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七十一章 【少女之心】

第七十一章 【少『女』之心】原本我是很想和这个丫头说点什么的。

可是她却一副很抗拒的样子,满脸很拽的样子,虽然她的香烟被我收起来了,可是却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块口香糖,嚼了一个小时。

整整一个小时,她就坐在沙发上,嚼着口香糖,如果我开口对她说什么,她就一翻眼,根本就不听,连话都不说。

我笑了笑,干脆也不说话了,打开客厅的电视机,就往她身边一坐。

这妮子立刻身子往一旁挪了挪,仿佛我身上有病『毒』一样。

我不理她,拿着遥控器把腿翘在茶几上看电视,转了十几个台之后停留在了一场欧洲联赛的足球赛的录播上。

这场球赛我之前看过,可是现在我却故意装做看得津津有味的样子。

果然,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耐心无法和一个成年人相比,她装酷装了一个小时,终于有些忍不住了,先是身子不停的在沙发上挪来挪去,好像身上有虫一样,然后不停的嚼口香糖吹泡泡,吹了十几个,我却连看都不看她,眼睛只是盯着电视。

“喂!”倪朵朵忽然叫道:“大叔!你到底想怎么样啊?你把这儿当自己家啦?到底要杀要剐,你给句话啊!”我笑了笑:“怎么?肯开口了?”倪朵朵依然对我翻白眼:“你这个人是不是有病啊?莫名其妙的跑来管我地事『情』。

我都不认识你!”我耸耸肩膀:“我也不认识你……如果不是因为你父亲,你这样的小太妹,我还懒得理你呢。”

倪朵朵又翻白眼:“你认识那个王……”说到这里看见我一瞪眼,她赶紧把““王八蛋”这三个字咽了回去。

继续道:“你认识他,关我什么事啊?我不要你管!拜托,我成年了!有身份证!你这是侵犯我人权,你知不知道?我可以报警的!”我不动气:“随便你。”

倪朵朵一下跳了起来:“你到底想怎么样?”她气的腮帮子鼓了起来,几乎是指着我地鼻子。

我这才抬眼看着她:“第一,我要求你把头发弄一下,这个发型很不好。

很难看。”

“要你管!我就算剃光头也不关你的事。”

我根本不理会她的叫嚣:“第二,我需要和你好好谈谈,如果你抱着这样的态度,我们没法沟通。”

“好吧……谈吧!”倪朵朵坐在茶几上。

老练的从我的香烟盒里掏出一枝,不过看我一瞪眼。

又赶紧放了下去,不满道:“抽烟都不行?”我叹了口气,拿出那张照片:“这上面的人是你,对吧?”我看着她的眼睛,竭力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真诚一些:“这照片是你几年前拍的吧?这上面地样子多好啊,不是挺讨喜的一个小姑娘么?”倪朵朵没说话。

我继续道:“你父亲托我照顾你地时候,我看到这张照片。

QuanBen5(cOM)【全本5】

觉得你应该是一个挺可『爱』的小『女』孩,可是见面之后,我觉得挺失望的。”

倪朵朵眉『毛』一扬:“那是我的事『情』!你别在我面前装***纯洁!我看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今天在练歌房里,你把那几个人打成什么样?难道你是好人么?”我哼了一声,盯着她的眼睛:“如果我今天没把那几个家伙打趴下了,恐怕你今天就完了!”我叹了口气,想了想,还是掏出一根香烟递给了她。

倪朵朵愣了一下,接过点上。

吸了一口。

我摇摇头,心里告诉自己,不要『操』之过急。

要一步一步来。

“今天你那个男同学,干的什么事『情』,你知道么?”“不知道。”

倪朵朵没看我地眼睛。

我冷笑一声:“你上厕所的时候,他们在包间里商量怎么给你下『药』!我进去的时候,桌上就放着一包『迷』幻『药』,那东西你知道吃了后会怎么样吗?”“切!我怎么知道!”倪朵朵大声道:“我又没吃过。”

我心里稍稍安了一点,还好,她还没碰过那种东西,『迷』幻『药』和摇头丸都属于『毒』品的范畴,倪朵朵没沾过那种东西,那就是说她还没坏到那种地步,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那东西,如果你吃下去,就会神志不清……嗯,就跟喝醉了一样,然后你就会失去判断意识,别人让你做什么,你就会做什么……还有……你会……”我想了想,还是没有把“『性』『欲』大发”这四个字说出来。

