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五十七章 【躲在房间打飞机?】

第五十七章 【躲在房间打飞机?】

【我知道,这章应该是在凌晨发的,拖到现在,是我的错,可是……我只是写得顺手,有些收不住了……这章足足六千字哦!算是人品爆发了吧!】——

尽管小财『迷』有些不满,在她看来,两人刚刚从家里过来,我又支派颜迪回去拿东西,有些莫名其妙,可是我却没发对她们解释了。而颜迪毕竟是柔顺的『性』子,平『日』里就对我百依百顺的,闻言二话不说就出门回家去了。

颜迪出门之后,我才猛的一拍脑门,看着小财『迷』道:“阿眉,我有件事『情』,你帮我一下。”

“干吗?”小财『迷』警惕的盯着我:“不会叫我扶你上厕所吧?”

我露出一个鄙视的眼神,道:“当然不是!我腿脚又没断!是这样的,你帮我去打听打听一件事『情』……”

我如此这般说了一边,阿眉有些不乐意了:“拜托,我只是你的护理耶,又不是你的仆人!”

“我出钱!”我飞快道:“一百块!”

“成『交』!”小财『迷』回答得比我还快:“外加来回打车费用!”

“OK!”

这丫头二话不说,蹦蹦跳跳的跑出去了。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我如坐针毡,心里好似猫抓一般,备受煎熬。

终于等到房门推开,颜迪捧着我那两个宝贝盒子走进来,有些气喘的样子,看来这个老实丫头害怕我着急,一路上跑得挺着急吧。

我接过盒子,打开看了一眼,立刻一颗心沉了下去!

钻石『胸』针没了!

另外那个盒子打开,我的血液当场就凝固了!

戒指也没了!

颜迪看我脸『色』吓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似乎想说话,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颜迪。”我深深吸了口气:“这个盒子昨晚是谁『交』给你的?”

“是医院里的人『交』给我的,你送到医院来的时候,他们就把你的随身物品『交』给我了。”

我脸『色』『阴』沉。

这两只盒子的模样有些变型,大概是昨晚摔的,可盒子并没有破裂,也就排除了里面的东西摔掉出去的可能了!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把里面的东西偷走了!

我忽然很想杀人!

老子费了那么多心血,还冒着危险引了周荆那个王八蛋上钩,还违背自己的良心拿方楠当『诱』饵,结果毫不容易得手……却被不知道哪个王八蛋偷走了!

我脸『色』已经从苍白顺便变得涨红,眼神里满是煞气。

这时候,小财『迷』也跑回来了,她一进门就气喘吁吁的抓起杯子灌了几口水,然后拍着『胸』脯:“可跑死我了!陈『阳』,你要我做的事『情』我给你做完了!”

“哦?打听出来了?”

“嗯!”小财『迷』眼神里有一丝疑惑:“你让我去物业公司问那个今天中奖的暴发户的事『情』……我问妥了!靠!你这件事『情』可真难办!那个家伙今天中奖之后,我这个时候跑去打探他的消息,里面的人都以为我不怀好意呢!还有人以为我是想傍大款的花痴『女』!”

QuAnBen5.CoM,免费小说【全本小说网】

看我脸『色』不善,阿眉不敢在绕七绕八,赶紧把我要的答案说了出来:“陈『阳』,你是怎么猜到的?那个暴发户果然不是被开除的!昨晚你出了事『情』之后,今天一早上班,他就跑去辞职了!我听说他们物业公司原本其实没打算要开除他,是他自己一早跑到公司去,主动要求辞职!他们头儿还挽留了他一会儿,安慰他事故不会让他负责,这家伙自己却好像犯傻一样,坚决要求走人,然后在等公司给他办理手续的时候,他好像还挺着急的,结果随后翻报纸的时候,忽然就发现了他中了,今天刚开出来的『体』育彩票。”

我叹了口气,脸『色』越发『阴』沉。

看来果然是如此了!

之前听见阿眉说我们大厦的电梯管理员忽然中了那么大的奖,我就有些感到异样了。随后又不巧听说他今天又辞职……我立刻就感到不安!

现在果然发现,我盒子里的两个宝贝都没了!

那么事『情』,也就不难猜测了!

昨晚,我跌落下去之后,这个大厦的电梯管理员肯定是参与到营救我的行动当中的!当时有保安,有消防员,有电梯管理员,那么多人当中,多半就是这个家伙趁乱拣到了我的两个盒子……结果多半是这个家伙无意中打开……然后就见财起意了!

