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六十四章 【还是朋友么?】

第六十四章 【还是朋友么?】杨微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轻轻走过我的身边,走到厨房门前打开冰箱,拿出一瓶啤酒,看了我一眼:“喝么?”这姿态,那叫一个从容不迫!好像是在她自己家里,我才是外来的客人一样。

我无言的接过啤酒,杨微才笑道:“为什么你看见我的表『情』好像见鬼了一样……我有那么可怕吗?”我苦笑:“你凭空出现在我家里,难道我不应该惊讶?”我沉吟了一下,又看了看时钟,忽然变『色』道:“我家里的两个朋友呢?难道你……”“嘿!”杨微笑了笑:“别胡思乱想……我不是绑匪!”随后她缓缓走到我身边,拉着我一起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拿起我手里的啤酒瓶自己喝了一口,叹息道:“其实我就是来看看你,找你说说话而已,没什么的。”

“你所谓的‘没什么’……就是偷偷闯入我家里?”我忍不住嘲弄了她一句。

杨微神『色』丝毫不变:“是的,我不过是进来喝点东西休息一下。

反正你家里也没人,难道要我站在楼下等么?”“天啊。”

我苦笑,摸了摸鼻子:“如果不是我认识你,差点会以为你是某个岛『国』上的那帮畜生,把侵略说成进入……”确定了杨微的确没有恶意,我稍微语气柔和了一点。

看着这个『女』人:“我记得上次我们见面地时候,你说我们恐怕不会再见面了,是么?”杨微一下沉默了会儿,她的眼神里有些淡淡的忧郁。

又拿起啤酒喝了一大口,这才长长出了口气:“世事无常……『情』况总是会改变的。”

她笑了笑,然后摇头道:“好了,不说这个,说点轻松地……我这次来『国』内是办一点事『情』……现在事『情』差不多办完了,忽然觉得心里有些……嗯,有些不愉快,很想找个朋友喝喝酒,聊聊天。”

然后她用她那双颠倒众生的妙目盯着我,轻启朱唇:“我们是朋友……对吧?”不知道为什么。

被她这双眸子盯着,我忽然有些口干舌燥的感觉……忍不住就回想起那天晚上。

在山坡下面,我们两人抱在一起,她抱着我的头,两人一起看着漫天寒星的『情』景……而此刻,杨微的一双眸子,却比那天夜晚的寒星更明亮!下意识的拿起桌上的啤酒瓶,大大的灌了一口。

喝下去才反应过来,这个啤酒瓶是杨微喝过地……不禁有些尴尬,再看杨微,她娇嫩的脸颊上染了一点红晕,正用一种怪异地目关看着我。

“好吧,我们算是朋友。”

我叹了口气。

随后我小心翼翼道:“不过下次你来找我,别在用这种方法进我家门了。

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做手机!还有一种照西,叫做门铃!OK?”杨微抿嘴一笑,然后忽然又叹了口气。

我低声道:“你为什么不开心?”“嗯。

QUaNbEn5.com,【全‘本’网。COM】

这次『国』内的事『情』,有些不太顺利。”

杨微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不过她似乎并不想多谈这个。

随后笑道:“倒是你,我没想到你的生活看来还不错……你家里的两个『女』孩子,都是你的『女』朋友吗?”“当然不是……”我沉吟了一下,不过还是很老实的回答:“其中一个是我『女』朋友,另外一个……算是住在我这里地一个朋友吧。”

我捕捉到,当我说出“『女』朋友”这三个字的时候,杨微的眼神里有一丝古怪的目光闪过,不过随后她很好的掩饰了过去。

“其实,前些『日』子,我见到过你。”

我小心翼翼的说了一句。

“嗯,是在那个慈善拍卖会,对吧?”杨微嘻嘻笑了笑:“我也看到了你。”

“哦?”“嗯。”

杨微笑得有些古怪:“我保证我看到你的时候,你自己都不知道……是在你和『赌』场的那位美丽的『女』主管一起走进『女』洗手间地时候,我就已经在暗中观察你了。”

