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五十九章 【红杏出墙大作战】(下)

第五十九章 【红杏出墙大作战】(下)

七点半的时候,我们到达了南京电视塔顶端最高的旋宫餐厅。

这里是号称南京最高的餐厅,餐厅在电视塔的顶层,全天候底座都在不停的缓缓旋转,旋转一周大约需要一个小时左右。坐在这个餐厅里进餐,几乎就可以把整个南京市的夜景一览无余了。

当然,价格也是比较高的。

走出电梯的时候,乔乔略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然后看了我一眼,伸出手臂探到我的臂弯里。就这样,她拐着我的手臂,两人走进旋宫餐厅。

远远的,看见两个年纪不大的男人就坐在最靠近窗户的一张桌台前。

其中一个就是那个在万恶的包办婚姻下的产品……乔乔的未婚夫了!

他的未婚夫有一个巨牛叉的名字!这名字叫出来,都有种让我顶礼膜拜的冲动!

古隆!!(幸好我问清楚了,是兴隆的隆,不是龙凤的龙。)

不过看着古大师的名字被这家伙恶搞,我总有种想弄死他的冲动……妈地,想娶我们乔乔大小姐。原本就该拉出去凌迟了!居然还连古大师的名字都霸占了……不诛他九族,还他妈有天理嘛?!

这厮今年二十九岁,原本是浙江人,家里很有一些产业——都知道浙江商人多。有钱人也多。这厮家里有几家工厂,算是一个地方大户豪门。古隆靠着家产殷实,在『国』外念了几年书,在英『国』普利茅斯大学弄了个学位,然后顶着海『龟』的灿烂光环回『国』。

最让人气愤的是,这小子回来也就回来了,好好一个海『龟』,不先想着怎么用自己在『国』外所学报销祖『国』投身社会主义建设为祖『国』四化添砖加瓦……第一件就是想染指我们地乔乔大小姐!

古隆家里虽然有钱,但是比起乔乔家里就差了一截了。

而乔乔家里,就她一个『独』苗苗。这样的『情』况下。两个陌生男『女』,就这么结婚……对于古家来说。如果说他们不是贪图乔乔家的产业……谁信?

可偏偏这个古隆,据说是乔乔的老妈钦定下来的人选了……家世良好,高等教育。

“***,婶婶可忍,叔叔不可忍!”乔乔低声骂了一句。

我差点没绷住,险些脚下一滑栽下去。呃……好像这句话应该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吧”?

“看什么看!老娘乐意这么说!”轻轻撇了撇那樱桃小口。

有时候我挺怕乔乔的……每次和她在一块儿都有种“落『日』前死去”的感觉。

怎么说呢:就好像你明明看见一个京剧里的名角儿花旦上场了。水袖飞舞,身段儿眉目无一不含『情』脉脉,捻着兰花指,迈着小碎步,咿咿呀呀亮了嗓子就要开唱了……可是他妈一张口,却来了一段《冬天里的一把火》……

古隆那小子看上去卖相不错,勉强够格算得上一表人才了,就是略微瘦了点。一身地高档名牌……却并不显张扬。其实越是高档的衣服,反而看上去越内敛。而那种全身十七八个口袋。满是『洞』『洞』挂着各种链子地奇装异服,却都是地摊货。

qUAnbEn5.Com。全*本*5

至于坐在他对面的那个男人,看上去比古隆还帅了三分。皮肤是古铜『色』的,一身休闲打扮,面目俊朗,颇有几分英气……可就是眼神怎么看怎么猥琐了一点,眼睛里的光太亮了,跟他妈狼似的!

我知道……其实我的嫉妒。这两个人横看竖看,从外表都比我强了一个档次。

古隆远远看见了乔乔,立刻站了起来,顺手还把身边的一张椅子拉开。架势还挺绅士,只是咱们中『国』人不兴这套。

“乔乔,你好。”古隆地声音很好听,浑厚却悦耳,很有磁『性』的嗓子。我恶意的想:如果他家里破产了,去卖唱也饿不死他。不过我脸上没表现出来。古隆已经介绍他身边的另外那个帅哥了:“这是唐方,是我在英『国』的同学。”然后又想向那个唐方介绍了乔乔,用询问的眼神看了我一眼:“这位?”

