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五十三章 【单刀直入】

第五十三章 【单刀直入】【这是今晚第二章!说到做到了哦!砸票支持我吧~~~~~~~】——军官瞪圆了眼睛,满脸嚣张的样子,还狠狠的往地上吐了口吐沫,仿佛低声咒骂了一句:“哼,黑皮狗子……”我差点没笑出来。

我曾经认识过几个部队的朋友,知道这些部队里的军官,一个个都是牛气冲天的,根本看不起警察。

因为警察管不了部队的人。

部队的人,只归纠察兵管,至于警察……在很多军官的口中,就喜欢称为“黑皮狗子”。

当然,不少警察对于对当兵的,也都是习惯用“丘八”来称呼,因为他们遇到有当兵的在外面犯事『情』,就头疼。

因为打又打不得,带回去吧,人家转眼就会被部队带走。

而部队里面的传统是:极度护短!!自己的人,犯了事『情』了,带回去之后,再怎么『处』罚都行!外面的人?你敢动他一下试试!!我对军衔不是太清楚,只是从这个军官的军衔上看出,他是校级军官,算是个不小的人物了。

这家伙看来天生就一副烈火脾气,嚣张惯了的人,根本不拿正眼看这两个警察,侧过头看着方楠:“小囡,你怎么样了?我送你回家吧。”

方楠的脸『色』不善,似乎对这个军官没什么好脸『色』:“你怎么来了?谁让你来的?”军官对着方楠却仿佛一丝火气都没有,反而耐着『性』子,和颜悦『色』,低声道:“好了,我正好和老头子在一起,你不是打电话给周局长的么?你电话刚挂,他转眼就打电话给老头子了!老头子担心你,又『性』子倔,不肯自己问你,就只好让我出马啦……”方楠咬牙,眼神很冷:“不要你们关心!你们家人少问我的事『情』!”说完,拉着我:“陈『阳』,我们走!”从走廊走到外面,不过几十步,这个军官一直跟在后面,脸『色』有些无奈,不过他的好脸『色』只对方楠一个人而已,对我和那个律师,都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陪了好几句话,方楠却根本不理他,拉着我到了外面,上了一辆轿车,看样子大概是那个律师的车。

军官在后面着急了,忽然一把拉住方楠的手臂:“小囡,你好歹说句话啊!今晚欺负你的就是刚才那两个杂碎?我帮你出这口气!”“撒手!”方楠柳眉一竖,瞪眼娇喝道:“吴刚!你放开我!我告诉你,我不要你们吴家帮我任何一点事『情』!你撒手!”那个名字叫吴刚的军官有些尴尬,方楠忽然咬牙,抬起自己穿鞋的那只脚,重重就踢在了这个军官的小腿迎面骨上!就这么大一条汉子!刚才一拳一脚就轻松打倒两个家伙的军官,他的身手至少不在我之下!却生生被方楠踢了一脚,连脸上都不敢露出丝毫的怒意,只是忍着疼躲开到一边。

方楠拉着我上了车,把车门一关:“宋律师,请开车吧!”汽车开出了十米,我回头看见那个军官还站在路边,却忽然看见派出所门口停着一辆军用敞棚吉普车……“方楠……”我试探着问了一句。

QuanBen5(cOM)全,本网

方楠不等我说完,就摇摇头,然后抓着我的手掌,我感觉到她柔软的小手冰冷,仿佛有些颤抖:“陈『阳』……你怎么样?他们是不是打你了?你伤到哪里没有?”我摇头:“我没事。

你刚才……那个人……”方楠立刻沉声道:“你别问了,我不想说。”

她忽然想起什么,对着前面正在开车的宋律师,道:“宋律师,你明天帮我准备律师函……他们警察居然敢打人!我要告他们!”宋律师无可奈何的笑了笑,却从倒视镜里看了我一眼,似乎在对我使眼『色』。

