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
字体:16+-

第七十七章 【新来的“王八蛋”】

第七十七章 【新来的“王八蛋”】等我从公司出来,又一路驱车前往禄口机场。

今天要接两个『国』内的汽车经销商客户,他们的公司握有几个欧洲汽车品牌的『国』内代理权,原本飞机是中午两点到,我到达机场的时候刚十二点,正是饥肠辘辘的时候,想了想,估计客户两点到达的飞机,肯定在飞机上用过午餐了,于是我干脆在机场大厅里找了家快餐店简单解决了午饭。

狼吞虎咽下一份猪排饭,擦了擦嘴,正要掏钱包,却忽然被人从后面用力拍了一下,我回头一瞧,却看着一张美丽幽怨的脸庞在身后静静的注视我……是乔乔!“我靠,还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我诧异道:“你怎么也跑机场来了?”乔大小姐美丽如故,一件淡紫红『色』的高领『毛』衣,很紧身的那种,脸上带着淡淡的妆,今儿居然破天荒的没穿短裙,而是套了一条很青春的牛仔裤,配了一双靴子,更是显出了她细腰长腿的好身材。

不过看模样,乔大小姐似乎正『处』于很不爽的心『情』之下,用力拍了我一下之后,绕到我面前坐下,一句话不说拿过我的杯子咕噜咕噜把我的饮料灌了下去,然后长出了口气,斜着眼睛瞧我:“你怎么在这儿?”“接客户。”

我简短回答,随后又上下打量她:“你呢?你是出门?还是来接人?你干吗一张寡妇脸的模样?谁招惹你了?还是昨晚你们家房子被人一把火点了?”“切!我倒『情』愿是我们家房子被人点了!那反倒是小事儿了!”乔乔啪的一声把玻璃杯子放在台子上,一脸烦躁的表『情』,从随身的小包里掏出一盒香烟,不过随后想起了机场里禁止吸烟,又很不爽的放了回去,然后身子趴在台子上哀声叹息:“完了完了……我的好『日』子算是要到头了……革命了这么多年,最后还是免不了要沦陷啊!躲来躲去,都躲不过这一天!”“到底怎么了?”我诧异。

乔大小姐是谁啊!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从来都是生冷不忌,一副我是『女』流氓我怕谁的架势……今儿怎么见面就一副蔫茄子的模样?“我来接人。”

乔乔叹息:“我爸……”“哦,接你爸爸而已,你干吗一副吃了『黄』连的模样?”乔乔哼了一声,懒洋洋道:“我爸身边还跟了一个!一个男的,年轻才俊,新加坡华侨,南洋巨商,世家子弟,这次和上次那个叫古隆的玻璃可不同了……这次可是我家老头子亲自定下的亲事!老头子和对方家里是世『交』,和那个王八蛋的老爸和我们家老头子,年轻时候一起喝过血酒!咱们头两天弄了那个损招把古隆那个玻璃吓跑了……结果我当时还纳闷,怎么我老头子事后知道了,居然一点都不生气!原来他心里早就另外有了人选!那个古隆是我妈张罗的人选,老头子原本就看不上他!就算没我们出马,老头子也早就准备想办法说服我妈回绝古家了。

QuanBen5(cOM)。全*本*5

现在倒好,咱们忙了一通,老头子是高兴了,这次去新加坡,顺势就把那个王八蛋带回来了!”听着乔乔一口一个王八蛋的乱骂……其实我挺同『情』那个男人的。

人还没见过,都不知道人家是好是坏,人品是优是劣……没准人家就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男人呢?不过对乔乔来说,都无所谓了。

反正在她眼里,想娶她的男人都是王八蛋!“这事儿啊!”我忍着笑,道:“我说,乔乔,要不你这次就好好看看人选,如果觉得差不多,凑合凑合,从了他算了。

反正你迟早也有这一天的……咱们『国』家估计几十年之内不可能立法承认同『性』恋结婚,你就死了那条心吧。”

“发克!”乔乔很肆无忌惮的暴了一句粗口,横眉冷对:“你说话倒是不腰疼!让你找一个男人结婚,你试试!”然后一把抓住我,换了个哀求的语气:“不管了,实在不行咱们再照着上次那套,照样儿再来一遍,把这个新加坡的小子糊弄走算了,能躲一时算一时吧。”

