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七十二章 【小五和小四】

第七十二章 【小五和小四】看来这家形象设计沙龙还是很有实力的,至少让我觉得很对得起我付出的钞票,难怪乔乔几乎把这里当自己家了。

当发型师把重新装扮一新的倪朵朵拉出来的时候,原本坐在沙发上抽烟打发无聊的我,只瞧了一眼,却忍不住站起来。

那个刺眼的爆炸头没有了,头发虽然没有拉直,依然有些微微的卷曲,却仿佛细细的碎波浪一样的披散了下来,清纯之中还带着几分少『女』的俏皮,脸上的浓妆没了,只是小心的修补了一点眉线,腮上有些红晕,不过那却是少『女』自然的腮红,而不是人工弄出来的。

看着面前的这个妮子,才真的让我想起了照片里的那个『女』孩。

身上居然也套上了我下午给她买的那套少『女』休闲装扮,小翻领的『毛』衣很衬她的肤『色』,而牛仔裤则把『女』孩子充满青春气息的修长双腿完全展示了出来。

“很好。”

我对发型师很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拿出信用卡给他。

倪朵朵脸上却有些怪异,走到我面前悻悻道:“我这样子土死了……”“土?”我笑道:“这才像个人样子,你之前那样子,你以为很好看么?”“切,那是个『性』!”小丫头看来还是一时半会儿转变不过来。

“个『性』么?”我摇摇头:“那种爆炸头,不适合你的年纪和你的脸型以及肤『色』,听我的话,这里的人都是最专业的。”

倪朵朵原本还有些不开心,可是走出去之后,小妮子自己也发现了一些不同了……走在外面,她的回头率明显提高了不少……当然虽然之前她的那个爆炸头,也能赢得很多回头率,但是现在,周围射来的目光里,更多的则是带着男人的欣赏和『女』人的羡慕。

这样不是挺好的么?『女』孩,就该有点『女』孩的样子。

随后我带着她去吃了甜品,倪朵朵就坐在我对面,拿着一支调羹,一小勺一小勺的往自己嘴巴里塞提拉米苏,她对我的态度越来越亲近了,也不再动辄口中带刺,连眼光也和蔼了很多。

终于,她似乎犹豫了很久:“能问你一个问题么?”“什么?”“你是本地人吧?看你年纪也不大,你怎么会认识他的?”“谁?”我笑了:“你的父亲?”“就是那个家伙。”

『女』孩眉宇间依然带着几分厌恶。

我正『色』道:“倪朵朵,你很恨你的父亲?”她冷笑:“难道我还应该感谢他吗?”我有些为难,只是缓缓道:“其实,你父亲对你很关心的。”

“哼。”

她脸上又浮现出『阴』霾:“他?他把我和妈妈扔下不管,然后不闻不问我这么多年……多谢他的关心了!”“至少他给了你钱,供你上学,供你生活。”

“陈『阳』。”

倪朵朵盯着我的眼睛,她的脸『色』就好像一只动怒的雌豹:“我刚对你有了点好感,别让我再讨厌你!”我叹了口气,只能放弃了自己心里的话。

QuanBen5(cOM),【全‘本’网。COM】

欢哥对于倪朵朵的做法,我知道的并不多,所以也不好说什么,至于当年欢哥离开她们母『女』的事『情』,我更是一无所知。

“还是那个问题,你是怎么认识他的?”小丫头盯着我。

“我为他工作,他是我的老板。”

我想了想,回答。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倪朵朵眼神里有一丝好奇:“今天你一个人就把他们几个家伙全揍趴下了,你好像很能打的样子……你不会是黑社会吧?”说到“黑社会”这三个字的时候,小丫头脸上非但没有害怕,反而一脸『激』动和期待的样子。

我只能苦笑。

我和她的年纪相差五岁,但我们都是看着《古惑仔》长大的一代,现在的小孩子说起黑社会,都会抱着一样好奇刺『激』的感观——这纯粹是那些港台电影的副作用。

“不是。”

我的回答打消了她的好奇:“我算是你父亲的一个助手……嗯,负责一些他的生意。”

“他在『国』内有生意么?在南京就有?”倪朵朵追问。

“嗯……算是吧。”

“他很有钱么?”倪朵朵似乎好奇心很强:“我看你开的是BMW,你给他打工,都开这种车,他的生意一定很大吧。”

我笑了笑:“那辆车不是我的,是今天和我一起去找你的那个朋友的,至于你父亲的生意……目前来说,嗯……『情』况比较复杂。

我在这里有自己的工作,而你父亲那里,只是委托我做一些事『情』。”

“噢。”