“陈『阳』,乔乔的朋友。”

古隆大概是有点洋派作风,丝毫不介意乔乔是拐着我进来的,还和我握了握手。

坐下之后,古隆还不忘记轻轻赞美了一句:“乔,你今晚很漂亮。”

靠!

这话要是从我或者阿泽嘴巴里说出来,乔乔故意能当场直接笑喷出来,然后回一句:“你是不是看得春心荡漾啊?”之类的话,可是现在她脸上居然做出几分含羞带怯地模样来,要多淑『女』有多淑『女』,低声说了一句“谢谢”。

古隆看着我,笑道:“我一直很想见见乔乔的朋友,今晚大家一起吃个饭,随便聊聊,以后也就是朋友了。”

然后唤来了服务员点菜。

这里是西餐厅,古隆点了一份虾,那个帅哥唐方点了一份煎鹅肝,我随便要了一份牛排,而乔乔在看了半天菜单之后,忽然扬起头,用一种极有教养的语气轻声道:“一笼小笼包子,再来两个咸鸭蛋。”

我们三人:……”

那个服务员估计挺郁闷,她大概也是第一次遇见有人跑到这么高档地西餐厅点小笼包子地。差点没回过神来,瞪着眼睛打量着乔乔:“小小小姐。您说什么?”

乔乔飞快的又说了一遍,依然是那么优雅淑『女』的模样,模样要多端庄有多端庄!

这样子我挺熟悉……随家仓里的人估计都这样!(随家仓,南京非常有名地地方:『精』神病院。当然。对外的称呼是:脑科医院)

古隆脸『色』有些尴尬,不过还是那个唐方反应最快,飞快的掏出几张钞票,递给了那个服务生:“麻烦你想想办法。”

有钱就是好办事了。

这么几百块,足够买一百笼小笼子包子来了!那个服务员面无人『色』的跑掉之后。唐方还笑着对乔乔说了一句:“乔小姐的『性』格很有意思。”

古隆喝茶掩饰了一下尴尬,然后转脸看着我,似乎想借着和我『交』谈来打开一下尴尬的气氛:“陈『阳』先生,在哪里高就?”

“哦,我做财务工作的。”我回了一句。

“哦?是在银行?还是会计事务所?”

“地下钱庄。”我不动声『色』回答:“就是放高利债的!哦,在咱们『国』内叫做放印子钱的。”

……”古隆大概是被茶水噎住了。瞪着眼睛看了足足五秒钟,这才缓过气来了。支支吾吾道:“嗯……很……很有趣的职业。”

乔乔立刻抿了抿『诱』人地小嘴,露出了『迷』死人不赔命的笑容来,甜甜笑道:“是啊是啊,陈『阳』地工作可好玩儿了!上次我陪他一起去要债,看着我们一帮人把那个欠钱的人家里房子点了,好好玩哦!”

古隆已经面无人『色』了:“房……房子点了?”他使劲咽了口吐沫:“可是……那样难道不是……违法的么?”

我死憋着不敢笑,还装出一副很有气势的样子。挥手道:“怕什么!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那个家伙死不悔改,还站在天台上吓唬老子,说要跳下去!靠,老子我吓大的啊!你说违法?靠,哥们做这行,当然上下门儿清了!都有门路的!谁敢不还钱!哥们就给他白的进去,红地出来!”说到这里,我指了指头顶上面。神秘兮兮道:“我上面有人!”

这下连那个很有风度的唐方都有些变『色』了,似乎忍不住稍微把自己的椅子忘另外一边搬远了点。

随后餐厅服务员把我们的食物端上来了,我看着面前的牛排。故意拿着餐刀在盘子里用力划拉了两下,划得盘子吱吱嘎嘎直响,古隆和唐方都竭力保持优雅的姿态,假装自己是聋子,对我不闻不问。

乔乔对我使了个眼『色』,我知道该出杀手锏了!

