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七十六章 【我日,极品!】

第七十六章 【我『日』,极品!】听到这里,我已经大概明白『情』况了,不由得转头看了宁燕一眼:“……他真是你老公?”“……是的。”

宁燕眼神有些凄凉:“不过我们正在办离婚,他已经很多次借口找我胡闹了……”说完,宁燕盯着那个男人:“姓朱的!你不就是想勒索钱么?我告诉你,一分都没有!我已经受够了!够了!!”我叹了口气,把宁燕拉到我身后,盯着那个男人:“你想怎么样?”那个男人犹豫了一下,依然咬牙道:“你他妈弄了我老婆,还问我怎么样?今天你不给我个『交』待,老子和你们没完!***,你刚才还敢打我!没王法了!”我气的反而笑了,脸上丝毫没有怒气,缓缓走了过去:“你想要什么?要钱是么?多少?”我假装伸手到口袋里掏东西的样子,这个男人眼睛立刻亮了,原本一张还算端正的脸,此刻显得说不出的猥琐:“一……不,十万!妈的,你开宝马,有钱人了不起啊!有钱人就能随便勾引别人老婆啊!老子告你一个通『奸』,告你一个重婚罪!”“行了行了,少他妈浪费口水了。”

我不屑的撇撇嘴角走过去:“你要钱是不是?好啊……支票行不行?”我一手掏出钱包,走了过去,男人没有防备,似乎正准备点头,我忽然伸手一把就揪住了他的衣服领子,然后稍微一用力,把他整个人提了起来!“钱?老子给钱!”说完,我张开手掌,一巴掌抡了过去。

啪!他脸上立刻多出了五条印子,半边脸高高肿了起来。

“还要不要?”我瞪眼喝道,反手又一个耳光抽了过去,男人被我两个耳光打得愣住了整个人拼命挣扎起来,我拎着他,不等他挣『脱』,已经远远扔了出去,上去一脚踹在他身上,如果不是后面宁燕死死拽住我,恐怕这个家伙就要立刻进医院了。

“陈『阳』,不要!不要打了!”宁燕带着哭腔。

我松开手,喘了口气,回头看了一眼宁燕:“这种人渣就是他妈欠揍!”然后指着地上的那个男人:“听好了,老子只是宁燕的同事,原本你们两人的『私』事和老子没关系!但是我生平就最见不得打老婆的男人!今天扇了你两个耳光算是轻的!下次再让我看见你犯贱,老子把你卵蛋挤出来你信不信!”男人被我凶悍的样子吓傻了,捂着脸连叫唤都忘记了,只是瞪大了眼睛看着我,眼神里装着恐慌。

“妈的,欠修理。”

我吐了口吐沫,拉着宁燕上了车,一溜烟从那个男人身边开了出去。

汽车行驶上了公路开上了高架桥,我偷眼看了看宁燕,正拿着一张纸巾抹眼泪呢,泪眼挲挲的模样,两个肩膀不时轻轻起伏,一顿一顿的。

“你没事吧?”我开口。

“嗯。”

宁燕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QuanbEn5.COM全本、网

“宁姐,你比我大着几岁,有什么事『情』,别藏着腋着,尽管和我说,只要我能帮上的,绝对不皱一下眉头!”我说的很干脆。

这是我的原则。

我一向最瞧不起那些打『女』人,尤其是打自己老婆的男人!我总是很坚定的认为,男人的强『硬』不是用来在自己『女』人面前显摆的。

你有本事,在社会上混,和外人挺直了腰板去强『硬』!别他妈回家拿自己老婆撒气!这种男人,简直他妈没有卵蛋!宁燕哭了好久,才抽抽噎噎断断续续道:“谢、谢谢你、陈『阳』。”

我摆摆手,换了一个稍微柔和一点的语气:“宁姐,你真的没事么?那个家伙……他是不是勒索你?你有什么难『处』,就说出来吧。”

宁燕沉默了会儿,才幽幽叹了口气,原本脸上的那幅『女』强人的模样一扫而空,满脸都是忧愁柔弱的姿态。

“他的确是我的丈夫。”

宁燕缓缓摇头,眼神里带着无限的悔恨:“我们结婚快四年了……”我没吭声,等她说下去。

宁燕歇了口气儿,才缓缓说出了一番话。

宁燕不是南京本地人,她是南方姑娘,江西哪儿来的,在南京念了四年大学之后,毕业了就没再回家乡,而是留在了南京打拼。

毕竟南京虽然放眼全『国』也不过只能算中等偏上的城市,但是比较起宁燕的家乡来说,已经算是大城市了。

和太多太多的来自偏远地区的大学生一样,能在大城市里扎根生存下来,这种『诱』惑无疑是非常强烈的!宁燕是一个很勤奋能干的人,她在一家超市里做了一年之后,走进了方楠经营的这家深蓝娱乐,一步步从小文员拼了出来,一直到今天……整个的历史堪称是一段农村大学生的城市打工个人奋斗史了。