我立刻有些脸红,杨微却自顾自的喝了口啤酒,淡淡笑道:“你们在洗手间里待了半个多小时……随后又进去了一男一『女』……”她的眼睛有意无意地瞟我,调笑道:“我真的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也喜欢这种调调了?还是『国』内已经开放到这种地步了?”我一下语塞,正要解释,杨微却摆摆手:“好了,我对你的『私』事不想干涉……呵呵,只是觉得很有趣,因为你看上去不像那种喜欢在『女』洗手间里做事的……”我用力咳嗽了一下,正『色』道:“我当然不是!那天的『情』况是……只是一个巧合,一个意外而已。”

杨微似乎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的意图,立刻就转移了话题,这次她的语气不那么调侃了:“对了,我没想到……你离开了叶欢,最后还是走进了这个***。”

“什么?”“我是指那位方楠小姐。”

杨微语气里带着几分深意:“陈『阳』,你或许不知道方楠身后的背景……可是你和她走得太近恐怕对你未必是一件好事……我是说真的。

这个***太复杂了,水也太深了,恐怕不适合你。”

她耸耸肩膀:“当然,这只是作为朋友的一个善意的建议,你可以不用在意的。”

“杨微……”我叹了口气:“其实我有一件事『情』,很想问你……可是我又觉得这么说出来,有些对你不太尊重……”“你是想问我关于叶欢的事『情』?”她笑了笑。

“是的!”我坐直了,看着她地眼睛:“那次晚上遇到袭击。

然后欢哥的生意计划取消,结果欢哥『处』境很为难……这些事『情』……你……”她立刻打断我,直接道:“你是想问我,这些是不是我原本就弈出来的『阴』谋?”她脸上的笑容有些淡淡地嘲弈。

一丝淡淡的黯然。

不知道为什么,本能的,看见她脸上的表『情』,我立刻有些后悔了,甚至因为自己怀疑她而感到有些感到惭愧!“陈『阳』……”杨微犹豫了一下:“我想对你说的是……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很复杂的……没那么简单!或许在你的生活***里,事『情』都是单纯的,不是黑就是白,不是对就是错……但我生存的这个世界,就完全不同!”“可是我需要一个解释。”

我盯着她。

丝毫不让步:“我不想让自己怀疑你……因为如果我怀疑你,我就没法把你继续当朋友了!”杨微的眼神里。

在那么一瞬间,居然闪过一丝『激』动,不过她再次很好地掩饰住了——这个『女』人控制和掩饰自己的『情』绪地本领简直出神入化!“嗯……”她很认真的想了想,然后用缓慢却非常真诚的语气道:“好吧,我可以告诉你一点……不过只是站在‘朋友’的立场上!”然后她缓缓站了起来,走到窗户边上,背对着我。

仿佛看着窗外的***:“那次叶欢和我们家族的生意,远远比你想象得要复杂很多,很多……你知道的,叶欢背后地组织很庞大,叶欢自己只是一个在台面上的代理人,而这样的代理人,在他的组织里,还不止叶欢一个。

内部里面,据说他们的组织并不团结。

我们的家族虽然一向在美『国』经营『赌』场。

也并不在乎一些有背景的势力合作……但是考虑到叶欢背后的组织目前很不稳定,所以我坚决反对那次生意的合作。

在我看来钱是需要赚地,但是我不想把自己的家族牵扯到叶欢背后的组织斗争里去。

我们没必要牵扯到这种事『情』里去。

所以我坚决反对了。

只是可惜,在我们家族里,我地支持者不算太多,大部分人都被可能得到的巨大利益所吸引了。

至于风险……没有太多人能正视。

而且他们一直希望能搭上中『国』的这条线,这对我们拓展在东亚的生意,是一个契机。”

然后她的语气变得稍微淡了一点:“我可以向你承认,我在中『国』的期间,叶欢组织背后的反对势力,和我接触过……和我接触的人,你已经认识了……是周荆!”我一下站了起来,双眼盯着杨微!杨微回头看了我一眼,她的眼神里有些无奈,又有些哀求的意思,轻轻道:“你先别着急,听我说完好么?”叹了口气,她才继续道:“周荆表示他希望和我合作,具『体』的合作细节,我不能告诉你……这是家族生意的机密,我无权告诉你……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我拒绝了他!”她盯着我的眼睛,正『色』道:“坦率说,我并不是那么高尚的人,在我们这个***了,讲究的是尔虞我诈,我拒绝他的理由,并不是因为我愿意和叶欢合作……而是我看出了他只是想利用我们来作为攻击叶欢的手段,而作为我,就算我想破坏和叶欢的生意,我也想通过别的渠道来寻找方法……我说的再简单一点……”她很严肃的说道:“从我的内心里,我不想和这个组织合作,不想和这个组织发生任何的联系……不管是叶欢一方的,还是周荆一方的……他们双方,我都不想跟他们合作!”我这才脸『色』稍微缓和了一点。