我忍着笑:“还来一遍,我是没问题……这事『情』你和阿泽木头他们一起商量吧。”

乔乔立刻来了『精』神,挺起小『胸』脯,很飞扬跋扈的娇笑道:“好好好,咱们这次弄点儿狠招,吓死那个新加坡小子!”据说那个乔乔老爸相中的驸马爷,姓李,全名李文景,很文艺气息的一个名字,乔乔看过他的照片,超级帅哥一个,出身富贵人家,家教良好,受过高等教育,南洋理工大学双硕士学位,IQ很高的一个青年才俊,而且传说还『精』通音乐『体』育,弹得一手好钢琴,打得一手好网球,甚至得过新加坡的一个网球比赛的冠军,而且还拥有一个登记注册的职业球员身份!靠,简直是文武双全啊!乔乔父亲的飞机是下午一点半,我们坐了会儿,我陪着她一起到了机场的出关口等候,不多时候,里面人群纷涌,乔乔和我站在一群接机的人前排,周围全是举着接人牌子的男『女』老幼,我们就在一群人里竖着脖子搜索。

“那儿那儿!”乔乔看了一阵子,忽然眼睛一亮,大声叫唤了一嗓子:“老乔!老乔!这儿这儿!这儿呢!”远远的,就看见一个相貌棱角分明的中年人拎着手提箱走了出来,一身深灰『色』西装。

果然乔乔的父亲是一个中老年帅哥,虽然有点迟暮的意思,但是眉目看来,年轻时候也一定是杀倒一大片MM的杀手级人物,面部线条棱角分明,鼻若悬胆,天庭饱满,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一看就是那种『精』力充沛的大亨级人物。

明明看见了乔乔,人家乔老头子脸上纹丝不动,不慌不忙走了过来,站定了,等乔乔到了面前,用稳稳的声音道:“还是一副疯癫模样,一点正形都没有!”这才伸出双臂抱了抱『女』儿,然后目光就落在了我的身上,眼神里恰到好『处』的闪过一丝询问的意思。

我立刻自我介绍:“伯父好,我是乔乔的朋友,今天恰好也是来机场接人的,刚才在外面正好遇到她的。”

“嗯。”

乔家老头子点了点头,和颜悦『色』:“你是陈『阳』?还是阿泽?还是那个木……嗯,穆医生?”上帝作证,我猜乔老头子原本一定是打算说“木头”两个字,不过又大概觉得这么称呼不雅,及时改口了。

不过我倒也感到受宠若惊……没想到我们三个的恶名,居然都传到乔老爷子的耳朵里了。

“我是陈『阳』。”

“哦,你好。”

老头子和我握了握手,然后让开半步,从身后引出一个人来。

这人当然就是准备来娶乔乔的那个叫李文景的王八蛋了。

其实刚才我早就看见他了,只是光顾着见过长辈,这会儿才得出空儿来打量此人……这么一看,心里不由得生出一种感觉……我感觉叫他王八蛋,实在是自己心里都无法接受。

这人远看已经相当不俗了,近看更是不得了!身高足足有一米八五以上,标准得衣服架子身材,宽肩,窄腰,长腿,身材匀称结实,一看就是运动好手。

五官很俊朗清秀,目似朗星眉分八彩,一脸从容和善的微笑,实在让人很难生出恶感来……和他握了握手,他用很悦耳的声音缓缓道:“你好,我是李文景。”

手掌宽大,干燥,握手很有力,让人也相当有好感。

这样的一个人,我内心实在很难把他和“王八蛋”这三个字联系起来。

而我本能的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睿智的光芒!他的那种笑容带着一种淡定和从容,一副宠辱不惊的样子,似乎看淡一切,非常有风度。

这家伙绝对不简单!这是我的第一个反应,因为面对乔乔故意作出来的冷淡和冷冷的目光,他甚至连一点反应都没有,乔乔射过来杀人一样的冷冷的目光,都仿佛刺进了空气里。

李文景眼神里带着笑意,和乔乔握了握手。

尤其是他脸上的那种笑容……怎么说呢,他看着乔乔对他故意作出来的挑衅的眼神,而李文景脸上笑容不减……那不是装出来的笑容,而是一种……嗯,打个比方说,你看着一个正在对自己『赌』气的小孩子,你会在意么?你会放在心里么?当然不会!而现在李文景的笑容就是如此。

