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七十三章 【外马高手】

第七十三章 【外马高手】倪朵朵已经追问了我二十多次,到底那个四哥的腿是怎么会被我打断的。

我只是笑笑,没说出来。

看得出来现在这个家伙在这个***已经是人人敬畏的四哥了……而当年,他却还只是一个“光头小四”而已。

“我知道了!”倪朵朵的眼睛放着光,自顾自笑道:“一定是你和他飚车!然后你赢了,他连你车尾灯都吃不到!结果怀恨在心,就和你动武,被你打断了腿?”“不是。”

“那……一定是你们两人飚车,经过了一番惊心动魄的狂飚,在一路之上经过了无数危险,结果他因为飚不过你,而忽然出了车祸,就把腿摔断了!”小丫头依然一副仰视的目光看着我。

我噗哧一笑:“你这是港台的飚车电影看多了。

又不是演《头文字D》。”

随后任凭她怎么问,我就是不肯说,可是倪朵朵的兴致却越发高涨了。

我才发现『女』人的好奇心真的很可怕!不管是八十岁的『女』人,还是十八岁的『女』孩,好奇心发作起来,真的是很恐怖!如果不是我拉着她,恐怕她已经直接跑去问光头小四了。

而她在好奇心的促动下,完全发挥了自己的聪明才智,还煞有介事的分析起来:“你说你打断了他的腿,那么他一定是应该很恨你的哦!可是你却在这里好像一点都不害怕的样子……这里可是他的地盘耶!你都不怕他带一帮人废了你?你一点都不怕他报复?那这里面也一定是有原因的!”不得不说,她分析的居然越来越贴近事实了,我只是笑笑,还是不说。

在这里附近逛了会儿,晚上八九点之后,所有的车都把车灯打开了,数十辆车的车灯幻化成无数道灯柱,然后四面八方不知道多少辆车的音响里放出震耳『欲』聋的劲爆音乐,一瓶瓶的烈酒被人灌了下去,这里变成了一个狂欢的派对!我一直就跟在倪朵朵身边,看着时间,想找机会拉她回去。

可是倪朵朵却只是和几个同学一起喝酒聊天,跳舞而已,也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我也不好对她太过严厉。

我知道,再过一会儿,等时间再晚一点,飚车就要开始了!南京的飚车族一般都会很晚才出动,因为那个钟点,『交』警都下班了,而飚车的路段选择也很关键,要选择路灯最少,道路最宽,车流最少的道路,一般来说,都是从城东往城南的三条大马路,晚上是最佳的飚车路段,从紫金山上一路飚到城南的雨花台南大门。

晚上的时候,几十辆摩托车开始轰鸣,还有的干脆骑着车在紫霞湖的周围兜了起来,通常都是一个小混混骑车,车后带着一个小MM,那些MM基本都是半站着,有的玩得疯狂的,干脆就『脱』下自己的内衣在手里挥舞,惹来周围一片尖叫欢呼。

quANbEn5.com,【全‘本’网。COM】

一般来说,飚车族的车都是把油门线进行的改装,大多都是在250CC以上,因为车子的消音器都去『处』了,马达的声音放到了最大,轰鸣声更是刺『激』了这帮人的热血。

倪朵朵也是小脸涨红。

终于,到了晚上,飚车开始了。

这种飚车没有太多的规则,你愿意就可以推车上去,也有一些是『私』人之间的『赌』斗,一般来说,周围的人还可以押钱『赌』输赢,算是『赌』外围的一种,这里的『赌』注斗不大,一般来说,大家押的『赌』注都在千元以下……可是这么多人『赌』,那『赌』金也就不小了!而我发现,小四,是这里的『赌』庄!“看来他混得真不错了。”

我叹了口气。

飚车不算什么,是个小混混,只要有钱买辆好车过来,都能很嚣张。

因为南京的飚车族多半技术含量不高,好车就能占据绝对优势。

可是坐庄开『赌』……这个势力,可就不是一般二般的了!!看着倪朵朵兴奋的样子,我忍不住问道:“你飚过车么?”倪朵朵愣了一下,叹了口气:“没有……我的车太次了……我那小猎狗,飚是飚不起来的。”