我大骂了一句,用力把餐刀往桌上一拍:“靠,这刀子不够快!”

随后我起身,抬起一条腿架在椅子上,捋起裤脚,从鞋子里拔出一把折叠刀来!

这是那种流氓阿飞们常常用的折叠刀,我拿在手里,随手唰唰唰唰亮了几下,舞出一个蝴蝶花儿来。动作手法很是熟练……靠,毕竟我也在外面混过那么一段时间啊!学过功夫,玩儿刀还是会玩儿的!

只见刀光雪亮,盘子里的牛排已经被我割得支离破碎,血『肉』横飞。我收起刀,看着盘子里一片狼藉,傲然一笑:“抱歉,割得太难看了……平时砍人砍多了,割牛人不太熟练。”

再看古隆和唐方,已经一副想站起来逃跑地模样了。而乔乔则在桌子对我竖大拇指。

“咳咳……”古隆哭丧着脸:“原来陈先生是道上混的……失敬失敬……”

我叹了口气,转头凝视着乔乔:“唉,道上混的,每天都是把脑袋栓在裤腰代上,出来混,总是要还地!我就是不忍心乔乔跟着我担惊受怕,我们才分手的……”

“噗!”唐方原本正在用喝水掩饰自己的尴尬,闻言一口水就喷了出来,瞪着眼睛死死盯着我和乔乔。

我眼神里闪过一丝戾气,看着古隆:“你以后要对乔乔好一点哦!不然的话!哼哼哼哼!”

古隆的脸『色』很是古怪,想发火。但是又不敢发,有有些惊恐,有些无奈,有些鄙意。只是含含糊糊地苦笑了一下。

而乔乔却在这时候猛然下了一伎猛『药』!她掏出一条纸巾抹了抹眼泪,可怜兮兮的哭泣道:“陈『阳』……你对我真好……呜呜呜呜呜……”

古隆看着我们两人四目深『情』相对,终于按耐不住了,用力一拍桌子,已经站了起来。他恼火的盯着我,正要说话。却忽然听见一个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带着无限的惊喜!

“乔乔!真地是你啊!想不到在这里遇见你了!!”

回头一看,阿泽迈着狼步走了过来,脸上带着『淫』荡的笑容。

这匹种马一如既往的一副艺术家的打扮,穿着一件皱巴巴的衣服。似乎还带着一点油彩,不过一看牌子。却是一套阿玛尼!

一头长发,额头前留着一搓垂下,遮挡住了半边眼帘,俊朗的脸孔上带着几分忧郁的气息,只是现在笑的实在有些鬼鬼祟祟,看来演技还是不到家……

古隆原本都要发火了,可一看见有外人过来。立刻压下了火…这种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都是好面子的。

“这位是?”他看了乔乔一眼。谁知道乔乔却盯着阿泽,眼神里骤然爆发出一丝无限惊喜地模样,仿佛已经一百年没见到阿泽一样!然后充满喜悦的惊呼了一声,身子已经跳了起来,然后犹如『乳』燕归巢一般,纵身就扑进了阿泽地怀里,两人来了一个零距离的深『情』拥抱!

古隆的脸『色』已经在崩溃边缘了,耐着『性』子等两人分开。乔乔满脸红晕,拉着阿泽走到我们面前,娇声道:“这是我以前的一个……嗯……朋友。”

这就是『欲』盖弥彰了!

