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六十五章 【欢哥的托付】

第六十五章 【欢哥的托付】颜迪和阿眉回来的时候我依然坐在沙发上发呆,两个『女』孩一进门就看见我坐在客厅里,面前放着一枝空啤酒瓶。

阿眉立刻就叫道:“你怎么晚上一回来就喝酒啊……颜迪给你买了好多好吃的哦,晚上要给做好多菜呢,你要是喝醉了,可就……”毕竟颜迪『性』子细腻一些,隐约看出我神『情』有些不太对,轻轻拉了阿眉一下,小财『迷』这才闭上了嘴巴。

“冬五哥,你怎么了?”颜迪走到我身边,缓缓蹲下来,双手抱住我的膝盖,脑袋侧枕在我的腿上,仰视着我的眼睛,柔声道:“你心『情』不好么?”我叹了口气,笑了笑,伸手在她柔嫩的脸蛋上轻轻抚摸,低声道:“没什么,有一点事『情』,一时半会儿有些想不明白而已。”

颜迪脸上关切之『色』溢于言表,一双眸子里满是柔『情』,轻轻握住我的手贴在她的脸蛋上,呢喃道:“想不明白,就别想了……小五哥,你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又不开灯,坐在这里发呆,这样的场面让人看了很担心的。”

看着这个温柔的『女』孩儿,我笑了笑,道:“其实也不算太大的事『情』……只是今天和一个朋友之间有了点矛盾,心『情』有些郁闷罢了。”

然后我站立了起来。

搂着颜迪走到阿眉那里,笑道:“对了,说点高兴地,我今天发了一笔小财。

拿了一笔奖金,所以我买了点东西回来。”

我取出那个LV的手袋,递给颜迪,笑眯眯道:“喏,这个是给你的。

我只是知道很多『女』孩喜欢这个牌子的东西,于是就买了。”

颜迪吓了一跳:“LV?这一定很贵地!”拿在手里刚看了两眼,旁边阿眉已经抢了过去,一双眼睛瞪圆了,大叫道:“天啊,是真的耶!不是仿的!”手袋在她手里翻来覆去。

口中飞快道:“陈『阳』,你发大财了嘛?这个东西要好千吧?”颜迪一听好几千立刻就从阿眉手里拿了过去。

塞给我,柔声道:“不行!这么贵的东西,我可用不了的!小五哥,你还是拿去退了吧……好几千呢,够我们几个月的生活费了!”我还没说话,旁边的阿眉已经尖叫道:“颜迪,你干吗不要啊!这是真品的LV啊!”她发出了『女』人特有的尖叫。

眼睛里充满了光芒……但凡『女』人,都是如此。

很多人以为『女』人喜欢逛街买衣服……其实大多数『女』人,最喜欢的东西并不是漂亮的裙子。

身为一个在『女』人堆里打滚过来地流氓,我当然很清楚『女』人喜欢什么!撇除钻石珠宝之类的东西,皮包和鞋子,这两样东西,绝对可以算在『女』人最喜欢地东西排名里面的前三位!有一句俗话:给『女』人一个皮包,她就会自己把自己弄得破产!没有太多经历的男人,是无法『体』会到『女』人对于各种各样的皮包和鞋子的那种痴『迷』和疯狂!『女』人的衣柜里永远少一双鞋子。

QuAnBen5.CoM全本、网

永远少一只皮包!阿眉无疑是非常符合这种标准的小『女』孩,而颜迪,大概是从小过着简朴地生活习惯了。

一下还不适应购买这种奢侈品,看着手里的包包,有些犹豫不决。

我笑了笑,轻轻抱了她一下,柔声道:“一个皮包而已……我现在可是你的男朋友啊,男朋友送你点小礼物,难道都不肯接受么?”说完,我凑过去在她的脸颊上啄了一下,颜迪粉脸绯红,犹豫了一下,终于不说话了。