到如今,宁燕也算是事业颇有成就,一个外来的妹子,在这座城市里奋斗到有房有车……这样的境遇,算是很受人羡慕了。

当然,如果不是摊上了这么一个人渣老公,宁燕可以算是幸福的了。

说起宁燕的这个人渣老公,也算是人渣之中的极品了。

挺大的一个男人,当年和宁燕还是大学同学,凭借一张巧嘴花言巧语,也不知道怎么就骗取了人家的芳心。

都说人一旦走出校门进入社会,就会大变的。

果然!那个人渣老公原本在学校里面的时候,也最多不过是有些小『毛』病,只是一些小的恶习,算是小节有亏而已。

进了社会之后,就变本加厉了。

如今工作不好找,她的老公在家里足足歇了大半年时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太苦太累的,他不肯干。

轻松的挣钱多的,人家也看不上他。

就那么荒废了半年多,都是靠着宁燕一个人的收入养活两个人。

听到这里,我对宁燕不禁肃然起敬了。

我想,如果换了现在的大学里面绝大多数『女』生,有这么一个没工作的男朋友,还要自己赚钱养活他半年多……恐怕早他妈就和他拜拜了。

宁燕居然生生养了那个小白脸半年多!那小白脸吃她的喝她的,过着猪一样的幸福生活,宁燕居然也一直痴心不改,居然没有一脚把他踹了!堪称奇闻了!要知道,宁燕的模样挺周整的,算是一个第二眼美『女』。

猛一看,只是有点小漂亮而已,可是细细看来,却很有些味道。

如今稍微姿『色』好一点的『女』孩一出校门进入社会,就会有大把大把的事业有成的青年才俊眼巴巴等着她们,宁燕这样的姿『色』,进入社会之后,也不乏很多追求者。

她居然一直守着那个人渣过了这么久!难道她天生的智商高了,『情』商就相应偏低了?那个男人也算聪明,靠着宁燕养活自己的时候,还稍微懂得收敛自己的『性』子和本『色』,据说对宁燕也是温柔有佳,宁燕也就这么心甘『情』愿的养着他。

后来那个那人终于托一个发达了的同学找了分不错的差事,在某外贸公司里工作,收入尚可。

可是却不多时候,就和公司里的太子爷搭上了关系。

听到这里,我稍微揣测了一下……那个家伙多半是属于善于溜须拍马的一类人才吧。

但凡太子爷一类的人,多半是吃喝嫖『赌』五『毒』俱全,这个人渣靠着在那个太子爷身边帮闲,也混的不错,只是却不小心染上了『赌』瘾……之后宁燕的『日』子就难过了。

『赌』博这东西一旦陷进去,那就是无底深渊!那就是吸金的窟窿!不然的话,周荆现在负责的那个『赌』场怎么赚钱?哪里来的赚那么多钱的?还不都是『赌』客们“捐献”的么?一点薪水算是全砸进去了,连个响儿都没听着。

那时候宁燕已经和他结婚了,两人的收入加起来都有近万一个月,却常常入不敷出,宁燕在家里更是动辄就遭到大骂。

宁燕的工作越发努力,负责的业务也就越多,常常会有一些工作繁忙的时候,比如一些生意上面的应酬之类,那男人多半是心里不平衡,从开始的猜忌猜疑,到了后来的无理取闹。

搜查宁燕的东西,试图找出什么蛛丝马迹,找不到了就涎着脸说几句好听的,如果找到什么让他觉得怀疑的,就恶语相加,有的时候甚至大打出手!我听得愣住了。

这是他妈什么极品男人啊!不过更“极品”的还在后面……宁燕的父母,攒齐了一笔钱准备给自己的『女』儿买房,足够支付首期了。

按照道理说,两人是夫妻了,买房子没理由是『女』方一个人的事『情』。

可那男人的钱败得差不多了。

结果就提出了几个让我听来非常无语的要求:第一个,能不能买房的首期付款都由宁燕出,每月按揭两人一起偿还。

宁燕是个死心眼的家伙,加上当时对那个男人还没死心,居然犹豫着答应了。

第二个要求紧接就来了:房产证上能不能写那个男人的名字,因为据说那个男人觉得房产证上如果是宁燕的名字,会伤他的“男『性』自尊心”,感觉自己像是倒『插』门的。

宁燕咬牙居然也答应了……老实说听到这里我身子对宁燕都有些无语了……这『女』人到底是怎么想的?第三个要求更离奇了,看了几『处』房子之后,看中了一套,那个男人第一个反应是,能不能留下其中一间朝南的带『阳』台的大房间下来,给他的父母……因为据说他的父母有打算搬过来住……坦率说,孝敬父母是应该的……可是拿着老丈人给的钱买了房子,只想着自己的父母……难道宁燕的父母就不是人?就活该一辈子待在小县城里?妈的,平时打着老婆,骂着老婆,靠老婆养活着,完了拿了老丈人给的钱买了房子“孝敬”自己的父母……这他妈还叫“男人”么?还他妈谈什么“男人的自尊心”……还没说完!第四个要求更古怪了……那个男人有一个亲哥哥,年纪大一些,有一个『处』于学龄的孩子,男孩。

