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五十二章 【性如烈火】

第五十二章 【『性』如烈火】【封面换过了,感谢冷风无奈兄弟的制作封面,大家不妨去支持一下这位兄弟在起点的书《今天开始『女』生》,是变身类的,呵呵,口味比较『独』特一点】【本章又是五千字,算是长章节了。

因为写的时候有点刹不住了,所以比预计稍微晚了一点点,大家别骂我啊……】我知道我现在的样子挺狼狈,我被铐在暖气片上,站不直,又蹲不下来。

弯曲着双腿,早已经酸麻得受不了,看着进来两个警察,我心中满是怒气,忍不住大声道:“你们把我铐这儿半天了!到底想怎么着啊!”那个拿着笔录本子的警察看上去年轻一点,大概是新手,闻言立刻作『色』,喝道:“老实点!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什么地方?人民警察的地方呗!”我用手腕上的铐子当当当的敲暖气片。

那个年轻警察火了,放下笔录本子,一脸煞气朝着我冲过来。

我哼了一声,扬起脖子,喝道:“怎么,想打我?来啊!来啊!”“小王,算了。”

另外那个警察忽然开口,他看上去很老练,大约四十岁不到的样子,眯着眼睛,盯着我:“先做笔录吧。”

他肩膀上多一道杠和一颗星,那个年轻警察闻言,压着我,给我从暖气片上解下来,搬了长凳子把我推坐下来。

依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我撇撇嘴巴,心里一点都不怵。

我不是第一次进局子,也不是第一次遭遇这种场合。

其实进来都这样,警察都会做出一副凶狠的样子,这样才能对嫌疑犯有威慑力。

这是一种恫吓作用。

一些第一次进来的小痞子,看见这种场合立刻就软了。

不过对一些老鸟来说,就没什么作用了。

接下来是做笔录,多半都是由那个年轻警察询问,而旁边那个老警察却不怎么开口,只是冷冷的打量我,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的样子。

“姓名!”“陈『阳』,耳东陈,『阳』光的『阳』!二十三岁,家庭住址:XXXXXXX,身份证号码:XXXXXX……”“少废话!”年轻警察火了,手里的笔在桌上啪的一拍,瞪眼喝道:“问你什么就答什么!”我笑笑:“反正都要问的,我先说出来就是了。”

年轻警察又要动怒,旁边那个老警察对他使了个颜『色』,他才压住了火,飞快的在笔录本上写写划划,然后喝道:“知道为什么带你回来嘛!”“知道。”

我打了个哈欠:“打架。

几个王八蛋调戏我朋友,我就扁了他们一通,属于正当自卫!”“嘿!正当自卫!”年轻警察冷笑:“正当自卫你身上没一点伤?那几个人骨折的骨折,昏『迷』的昏『迷』!我告诉你!现在还有两个人没醒过来呢!!”我冷笑:“那是他们咎由自取。”

老警察摆摆手,制止了年轻警察说话,他咳嗽了一声,用慢吞吞的语气道:“不用你说那么多,你就说说今晚是怎么回事,老老实实『交』代出来就行了。”

QUAbEn5.COm【全本网】

“我说了啊,我和朋友在那里吃东西,那几个家伙过来调戏我朋友,就被我打了!”“哼!你还挺能打的嘛!”老警察『阴』着脸。

“他们太草包了。”

我撇撇嘴巴:“我说你们这就把我铐起来了?算拘捕还是算什么?总得有个说法吧?”“会给你合法手续的!”老警察淡淡道:“你的工作单位是哪里?”我想了想,我似乎没有工作单位,算是方楠的『私』人雇佣者,于是回答:“没工作。”

“没工作?!哼!”老警察盯着我身上的衣服:“你这身衣服少说也几千吧?没工作?”“没有就是没有。”

我哼了一声。

“小子,你最好老实一点。”