我稍稍放心了一点,可是倪朵朵随后却道:“可是我『赌』外围,就常常『赌』赢的!”“哦?”“那当然!”倪朵朵拉着我从人群中钻了过去,正好里面已经清理出了一条跑道,一排公路赛已经排好了,正在做最后的调试,大概一个『赌』局即将开始了。

倪朵朵拉着我站在人群最前面,仔细盯着那几辆最后正在调试的公路赛看了半天,又仔细听了好一会儿,凑过来在我耳边神秘兮兮道:“我已经知道他们几个里面谁能赢了!”“谁?”倪朵朵信心满满的样子,悄悄指着其中的第四辆,那是一辆暴徒,这款车在这里算是比较牛逼的了,倪朵朵嘻嘻笑道:“那,就是它了,这车我看过了,超酷哦!三档的时候油门稍微大一点,轻松就过一百!你听他现在调车,发动机声音真他妈好听!R1哦!绝对是改装的!”我装没听见她的粗口,心中告诫自己,慢慢来慢慢来!说粗口只是小『毛』病!不要太介意……不过小丫头大概也意识到自己说了粗话了,很小心的看了我一眼,见我没什么反应,这才松了口气。

我故意笑道:“你好像还挺懂车的?”“那是!”倪朵朵立刻又很牛气了:“这辆暴徒是我最喜欢的哦!你看,它的排气管,是后改装的……这车的『性』能绝对一流!”随后她看了我一眼,眼神里有些闪烁,低声道:“喂,你真的不飚车么?”“不。”

我摇头。

“切!”小丫头很不爽的拉过了一个正在旁边收『赌』注的小混混模样的人:“四号暴徒,我押五百!”说完就掏钱包。

我赶紧拉住她,低声道:“你干什么?”“押注啊!”倪朵朵横了我一眼:“有钱不赚啊!这辆稳赢的!”我笑了笑,忽然道:“我说这辆暴徒赢不了!”“哦?”我看着她的眼睛:“我和你『赌』,我『赌』六道的那辆NSR肯定赢。”

“啊?”倪朵朵明显愣住了,吃惊的长大了嘴巴:“那个NSR?不可能吧?你有没有搞错了?NSR短道提速是不错,但是跑起来就没优势了……而且,那个开NSR的人,我好像都没见过……是新来的吧?”我吸了口气,眼睛注视着六道的那辆NSR,那个骑手一身黑『色』的外套,头上戴着一副风镜……在这里飚车,戴头盔是会被人笑的!我看着那个人,目光有些闪烁,足足盯了他一分钟,然后回头看着倪朵朵一笑:“你『赌』不『赌』?”“好!”倪朵朵来了兴致:“我『赌』暴徒赢!你『赌』那辆NSR!如果暴徒赢了,你就答应我一件事『情』!”“什么?”倪朵朵在偷笑:“你答应我下场去飚一圈!”“好。”

我笑了笑:“那如果NSR赢了……你也要听我一件事『情』!”“什么?”我悠悠笑道:“现在不说,反正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情』!任何事『情』哦!不许反悔!”“怕你啊!”倪朵朵扬眉。

我没有让倪朵朵押注,就当是我们两人之间的『私』人『赌』注了……开玩笑!我知道那辆暴徒肯定跑不过NSR的,难道让倪朵朵白白扔五百块下去送人啊!过了会儿,有人用扬声器开始大声宣布开始,人群纷纷后退,骑手也纷纷推车上了道,那个跟在光头小四身边的,穿着露脐小可『爱』和超短裙的高个儿小MM手里提着一盏红灯,走到路中间,很风『骚』的做了一个手势。

一时间,马达的轰鸣声此起彼伏,随后,等那个MM手里的红灯一熄,几辆车就已经窜了出去!那辆暴徒明显是花钱改装过的,提速很猛,居然窜在了第一个!倪朵朵兴奋得直跳,又叫又笑,我却小心翼翼的站在她身边,给自己点了一枝香烟。