我心里一动,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是让我劝劝方楠,息事宁人算了。

我想了想,道:“方楠,算了吧。”

“怎么能算了!”方楠依然气乎乎的:“他们怎么能打你……你的脸都肿了!”她脸上露出心疼的表『情』,忍不住伸手轻轻捧着我的脸,指尖小心的摩挲,柔声道:“疼么?”老实说……怎么可能不疼??都打出指印子了!能不疼么?『女』人就是喜欢问这种貌似傻乎乎的问题,不过偏偏这种问题,却让人听了心里热乎乎的。

还有,她的一双眸子,仿佛冬夜的寒星一样闪烁,就这么近在咫尺的盯着我,一排银牙轻轻咬着嘴唇……我叹了口气,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不露痕迹的侧过头去:“不疼。”

随后我低声道:“我是说真的……算了吧。”

“可是……”我打断她:“方楠,这里面的事『情』,你不懂的。”

说实话,哪个地方的警察,审犯人的时候不“上点手段”??这是实话吧!对于那种老油条的家伙,你光是一副凶狠的样子问他……他肯说实话才奇怪了。

而且,你若是真的去投诉……哼,不是我说,先不说证据不证据的……一堆麻烦你就等着吧!取证!听证!来回笔录,跑都跑死你!事『情』完了,就算你投诉赢了,你也算是彻底得罪这些穿制服的同志了。

以后遇到点什么事『情』……靠,还不整死你!咱们『国』家,就这『国』『情』!在『国』外不也一样!美『国』警察打人不比中『国』警察手软!方楠明显是从来没有接触过这种***的生活,她不会以为一张律师函就能……哼。

看着我的眼神,方楠软了下来,有些犹豫了。

我赶紧转移话题,看着前面开车的宋律师:“宋律师是吧?今晚谢谢你了。”

宋律师大概看我挺识趣的,对我和善的笑了笑:“不客气,职责所在,为客户服务是应该的。

方小姐支付了律师费嘛。”

我笑了笑:“有香烟么?”他笑了,扔了一包软中华给我,我给自己点燃一枝,然后扔还给他,吸了一口,笑道:“你是怎么把我弄出来的?看来你们当律师的挺厉害啊!今晚我看明白了,我打的那几个人中,有一个人大概是和局子里的一个警察有关系的。”

宋律师似乎也是场面人,爽朗的笑了笑:“陈先生,功劳可不在我身上……你不会是『国』外的电视看多了吧?以为出了事『情』,打电话给律师,就能把人保释出来?咱们『国』家的制度不同,律师的作用比『国』外差远了。”

顿了一下,他意味深长道:“方小姐有通天的路子……”他指了指头顶:“上面有人一个电话打下来,施加了点压力。

如果光是靠我们当律师的,你就准备在里面等四十八小时吧。”

我看了方楠一眼。

想起了仓『玉』的话……方楠似乎真的有什么厉害的背景!而且,今晚的那个叫吴刚的军官,显然也证明了这点……尽管我有些好奇,却知道不该开口问她,只能忍住。

汽车开出了十分钟,方楠才低声道:“陈『阳』,我们先去医院吧……检查检查,我怕你身上落下什么伤。”

我摇头:“不用了,我身『体』好的很,前面路口你让宋律师停车放我下车就行了,我自己回家……宋律师,麻烦你送方楠回去吧。”

方楠不肯了:“不行!先送你回家吧!”我摇摇头:“不了……还有,我们的车还停在烧烤店外面吧?”“车不用管了!明天去取也行,放一夜丢不了的。”

方楠执意不肯。

唉……『女』人啊!你不担心车……我可心里记挂得很啊!那枚戒指,还在车里呢!!别的丢了无所谓,那戒指可……争了一会儿,最后我们双方都做了妥协。

方楠陪我一起去拿车,然后我开车送方楠回家……看着方楠眼神里的那种温柔满足的意味……我忽然心里一动……她……她其实只是想能和我在一起多待一会儿吧……宋律师也看出了气氛有些微妙,不过他是一个聪明人,恰到好『处』的闭上了嘴巴,保持了沉默,只是安心开车,把我们送回了烧烤店。