当一个『女』人用这种语气。这种神态,这种目光,说出这么一句话来……其实就等于告诉大家:“这是我的老『情』人。”

阿泽还是很洒『脱』的,很有风度的和古隆唐方握手,然后又和我进行了一番自我介绍,很牛叉地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了古隆:“请叫我阿泽,我是一名画家。”

他这带着几分良好教养的举动,立刻让古隆的火气稍微青息了几分。

毕竟这小子是在『国』外回来的海『龟』,『国』外反正风气开放,这种遇到未婚妻前男友的事『情』,其实并不像我们『国』内人觉得这么尴尬。

大家坐下来,可随后阿泽轻描淡写一句话,却让古隆差点把眼珠子都瞪掉了。

“嗯,我是一名专攻人『体』艺术的画家……我和乔乔是老朋友了……当年她给我当了几年的专业模特,我为她画的很多作品,都曾经获得过很多画展的好评……”

沉默……

沉默……

还是沉默……

我估计此刻古隆连杀人地心都有了!

其实我也觉得乔乔这招太狠了点……换任何一个男人,恐怕都得吐血!

自己的未婚妻,给一个“人『体』绘画画家”当了几年的模特……同时以她为模特地作品,还活得很多画展的好评……

别的『国』家的男人我不知道……反正中『国』男人,估计很少有人能受得了这个!

看着古隆想吐血的表『情』,我使劲憋着笑。

而这时候,木头终于华丽的登场了!!

只见一个男人头发散乱,踉踉跄跄的朝着我们走了过来,面『色』森然,目光冷峻……最关键的是,他身上披着一件风衣,却没有扣扣子,完全是故意的一样,露出了衣服下面的蓝『色』医院病号服……

蓝『色』带条纹的上衣,『胸』前还有一行红『色』的醒目的字迹:

“随家仓『精』神病院”

木头的晃了过来,他这做派,怎么看怎么像个冷血杀人狂,忽然就直挺挺的站住,死死盯着乔乔,嘴唇颤抖:“乔乔!乔乔!你为什么要离开我!为什么要选择他!!”

古隆和唐方吓了一跳,我们一桌人全站起来了。只见木头踉踉跄跄的逼近我们,嘴巴里带着神经质一样的自言自语:“我要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你就是我的了!”

然后他眼神里冒出一股疯狂的目光来,瞪着我们大叫:“谁!谁是抢走你的男人!是谁!!”

我和阿泽立刻非常有默契的抬起手,指着古隆……

木头已经低吼一声,猛然就扑向了古隆,轮起手臂一个大耳光就甩了下去。啪的一声,古隆整个人被打得原地转了大风车三百六十度,然后一『屁』股跌在地上。

木头又冲上去踢了他两脚,我看见唐方已经扑过来,赶紧把木头拉开,用身『体』挡住了他不让他继续攻击古隆。

其实我是为了保护木头。这种拉偏架的手段,老子十五岁就炉火纯青了。

古隆坐在地上,捂着脸颊,目光有些呆滞,然后才猛然醒悟了过来,陡然尖叫一声:“你居然敢打我!!你敢打我!!”

他蹭的一下跳了起来,指着乔乔骂道:“你……你都『交』的什么垃圾朋友!一群砸碎!一群垃圾!早知道你是这样的『女』人,我会看上你!他们是疯子,你也是疯子!你这个疯『女』人!要不是你是乔家的人,你以为我会看得上你!!”然后喊着喊着,这个男人忽然哭了!

他居然哭了!

然后一头撞进了扶着他的唐方的怀里,双臂死死抱住了唐方,用一种我们几个人听了『毛』骨悚然的语气哭泣道:“唐唐……他打我!他居然敢打我!我们回去,回去!”

唐方悲愤的看了我们一眼,深『情』的抱着古隆,柔声道:“好了好了,有我在,不用怕了……唉,我早说过,『女』人没一个好东西的!你不听,非要贪图人家的家产……我们走吧!现在就走!”

随后,两个大男人深『情』相拥,飞快的跑掉了。

留下我们四个男『女』流氓目瞪口呆,你看我,我看你,都有些僵化的趋势了。

“我靠!”乔乔猛然醒悟过来。

随后阿泽也大骂:“我『日』”

“妈的。”我也吐了口吐沫:“他们居然是……是……”

“玻璃。”最后总结的是木头。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7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