结果男人第四个要求是,把那个孩子也接过来,因为南京是大城市,教育环境比较好……当然,孩子过来了,也要靠宁燕帮着抚育了……这叫他妈什么事儿?帮助自己家兄弟姐妹,是应该的!可是你自己还养活不了自己呢……拿着老婆的钱财,孝敬自己的父母,置对方父母于不顾,完了买了房子,自己的老婆不但要照顾老人,还要负责照顾一个小孩子,负责他的一切吃喝拉撒,最后完了房子还是挂在对方名字下的……平『日』里隔三岔五的,还的加上一顿打骂……旧社会的童养媳也没这么凄惨的待遇吧?***,以前都觉得我身边的那些朋友算极品了……今天才算遇到真极品了!这样的男人,要还提***什么“男人的自尊心”,那全天下的男人都他妈抹脖子自杀算了!“我说宁姐……你不会这些要求都答应了吧?”我费劲的张了张嘴巴,看了宁燕一眼。

宁燕默不作声,最后才缓缓道:“没有……我父母知道了,就不干了,坚决反对。

结果他和我大闹一场,还对我动了很重的手……那次之后,我才真的算看清了他,坚决和他离婚。”

她叹了口气,眼神里有些柔弱的样子:“可是他死活不肯,已经拖了我三年了……这三年里断断续续的,也不知道纠缠了我多少次,我找律师打官司,都没用。”

我忍不住叹息道:“靠!他当然不肯离婚了!你等于是他的『私』人保姆了!还是长期饭票!离开了你,谁养活他啊!”可是又忍不住问道:“可离婚的官司没这么难打吧?法定分局两年,就可以判离婚的啊。”

宁燕脸『色』有些无奈,有些愤怒,有些凄凉,有些委屈:“没这么简单的……陈『阳』,你不懂的,所谓的分居,必须出具证据……可夫妻两人的分居证据,取证界定有有些困难……而他经常来纠缠我,甚至晚上跑去我家里找我死缠滥打……我一年多前根据律师的建议已经开始着手准备分居的手续和证据了……可是现在眼看两年快到了,他最近纠缠得我又紧了很多。”

我明白了……所谓的分居生活,其实主要来说,就是界定夫妻两人是否还有『性』生活!这种极度隐『私』的事『情』,又如何取证?你说没有,人家偏偏说有……说来说去,一嘴『毛』,说也说不清!我简直苦笑不得了……宁燕看似一副工作上『精』明强干的样子,却没想到家庭的『私』人生活却混乱得简直一团糟!在感『情』上却态度如此的柔软好欺!这样的事『情』,要是换了……嗯,要是换了乔大小姐,早他妈一脚踹死那个人渣了,不把他打个生活不能自理,都算乔大小姐心慈手软!我叹了口气:“宁姐……你也太好欺负了……我还真没想到,你居然会是这么心软的人……你平『日』里为公司签合同跑业务时候的那个强『硬』的劲头呢?拿出十分之一来,也不至于被欺负成这样吧?”宁燕一边抹眼泪,一边低声道:“他几乎每个月的这几天都会来找我闹一闹,借着机会就借题发挥耍无赖,因为他可能知道我每个月这几天领薪水,找我来讹点钱走吧。”

“行了!”我一拍方向盘,却冷不防按了一下喇叭,叫道:“下次这家伙来找你,你告诉我!妈的,我刚才打了他几下,原本还有些不好意思,现在真想马上回去海扁他一顿!”一路聊着,宁燕抹着眼泪,也没注意我直接就把车开回了公司,到了停车场下,我安慰了她两句,让她先回公司了,宁燕现在的『精』神状态不是太好,原本按照计划我们还要去机场接客户的,可现在看她的样子是不适合去见客户了,我让她直接上楼去公司了。

不过,不管如何,我已经打算一定要帮宁燕一把了。

我这个人就是这么简单。

人敬我一尺,我就敬人一丈!我刚上任的时候,宁燕很帮我,现在她有麻烦,我说什么都要帮她!或许这种作法不适合公司这种职业场所!但是我不是别人!我是小五!是那个在夜总会里肯为了手下的一个『女』服务员就跟人抡瓶子的小五哥!别说宁燕还用心帮过我!就算她什么都没做,至少现在我是她的头儿!欺负小五哥手下的人!两个字:找死!这事『情』暂时按下不表,不过后来却有一个『插』曲不得不提。

阿泽偶然之中听我说起过宁燕的辛酸往事,当我告诉他,有这么一个『女』人,自己家里买了房子,出钱养着无赖老公,还答应把房子分出一半来供养对方的父母,还外加未成年小外甥,最后房子还的挂对方名下资产,隔三岔五的挨打受骂算是家常便饭,还一如既往无怨无悔……阿泽当时几乎听傻了,然后第一个反应是:这『女』人在哪儿?妈的,就算她长得难看点,老子也把她娶了当老婆!靠!这简直是男人梦寐以求的极品老婆人选啊!!至于对付那个极品人渣男人,则是乔乔大小姐听候拍案大怒,杏目圆瞪,娇声呵斥道:“靠!有这种极品?妈的打一顿然后押到泰『国』直接阉了他,再送到同『性』恋妓院里去让他下半辈子卖『屁』股!”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8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