老警察沉声道:“你打伤的那几个人,现在还在医院里!伤得不轻!看你的样子,好像也不是第一次进这个地方了吧?这是什么『性』质,你自己心里不知道吗?”我不说话,只是冷笑。

老警察换了一个稍微和气点的口吻,淡淡道:“我们现在是给你做笔录!你最好自己『交』代出来!争取主动!如果不什么都不说,我们一样能查出来!到时候你就被动了,知道不知道?”来了……我心里暗笑。

一般警察审问的时候,都是这么说。

一般第一次进这种地方的人,心理素质稍微差一点,这会儿就『交』待了。

至于我,依然淡淡道:“是他们寻衅我,随便你们怎么查,都是这句话。”

老警察不慌不忙,看了我两眼:“你打的那几个人,其中有一个,你认识吧?”我心里一动,淡淡道:“是认识。”

“你们以前有过节?”“没有!”我一口否认。

这是关键了。

如果我说有过节……那么他们很可能给我定『性』为寻仇之类的。

到时就说不清了。

至于我和软饭王的过节……切,谁说得清楚?在夜总会里整软饭王的那次经历,他们没有证据!“头儿,这小子不老实,要不给他上点手段?”年轻警察盯着我,咬牙切齿的样子。

老警察没有反应,只是看着我,沉声道:“陈『阳』,你听好了。

第一,你和那几个人是认识的!我现在怀疑你是寻仇报复故意伤人!第二,你说你是自卫,现在他们四个都在医院里,一个轻度昏『迷』!你自卫能把人打成这样吗?第三,别以为你什么都不说,我们就查不出来!你是叫陈『阳』是吧?哼,你的底子,你来的时候,我们就已经从电脑里调出来了!你小子行啊!二十三岁,进过三四次拘留所了吧?我告诉你!对于你这种小痞子,我见得多了!”我盯着他的眼睛,气势上丝毫不让,冷笑道:“我也告诉你几点,第一,我不是什么寻仇故意伤人!你见过有带着一个『女』人去寻仇的么?再说了,我要是寻仇,我会一个人过去打五个?切!第二,我以前做过的什么事『情』,我都付出过代价了,至于我的案底,你当然能查得出来。

不过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你是警察,这点道理不用我说了吧?”老警察站了起来,缓缓踱着步子走到我身边,站在我面前,盯着我看了几秒钟,点点头,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好啊,你嘴巴『硬』,有你哭的时候。”

说完,他走到桌子前,和那个年轻警察耳语了两句,两人先后走出了屋子。

我一个人坐在凳子上,手铐子凳子上,背在身后。

又过了十分钟,门推开,这次走进来三个警察,除了刚才那两个,还有一个中年人,大鼻子,穿着制服,看肩章应该是警衔最高的。

一进来就看了我一眼,皱眉道:“还不说?小王,给他上点手段。”

我深深吸了口气:“怎么?要打我?我可告诉你……”“嘿,小子,放心吧,不打你。”

大鼻子先把门关上了,然后走了过来,盯着我:“你手够狠的啊,把罗四的脸颊骨都打骨折了!鼻梁粉碎『性』骨折,身上十六『处』肌『肉』损伤,两『处』骨折……看你年纪轻轻的,胆子够大的啊!”我迎着他的眼睛,冷笑道:“我说,要是换了你,几个垃圾跑到你面前,问你老婆是不是出来卖的,多少钱一炮,包夜多少钱?你……”啪!话没说完,我脸上已经挨了一记耳光。