倪朵朵浑然不在意,却继续追问我:“那你在这里是干什么的?”我忽然明白了,这丫头不是对她的父亲感兴趣,而是对我感兴趣。

虽然我很想和她谈谈欢哥,但是考虑到她现在对欢哥的反感,似乎不是个恰当的时候,好容易和她有了一个话题能谈谈,我也乐于和她进一步的修缮关系。

“我给一家娱乐公司打工,主要负责一些商业活动的策划和组织。”

我笑了笑:“比如说一些歌星的演唱会,或者一些商业演出,等等等等。”

“那你为什么那么能打?”倪朵朵已经放下了调羹,干脆双手托腮看着我。

“我练过几年武。”

“武功?”她噗哧笑了:“那你一个人能打几个?”“你有没有『女』朋友?”“你在哪里练的武?”“你真的不是道上混的?”“你有没有打伤过人?”对于这些类似的问题,我都尽量满足小丫头的好奇心。

最后她又提出了一个问题:“你真的能一个打几个?”“不是这么说的。”

我苦笑:“练过功夫的人,也就是身手比普通人敏捷一些,或者懂得一些『激』烈的伤人手段而已,遇到那种人多的『情』况下,我一样会被揍得逃跑。

练武,大多数还是为了强身健『体』。

一般来说,三五个人,我没有太大的问题,如果对方都拿着家伙,那我就肯定会受伤,今天的那种『情』况不算……对方只是一些不入流的小混混而已,我只是很快的击倒了两个,剩下的人就害怕了。

如果他们是那种道上混得久的『硬』点子,胆子大下手狠,敢放手和我拼命的那种,我肯定没这么轻松,恐怕收拾完他们,我自己也挂彩了。”

我立刻打消了这个丫头眼神里的那种不切实际的幻象『色』彩……我已经隐隐的嗅到了一丝不好的味道……她不会是想让我当她的打手吧。

倪朵朵撇撇嘴巴,大概有些感到没趣,不过随后她的口袋里传来了一阵手机铃声,她拿起来看了一眼号码,脸上露出一丝厌恶的『色』彩,接听之后,大声道:“喂?不是叫你别打给我了嘛?”我笑了笑,大概又是什么被她耍的小男生吧。

不过随后倪朵朵和电话里嗯嗯啊啊了几句,脸『色』稍微好转了一些:“今晚么?还是老地方?OK,我晚上一定来!”挂了电话,她一脸期待的看着我:“你能陪我去个地方么?”我皱眉:“你晚上要去什么地方?”“去玩儿啊!”倪朵朵脸上眉飞『色』舞的样子:“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哦!”“好玩的地方?”我撇撇嘴:“是莱迪?玛索?……”我一口气报了几个南京著名的迪厅场子,小丫头听了都摇头,却反而看了我一眼:“你对这些地方挺熟的嘛?下次找你一起去玩好了。”

随后看我脸『色』不善,她赶紧转变口气:“都不是啦,不是迪厅,是别的地方。”

看着她的脸『色』,我忍不住道:“你想玩什么花样?”“切!你这么大个男人,怎么婆婆妈妈的!”倪朵朵一副不屑的口吻:“我还会卖了你不成?”我叹了口气,心里想了想,不管如何,我跟着她就是了,有我在她身边,还怕她出什么事么?堵不如疏,一味的强制手段,恐怕反而会引起她的逆反心理吧,这个年纪的小孩子都是叛逆心很强的。

当然,我也打定主意,如果她有出格的举动,我就立刻把她强行拎回家!看见我点头,倪朵朵欢呼了一声,一下就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匆忙拉着我付钱,就一路跑了出去,催着我开车送她回家。

到了倪朵朵住的地方楼下,她却没有上楼:“你等着,我拿我的车去!”“拿车?”我不解:“我不是开车了么?”“切!”她很不文雅的对我竖了一个中指,一副不屑的样子:“拜托!你这车怎么能见人啊!开你的车去,我还不被人笑死!”我茫然。

BMW耶!这车还不能见人?她想开什么?“大叔!您这车,是老男人开的!”她说完,蹦蹦跳跳跑到楼房下面的那一排铁皮房子门前,掏出钥匙打开了其中一扇门。

这种建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楼房下面,都会有一排铁皮房子,一家一间,用来放自行车或者当小仓库用。

只听见铁皮门哐啷哐啷响,倪朵朵居然从里面推出来一辆本田DAX猎狗摩托车!老实说,我愣了一下!这辆“猎狗”的造型很是奇特,尤其是这一款,在南京是很少见的!推着这辆红『色』的猎狗摩托车出来,倪朵朵一脸的兴奋。

我叹了口气,走过来看了两眼。

本田100『国』际档发动机,这车有四个档,职业碟刹,不锈钢回管排气,不锈钢加大喉管储能器,当然,造型最酷的还是那种分『体』式的赛车把……我不由得叹息:“这车市面上很少啊,南京似乎没见过几辆。”