开始我可能还会相信他是无意中拣到的……可是盒子没坏,那就只能是有人打开取走的!不可能是拣到的了!而就算是拣到的……这家伙看来也是打算『独』吞了!

更主要的是,他一早就跑到公司去辞职,那就是『处』心积虑想吞没没掉我的东西!

王八蛋啊王八蛋!

我一下从『床』上蹦了起来!

靠,我小五哥的东西,是这么容易想偷就偷的?

我表面上掩饰了一下,虽然阿眉对我『交』待的事『情』有些古怪,可是我随便找了两个借口打发了他。而颜迪就没这么好糊弄了。

这丫头的脾气我已经渐渐摸清楚了,她看上去『性』子最柔弱,其实心里挺聪明的一个『女』孩,很多事『情』她其实都看得很明白,只是嘴巴上不说罢了。

等阿眉出了房间去给我拿『药』,颜迪才低声道:“小五哥,是不是……你的东西丢了?”

我脑子有些乱,随口嗯了一声,颜迪又道:“你……你不会是认为那个物业公司的电梯管理员偷了去吧?是什么东西?很贵重么?”

“嗯……”我还是点头。

“我们找他去!”颜迪噌的就站了起来,愤愤道:“他怎么可以偷你东西呢?你当时受伤,他却称趁乱偷东西,怎么会有这种人?!”

我摇摇头:“算了,你怎么找他?报警么?我们有什么证据?”

切!

我反过来安慰了颜迪两句,表示丢的东西没什么大不了的。随后我找了个借口把颜迪支出了房间,趁着就剩我一个人,我打了个电话给以前的一个朋友。

老实说,我从前的夜总会的工作,『性』质属于半黑不白的。当然也认识不少在道上行走的家伙。有些关系也还算不错的。

我打电话给了一个专门干偷窥跟踪行业的家伙。

这个人其实也就是所谓的『私』家侦探……只不过在咱们『国』家,『私』家侦探这种行业是不合法的,没有经营许可。所以这个行业也就都一直『处』在地下活动,不敢曝光的。这样的状态,使得我们『国』家的『私』人侦探行业发展一直没有形成气候。而我认识的这个家伙,其实也就是平『日』里接一点悄悄跟踪偷拍之类的小活儿。比如哪家主妇怀疑自己丈夫有外遇包二『奶』啦,哪家老公怀疑自己老婆红杏出墙啦之类的。这家伙就会接一些这种生意,带着一个二手的海鸥相机,走街串巷去跟踪偷拍。

至于我是怎么认识这个家伙的?

说来有一点搞笑。有一次这家伙受到某个怨妇的委托,要偷拍她的有钱老公在外面花天酒地对不起自己的证据,然后准备离婚打官司的时候多分点家产。

而那位花心老公,则是夜总会里的常客。结果一天晚上这个『私』人侦探跟踪跑进了我们夜总会里,鬼鬼祟祟的想在包间外面偷拍照片……

被我手下的服务员发现了。然后直接扭送到了我的休息室了,还被小扁了一通。

当时我们都以为,这大概是什么媒『体』的记者跑来搞曝光了。我还纳闷这是哪路神仙,这么大胆子,敢跑来欢哥的场子曝光?哪家报纸敢搞欢哥的事『情』?

一问才问出来,原来是一个『私』人侦探!

我看他不是什么来捣乱的记者,也就没有为难他,下令把他赶出去就算了。免去了他的一番皮『肉』之苦。

结果没想到这家伙居然锲而不舍,是个极具职业道德的家伙!被我们赶出去后,又跑到停车场里猫了几个小时,藏在角落里准备偷拍。

结果那天晚上我无意之中送一个客户进停车场,看到了他,顺手就把他拎了过来。当时我挺恼火,准备海扁他一顿,给他点教训。第一,他如果要拍,肯定会拍下我们场子里的小姐!这肯定不行的!谁知道会惹来什么麻烦?第二么,客户来我们这里玩儿,出了这种事『情』,总不好的!

结果就在我动手之前,这家伙居然一点都不慌张,只是抱着自己的相机,大声喊了一句且慢!然后这家伙居然很镇定的告诉我,他有话要说,如果我想打他,能不能容他把话说完……

接下来,他说出了一番理论,最后居然把我说服了,再次放了他一马……

“男人出来偷欢,多半都是背着自己老婆,偷偷摸摸,又不敢多玩。你想,假如我把证据给了他老婆,他老婆和他离婚之后,这个家伙没了约束,岂不是大玩而特玩?到时候,你们开场子了也能大赚而特赚啊!”