只是隐讳道:“被人占了便宜,自己都不知道。”

倪朵朵想了想,没说话。

“那几个家伙,你都是第一次见吧?这种小混混,都还算不入流的,只会给你下『药』,然后最多『迷』『奸』你。

如果你遇到的人再狠点,说不定先找几个人把你轮一遍,然后拍了照片或者VCRCS,今后无休无止的来勒索你!甚至有人会给你注射『毒』品,让你染上『毒』瘾!今后你就会变成吸『毒』分子,等你『毒』瘾犯的时候,他们就会出现在你面前,向你兜售『毒』品!你地一生就毁掉了,你知道么?”倪朵朵静静听我说完,让我意外的是,她这次居然没有打断我,也没有反驳我,只是在我听完之后,她的眼神里却露出几分漠然地味道,哼了一声:“毁了就毁了。

反正我地生活早就毁了,怕什么……这虽然是类似小孩子一样的倔强口吻,可是话里却带着几分萧索的味道……这种味道让我心里一颤……看着这个浓妆艳抹的『女』孩,坐在我面前闷闷地吸烟。

一脸漠然的样子,我觉得心中有些无奈……“倪朵朵……你为什么要这样?”我开口。

“什么?”我看着她的眼睛,不让她的目光闪躲:“我是问……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那张照片可以证明,至少在前几年,你应该不是现在这样的,对吧?”我站了起来,在客厅里四『处』看了看。

这套房子明显是九十年代初期建造的那种家庭公寓,两室一厅,面积不算大,但是却足够一个小户人家居住了。

现有的两个房间。

其中一个我刚才进去过的,那是倪朵朵的房间。

而另外的一个,房门紧闭着,我走过去推开看了一眼。

这是一个稍微小一点地房间,我从里面的家具样式看来,应该是属于年纪比较大地人居住过的……因为那套家具明显是六七十年代的那种手工打造的货『色』,油漆的颜『色』狠深,『床』是绷『床』。

这种『床』现在几乎已经绝迹了。

整个房间很干净,『床』单的花『色』看上去很保守……而墙角还放着一口漆木箱子。

从这一切看出,原来这里居住的人,应该是一位老人。

“我听说你前几年是和你地外婆居住的?”我转头看了倪朵朵一眼。

倪朵朵脸上的肌『肉』明显颤抖了一下,不过随即她冷冷道:“这也关你的事?”我摇摇头:“我只是问问。”

然后我走近了她:“她……是什么时候去世的?”“两年前。”

倪朵朵飞快的说了一句,然后用力吸了口烟。

我点点头,然后岔开话题:“现在应该已经中午了……你饿不饿?”倪朵朵斜着眼睛看我:“你饿了就请赶紧走吧!我家里不欢迎你!”我不理会她,自己走到厨房里翻了一遍,不过冰箱里是空的。

厨房的柜子里没有吃的,连一粒米都没有!“走吧,我带你出去吃饭。”

我叹了口气。

“不去!不吃!”倪朵朵坐着不肯起来。

我笑了笑:“我请你吃。

吃完饭我就走,行了吧?”“真地?”她眼睛一下亮了。

“真的。”

倪朵朵这才站了起来,跑到门口,叫道:“开门!出去吃饭!”我一边开门,一边道:“你想吃什么?”“韩『国』菜,我要吃烧烤,吃豆腐烫。”

倪朵朵提到吃,脸『色』稍微好看了一点:“你说过你请客的!被我栽了,你别『肉』疼!”我拍拍口袋:“你忘了我这里有张卡了?这里都是你地钱,吃多少,都是从卡里扣的!”倪朵朵一下就蔫了,没了神气的样子:“那下去吃面条好了!”原本我以为她只是随便说说的,可是下楼之后我正准备开车,她却真的带着我到了路口的一家小面食店里。

这是一家很普通的面食店,铺面很小,只能放下三四张桌子,桌子上油乎乎脏呼呼的,墙上糊着报纸,房子的顶是用简易的塑料材料搭的,桌子的四角上包着不锈钢。

倪朵朵却很熟练的找了张角落的桌子坐下,然后大声叫了两碗牛『肉』面。

“看什么看!”发现我在用怪异的目光看她,倪朵朵很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说道。

“你居然会在这里吃面条?”我有些好笑。

面条很快就上来了,两碗热腾腾的牛『肉』面,分量很足,汤面上漂着喷香的葱花,面条上铺着几块红烧牛『肉』,倪朵朵拿起筷子比了比,叉起几根面条兮溜一下就吸进了嘴里,然后又大嚼牛『肉』。

