的那只盒子,里面果然是一个一个『精』美的珠宝盒,打开之后,上面正是那枚『精』美的戒指!“哼。”

方楠有些不屑:“那个姓周的怎么送了我这个东西?”我忍住心里的『激』动,笑道“这可是他花了五百万买来的啊!这家伙倒是大手笔!”“切!不希罕。”

方楠撇撇嘴,随手扔到一边。

我苦笑。

拜托,毕竟是五百万耶!不过后来我才知道,方楠的这种反应很正常。

以她的美丽和身后惊人的背景,以及拥有的财富。

平时不知道有多少实力男士拜倒在她的群下,那些有钱人们为了讨好她,送的东西多了。

别说是一枚戒指了。

就算是花园洋房,名车,游艇,都大有人在!“这戒指我看着挺顺眼的,可惜是男士的……唉,陈『阳』,要不送给你吧。”

方楠淡淡道:“明天我把钱汇给那个姓周的,就当是我买下的就是了。”

我心里砰砰跳动,但是理智却让我摇头拒绝:“这么贵重的东西,你送给我,我可不敢要。

再说了,这东西么,也只有那个姓周的才傻到花几百万买回来。

你花这么多钱,可就亏大了!”方楠想了想:“那明天你帮我跑一趟,把戒指送回去给他。”

我笑了笑,应了下来。

嘴角却忍不住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

看了看前面的道路,我问道:“方小姐……再往前可就到长江大桥了,难道我们要过江么?”方楠叹了口气:“掉头回市区吧。”

我应了一声,又听见方楠在身后低声说了一句:“陈『阳』……以后我们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你……就直接叫我名字吧……”我叹了口气。

如果现在我还不明白方楠对我的那种心意……那我干脆去找个地方撞死算了!可是就算我心里很明白,却仍然觉得自己应该拒绝。

就算摒除那些两人的地位差距,尽管方楠看上去那么『迷』人,可是她毕竟还大我近十岁!而最最主要的是:她对我有好感,明显完全是因为我长得很像某个人!把我当替代品而已吧。

我尽量专心开车,虽然察觉到方楠在背后看着我,我却竭力控制自己不去看倒视镜。

汽车重新驶回了市区,我掉转方向,往方楠的家开去。

方楠脸『色』有些悻然,忽然低声道:“我现在不想回家……”“呃?”“我……我肚子饿了,想吃点东西。”

“嗯,方小……方楠,你的意思是找地方吃东西?”方楠听见我终于直呼她的名字,满意的笑了笑,随后幽幽叹了口气:“我不想回家,家里就我一个人,晚上一个人很无聊的。”

她的眼神丝毫没有那种『女』强人的模样了,隐隐的有些让人怜惜的柔弱。

我心里叹了口气,脸上却在微笑:“我知道一家夜店,东西很好吃。”

#822;“趣乐烧烤”,是本市位于某条商业街背后的一家小店。

这家烧烤店在南京的各大娱乐营业场所里都很有名。

第一是因为它是通宵营业!第二则是以它的价廉物美而著称。

基本上,南京市的各个娱乐场所,酒吧迪厅夜总会,各『色』喜欢夜生活的人们,在半夜狂欢结束之后,都会喜欢到这家店吃点东西。

这里的『鸡』翅膀烤得很棒,风味『独』特,香而不腻,价格却很低廉,很受欢迎!而这里的生意火爆也是南京市著名的!有的时候凌晨两三点钟,甚至都出现爆满排队等位的『情』景!而奇怪的是,尽管生意火爆,可是这里的老板却并没有扩大经营的计划,这么几年下来,仍然是守着巴掌大的这么个小店,店里只能容纳七八桌人。

我想如果换了别的生意人,眼看生意好,恐怕早就扩大经营规模,甚至筹划开分店了吧。

我们驱车来到这家烧烤店的时候,生意已经非常好了,我在路边停好了车,和方楠并肩走进这家小店的时候,无疑很引人注目!方楠穿着那件火红『色』的晚礼服,绝『色』的姿容加上风『情』万种的魅力,仿佛一朵娇艳的红玫瑰。

而我则西装革履,身此修长。

从任何角度看,我们两人的这一身打扮,都好像是参加正式宴会场合的,绝对不该出现在这种路边小店里。

不过方楠看上去似乎很少来这种地方,表『情』有些兴奋和好奇,完全不理会身边射来的各『色』目光。

大概像她这样的绝『色』美『女』,从小到大,已经习惯被人注目了吧。

晚上有些冷,我『脱』下了西装,给方楠披在肩膀上。

她没有拒绝,只是投给我一束温柔的眼波,里面饱含的那一股柔『情』,让我心里有些软化,不过我随即提醒自己:陈『阳』,别干傻事!人家喜欢的不是你……而是那个什么“哥哥”。

凳子和桌子都是那种简易样式的,甚至上面还隐隐的有些油烟的污垢。

不过方楠却丝毫没有心疼自己这套欧洲名牌晚礼服的样子,毫不犹豫的就坐了下去。

然后用那双柔软纤细的手指,拿起面前油腻的菜单,充满好奇的看了起来。

“这里的『鸡』翅膀很有名的。”

我笑了笑:“还有烤鱼也不错。”

方楠温柔的看了我一眼:“你帮我点吧。”

我点了四对『鸡』翅,两条烤鱼。

正准备点饮料,方楠却忽然对服务员道:“两瓶啤酒。”

我皱眉,低声道:“你还是不要喝酒吧。”

“不嘛,我想喝啦。”

隔着桌子,方楠的眼神里有些哀求,这么一个成熟美丽艳光四射的『女』人,此刻却仿佛带着几分孩子一样撒娇的口吻。

我看得有些呆滞,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服务员已经在方楠的吩咐下走开了。

这个『女』人!洒了孜然的烤『鸡』翅,让方楠吃得眉开眼笑,丝毫不在乎『精』致的唇彩已经面目全非了。

她更是毫不在意的双手拿着油乎乎的『鸡』翅,仿佛没有半点平『日』里的那种淑『女』的形象。

坦率说,这样的方楠,在我眼中,反而远远比白天在公司里的那种冷漠,理智的『女』强人的形象更有魅力多了!我忽然忍不住笑了。

好像这是一个定律……就仿佛电影里小说里的那些经典桥段一样:富家『女』,似乎永远都会对这种路边小店感到新鲜和好奇。

因为晚上没有吃什么东西,方楠的胃口显然很好的样子。

我则只喝了一点啤酒,几乎没有怎么动筷子,面前的食物差不多全被方楠消灭了。

她吃了好一会儿,才看见我似乎没有怎么动,脸上浮现出一丝羞涩:“陈『阳』,你怎么都没吃啊……是不是我吃相很难看?”方楠的眼波深深的射进我的眼睛里,那种含羞带怯的神态,脸颊上浮现的红晕,眉宇之间的妩媚,让我不由自主的就呼吸急促,看得几乎都忘记说话了。

不过……可惜,今晚注定了我的遭遇不会平静了。

耳边忽然响起了一个尖锐的声音,带着几分隐隐的恶『毒』,仿佛『毒』蛇一般。

“哎哟!这不是小五哥嘛!”身后几个人走了过来,一只手重重搭在我的肩膀上,语气里带着几分怨恨:“还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回头一看,只见四五个大汉,看穿着打扮,有的光头,有的纹身刺青,有的则满脸横『肉』。

明显一看就绝非善类!几乎就差在脸上写着“我是坏人”四个字了。

而为首的,站在我身边,手搭在我肩膀上,脸上露出恶『毒』的笑容的,却是我的一位老熟人了!阿强?软饭王??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7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