阿眉却在一旁欢呼:“哦,LV!LV!!咱们家里终于有了一个LV的包包了!”随后她鬼鬼祟祟的看了我一眼,嘻嘻笑道:“陈『阳』……陈老板……你累不累啊?要不要按摩?要不要捶腿?”我噗哧一笑,道:“小财『迷』,你又想怎么样?”“靠!”阿眉叉着腰,道:“我好歹也照顾了你一个多月啊!难道你都没一点表示嘛?”我笑了:“你想要什么?”“嗯……LV?啊?不行啊?那Prada?又摇头?那……Gui?靠,又摇头?”她瞪眼道:“怎么这么小气啊?”“切!你又不是我『女』朋友,我为什么要送你这些东西?”我撇撇嘴巴,转身走进客厅,阿眉『屁』颠『屁』颠跟了上来,故意大叫道:“你好歹发了奖金嘛,多少也表示一点啊!”我坐在沙发上,从口袋里掏出了买的彩票,拿出其中一张以阿眉生『日』编号的,递了过去。

“切!小气鬼啊!”阿眉瞪了我一眼:“一张彩票?才几块钱啊!”我笑了笑:“要不要随便你了……你如果不要,以后可别后悔哦!”“唉,有总比没有强。”

阿眉气的一把夺了过去,愤愤道:“如果我中了奖,我就买一百个LV地皮包!再买一套大房子,带着颜迪搬过去,哼!就是不让你进门!”我笑了笑,道:“好吧,反正我今天买了好几张彩票,如果我中奖了,我也送你一个LV。”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阿眉立刻拍手,眉开眼笑。

我看了她一眼:“那这样的话,将来你买了大房子,可以让我一起进去住了吧?”“切吕’阿眉对着我非常不淑『女』的竖了一根中指:“让你睡客厅好了。”

颜迪今天下班之后,和阿眉两人出去逛街。

又跑去超市买了很多食物回来,晚上两个『女』孩在厨房里叮叮咚咚忙碌了半天。

这两个『女』孩都是小户人家出生,从小都会做家务,这点倒是和现在这个年头地大多数『女』孩不同。

晚上家里两个『女』孩唧唧喳喳地闹腾来闹腾去。

倒是把我心里的那点子不快冲淡了不少。

大概是人在不开心的时候,最渴望这种亲『情』的温暖吧。

就连晚上看电视地时候,阿眉张牙舞爪的和我抢遥控器,感觉都是很温馨的。

其实这种『情』况已经很多次了。

“我要看韩剧!”“我要看天下足球!”“看韩剧!”“天下足球!”“韩剧!”“足球!”这种时候,颜迪都是很温柔的靠在我怀里,微笑看着我和阿眉两人,她仿佛根本不在意我们吵的是什么,似乎在这个温柔的『女』孩心里,能躺在我怀里,就已经是最幸福的事『情』了。

大多数时候。

阿眉都会使用出『女』人的掐拧抓捶……坦率说我也有很多流氓的招数,不过因为颜迪在场。

我总不能当着自己『女』朋友的面儿对小财『迷』下那种手段吧?所以一般『情』况下,都是我败退……“妈地!明天就去再买一台电视!不买是小狗!”这话也是说了无数次了,可每次说完了,第二天依然照旧上演争夺遥控器的战争,家里也一直就只有一台电视。

大概,在我心里,也觉得这种事『情』挺“家庭”吧。

半夜地时候。

我被电话铃声吵醒了。

翻身起『床』拧开台灯,看了看时钟,十二点整。

看了看号码,不认识,我拿起来按了接听。

“喂,是小五吗?”一个冷漠的声音。

而我听了这个生意,却一下就从『床』上跳了起来!是金河!是欢哥身边的金河!!街上已经没什么人了,虽然路灯都亮着,路上却依然是影影绰绰的样子。

我出来的匆忙。

只批了一件大衣换了双鞋。

这副打扮大概太像盲流了,以至于我在路边拦出租车拦了二十分钟,才终于有一个胆子大的司机敢停车带我。

金河约我见面的地方在城南地中华门城堡。

那里属于南京市的老城区,周围大小巷子胡同密布,仿佛蜘蛛网一样,又靠近内秦滩河。

而现在中华门城堡早已经被改造成了一个旅游景点……这地方,南京人是不『爱』去的,外地游客也很少去,结果让好大一个城门楼子就空在了那里,虽然市政府花了不少钱维护翻修,却总不见什么成效。