我看她居然吃得这么香,有些感到诧异:“这里的东西很好吃?”“嗯,我吃了好几年了。”

倪朵朵顾不上和我说话,含含糊糊道:“我外婆住院的时候。

我不会做饭,都是在这里吃地。”

我放下了筷子,静静的看着她。

面前坐着的这个『女』孩,爆炸头。

一脸的倨傲不讯,脸上浓妆艳抹。

可是我脑海里却不知道怎么地,偏偏出现了这么一副画面:一个很清秀的长发小『女』孩,穿着校服,背着书包,坐在小面馆里吃面条,早上如此,中午如此,晚上如此。

那样的『日』子,她是怎么过来的?看着面前的这个面碗。

看着上面的热气腾腾……我却仿佛想起了当年住在师父家里,练功的晚上师父给我们做的排骨汤。

“你那个时候一天三顿。

都在这里吃?”我低声问了一句。

“废话!”倪朵朵撇撇嘴巴,叉起面条吹了吹:“不在这里吃,你养我啊!”我静静的吃了一口面条……老实说,口味不错,面也很有咬劲,汤很香,可是我却没有什么胃口。

放下了筷子,掏出一根烟点上。

『女』孩子饭量不大,她吃了几口面之后,就专心吃牛『肉』了。

一般『女』孩都不喜欢吃『肉』,可是倪朵朵却似乎不同,她吃牛『肉』吃得很香甜,可是一碗牛『肉』面里才有多少牛『肉』?很快她就吃完了。

我放下香烟,拿起筷子一块一块的把我碗里地牛『肉』挑出来放到她碗里:“你吃吧,干净的。

我没动过。”

倪朵朵脸上地表『情』很是僵『硬』了一会儿,她忽然抬起头深深看了我一眼,然后一言不发。

低头猛吃面条。

她动作很大,甚至发出了呼噜呼噜的很不文雅的声音……可是不到一分钟,我就发现了她的秘密……她故意弄出这些声音!只是为了掩饰!倪朵朵的头垂得很低,我却发现,她在流泪!察觉到我在看她,倪朵朵忽然把筷子一扔,推开碗,整个人趴在桌上,把头深深埋在了双臂内,啜泣起来。

她开始哭的声音很小,可是渐渐的哭声变大了一些,最后身子都在不停地颤抖。

我坐在一旁生似乎伸手想拍拍她的肩膀,可是伸了一半,却不知道该不该落下去。

而这时倪朵朵已经抬起头来了,她飞快的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和鼻涕,依然冷冷瞪了我一眼:“你看我干什么!没看过『女』人哭啊!”她看了一眼面前的面碗,却用力把碗一推,一拍桌子,大声道:“不吃了!你吃过的牛『肉』,脏死了!”说完站起身来就往外面走。

我掏出钱包拿出钞票放在桌上,跟了过去。

倪朵朵走得很快,不过却是往家的方向走的,我没有立刻跟上去,而是走在她身后大约两步的距离。

这么默默走到她家楼下,倪朵朵忽然站住了脚步,转过头,恶声恶气地看着我:“喂!我跟你吃过饭了!你也应该说话算话吧!走吧,别跟着我了!”我笑了笑:“好吧,我不跟着你了,你回家吧。”

“哼!”倪朵朵立刻转身走进了楼『洞』里。

我则走到车前坐进了车里,随便翻出了一张CD放了起来,又点了枝香烟,听着音乐,打开车窗默默的吸烟。

大约五分钟之后,我一枝香烟刚吸完,就看见倪朵朵怒气冲冲的从楼『洞』里冲了出来,飞快地跑到我车前,砰砰砰的用力敲车门。

我笑着道:“怎么了?”“你说话不算话!”倪朵朵怒道:“你说了吃过饭就走的!为什么还在这里!”“我只说吃过饭走……是指从你家出来,我没说不可以留在你家楼下吧?”我笑了笑,然后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没走?”“我在楼道里看着你的!”说完这话倪朵朵就后悔了,脸『色』惩得通红。