这家伙满脸狂怒,这一巴掌打得我整个人一个趔趄,身子差点从椅子上倒下去。

半边脸上顿时留下了四个指印子,脸颊也肿了起来。

“哈!还是动手打我了!”我脸上已经木了,死死盯着他。

大鼻子居高临下盯着我,他刚才这一掌用力过猛,有些喘息,冷笑道:“谁说我打你了?你脸上的伤是晚上和那几个人打架留下的!”靠!我咽了口吐沫,咬牙道:“好啊!来啊!你继续啊!你打伤了我,一样没法解释!我上车的时候没受伤!我的朋友和周围的人都看见了!我要从你们这里出去,一身伤,你也没法『交』待!如果我是打架受伤的,按照规矩,你们应该先送我去医院!”“小子,还嘴『硬』呢!”大鼻子正要扬起手,却想了想,放下了手:“小王,给他点厉害的!”那个年轻警察从『屁』股后面解下一根电滚,握着走到我面前,电棍的一头上,电花劈劈啪啪直闪:“放心,我不会直接电你的。”

后面那个老警察从墙角拿过一个盆,里面有水,然后转到我的身后,把我的双手按进了水里面。

我的手背在后面,身子根本使不上力气,也挣不开。

那个年轻警察把电棍电流打开,然后伸入水里……我就感觉到自己仿佛被一只重拳头狠狠的击了一下,五脏六腑都在颤,身子猛的一跳,忍不住痛叫了一声。

没被电过的人,是不了解这种感觉的。

而这种通过水来电人,身上也留不下什么伤痕来!“感觉怎么样?”大鼻子盯着我:“你打罗四的时候不是挺痛快的吗?”罗四……哼,就是那个最后被我用膝盖顶碎了鼻子的家伙吧。

我正努力喘息,后面那个年轻警察又把电棍拧开……“『操』!!”我大骂一声,痛得脸上肌『肉』都在颤抖。

身子仿佛一条出水的鱼一样死命挣扎。

我死死盯着那个大鼻子,咬牙道:“那个罗四,和你有关系吧?”大鼻子没回答,又对我身后使了个眼『色』……接下来的二十分钟,我被电了三次,身子都麻了,就算他们不电我了,我都感觉手掌不停的颤抖,大鼻子咳嗽一声,后面两个警察放开了我,三个人重新回到了桌子前面:“好了,现在你肯『交』待了吧?”大鼻子坐在中间,轻轻敲着桌面,冷笑道:“小子,我告诉你,医院的验伤报告已经送回来了,你『交』待不『交』待,都没关系。

把人打成重伤,这是事实!按规矩,今晚就能把你送到看守所去!不过呢,我还能把你留在这里四十八小时!你是想留在这里多遭点罪,还是老老实实认了,你是寻仇伤人?”看着我不说话,他对两个警察淡淡道:“你们继续,我先出去了。”

说完,他盯着我笑了笑,转身出门。

那个老警察起身关上门,走到我身边,低头看了我两眼,忽然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包香烟,抽出一根,『插』到我嘴里,给我点燃:“小子,你就老实说了吧。

少受点罪过。”

哼,红脸唱完了唱白脸?这一套能骗过我么?我吸了口烟,看着他:“我不是寻仇伤人,这你们心里清楚!”“是不是寻仇,你伤人是坐定了。”

我想了想:“最多算是防卫过当。

你们想定我寻仇伤人,我罪过可就大了!我没那么傻!”“没那么傻?”老警察笑了:“没那么傻,你把罗四打成那样?你不是这一片儿的人吧?不认识罗四?他你都敢动?我倒是挺佩服你的。”

我摇头:“我管他是谁,难道有人找我寻衅,我还要先调查好对方的底细才还手?”吸了口烟,缓缓道:“你们最多把我留在这里一天一夜。

刚才那个大鼻子,是罗四家亲戚吧?靠!够狠!”我脸上笑骂,那个老警察面『色』却波澜不惊,忽然叹了口气,伸手在我脸上轻轻拍了拍,然后把我嘴巴里的香烟拿走,转身回到桌子旁,看了看那个年轻警察:“小王,你来吧。”