我朝着对面看去,小四的那颗光头在灯光之下异常显眼,他身边跟着几个小弟模样的人,只见他和手下收『赌』注的小弟低声说了几句什么,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哼,这家伙,还是在玩老一套啊!如果我不是当年曾经混过这个***,今天肯定就会和倪朵朵一样,把『赌』注押在那辆“暴徒”身上了!其实说穿了很简单……开『赌』坐庄的,十『赌』九骗!否则坐庄的到哪里赚钱去?大多数人,至少稍微懂车的,是个人都能看出那辆暴徒绝对是『性』能最好的一辆,大多数人自然会把钱财押在暴徒的身上!如果暴徒赢了,那光头小四岂不是要赔钱了??哪有这么简单的事『情』!一般来说,坐庄的都会控制『赌』局!比如我观察了很久的那辆NSR,绝对就是小四今晚找来控制『赌』局的“外马”!!所谓的“外马”,其实是一个称呼,这里的“外马”可不是指『鸡』场里面的洋妞。

而是在这个***里的一个特殊的称谓。

一般来说,这些外马都是一些真正的飚车高手!有的是庄家高价从外地找来的高手,生面孔,有的是一些很少在飚车***里出现的不知名的高手,还有在某些地方,某些大的『赌』局,庄家甚至会花钱到澳门去找职业车手来控制『赌』局!!这些业余的飚车族,基本上都不可能是那种职业高手的对手!毕竟《头文字D》里面的那些街头车手跑赢职业高手的故事……都是编出来的!而今晚很不巧的……让我看穿的是……那个开NSR的骑手,也就是今晚光头小四找来的那个外马,我认识!今晚飚车的路段一共是四条街,来回共计二十多公里,路段不长,每个路段口都已经布置下了人,会把最新的『情』况通报回来!时间不长,第一条信息回来了。

“白马公园口……NSR打头,暴徒第二,落后一个车位……NSR提速很猛,目前短道优势很强,暴徒现在紧追不舍,下面上了长街跑起来之后,相信暴徒能有机会反超!”现场有人用扬声器通报完了这个消息,立刻引起了一阵大叫和欢呼,有人则在咒骂。

倪朵朵兀自嘴『硬』:“NSR短道提速强而已!后面有一条长街,看谁厉害!哼!”我笑笑,没说话。

只是静静抽烟,却冷不防看见对面光头小四射来一束冷冷的目光!“光华门口……NSR继续领先!优势逐步扩大!第二集团暴徒当先,后面CB400正在猛赶!**,今晚那辆NSR简直神了!怎么可能跑长道还能领先的?”第二条信息传来的时候,直接把倪朵朵的信心击溃!周围很多买暴徒的人都在咒骂,有人甚至气的开始砸酒瓶子了。

倪朵朵盯了我好一会儿,拉着我走到一边:“陈『阳』……你……你怎么会猜到的?你一定知道一点内幕是不是?”见我没说话,她一把抓住我的胳膊用力摇了几下:“你告诉我好不好?好不好?”我看了看左右,低声笑道:“那个开NSR的骑手,我认识。

那辆车,我虽然没看过,但是我至少可以肯定,他的轮胎是和其他车不同的。”

“哦?”“首先,那个家伙的习惯我知道,他是个高手,这里的那些小P孩子,不可能是他的对手,至少人家技术强,他的NSR虽然车一般,但是他习惯轮胎都是冲氮气的!这点就已经比其他人专业了!氮气轮胎不易热涨冷缩,变形幅度小,能保持稳定胎压,提高轮胎行驶的稳定『性』,保证驾驶的舒适『性』。

这是一条……至于你说的暴徒车子『性』能强,那是在一般『情』况下而已。

真正的高手,和你比的不是车子的『性』能,而是车技!”“可是……那个开NSR的家伙,我们都不认识啊……哪里来的高手?”我瞥了她一眼:“小孩子家家的,你懂什么,真正的高手会像你们这样大呼小叫的开着车呼啸来去么?什么叫高手?高手都是平时里不显山露水。

关键时刻露出一把狰狞面目的!”顿了一下,我说出了另外一个让小丫头震惊的事实:“那个开NSR的家伙,我认识他好几年了……他原来是在市内开13路公『交』车的。”

这句话差点没让小丫头被自己的口水耶死。

开公『交』车的??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7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