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六十八章 【没有人是天生堕落】

第六十八章 【没有人是天生堕落】冷静下来,我却渐渐想通了。

似乎于『情』于理,倪朵朵居然会是个小太妹,其实是一件挺正常的事『情』。

考虑到她的身世,她从小就没有了父亲,生长在单亲家庭,前些年母亲也去世了,一个年轻小『女』孩,缺乏了家里亲『情』温暖,缺乏一定的家庭教育,变成了一个叛逆的小太妹,其实是一件挺正常的事『情』。

“站着发什么呆呢?”阿泽推了我一下。

我忽然笑了,回头看了阿泽一眼:“挺好的。”

“什么挺好?”“这个小姑娘挺好的。”

我的笑容很真诚,眼神里也没有烦躁了。

阿泽皱眉:“你不会是发疯了吧?这『女』孩明显一个小太妹,这样的『女』孩我们平时在酒吧里也没少见,有什么好的?我告诉你,就算有人告诉我说她滥『交』吸『毒』,我都不会感到奇怪。”

我明白阿泽话里的意思,其实他是没好意思说得太难听:的确,以我的生活经历,这种小太妹我见得太多太多了。

在南京随便找一家迪厅,晚上到了十二点进去晃晃,满场子里都是这种小太妹小混混之类的人,那些磕了摇头丸扶着墙跳摇头舞,Hi大了之后,神魂颠倒,随便一个男人一拉就能把她们带走,想带到哪里就带到哪里,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虽然我听出了阿泽话里的意思,不过。

我却只是摇摇头,没说话,转头看了乔乔一眼:“你觉得呢?”乔乔叹了口气:“这小丫头挺嚣张地,她这年纪也正好是最叛逆的阶段……说好听点是天不怕地不怕。

说的难听点,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我依然在笑,不过这次的笑容里却带了一点别地什么东西……“乔乔,阿泽……不就是天不怕地不怕么?她再嚣张,能有我们嚣张么?她胆子再大,能有我们胆子大么?她做事『情』再离谱,能有我们离谱么?她生活再荒唐,能有我们荒唐么?”我温言笑道:“我只是从她身上看到了一点熟悉的东西。”

“什么?”这个问题是阿泽和乔乔两人同时开口的。

“我自己的影子。”

我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我笑了笑,看着我的两个朋友:“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当年我几乎和这个丫头一个鸟样。”

.没有父母。

没有亲人,没有家庭亲『情』……这些。

不正很像我前些年的生活么?当年我在上中学的时候,父母过世,只留下我这么孤零零的一个人在世界上,我也曾经有过这么一段浑浑噩噩地『日』子……打架,斗殴,抽烟,旷课。

成天在街头晃悠……当年的我,也曾经有过这么一段『日』子……那时地我,憎恨一切,也轻视一切……包括我自己!而我也曾经用这种近乎于堕落的生活方式来麻痹自己……掩饰自己……我也像一个小混混一样每天出入各种混乱的场所,和一帮同样的小混混一起浪费时间,每天晚上弈到自己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我把所有的时间都浪费在了外面,只因为我不敢回家!因为我没有家!家里只有一栋空房子!家里没有人等我,没有人会为我留一盏灯!也没有人会给我在微波炉里留下饭菜……我只能用一切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恐惧,或者说是……孤『独』。

(QuanBeN5)com(全。本*网)

不过我比倪朵朵幸运的是:我还有一位教我功夫地师父。

我的师父是一位民间的老拳师。

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有一家自己的小理发店。

当年我原本被父母送到外地一个小县城里念中学,师父就在那个小县城里生活。

没有什么人知道这位看似其貌不扬的小老头,却是一位武术高明的民间高手。

我记得很清楚的是,我中学二年纪的时候,父母在一次车祸里去世,我从县城赶回南京奔丧之后,就没有再回学校。

十几岁地我,经历了人生第一次最惨痛的经历,我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开始的一个月,我把自己关在家里,足不出门,像鬼一样害怕看到『阳』光……而之后,我开始学坏。