他看着乔乔就好像看着一个对自己闹脾气的小『屁』孩,淡定从容,浑然一点都不在意……就好像一只狮子看着一条对自己张牙舞爪的小土狗,连一点兴趣都没有,就差无聊的打个哈欠了。

乔乔的老爸和我寒暄了两句,然后说了一句“你忙吧,有空来家里吃饭。”

然后和乔乔走了。

李问景则落在最后,这回他看我的眼神里多了一丝其他的意味,忽然低声道:“陈『阳』先生,我可知道一些关于你的很有趣的事『情』啊。

久仰大名!”然后他对我微笑了一下,把手里拿着的一张报纸放在我手里,拉着箱子随后走了出去。

远远的,我还看见乔乔对我拼命使眼『色』,打手势。

那意思是,电话联系。

我有些茫然的看了看李文景留给我的那份报纸,翻开的第一个版面,我就呆住了!居然是一份《快报》!想来他们乘坐的飞机是江苏东航的吧!这明显是飞机上发送的报纸,而且飞机上的报纸一般都是落后一天的。

只见这个版面上,赫然是几副图片,旁边配着一些文字描述。

最显眼的一副图片,是乔乔穿着一套某品牌的保暖内衣,摆了一个很酷的造型,站在T形舞台上,一脸风『情』万种的笑容,而下面的一副照片,则是一排穿着内衣的『女』孩一起鞠躬的『情』景。

这个新闻的标题,我是很熟悉的,早就看过了……“是演艺表演,还是有伤风化?!”我靠!我眉头一皱,想起李文景走前递给我报纸,并且对我留下的那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很明显,这次的这个“王八蛋”,恐怕比以前的那些“王八蛋”恐怕难搞定多了!*****带着这样的心『情』,我又等了会儿,接到了这次的客户。

这是来自深圳的一男一『女』。

男是某著名汽车经销商公司的一个主管人物,可能是副总级别的,大约有四十多岁,而身边的那个『女』子则年轻多了,看上去应该和我同龄吧。

介绍之后,才知道是老总的秘书,却生了一张狐狸脸,一双桃花眼,一身昂贵『精』致的ELLE品牌的『女』装,手里提着一个小巧的PRADA小提包。

很风『骚』的一个『女』人。

而且丝毫不避讳的,挽着那位老总的胳膊。

我只是心中叹了口气。

那个老总腆着肚子,腰围估计有三尺开外了,年纪也估计能当秘书的老爸了,虽然穿着很扬起,竭力做出一副成功人士的姿态……可惜,怎么看都比乔乔的老爸那种不怒自威的浑然天成的气质差得太远太远。

一路无话,我只是接了他们先回酒店入住。

只是看着两个人的亲昵『情』景,我很小心的打电话回去,悄悄让酒店里把预定的房间变成了一个豪华『情』侣大『床』套房了。

老总姓付,估计这个姓一定让他很郁闷了。

因为将来无论怎么样,即使他有一天真的当上的正牌的老总,也注定了一辈子被人称为“副总”了。

坦率说,我出身夜总会这样的娱乐场所,早已经见多了这种场面。

每天晚上去娱乐场所里看看,多半都是这些四十多岁的老男人,手里抱着下一代,喝着“蓝带”,唱着《迟来的『爱』》。

原本我以为我已经足够坚强了,结果汽车开在机场告诉上,我还是差点没吐出来。

因为那个『女』秘书,居然用甜得腻人的,嗲嗲的口吻,一口一个的称呼那位付老先生:“哥哥”。

“哥哥~~~~南京的天气好冷哦~~~~”“哥哥~~~~人家肚子好饿哦~~~”“哥哥~~~~…………”妈的,我心里忍不住恶『毒』的想……如果把这个『女』人拉到金壁辉煌去做,估计一定能当上红牌!不为别的,就看她几声“哥哥”喊得那么嗲,那么荡气回肠,听得那个付总一副神魂颠倒的模样。

这“『淫』音灌耳”的绝招,绝对不是一天两天能练成的!这年头,出来卖也不容易啊!没点技术含量,是混不下去的!

http://www.quanben5.com/n/xieqilinran/29802.html