我推门下车,站在倪朵朵的面前,审视她良久,她被我看得有些不自在,瞪眼又要骂人的样子,我却忽然伸手到她的面前,低声道:“别动!”然后我飞快的在她的嘴角弹掉一块小牛『肉』渣,又掏出一张纸巾给她擦了擦嘴上的油腻,叹了口气:“你吃饭都不擦嘴地么?手呢?给我看看你的手!”倪朵朵呆住了。

木头一样机械的抬起手来,我抓住她的手,用力擦了擦她手掌上沾染地牛『肉』汤:“记住以后吃饭要擦嘴,还要洗手!”倪朵朵仿佛一下傻了。

嘴巴张了半天,却终于一个字都没有骂出来,抬起眼睛仔仔细细看了我半天,眼神有些松动,不过终于重新作出一副愤火的样子,大声叫道:“你干什么!你以为你是什么人!你以为你是我什么人?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不用你管!!”说完,她用力打开我的手,然后把纸巾扔在地上,还狠狠踩了两脚,转身冲进了楼道里。

我微笑依然。

只是摇摇头。

到底还是年轻人啊……只会用愤怒来掩饰心中的震动。

我坐在车头,静静等了会儿……其实我已经察觉到了。

倪朵朵没上楼,她就在二楼的楼道里,躲在墙垛后面偷看我。

我没戳穿她,而是从车后备箱里拿出一瓶矿泉水来喝了一口,悠然得伸了个懒腰。

十分钟之后,倪朵朵终于又出来了。

不过这次她却没有风火一样的冲出来,而是磨磨蹭蹭的从楼道里走了出来。

走到我面前,似乎有些无奈的样子:“大叔,你到底想怎么样啊?要么你就走,要么你就上去,你在我家楼下盯着我,算什么啊?”我噗哧笑了。

这个小丫头毕竟还是小丫头。

年轻的小孩子,就算在怎么掩饰,还是无法把自己内心地『情』绪像一个成年人一样的掩饰得很好。

我知道倪朵朵已经软了,我刚才地几个看似很细微的举动。

已经成功的给这个『女』孩的心里打开了一点点缝隙……很小很小的一点点,不过已经足够了。

说白了,她其实很矛盾。

内心伸出或许也有一点点的不希望我走。

这个感觉或许很难解释……不过我记得很清楚的是:当年我被师父从看守所门口带走之后,很大一段时间,我就好想雏鸟一样眷恋在师父身边地感觉,我甚至很害怕师父离开我的视线范围!当一个无依无靠的人,忽然身边出现了一个真正的,真诚的对你好的人,哪怕只是一点半点的温暖……那么她就本能的生出一丝眷恋和不舍!因为生活在冰冷世界的人,对温暖其实都是很『迷』恋地!就好像我当年为什么喜欢厮混在那种嘈杂的混乱的场所……其实很大地原因是,我害怕家里一个人冷冰冰的感觉,而迪厅里,无数人疯狂的呐喊,尖叫,狂欢,反而能给我带来一种热闹的感觉……我『迷』恋的就是那种感觉!我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温和的笑了笑:“我肚子饿了,刚才那碗面条我都没吃。

我们出去找个地方吃饭吧,那家面条虽然不错,可是我这个人不太喜欢吃面食。”

然后我自己上了车,推开副驾驶座位的车门:“上来吧。”

倪朵朵站在车前,她瞪着我看了好一会儿,然后又低头看了会儿自己的脚尖,终于过来钻进了车里,然后发泄一样的砰的一声重重关上车门,恶声恶气道:“去哪里啊!走啊!”很多年之后,我曾经问过倪朵朵,当年那天下午,她为什么会躲在楼道里看我,为什么又会上了我的车。