我开始混迹一些迪厅之类地场所,喝酒,打架,还认识了很多不三不四的朋友,和他们一起为非作歹。

也只有在喝酒喝得大醉的时候,我才能忘记自己心里的孤『独』。

我当时心里的念头是:随便吧!随便怎么样都行!反正,就算我死了,也没有人会为我担心!也就是在那段时间,我常常进出警察局,如果不是因为我当时年纪还很小,恐怕就没这么容易出来了。

这样的『日』子我在南京足足混了一年……而就在一次迪厅里围殴之后,我再次被带进了警察局,然后被送到了看守所里,拘留十天。

那是我最后一次进看守所,十天之后,我从里面出来,一个人,连个包都没有。

头发粘呼呼的,身上有点怪异的味道。

不是我不洗澡……而是在里面的时候,我每天晚上都会和同班房里的其他人打架,每天晚上不是被打,就是打人,从『床』铺滚到地上,有的时候半夜睡梦之中,被人拿起马桶就泼在身上,然后被人用被子蒙住头,接下来就是一通拳脚!而天亮之后,还得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一切只能靠自己!如果敢举报给警察,那么等待我的不仅是加重『处』罚,甚至以后的晚上还会遭到更大的报复!而这些开始地原因,仅仅是我刚进去的第一天。

不肯给同班房里的一位“老大”买香烟。

(注:现在的监狱和看守所里,都是用刷卡消费地,里面有各种生活用品可以购买,刷卡就可以。

有些个别的地方,甚至还可能有香烟卖……当然,价格比外面市面上要昂贵很多很多!)十天之后我走出看守所的时候,身上又添了好几『处』新伤,而我看着天上的白花花的『阳』光,忽然心里很茫然……凭心而论,那一刻,我真的想到了……死。

而就在那一刻,在看守所的门口,我看见了五十多岁的师父站在一颗梧桐树下。

他,子里夹着一枝香烟——我知道,师父原本有些哮喘。

已经戒烟很多年了.他穿着一件深『色』的旧夹克,身子没有站得很直,脸上的皱纹好像风干地桔子皮一样,脚下是一地烟头。

看见我走出来,师父扔掉了烟头,缓缓走向我。

老实说,我当时完全傻了。

愣住了。

师父只是默默的走到我身边,从随身地一个很破旧的皮包里拿出一件厚一点的外套给我穿上,整个过程里,他都没说一句话。

我当时整个人都傻了,只是僵『硬』的任凭师父给我穿上外套,任凭师父给我一个一个的把扣子全部扣上……然后师父站在我面前,足足看了我几秒钟点,忽然伸手一个大嘴巴就打了过来。

师父的手很重,他是练武的人。

手上全是老茧,一巴掌就把我打得倒在了地上。

当时我躺在地上,脸上火辣辣地疼……可是不知道为什么。

我忽然心里有些感动……真的!我一点都不气,一点都不恨师父打我。

师父就这么看着我……那天的『阳』光很亮,虽然是冬天,可是师父站在我面前,居高临下看着我,他宽阔的身影仿佛把天都遮住了。

然后,师父伸出手拉我起来,只低声和我说了一句话:“冬子,我们回家吧。”

当时我心里好像有一扇闸门,一下就被打开了,我没有起来,而是跪在地上,死死抱住师父的大腿,哭得一塌糊涂,一嗓子接着一嗓子的哀嚎,把师父的裤子上蹭得全是眼泪和鼻涕。

真的,如果说我这辈子听过的最让我感动地一句话……那么就是当年的那个冬天的下午,在看守所地大门口,师父用他那略微有些沙哑的,带着苏北地方口音的腔调对我说的那句:“冬子,我们回家吧。”