随后杨微缓缓道:“陈『阳』,我现在当你是我的朋友……我的朋友不多,很少,你算是其中一个。

所以我不想骗你……那天晚上之前,其实我早就察觉了,有人想对我动手!”“哦?”我眼神稍微有些变化,盯着杨微。

“别这么盯着我。”

杨微语气有些不快:“我的确察觉到了有人想对我动手……不过周荆他们也太小看我了!我杨微是什么人?哼……我们家族在拉斯维加斯那种地方能屹立不倒,这点小场面。

我会放在眼里?那天晚上……”她叹了口气:“其实那天晚上之前,我在『国』内就察觉到,有人暗中在监视我。

那些人不是叶欢的手下,因为叶欢不会对我做出这种监视地举动。

所以我肯定,是有人想对我动手……那天晚上在『赌』场里,我故意撇开了手下的保镖,一个人开车出来,就是想给他们一个动手的机会!”我没说话,只是面无表『情』看着杨微。

杨微笑了笑,她的笑容里有些无奈,有些复杂地深意,转身看着我的眼睛:“不过,我却没想到你会在楼下……至于我让你上车。

其实完全是一个意外,一个小小的意外罢了。

我不否认。

开始我有一点利用你的打算。

至少你是叶欢的手下,我可以让叶欢更相信我是受到了别人的袭击。”

“继续说下去。”

我淡淡道。

“后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杨微笑了笑,道:“不过,我没有想害你的打算……你知道么?那天晚上,我的周围始终有三个手下在暗中跟着,他们都是顶尖的好手。

我根本不怕被偷袭。

我唯一没想到地是……你当时会那样拼命的救我。

而且还害得你受了重伤。”

我忽然冷笑一声,愤然道:“哈!哈哈!!原来我是个傻瓜!!那天其实就算我不把你拖下山坡,你也没有任何事『情』,对么?不会有任何危险,对么?!倒是我,傻乎乎得把你拽下了山坡,还以为自己是在救你!”杨微眼神里有些歉意,柔声道:“我真地没有嘲弄你的意思,其实我心里。

还是很感『激』你的。”

“感『激』……”我“嘿”了一声,摇摇头。

杨微咬牙道:“不管你信或者不信……事『情』就是这样的……至于叶欢后来在他的组织里失势,这些后果并不是我预料到的……而且……”她忽然语气一变。

眼神里闪过一丝冷漠的东西:“而且,就算我事先知道会有这种结果,我依然还是会那么做!我必须为我地家族利益考虑!叶欢我和没有关系,我没有必要为了他做出什么牺牲!”我无语……我感到自己没有什么话可说。

甚至,我觉得自己没有丝毫理由可以指责杨微!她错了么?没有!站在她的立场上,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自己的家族谋取利益。

她的手段,也不存在什么卑劣或者无耻的说法。

最多只能算是将计就计而已。

至于欢哥会不会因此有什么损失……老实说,站在杨微的立场上,她完全可以不用考虑这些。

我没有说话,杨微却继续说道:“事『情』发生之后,我的家族立刻做出了反应……我作为家族的代表,在『国』内遭到袭击,而且我早就察觉到有人暗中监视我,我也早就做好了准备,他们想『阴』我,哼,难道我就不会『阴』他们么?我早早地准备好了一些东西,掌握了一些证据,那些证据让家族相信了,是叶欢背后组织里的反对势力对我下手的……这样地『情』况下,家族才终于肯认真考虑这次生意合作的是否安全了。