她的回答是:除了她去世的母亲,从来没有人再会像我那天那样,拿着纸巾给她擦嘴上的『肉』渣,擦手上的油腻,然后又用那种貌似很唠叨的妇『女』口吻数落她。

那种感觉,其实挺“家庭”的。

我和倪朵朵的关系终于有了很小很小的一点点改善。

我带着她到了一家我很喜欢的饭馆吃了一顿酸菜鱼,我喝了一瓶啤酒,在她的抗议下,我允许她喝了小半杯。

不过却再也不让她吸烟了。

上午在她家里,我允许她吸烟,那是因为当时需要用一个动作来稍微缓和一下气氛,可是现在我却坚决不允许她触碰香烟了。

『女』孩,还是秀气一点好。

吸烟其实真的不是什么好事儿。

不过我们地约定也在渐渐的改变。

“吃完饭我就走。

好吧?”吃饭之后,我带她去吃冰『激』凌:“吃完冰『激』凌我就走,好吧?”然后我带她去买衣服:“买完衣服,我就走。

好吧?”虽然买衣服的时候我们发生了一小段争执,因为她挑选的是那种标准地太妹服装,她喜欢那种挂着金属链子,满是口袋和『洞』『洞』的衣服,而我当然不会让她购买。

我挑选的则是一些看上去虽然不失活泼,却比较“正常”的服装。

最后我帮她买了一套ONLY牌的小翻领子『毛』衣,一条绿『色』的牛仔裤,而在她的坚持下,我也给她买霹一套她坚决要买的“太妹”装扮,不过我察觉到,她试衣服的时候。

试了我给她挑选的那套ONLY地少『女』装,照镜子的时候。

脸上曾经有那么一瞬间露出了一丝绽放的微笑。

阜的,脸上有那么一出了一地微笑,而当她从换衣间里穿着少『女』装走出来的时候,那一瞬间,我差点以为是照片里的那个倪朵朵走出来了!当然,那个爆炸头,依然很刺眼。

买完了衣服,倪朵朵拿着我给她买的汽水,咬着吸管。

尽管她对我的态度依然恶劣。

可是很巧妙的一点是……她已经不提让我离开的话了。

“好吧,现在……我们去给你理发。”

我看着她,笑道:“理完发,我就走,不管着你了,好吧?这次我保证不骗你了……理发完之后,我真地走!保证这次一定说话算话!”倪朵朵脸上有些委屈的表『情』,看着自己的脚尖,足足等了半分钟。

然后她抬起头,语气有些软:“我……我能不能不理发?”我笑了,走过去低声笑道:“倪朵朵。

你是不想理发?还是不想我走了?”倪朵朵抬起头来,惩红了脸,大声道:“呸!我恨不得你现在就从我眼前消失!”我丝毫不动怒,因为我感觉到自己已经有些掌握住这个『女』孩的『性』格了:“那好吧,我们去理发,理发完之后,我就走,好了吧?”“不理!我说不理就是不理!”“那你想干吗?”我和颜悦『色』。

“我……”倪朵朵垂头,不敢看我:………我想……想……想吃冰『激』凌。”

我笑了,心里有些得意,脸上不动声『色』,故意轻描淡写道:“那理发完之后再吃好了。”

“嗯,好吧。”

倪朵朵飞快的回答了一句……我察觉到,小丫头的眼神里好像松了口气一样。

其实,我明白,她要的不是吃冰『激』凌,而是希望在理发完之后再找点事『情』……那样的话,我就不会立刻离开了……其实,没有人是天生就堕落的,不是么?我看着面前地这个小丫头,觉得她其实也挺可『爱』的。

我开车找到了一家形象设计沙龙,这家店在南京有一些名气,乔乔就经常在这里弄头发给给自己弄形象设计,这里的几个高手同时也是电视台里化妆师。

当然,这里地收费也相当的高,随便简单的理个发,就要三五百!我把倪朵朵带进门的时候,找到了一位发型师,指着倪朵朵:“麻烦你帮她把头发弄一下。”

这个发型师有些怪异的看了倪朵朵一眼,大概也是为这个爆炸头有些感到好笑吧。

毕竟,『黄』种人的皮肤和脸型,真的不太适合这种爆炸头的发型。

发型师围着倪朵朵的身边转了一圈,看了我一眼,然后喊了一个助理来,带着倪朵朵先去洗头发了。

我把发型师拉到一边,他看着我,苦笑道:“这位小姐的头发在哪里做的?和她的气质,脸型,都完全不搭嘛!你要我给她怎么做?还是做这种个『性』的样子么?”“当然不!”我摇头:“想办法弄得稍微少『女』一点,正常一点!好看,可『爱』,就行了。”

想了想,我从皮夹里掏出一张钞票,递给了他:“还有一件事『情』……你帮我办一下……就是她脸上的化妆……你想办法弄一点意外,最好让她在洗头的时候,‘不小心’把她脸上的那些粉洗掉!然后麻烦你给她重新化妆一下……至少弄得像个人,而不是鬼,好吧?”“OK。”

发型师不动声『色』的收下我的小费。

唉……我忽然感到有些疲惫……现在的小孩子还真难带啊!我忽然有些敬佩起那些父母来……当父母真不容易!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7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