又看了倪朵朵一眼:“你怎么会有这种车的?好几千吧?”“识货嘛。”

倪朵朵得意的瞥了我一眼:“我们家宝贝可『爱』吧?我花了三千多买的哦!跑起来很劲的!”我点点头。

这款摩托车的确很适合MM开的,而且『性』能也很好,可是……我看了倪朵朵一眼:“你有架照么?”不过随后我就意识到我是多此一问了,因为这辆车连车牌都是外地的……很显然,这是假牌。

南京的摩托车大牌很贵的,一般的摩托一族,都是用的外地牌照,或真或假,反正一般来说,只要不遇到大检查,平时上路的时候小心一点,比如遇到等红灯的时候别在前排,路过『交』警的时候别太嚣张,一般来说都没事。

在南京市,就算是保守估计,世面上一半的摩托车都没有全套合法手续的,很多都是“黑车”。

“来,上车吧,大叔,我带你去见识见识!”倪朵朵的语气很骄傲,跨步骑了上去。

这种猎狗摩托的车座很狭小的,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跨了上去坐在她身后:“不戴头盔?”“头盔?”倪朵朵眉飞『色』舞:“戴头盔我会被人笑死的!你很怕死吗?”说完,她已经一脚踢起了车架,然后猛的发动……#822;很明显,倪朵朵骑摩托的技术很娴熟,至少一路过来,几个弯道她都是用很快的速度飚过来的,车身倾斜得很厉害!而经过路灯的时候,她还常常变速抢道,而且七绕八绕,尽挑选的是没有『交』警巡逻的地段……很老练!这些『情』况,让我很快就明白了一点『情』况了!果然,摩托车一路从市中心穿越到城东南的地区,拐上了紫金山下的大道,这一带道路很宽,少路灯,车流也相对比较少。

倪朵朵似乎很兴奋的样子,加大了马力,从紫金山下的白马公园大路旁边兜了好几个来回,最后上了山路,往紫霞湖开了过去。

果然……是这里!我坐在车后,双手扶着倪朵朵的小腰,心中却开始苦笑了。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小丫头,除了是小太妹之外,居然还是一个小飚车族!其实,飚车这种现象,在『国』内的很多大城市都已经兴起了。

只是公平的说来,『国』内因为经济和社会的环境局限,飚车的气候还远远『处』于初级阶段。

比如南京,所谓的飚车族,如果和『国』外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儿科了。

大多数飚车族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

他们的装备,也远远没有那些飚车电影里那样拉风……一般来说,这里流行的还是一些港台的拼装车,还有一些就是『日』本的淘汰车。

而还有一些更离谱的,还有骑着“林海”助力车狂飚的……这大概是和经济有关系,『国』内人经济收入并不高,而一辆好的赛车,则远远不是这些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能买得起的,多数人则是花个万儿八千的买一辆二手公路赛回来威风一下,能买几万块的车,在这里已经算顶级档次了!基本上,紫金山上的紫霞湖边,是很多飚车族的聚集地点,因为晚上的时候这一带的路段比较适合飚车,路况好,路灯少。

倪朵朵和我到达的时候,这里已经聚集了几十号人,几十辆各种颜『色』的公路赛排了一排,数十个男男『女』『女』围在一起,大多数人都是小太妹小混混的打扮,也有稍微牛B一点的,弄了几辆二手的水货淘汰赛车,就一脸倨傲的样子。

湖边上已经竖了几个电子炉,放了一堆火在这里,多数人都打开了车上的音响,劲爆的音乐中,夹杂着男人们的嚎叫和『女』人们尖锐的嗓音。

还有人拿着酒瓶晃来晃去。

我和倪朵朵下车的时候,她满脸兴奋,我则叹了口气,跟在她身后,小心翼翼的垂下头,用余光打量周围的人。

我甚至把衣服的领子竖了起来,遮挡住了自己的小半脸庞……“**!”一个头发仿佛超级赛亚人一样竖起来的半大小子冲到我们面前,朝着倪朵朵盯了半天:“你怎么弄成这副鸟样了?装他妈什么『处』『女』啊?”倪朵朵眼皮一翻:“老娘是不是『处』『女』,关你鸟事!”说完就从那小子的手里抢过一枝香烟,刚想点上,却给我冷冷的眼神弄得一『激』灵,下意识的就把香烟乖乖『交』给我了。

“夷?这是谁啊?不会是你的新‘盼东’吧?”半大小子横着盯了我一眼,满脸的不爽。

(盼东,南京方言,意思大概是男朋友,老公的意思)我没搭理他,自己把香烟点了吸了一口,皱眉,是万宝路……说实话,我不太喜欢外烟,因为我只抽烤烟型的香烟,而外烟基本都是混合型的。