随后,再告别的时候,宋律师和我握了握手,然后掏出一张名片悄悄递给我,微笑道:“以后有什么问题,可是找我。

大家『交』个朋友,我给你最低的VIP价格。”

我收起名片,笑了:“行!今晚谢谢你了。”

他看着我,意味深长的笑道:“不,我也要谢谢你……方小姐有些不明白里面的事『情』,不过你好像很明白的。”

我知道……做他的工作,要常常和警察打『交』道,我制止了方楠投诉警察,这样宋律师也就不用得罪那些警察了。

和我们不同,宋律师这种人,成天都要和法律机关打『交』道的!我开车送了方楠回家,这一路上,车里就我们两个人,我们却反而都不说话了。

方楠轻轻咬着嘴唇,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时偷偷瞧我,却一个字也不说。

我专心开车,也尽量不去看她。

汽车到了她的家门口,方楠没有直接开车下去,却坐在后面,仿佛鼓足了勇气一般,低声道:“陈『阳』……你……你要不要进去坐坐?我帮你把头上擦点『药』吧。”

她的脸绯红,眼神也有些躲闪。

我心里一荡!不过我立刻意识到,这样的『情』况大概很危险!进去了,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万一,真的发生点事『情』……老实说,对于可能发生的事『情』,我倒是不反对的,一定很美好……可是发生了之后呢?我是一个成年男人了,不是那种为了和『女』人上一次『床』,就脑袋一热,什么都不管的小男孩了!方楠这个『女』人,她明显不是一般人!她有多深的背景?我真的和她怎么样了……会不会惹什么大的麻烦?深深吸了口气,我小心翼翼道:“算了,太晚了,我还是回去吧……你早点休息。”

方楠的眼神里,那种闪烁的光芒立刻黯淡了下去,幽怨的盯着我看了几秒钟,然后咬牙下车,却忽然转头,又有些不忍一样,柔声道:“那……你开我的车回去吧……这么晚了,这里附近很难叫到出租车的。”

我知道不好再拒绝了,否则的话,方楠恐怕就会很难过。

点头答应之后,我看着她进了家门,这才发动汽车掉头往小区外面走。

出了小区门口,我却忽然看见路边站着一个人,正对我挥手,示意我停车!是吴刚!那个军官!!夜『色』中,他一身笔挺的制服,身子仿佛标『枪』一般站在那里,满脸都是彪捍的气息,目光炯炯有神,身边停着那辆绿『色』的军用敞棚越野吉普车。

我一踩刹车,把车停在了路边,然后朝他走了过去。

吴刚的眼睛一直盯着我,脸上表『情』看不出是喜还是怒,就这么淡淡的盯着我。

等我走到面前,他忽然动了,却是从口袋里掏出一盒“战神”香烟。

我知道,这是军队里特供的一种香烟,尤其是野战部队。

这种香烟里面,烟丝里有一定成分的咳嗽糖浆,吸起来会感觉到喉咙里有一丝甜甜的味道,据说还有一定的止疼的作用。

外面市面上,是买不到的。

他递过来一枝,然后自己也来了一枝。

我们两人各自给自己点燃香烟,又互相看了一眼。

整个过程,两人都没说话。

等吸了口烟,吴刚才开口了,他的语气很生『硬』,但是却并没有敌意。

他的第一句话是:“好小子,我一路跟着你们回来的,如果十分钟之内你不出来,或者敢在小囡家里过夜,我就准备冲进去把你拎出来了!!”不等我说话,他已经盯着我的眼睛,单刀直入问道:“你和小囡是什么关系?你们两人是不是在搞对象?”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7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