晚上的时候,我轻易从边上的栅栏翻了过去,一路从花圃上跳了过去,摸黑上了城门。

半夜的气温有些低,我只觉得脸颊冻得都木了,顺着台阶上了城门楼子,老远就看见在城墙垛子边上,一点火光一闪一闪的。

走近了,就看见金河站在那里抽烟。

“金哥。”

我小跑了过去,心『情』有些『激』动:“你回来了?欢哥呢?”金河看了我一眼,没说话,继续把手里的香烟抽完,然后扔在地上踩灭了,扶着城墙垛子,看着下面的不远出地马路,忽然开口道:“冬五,欢哥没回来,我这次回来是办点事『情』。

顺便来看看你。”

我深深吸了口气,夜晚冰冷的空气被我吸入肺里,我感觉自己的心『情』才稍微镇定了一点,我盯着金河:“金哥!我虽然一直不知道欢哥地那些事『情』,但是上次之后,我也大概知道了一点……你告诉我,欢哥是不是有什么麻烦了?”金河冰冷的脸孔上露出一丝笑容来,眼神里也多了一丝暖意,他拍拍我的肩膀:“冬五,我知道你对欢哥的心意……你放心吧。

这点小风浪,我们还不放在眼里。

欢哥现在是韬光养晦,手里有些别的事『情』在办,一时半会儿是回不来的了。”

我叹了口气:“我已经知道『赌』场的老板换人了,那个叫周荆地家伙。

我和他碰过面了。”

“这些你都不用管。”

金河盯着我的眼睛:“欢哥的意思,你现在应该能明白了吧……他让我告诉你,原本他得势的时候,是想好好培养你接他地班。

可是现在『情』况不同了……你是个聪明人。

欢哥不想你现在惹这些麻烦……他走之前做出的这些安排,里面的意思你应该能明白。”

“我明白。”

我有些沮丧:“欢哥是不想让我牵扯进去。”

金河眯着眼睛视着我:“冬五,我在欢哥身边很多年了……你知道么,他从来没有像对你这样对别人好过。

我知道你现在很想做点什么……但是不用了!这些事『情』,你也帮不上什么忙。

这个***里的事『情』,不是你现在能担得起的!”他又掏出香烟,自己点了一枝,淡淡道:“周荆那个家伙算个鸟,不过是一个跟班而已,他后面的人,才是欢哥忌惮的!现在出了点问题,欢哥暂时放弃了手里的一些东西。

这样的『情』况很正常,这个***就是这样的,起起伏伏,这些年欢哥也不是第一次经历了。”

他笑了笑,原本这个从来不笑地人,却带着一股自信:“放心吧,用不了多久。

我们就会回来了。”

我迟疑了一下,低声道:“有一件事『情』……我见过杨微。”

“哦?”金河愣了一下:“杨微?”“嗯。”

我点点头:“她告诉了我一些东西。”

金河的脸『色』有些古怪:“她怎么会找你?”我苦笑了笑:“大概是上次我们一起被偷袭地时候,她念着我的一份人『情』吧。”

金河点了点头,没有就这个问题深究什么,淡淡道:“杨家的人做事『情』都很古怪,这个『女』孩看来也一样。

你最好小心一点,别和她走得太近。”

顿了一下,金河忽然笑了笑,道:“不过这次倒是要多谢杨微了。

最近几天发生了不少事『情』。

看来杨家的人过来找场子了,哼。”