半大小子见我不理会他,有点脸上挂不住,上来轻轻推了我一下:“朋友,混哪里的啊?蛮吊的嘛!朵朵抽烟都要看你脸『色』啊?”我撇了他一眼:“滚一边去。”

然后拉着倪朵朵往前走,倪朵朵倒是丝毫不在乎我的嚣张,反而回头对那个半大小子竖了竖中指。

“你朋友?”我皱眉。

“一个小P孩。”

倪朵朵撇撇嘴:“老是缠我,草包一个,车技超烂,家里有钱能买好车而已。”

随后又有几个小混混模样的人上来和倪朵朵打招呼,这丫头一副很飞扬跋扈的样子,都是斜着眼睛看人,态度很是傲慢。

我则一声不吭跟着她,心里却再盘算怎么找个机会把她拖走算了。

意外的是,我居然在这里看见了白天的时候在练歌房里的倪朵朵的另外两个『女』同学!就是那个满脸都是穿环的妖怪『女』孩!而这两个『女』孩一看见倪朵朵都是尖叫一声跑了过来,可是看见我跟在后面,两人都是吓得往后缩,好像看见了鬼一样。

我知道,大概是后来,那几个小混混和原本想害倪朵朵的那个男同学,把我的事『情』和她们两说了吧。

“他怎么跟你来啦?”那个穿环的妖怪拉着倪朵朵低声说,可是我却听得很清楚。

“我带他来的。”

倪朵朵一脸不在乎的样子。

“这下你威风了……”穿环的『女』妖怪低声道:“这个家伙好像是老杆子(南京话,道上的老鸟)了!我听他们说,上午在练歌房里面,小棉花他们看见他,连『屁』都不敢放!听说他在道上叫小五!非常『硬』正(『硬』正,南京话,发音大概是:ENZENG,类似于“恩增”的发音)!”倪朵朵一听,立刻回头看我,眼睛里都放光了!而我则赶紧扭过脸去……因为我忽然感到似乎有一束熟悉的目光朝我射来了!虽然我已经即使扭过脸低下头,可是却依然从我的左边传来一个似笑非笑的声音:“哟!这不是小五嘛?多少年不见了!今天怎么跑来这里了?来看老朋友来啦?”一个瘦瘦高高的男人走了过来,大约二十七八岁,光头锃亮,穿着一套旧赛车服,满脸『阴』『阴』的笑容,脚下是皮靴,可惜走路的时候有些一瘸一拐的样子。

他的身边站在一个穿着超短裙子,高高的『女』孩,这么冷的天气,这丫头居然就一条无休小可『爱』,加上一条超短裙,露着肚脐和大腿,也不怕得关节炎……唉……光头男人看着我,眼睛里满是怨『毒』的目光。

而他的身后,则还跟着几个小混混模样的家伙,另外还有三五个小太妹吊在最后。

我心中叹了口气,抬起头平视他,脸上表『情』冷淡:“小四,是你。”

这个叫小四的光头男走过来,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今天来找人的?还是办事『情』的?要不要玩两手?”倪朵朵站在我身后,有些愣住了,这时候才开口:“陈『阳』,你认识四哥?”光头男看了一眼倪朵朵:“小丫头,你是小五的盼西吧?不错不错,有眼光!好好看紧他了!跟小五有前途的!”说完,他拍拍我:“怎么,玩两圈啊?”我冷冷看着他放在我肩膀上的手,不说话,光头男被我目光逼视下,手收了回去。

我才淡淡道:“我早就不玩这个了,技术都废了,今天陪朋友来看看的,一会儿就走。”

光头男哼了一声,眯着眼睛盯了我半天,低声道:“现在的小五怎么怕死了……”然后回头叫道:“看到没有,这是小五哥!喊人啊!怎么这么没家教!”后面几个小混混愣了一下,然后杂七杂八的开口喊了句小五哥,后面几个小太妹还笑成了一团。

光头男瞥了我一眼,然后冷笑了一声,走开了。

等他们这些人走开,倪朵朵一下就抓住了我的胳膊,兴奋道:“你怎么认识四哥的?光头四是这里的老大哎!!你和他关系很好嘛?看不出来你蛮罩得住的嘛!”看我不说话,小丫头更是『激』动:“你和他是好朋友么?你们怎么认识的?”我摇摇头,毕竟是小丫头片子,难道她看不出人家瞪我的那种眼神里,一副想吃了我的样子么?我看着倪朵朵,低声冷笑道:“他不是我的朋友……你看见他的那条腿了吧?是我打断的。”

听完我说这句话,倪朵朵的嘴巴一下变成了O形状,看着我的眼神,已经从震惊变成了崇拜……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7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