老实说这家伙的说法,挺他妈邪恶的。我虽然不认同,却也觉得这家伙挺能忽悠的,就把他赶走了。警告他别在我们场子周围转,其他的事『情』我也就不管了。

不过事后,的确听说那位有钱客人离婚了,然后原本每个月只是偷偷摸摸来我们场子玩儿两次,离婚之后,一个星期都要来四五回!大把大把的银子往夜总会里扔……我才想起那个猥琐的『私』家侦探来。

后来有一次还在酒吧里碰到他一次,才知道他的本职工作原来是当小报记者的,可惜后来混的不如意,就干脆改行当『私』人侦探了。

和他聊过两次,一来而去,也算是半个朋友了。这家伙对自己的职业相当有责任心,非常有职业道德,拿了客户的钱之后,就会用非常投入的热『情』去完成……这点上来说,这个人应该还算不错的。

至于他经手过多少这种事『情』……又使得多少家庭分裂……用他的话来说:“这不是我的错。他们原本自己就有问题,又不是我偷人或者包二『奶』,我只是把问题揭发出来而已。如果他们自己没有问题,又怎么会离婚?”

我挺欣赏他……因为他这个人虽然猥琐了一点,但是做事『情』很有原则,对待自己的工作很认真。

现在我立刻就想到了这个家伙,拿起手机拨通他的电话号码:“喂,我是陈『阳』,小五。”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猥琐的声音,这个人说话的声音都仿佛是躲在角落的老鼠一样,鬼鬼祟祟的:“小五哥啊,有什么事『情』找我?是偷拍啊,还是跟踪?”

我想了想,道:“找你的确是有生意给你做,不过这事『情』你要保密,不能外传出去!”

“你放心!招牌保证!”猥琐侦探那头发出桀桀的笑声:“说吧,什么事『情』?”

“XX小区里知道吧?里面的物业公司里面,有一个电梯管理员叫XXX,我要他的住址,电话。他今天已经辞职了,我只要你帮我查到他的地址,让我随时能找到他就可以了。”

电话那头,猥琐侦探记录了下来,然后对我重复了一遍,没有错误,淡淡道:“这个生意很简单啦,三百块。然后你要我跟踪他么,每天两百块哦。”

“行!还有,你不能惊动他!不能让他察觉!你也不许接近他。”

猥琐侦探哈哈笑道:“小五哥,你是知道我做事『情』的原则的,招牌!招牌保证!”

挂了电话,我稍稍放心了一点。

这个家伙虽然猥琐了一点,但是对工作的确非常非常用心,接下来的生意就一定会拼命做好。这点我还是相信的。

我的计划很简单,先要找到那个混蛋的地址……然后等我出院之后,亲自上门去好好教训这个王八蛋!居然敢趁老子出事故的时候,偷我的宝贝!

这些事『情』,我没法让别人去做,阿眉和颜迪自然是不行的。两个『女』孩也做不好这种事『情』。更不可能大摇大摆的去物业公司查那个家伙的资料。

我现在只能耐心等了,必须先钓住那个家伙,不让他跑掉才行。

当然,我也可以现在就打电话找几个道上的“兄弟”去摆平那个混蛋……可是我却不敢这样!

为什么?

这年头,黑社会有信用么?找他们去帮我抢回戒指?拜托!几百万的东西,人家抢了之后,我还能拿回来??

就算我有些道上的朋友,关系勉强还算不错的……可这年头,几百万耶!人心隔肚皮!

放下电话,我一天都有些郁闷不已。颜迪和阿眉察觉到了我的『情』绪低落,可是两个丫头都无可奈何。

猥琐侦探的效率倒是极快的!晚上他就打来电话给我:“小五哥,地址我查到了,他住在XX路XX小区XX号……不过嘛,他今天好像已经准备搬家了。大概明天就会搬走,你还要我明天继续跟么?”

“要!”我咬牙:“盯紧了!”

第二天,消息依然源源不断的发了回来。

“他搬家了,搬到了一个很贵的小区,下午去商场买了一套进口家具,还有买了很多高档的家电。”

“他中午在希尔顿酒店吃了一顿大餐,出门的时候还给了服务员一百块小费……”

晚上的电话更古怪了,猥琐侦探似乎有些『欲』言又止,仿佛忍着笑一样:“五哥……你猜他晚上去了哪里?”

“嗯?”

“他去了金壁辉煌夜总会……找了两个小姐,晚上又带出去在希尔顿酒店开了房间……”

我『日』!

我真想掐死那个王八蛋!