“什么?”“最近好几个『赌』场里,来了一批高手。

卷走了一批钱,我们这里镇场子的高手,完全不是人家的对手。

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的,『赌』桌上赢了不少钱回去。

明显是『国』外地『赌』术高手过来扫场子的。

要不是他们做事『情』还留了点余地,恐怕我们这里几个『赌』场就撑不住准备来『硬』的了!”他想了想:“欢哥现在不管『赌』场的事『情』了,『赌』场出了再大的麻烦,都是那帮家伙去擦『屁』股,和咱们没关系。

不过看着他们的脸『色』,也挺好玩的。”

我心里一动。

看来果然是杨微干的了。

她上次被偷袭的事『情』,虽然是她将计就计,可是毕竟周荆那一系地人居然敢打她的主意,以杨微这种『性』子,事后肯定要回来报复的。

人家是在拉斯维加斯混地大家族,别的不说,『赌』术高手肯定一抓一大把了。

以这种『赌』桌上的方式来找场子,倒也『阴』得很啊。

在『赌』场里都有自然形成的规矩,一般遇到『赌』术高手来卷钱,如果对方是单『枪』匹马的,那么『赌』场的老板往往都会让对方赢一笔钱走,只要不太过分,就算忍了。

可是如果对方贪得无厌,那么如果『赌』桌不是人家的对手,那么多半就要下黑手了。

一般来说,世界各大『赌』场里,对很多著名的职业『赌』博高手,都是挂了号的。

有的时候,一个『赌』博高手一进场子,还没等下场『赌』钱,就会被请到『赌』场的办公室里,有的『赌』场干脆就会送上一笔钱,请他走人,到别家玩去别过来了。

这样的『情』况,在『赌』场里叫做“『交』保护费,。

只要对方不太贪心,一般『赌』场都默认这种举动了。

因为毕竟全世界有那么多职业『赌』徒,如果来一个高手,就找手下把对方干掉……这种事『情』传扬出去,『赌』场的信誉也坏了,生意也做不下去了。

这个***里,都有一定的规矩,如果是『赌』术高手赢得钱超过了一定的数额,『赌』场给你面子了,『私』下里请你走人,你还不识相的话……这个时候人家干掉你,传扬出去,***里的人也不会再责怪『赌』场手黑了,只会怪那个『赌』术高手自己太贪心找死。

一句话:人家是开『赌』场的!又不是你的自动提款机!而另外一种『情』况,就是其他的『赌』博集团有组织的过来扫场子!这种场合,通常都不会动武,而是大家各自聚起自己手下的『赌』术高手,大家在『赌』桌上见高低了。

直到一方主动认输了,那么『赌』桌上的斗争就会结束。

而在『赌』桌上分出胜负之前,如果有人来动武玩儿『阴』的……那么传扬出去,信誉也会扫地,今后也就别做生意了。

而这次看来,是杨微带着自己家族的一帮高手过来扫场子,让周荆那帮家伙吃了不少亏吧。

“现在『赌』场方面已经认输了,这次事『情』让上面的大老板很火大,周荆那帮人面子上也很过不去,欢哥说现在还没到机会,他要再等等。”

金河淡淡道:“现在欢哥有件事『情』想托付给你,这件事『情』很重要……我想你不会让欢哥失望的,对吧?”我正『色』道:“你说吧!”金河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我:“这里面是一个人的资料,是个『女』孩子,今年只有十八岁,还在上高中,人就在南京……欢哥托付给你的事『情』就是,希望你在南京照顾好她!”“啊?”我愣了一下。

金河脸『色』严肃,缓缓道:“冬五,这件事『情』你要仔细的办好……尤其是……不能让别人知道她和欢哥的关系!原本前几年,这件事『情』都是我亲手在做!我自问做得很隐秘,绝对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现在么,就只能『交』给你了……我深深吸了口气:“这个『女』孩是……是欢哥什么人?”金河脸『色』有些深沉:“这个『女』孩……是欢哥的『女』儿,也是欢哥在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7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