最后做出了取笑生意合作的决定!”她叹了口气:“至于叶欢……我没有想过要害他。

我没有和周荆合作……如果我和周荆合作,那么我告诉你,叶欢的下场肯定比现在还要惨十倍,一百倍!”我沉默了很久,才叹了口气,面无表『情』:“好吧,我承认你说的都是事实,很有道理……你不是针对欢哥,也没有去害他的意思……可是事实却是,欢哥现在失了势,却是因为你!我没说错吧?”杨微冷笑,她的语气有些愤怒:“陈『阳』!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在我们这个***里,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我们只能尽量保持自己一方的利益!至于别人……谁会去关心?这次事『情』里面,叶欢的失势不怪别人,我说了,我和他没关系,没『交』『情』!我没有必要为了他的利益去考虑!更没有必要为了他的利益来牺牲我自己的家族利益!”随后她的语气又冷了一点:“别说我没有故意去害他……那是『情』况根本不需要我这么做!如果到了必须地『情』况下,一定要我去害叶欢……为了我的家族。

我也会毫不犹豫的这么做的!”我再次无语。

理智上,我知道杨微说地一点都没错!一点都没错!!可是从感『情』上,欢哥是我的大哥,是我的长兄。

是我的老大,甚至像是我的父亲一样!我可能无动于衷吗??想了会儿,我艰难道:“可是……当时你明明可以避免被偷袭的事『情』发生,你却故意让它发生了!”“我是为了家族。”

杨微很平静,随后她又低声道:“陈『阳』……那天晚上,我们两人在山坡下的那一夜,我说的其他的那些话,都不是假的!我现在也是真地当你是我的朋友!否则地话,我今天也没必要和你说这些了。”

“好吧。”

我叹了口气,看着杨微:“你利用了我。

我并不生气。

真的……我可以不和你计较这些事『情』……可是,杨微。

你应该知道,欢哥在我心中是什么位置!”“我知道。”

杨微叹息。

我心中挣扎,却依然咬牙艰难道:“那么,我不知道我现在还能不能继续把你当朋友。”

杨微眼神猛地一黯,我看着她,缓缓摇头:“你知道吗?其实我后来在医院里巨怀疑过你……一切都发生得太巧合了!我虽然不懂太多的『阴』谋诡计,但是我明白一个道理……谁是最终的受益人。

那么谁的嫌疑就最大!”我看着她的眼睛:“可是,我却不想怀疑你……甚至每次我想到这些事『情』,我就会强迫自己继续想下去!我不想怀疑你,杨微!”“我说了,我没有针对叶欢的意思。”

杨微叹息。

“我明白。”

我点点头:“站在你地立场上,你做的没错。”

我们沉默对视了一会儿,气氛有些凝重,两人都没有说话。

杨微走了过来,拿起桌上的啤酒。

仰起脖子,一口气把瓶里的酒全部灌了下去,她喝的有些太快。

以至于有点呛住了,喘了几口气,脸上有些淡淡的红『潮』,然后才仿佛笑了笑。

“陈『阳』,那么现在,我们还是朋友么?”她的双眸明亮,目光让我不敢逼视……随后,她放下了瓶子,却根本没有要听我回答的意思,大步走向门口,出门之前,她忽然回头,仿佛嫣然一笑:“对了,你的『女』朋友和另外那个『女』孩,现在都在外面逛街,我地手下跟着她们,她们大概会在二十分钟之后回来。

我是确定了她们不在家,才敢上来找你的。”

我张了张嘴唇,似乎想说什么,可惜却没有开口。

杨微察觉到了我的表『情』,她叹了口气:“陈『阳』,你好好保重吧……你是一根奇怪地人,你很热血,很冲动,很讲义气……甚至有些单纯,这些都是我很羡慕你的地方,因为『处』在我的这个位置,我永远无法做到你这样。”

她的眼神充满了苦涩:………或许……有空的时候,我还会来找你喝酒说说话的。”

她看着我的眼睛:“我的朋友不多,你永远是其中一个!至于你怎么看待我……我杨微不在乎!”说完,她头也不回的出门离去。

我看着空荡荡的门口,心中却总是有些东西在纠缠来回……心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堵住了,怎么都解不开的一个结在折磨着我。

我缓缓坐了下来,看着桌上的那支空啤酒瓶,有些发呆。

杨微忽然而来,又忽然而去,她就好像一个神秘的魅影,来来回回,却只留下了这么一只空啤酒瓶……酒瓶之上,仿佛还残留着她的淡淡的一丝唇彩,我有些出神盯着它,心里却反复回想着她的那句话……我们……还是……朋友么?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7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