也就是在那一刻,我才感觉自己活过来了,我意识到,我还是个人!我还有家!………………………………汽车上,我用淡淡的语气把这些往事说给乔乔听,乔乔听得眼眶有些红,她飞快的弹掉眼角的一滴眼泪,低声道:“然后呢?”“那天之后,我就跟着师父回到了小县城里,回到了师父家里。

师父晚上拿出膏『药』给我贴在身上的伤口上,又亲手给我理了头发。

第二天又跑到学校里帮我办理复学的手续,我在那个县城里的中学一直读到高中毕业。

最后的那一年我老老实实的,没有再犯任何事『情』。”

我掏出一枝香烟给自己点上。

“你的师父真是个好人。”

乔乔叹了口气。

“嗯。”

我点点头:“没有师父,早就没我这个人了。”

“你师父现在在哪?还在那个县城里?”我脸上的肌『肉』抖了一下,叹了口气,看着窗外:“去世了,我高中毕业的那年走的……胃癌。”

说完,我把只吸了一口的香烟扔出了车窗,然后淡淡道:“师父去世的时候,我亲手把他的棺材抬上火葬场的汽车……他去世之前让我回南京来,让我好好活下去,别再瞎混了。

然后我就回来了,慢慢的活到现在。”

说到这里,我垂头想了会儿:“其实,这几年我混在那种场所里,也见了太多太多狗『屁』倒灶的事『情』,也有人想拉我下水做些为非作歹的事『情』,可是我每次晚上睡觉的时候,都会梦见师父……梦里面师父没有骂我也没有说什么……我只是梦见师父站在看守所的门口等我的样子……然后,我就不敢去做坏事了。”

乔乔神『色』有些感慨:“陈『阳』,这些事『情』,以前从来没有和我们说过。”

我笑了笑:“乔乔,就算是再好的朋友,互相之间也总有些秘密吧……比如你,我有没有问过你为什么会只喜欢『女』人?再比如阿泽,我有没有问过他为什么会这么滥『情』?又或者木头,我有没有问过他为什么会这么闷蛋?”乔乔的神『色』有些不自然,然后眉『毛』一扬,掩饰一样的笑骂道:“废话那么多,不说就不说呗!谁希罕!”我收起笑容,正『色』道:“所以,我才会说那个小姑娘其实挺好。”

我拿出金河给我的那张照片,递了过去,乔乔接过,飞快的看了一眼,然后继续开车,皱眉道:“照片上挺干净的一个小姑娘啊。”

“是啊。”

我笑得很平静:“她原来应该是一个很好的小姑娘吧,不过经历可能和我差不多,只是她身边没有一个把她从那种浑浑噩噩的环境里拉出来的人。”

乔乔闭上嘴巴没说话,我叹了口气:“没有人天生就喜欢堕落的……”听了这话,乔乔身子微微一震,眼神有些怪异,不过随后她笑了笑:“那我们现在就去找那个小姑娘吧,继续你的挽救失足少『女』的行动。”

阿泽的汽车旧跟在我们的后面。

我们一行三人正在往市区开。

我们此行的目的地是市区里的一家K歌房。

刚才从学校出来之前,我向倪朵朵的同学打听过了,她们下午约了朋友在哪里玩。

或许我这么说有些矫『情』:我真的好像从倪朵朵的眼神里看见了当年自己的影子。

这是真的……不是什么矫『情』的话。

而我,对自己说:我一定要拉这个『女』孩一把!更何况,她是欢哥的『女』儿!我已经打听过了,倪朵朵就读的那家学校,是一家典型的贵族学校……而且对外宣称,采取完全西式的管理……其实这都是狗『屁』胡话,真正的西方的学校管理根本不是这样的!而这家学校这样的借口,真正的意思是:只要你『交』足了昂贵的学费进来,然后只要你的孩子不杀人放火不违法乱纪,学校基本就完全不管!完了几年后毕业给你一张毕业证书,然后有钱人家继续砸钱给孩子找家大学继续混,有条件的干脆送出『国』。

而很显然的,倪朵朵这帮孩子,下午肯定是逃课出来的。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7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