他在用我的戒指到『处』享受!王八蛋啊!

而第三天,我忽然一早接到了猥琐侦探的电话,电话里他语气不善,隐隐有些恼怒:“五哥!你什么意思!你知道我是谋财不害命的!”

“啊?什么?”我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

萎缩侦探有些不满:“五哥,大家是朋友,我相信你的为人,所以你要我帮你做事『情』,我连一个为什么都没有问,就帮你做了!可是你却利用我给你的消息砍人!你知道我的原则!我向来只谋财不害命的!”

我被他说的有些没头没脑:“我不明白你你什么意思。”

“你自己看早间新闻就知道了!”萎缩侦探冷冷道:“大家朋友一场,这事『情』我就当不知道了!以后你也别找我做这种事『情』了!”

说完,他居然挂了我电话!

我心里一动,赶紧招呼小财『迷』帮我打开房间里的电视机。高干病房就是高干病房,有线电视网络都铺通了,我赶紧找到了本市早间新闻的那个台。

“本台消息,今天凌晨在XX小区门口发生一起恶『性』持刀抢劫伤人案件。三名持刀歹徒袭击了一位酒醉的行人,受害人身中六刀,全身财物被搜刮一空!目前受害人已经送往医院抢救,经抢救已经『脱』离危险期,不过医生表示不排除有留下残疾的隐患可能。目前警方正在全力缉捕抢劫歹徒,同时请市民夜晚凌晨出行注意安全……”

我『日』!

看着电视屏幕里的那个躺在医院病『床』上的家伙……

正是个偷了我戒指的王八蛋!

而后来一位警官接受了电视台记者的采访,讲述了一些案『情』的『情』况。现在那个王八蛋已经醒了过来,身上大约有价值七万元的财物被抢走,而且最可怜的是……他手上的一根手指被人剁掉了!因为犯罪分子当时急于抢走他手上的一枚戒指……

戒指……

我看得呆住了。

这家伙,他倒霉了!

我忽然心中一动,哈哈大笑起来!

报应,报应啊!

这是戒指的副作用!!

我猛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来,高声叫道:“颜迪!颜迪!”

“喊什么呢!你家颜迪回去给我们做早餐去了!”阿眉抱着肩膀冷冷看着我:“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人家被抢劫还被砍成重伤,你还笑!这么没有同『情』心啊!”

“好了,别废话!快!快吧我那两个盒子拿过来!快快快!”

阿眉有些不乐意的样子,不过却依然走到柜子前面,把里面的两个盒子翻了出来。

我拿起那个装戒指的盒子,仔细看了看,才发现戒指的下面一层是可以拿出来的!

其实很明显,只是我得知戒指被偷之后,心里大乱,也就一直没有注意到。

打开下面的夹层,我终于找到了我想要的东西!

我忍不住大笑三声,然后大骂道:“靠!我真是个猪头啊!猪头!!”

戒指?最昂贵的戒指?

靠!老子不要了!

那玩意儿,谁得到了,谁倒霉!!中了五百万怎么样?还不是遭到了副作用的反噬???

切,关键是什么……

上次那个雷蒙德不是说了嘛!关键是测量器!!

没有测量器,这个所谓的运气戒指,根本就是一个厄运戒指!

有了测量器,才能正确使用!!

我盯着盒子的夹层里,里面赫然是我梦寐以求的东西!

一枚针筒粗细的管子,上面有刻度,造型有些像放大了N倍的『体』温计一样,可是里面的液『体』柱子却有四道!

赤橙『黄』绿!!

我心『情』『激』动,忍不住又让小财『迷』把我的钱包找来,翻出了我的那枚“试用品”戒指。

哈哈!我发了!我发了!

老子从此发达了!!

昂贵的戒指我不要就不要了!

虽然手里的这个东西是一个试用品戒指,可是只要有了测量器!

组合起来,一样是一个“完整产品”!!

看着我脸上近乎癫狂的笑容,阿眉有些担心我。我却抬头看了她一眼,正『色』道:“阿眉,你帮我出门看着!谁也别让进来!千万千万!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办!”

阿眉愣了一下,然后忽然说了一句话……

这句话落入我耳朵里,让我原本『激』动兴奋的心『情』一下就被腰斩了……

我差点没吐血!!!

“啊?陈『阳』……你不会是很多天没近『女』『色』了……想一个人在房间里打飞机吧?”

我『日』……——

【够『淫』荡吧?那么大家就一起『淫』荡的投票吧!!什么推荐票,VIP月票,公『交』车月票,邮票,粮票,我通通都要了!】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7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