那个年轻警察站起来,开始解自己的皮带……我脸上冷笑,然后深深吸了口气。

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敲门的声音,老警察皱眉:“正在审问呢!等会儿!”外面一个声音:“急事!”老警察过去开门,出去了一分钟,等他回来的时候,眼神有些复杂看了我一眼:“小子,你也不简单啊!”说完,和年轻警察说了两句,两人出去了,留下我一个人。

坐了五分钟,房间门打开,外面走进来两个警察,却都是我不认识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中年人,穿着西装,个子不高,瘦瘦的,有些『精』明的样子。

接下来的事『情』,就仿佛电影里那样,这个人自称是律师,已经帮我办理了一些手续。

然后警察过来直接给我开了手铐,领着我出去。

在大厅里,我看见方楠坐在那里,她满脸焦急,脚上的鞋子少了一只,伤口都没『处』理,看见我走出来,立刻跳了起来,一瘸一怪的超我跑过来,仿佛想扑进我怀里一样。

我赶紧伸手接住她的手臂,没有让她扑进我怀里。

方楠的脸蛋涨红了,一双眼睛里,有眼泪转来转去:“好了,律师给你办好手续了……你……你没事吧?”我叹了口气,无奈的摇头:“没事。

就是给关了会儿。”

我没说自己受罪的事『情』……因为说了也没用。

方楠是何等聪明的『女』人,看见我脸上的手指印子,顿时勃然变『色』:“有人打你了!”她大怒,对着我身后的两个警察:“你们怎么能打人!你们敢打他!好啊!!”说完,对着那个律师喝道:“宋律师!他们打了我朋友,这怎么办?”那个宋律师大概是见惯了场面的人了,脸上丝毫没有波动,淡淡道:“方小姐,我们回去说吧。”

这要换在『国』外,说不定律师就会说什么,投诉啊,举报啊之类的……但是在这里么……律师都明白这场子里的一些潜规则。

方楠显然不懂这些,只是茫然的点了点头,咬牙道:“好!我们先回去……哼,你们等我的律师函吧!!”我们往外走的时候身后两个警察也跟着,却迎面看着两个家伙走来,我认得,正是晚上被我打的,软饭王的同伴,这两个人大概伤得最轻,在医院简单『处』理了之后,也被送到这里来做笔录了。

我立刻站住了,狠狠盯了他们一眼,这两个家伙也是一脸恶狠狠的表『情』,不过看得出来,『色』厉内荏。

方楠一下火了,叫道:“他们为什么没有被抓起来!你们凭什么只抓陈『阳』不抓他们!!”后面的两个警察愣了一下,正要说话……忽然,就听见砰的一声!前面进来的大门被人撞开了,一个大约三十岁的『精』壮汉子仿佛一团烈火一般冲了进来!这人四方脸,五官棱角分明,满脸杀气的样子,一身笔挺的陆军军官装束,身材彪捍,冲到方楠面前,大声喝道:“小囡,谁他妈惹你的?”忽然看见方楠脚下没穿鞋子的那只脚,盯着伤口:“你受伤了?哪个王八蛋干的!”方楠看见他,脸『色』却沉了下去,没好气道:“就是这两个!”这汉子顿时满脸怒气,一句话不说,冲到那两个家伙面前,飞起一脚踢在其中一个人的肚子上!那个人连叫都没来及叫,直接飞出去有两三米!我忍不住眉头一紧!靠!好厉害的回旋踢!随后他已经拽住另外一个,一个胳膊肘就捣在他脸上。

砰!鼻血飞溅!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两个警察这才猛然醒悟过来,赶紧冲上来。

那个汉子站直了,昂着头,小心得退开一步,不和警察动手,竖着眉『毛』喝道:“干吗!老子是军官!你敢动我一指头试试!”说完,一把推开冲到面前的一个警察,满脸傲气的样子。

那个警察被他推的一个趔趄,顿时大怒正要冲上去,却被同伴拉住了,低声道:“算了。

这种丘八,只有纠察能管,咱们不行的。”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7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